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495章 朝闻道夕死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8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熊熊光辉,宛若光明圣火,要燃尽世间的一切阴暗死亡,唤回光明的世界!

而在这熊熊圣辉的包裹下,如今的神之残像,就像是从天空中高速掠过的流星般,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炽盛的火焰。但叫人觉得诡异的是,那光辉,似乎并不是在燃烧他的身躯,而是在焚烧他身躯周遭的那些黑色毛发。

随时间的推移,神之残像身上的那些黑色毛发渐渐消退,终于显现出了真容。诸人如今这才发现,他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如猿人般的怪物,而是一个无比真实的人,而且还是一个风姿翩翩,只要走出去,必将引来无数少女尖叫的年轻男子。

而他眼眸中的那妖异红芒,如今也已是完全消散,乌黑的瞳仁,就像是黑洞般,叫人望之,便会沉沦其中无法自拔。虽然异象依旧存在,但眼眸中的妖异,如今却是悉数荡然无存,只有无尽的沧桑气息和悲伤神情流露……

也只有从这眼神,诸人才能觉察到,他的真正年龄,绝对不会如面容般年轻。

不过虽然身躯恢复了常态,变得年轻,但所有人还是能够清晰感知到,神之残像身躯再没有了此前那般的狂盛威压,他的气息在不断的减缓变弱,如已到了风烛残年。

这仙道种子到底是做了什么,怎么一击之下,竟能让神之残像一举覆灭?!

所有人都惊愕难言,完全不明白从开始到现在,究竟发生了什么,其中又是有着怎样的隐情,才会让局势变得如眼下这般扑朔迷离,叫人难以揣度。

而就在神之残像的所有蜕变完成后,仙道种子的熠熠神辉也开始消减,渐渐重又化归成了如豆般的一粒光点,静默的漂浮在虚空中,如一只独眼,直视神之残像。

“沉睡了这么久,终于醒过来了……”许久之后,神之残像艰难的抬起头,而且最诡异的是,生机已到了覆灭的边缘,他脸上竟是有解脱的笑意出现,望着仙道种子,如情人的耳语般,低低道:“但幸运的是,我醒来之后,第一眼所看到的,不是其他,而是你!”

怎么回事儿?望着眼前这一幕,所有人惊惧难言,疑惑就像是蚁虫般,爬满了他们的心神,叫他们根本想不通,神之残像这些话究竟是有何意。

“我的等待,没有白费,我的执念,没有成空,最后还是被我看到了你……”但对于诸人的疑惑,神之残像宛若是完全没有察觉般,只是痴痴的望着仙道种子,喃喃道:“也许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,我的一生,因你而走到此处,无怨无悔,但可惜最后还是失去……”

“错了,我又错了,我从不曾得到过,又谈何拥有,又谈何失去。你曾说,朝闻道,夕死可矣,我终于明白了一切,只可惜这一天来得太迟了。”神之残像笑着笑着,突然垂下了头,虽然他如获得了解脱,但林白分明发现,他的眼眸中有无法化开的黯然失落。

砰!没有任何征兆的,就在这一句话落下的瞬间,神之残像的眉心间,突然裂开了,有一道道璀璨的光雨开始朝外飞出,那是他羽化的神魂和法力。

无数光雨翩然起落,晶光闪烁,如落花凋零,又如繁星点点,每一抹光亮,都他在未因执念而化神之残像前的记忆,似乎即便是死,他都要在记忆中死去。

而在这异象下,仙道种子在不断颤栗,如感应到了什么,似也在神伤失落。

如点点繁星般的光辉,越来越炽盛,渐渐地开始变成了火焰,无声无息间,彻底占据了神之残像的整个身躯。他挺立在原地,就像是一个全身点满了火焰的火人。

但就在这一瞬,仙道种子却是陡然动了,如一道璀璨的流星般,倏然而降,轻轻飘落到了神之残像之前,绕着他徘徊良久,如在犹豫什么般,最后终于做出决断,如翩翩起舞的蝴蝶般,悄然飞起,而后向着神之残像的额头处,如蜻蜓点水般,轻轻点下。

只是轻轻一触,仙道种子便倒飞而去,光华暗淡,重又没入河图洛书之中。

“哈哈,临死之前,能得到如此际遇,我死亦无憾,我的执念,终于不复存在了……”只是这轻描淡写般的碰触,但对于神之残像而言,却像是人生最大的幸事般,叫火光中的他,陡然仰头长笑起来,这一次的笑声,没有悲凉,只有无尽的喜悦。

