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496章 热泪盈胸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252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浩瀚的时空,究竟是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?无尽的岁月,漫长的光阴,有多少人杰,有多少奇才,最终都消散尘埃,一切痕迹,都淹没在长河中,不起涟漪……

这是一种宛若夙命般的轮回,任是你手段通天,都根本莫能与之相抗。不管曾经的你,多么的芳华绝代;也不管曾经的你,多么的惊采绝艳,但在不朽的岁月长河中,最终只能被大浪淘沙,化作虚无,留下的一切痕迹,都将被平复,不剩半点记载。

古往今来多少事,最后都只是付与一场笑谈中,甚至连笑谈,都留不下,就如一粒顽石在投入海面后,刚开始也许还有涟漪,但最终,海面会依旧恢复平静,不增不减。

若是身躯消散,执念仍长存世间,历经岁月侵袭,而不见减少分毫。这样的惨痛,将会是怎样的折磨,甚至他们都不敢想象,这么多年,虚无咎究竟是怎么过来的。

人生存与这世间,所能做的,所唯一能够实现的,就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生命中,不留下太多的遗憾,能让自己在被腐朽的死亡吞没的瞬间,不那么心有所执。

所有人都沉默不语,这一役给他们心中带来的感慨,实在是太多太多,一时间,竟是叫他们所有人都觉得无法释怀,如触碰到了心中的什么柔软所在……

“这神之残像,不对是这虚无咎,他到底是什么人物,为什么这样的不凡,还有那仙道种子,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儿?”最沉不住气的,往往是经历不多的年轻人,而毫无疑问,卫雀便是年轻人中的一员,沉默片刻后,她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,对林白疑惑道。

林白闻言,苦笑摇头。虽然在虚无咎消散之前,曾说过一些若有所指的话,但那些话都太过含糊不清,他根本不知道,那些话是有什么意义存在。

他也不知道,在虚无咎和仙道种子之间,又究竟是存在着一段怎样的过往。但他可以确定的是,那绝对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。不然的话,不会叫虚无咎为了这一缕执念,身化为神之残像,用尽了余生,都在不断苦苦求索,至死才算是方得解脱。

虽然心中不解,但林白也并没有太大的求索欲望。如虚无咎所言,这些隐秘,和拥有着而今实力的自己,二者间的距离实在是太大太大,根本无法触及。

也许等到某一日,等到自己足够强大后,才可以洞悉这天地间的诸多隐秘,才会扯下今时今日心中这些疑惑的面纱,让真相暴露在自己面前。

“时空中隐藏了太多的奥秘,我们想要将其一一挖掘,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我们而今所能做的,只是将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一切做好,只有这样,也许在未来,才有机会知晓所有的一切。”虽然无心解答,但望着卫雀的眼眸,林白还是缓缓说了一句。

“好吧……”对于林白给出的这含混而又玄奥的答案,卫雀显然是有些不大满意,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后,仍旧心有疑惑,不依不饶的对林白追问道:“可是看刚才他的模样,似乎对林白哥哥你极其熟悉,好像已经认识你有无尽的岁月一样。”

对于卫雀的这个疑惑,林白愕然以对,相较于之前的问题,对卫雀的这个提问,他更是难以回答。但和之前不同的是,这一次不是他不想回答,而是无从回答。

不仅仅是卫雀,就连他自己也有些不明白,虚无咎在听到自己称呼他为前辈后,发出的狂放大笑,和那种熟稔态度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。

如卫雀一般,他也感触得到,虚无咎的那些话,充满了熟稔之感,仿佛不是对曾经的生死大敌说出的,而像是对一名亦敌亦友多年的故交所说出的。

但林白可以笃定的是,从自己出生到现在,连虚无咎这三个字都没有听说过,更不用说,曾经跟虚无咎有什么交集。如果此次不是为了救出李青囡和索菲亚的话,他也根本不会对这灵石矿脉动心思挖掘,更是连与他交集的机会也不会有。

存留在自己身上的谜题,实在是太多太多,甚至多到了叫林白自己,都无心去思忖,去寻找答案的想法。而且他明白,即便是找寻了,结果其实也是与卫雀此前的提问一样,最终只能是无功而返,也许只有在自己实力达到某种境界后,才会解开一切谜题。

“那他看着展颜姐姐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,好像他是在祝福展颜姐姐,而且我总觉得,他看着仙道种子的时候,似乎并不是单纯把它视为一种力量的源泉,而是把它看成了活生生的人,而且还是他的情人般痴迷。”眼瞅着林白似乎又不会给出答案,卫雀又问道。

此言之下,林白还是只能沉默以对。他隐隐约约觉得,虚无咎最后的那一声祝福,似乎并不是单纯对冷展颜发出的,似乎还把自己也牵扯到了其中。

可让他不明白的是,自己和冷展颜之间,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除却如师如兄的情谊外,似乎也根本不会有太多的交集,这种祝福,实在是太过莫名其妙了一些。

而且也正如卫雀所说的一样,虚无咎仿佛真的并不是单纯把仙道种子看成是一件死物,而是看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,一个叫他放不下心中执念的情人。

而在这两个疑惑交集下,甚至都开始叫林白怀疑,冷展颜和仙道种子间,是否是有着某种关联。毕竟仙道种子最早出现,是在丹符宗的秘地中,而冷展颜也是丹符宗如今仅剩下的唯一门人,这种巧合,不能不叫人去好奇。

“师尊……”而就在此时,此前被死亡本源力量侵袭,而陷入沉眠的冷展颜,在虚无咎消散之后,也是终于恢复了神识的清明,而就在恢复清明的第一时间,她却是根本来不及关注自身的状况,而是挣扎起身,不断向四下扫视,要找出林白的下落。

被冷展颜这么一折腾,场内之人,哪里还有对林白继续追问的心思,只是若有所思的望着这师徒二人,目光闪烁,写满了难以掩饰的暧昧。

而就在看到林白好端端的站在原地,没有任何意外后,顺着冷展颜的面颊上,更是不禁有两行珠泪滚落,而后她跌跌撞撞的起身,直接扑入林白怀抱。

点滴珠泪,沾染胸口,直叫林白觉得胸前滚烫一片。那一滴滴热泪,就像是要穿破林白的衣衫和肌肤,要深入到他的心田中,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甚至在那热泪,滴落在林白胸前之际,他突然觉得心脏莫名一凛,只觉得想永远抱紧这身躯,即便有千万岁月环绕他们纷飞而过,但他们依旧要在这拥抱中获得了永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