不仅如此,他的眼眸中,也再没有了任何黯然和失落,只剩下无尽的清明,循着仙道种子的轨迹,目光渐渐落到林白身上,如看到什么熟识的人物般,用无比平淡的语气,道:

“我已看到了你的内心,我知道你要做什么,此行艰难,你索取原石,只需移开广场石板,下面便是矿脉,但这建筑,你切莫碰触,它不是现在的你,所能企及的。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,等到你有足够实力知晓一切的时候,你会再来此处,洞悉所有。”

“这……”林白闻言,眉头不禁皱起,他不明白,神之残像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而且话语声中,更是有一种熟稔感,就像他跟自己,是多年的老相识般。

不过虽然心中疑惑,但林白还是能够感觉得到,神之残像如今的这些话,并没有任何恶意,而是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沉默少许后,一拱手,道:“多谢前辈,晚辈记下了。”

“前辈……”此言一出,那神之残像如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仰头长笑出声,许久之后,才用一种如自嘲般的口吻,道:“解脱之前,夙愿得偿,执念尽放,还能让你称我为一声前辈,看来老天真的是待我不薄,没让我白白沉沦这一场!”

话音落下后,他的目光中突然有一抹眷恋之色露出,缓缓扫视过此间的一切,然后渐渐的落到了一旁因死亡本源力量,而陷入沉眠的冷展颜面上,旋即嘴角有一抹苦涩露出,喃喃道:“只希望,这一世,你们不会再有遗憾……”

轰!话语声只是乍一落下,他那如置身火焰中的身躯,陡然爆裂开来,无尽的光华,就像是太阳全盛时期喷发出的潮汐般,向着四下洒落开来。

而且这喷洒而出的光华,更是感觉不到半点儿的死亡气息,而且恰恰与之相反,还洋溢着勃发的生机,就像他如今面临的不是死亡,而是一场新生。

“执念尽解,夙愿以偿,我虚无咎虽死亦无憾也……”而就在这璀璨的光华中,渐渐有一声悠悠的叹息声传出,那声音,飘忽不定,但无黯然,唯有解脱。

光雨散尽,生机尽泄,神之残像,也就是虚无咎的一生,就这样至此结束。

而就在虚无咎彻底消散于尘世的同一瞬,相距此处,无比遥远的丹符宗秘地中,渐渐有人影显现,而后那人影面带眷恋之色,缓缓走到了曾经盛放仙道种子的石台之上,静静盘膝坐下,神情平淡,但顺着他苍老面容的眼角,却是有浑浊老泪滴下。

浊泪碰触到石台表面,便如碰触到炽热的烙铁,瞬间蒸发殆尽,只剩下两个小小的灰白色痕迹,就像是人的一生般,无论有过怎样执念,最终所留下的,只有些许枯灰。

“这样的绝代人杰,就这样黯然落幕,不过最终能得解脱,也是人生大幸,世上有多少人,还要行走在执念中,不得解脱,而他已经看穿了一切……”听着这话,看着眼前的一切,林白低低叹息出声,心中没有生死大敌的仇视,只有无尽的感慨。

虽然他不知道,这虚无咎在生前,究竟是怎样的人物,但他可以确定的是,能够凭着执念,走出神之残像一步,并且掌控如此纯粹死亡本源力量之人,不管是放到过去,抑或是放到而今之世,绝对都能当得上奇人和人杰这样惊采绝艳的称呼!

不过虽然不知道虚无咎的生前究竟是遇到了什么,又是因为放不下什么,才会让他以执念化作神之残像,但他可以确定,所有的一切,在虚无咎心中,都已解脱了。

浑浑噩噩,沉沦一世,虚度千年,朝闻道,夕死可矣,就算是化作了这浩瀚红尘中的一点儿尘埃,但终究是获得了解脱,再没有桎梏,终于获得了自由。

虚无咎获得了自由,摆脱了心中的执念,化解了无数年的沉沦,可是自己,又要到什么时候,才能放下心中的执念,才能从执念中走出?林白默然长叹,心神复杂。

但只是片刻之后,林白的眼眸重新回归了清明,顺着他的身躯,重又有自信生出。

因为他明白,与其在这里感慨什么执念,还不如珍惜眼前之事,去一步步的做好所有事情,因为唯有你去做了,不管是执念还是什么,才有化解的可能,否则的话,绝无希望。

如果不想自己的一生,如虚无咎一般,沉沦千载后,才得解脱,化解心中执念的话,那就更要把握住仅有的时间,用尽全力的去做一切,才会不留下永世难解的心中遗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