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498章 打赌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8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打个赌玩玩?!

看着铁元那跃跃欲试,满脸玩味的笑容,林白不禁有些好奇,他着实有些想不出来,铁元究竟是想跟自己打什么赌。不过看铁元兴致极高,而且自己心中也颇为欣喜,所以也就没再坚持什么,便轻笑着点点头,道:“您老要给我打什么赌?”

“简单,咱们来赌一赌自己的眼力劲,看谁挑出来的原石切出来的灵石品质好。”见林白不假思索的便应承了下来,铁元嘿然一笑,玩味道。

“您老要跟我赌石?”林白闻言,先是一愣,旋即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,朝着铁元上下扫视了几眼后,笑吟吟道:“那您老这可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了,我那点儿本事,您也不是不知道,到时候要是输的太难看,您老可别怪我不留情面。”

话音落下,场内诸人也是颇为疑惑的看着铁元,不明白他怎么会选择跟林白来这么一场赌局。当初林白在小方诸山,只要出手,无往而不利的壮举,所有人可都是皆有听闻,甚至还有人亲眼得见,虽然铁元有切灵师传承不假,但想胜过林白,就他们想来,难!

“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,也不是傻子,谁跟拿着禁蛇的你赌,我要跟你来一场盲赌,你可敢吗?”铁元闻言,连连摆手,不怀好意笑道。

旁人知晓林白的手段,他作为当初奇迹的亲眼见证者,又怎么会傻到去跟拥有禁蛇的林白赌石。所以他此番选择的,是跟林白进行一场盲赌。所谓盲赌,顾名思义,便是不借助任何外力,只是凭借各自运气,来好好的走上一场,胜负成败,皆听天由命。

此言一出,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。他自己有几斤几两,唯有自己心里最清楚,若是没有禁蛇相助,他根本无法弄清楚原石中所蕴灵石的品相如何。铁元此举,无疑是断去他的一臂,仅凭自己的眼光,如何能胜得过身为切灵师传人的铁元。

“怎么样,林老弟,有没有胆量跟我玩一局?”眼看林白面露犹豫,铁元笑嘻嘻道。

“要是您老真想赌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……”铁元兴致勃勃,林白自然是不好拂逆了他的兴致,而且这一次铁元也付出了不少辛劳,让他高兴高兴也是一件劳逸结合的事情,便笑眯眯的应承下来,然后不咸不淡的玩味道:“不过既然是赌局,以我看来,咱们最好是能加上一点儿彩头,这样的话,玩起来才算有趣。”

“放心吧,你小子能想到的,难道我还能想不到?”铁元闻言嘿嘿一笑,若有所思的向着林白瞥了眼后,道:“我这的彩头很简单,我要是输了,等你小子有本事拾掇这建筑的时候,这所有的原石,我一个人包圆了帮你解;若是你输了,你想怎么样……”

不得不说,铁元的确是给林白出了一个大难题。这场赌局,就林白看来,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悬念,不凭借禁蛇,自己恐怕连半点儿胜过铁元的可能都没有。

但让林白觉得发愁的是,除却解石,解出一枚极品灵石之外,铁元已是别无任何爱好,而且即便是灵石,他也是只喜欢解石的过程,而不是喜欢灵石本身……

他实在是想不出来,若是自己败了,究竟能拿什么出来当这场赌局的彩头。

不对,铁元的生平夙愿,除却切割原石,解出一块极品灵石外,还有另一个叫他难以释怀,而且难以完成的目标,不过那个目标对于自己,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,但思虑一番后,林白还是笑眯眯道:“我若输了,我就竭尽全力,帮铁老你找出观灵之术的下落,并且不管付出怎样的艰辛,都一定会把这秘术,带到你跟前,让你一睹为快!”

观灵之术!此言一出,可谓是恰恰搔中了铁元的痒处,直叫他觉得都有一种欢欣之感。他很清楚,观灵之术传承已杳不可知,仅凭自己,想要获得,绝对难如登天。

但如果一定要让他在这世间,找一个有最大几率获得观灵之术的人,那他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林白。因为就他所见,无论是林白的际遇,还是气运,都绝对称得上当世最顶尖的一群人之一,只有这样的人,才最有可能寻找到旁人渴盼却无法得到的事物。

而且等到解出足够的极品灵石后,林白就要进入仙界。谁也不知道,在隐世中无处寻得的观灵之术,仙界中是否会有只言片语记载。

最重要的是,他相信林白的为人,他知道林白只要应下了这个赌局,自己一旦真的取胜,那林白绝对会尽心尽力的去帮自己达成这件事情,绝不会有半点儿懈怠。

但让他略略有些不安的是,他此番提出赌局,本是为了开心而已。而且自己的彩头,相较于林白提出来的观灵之术,相差实在是太远。若真这么应承下来,铁元都有些汗颜。

“林老弟你这彩头太大了……”深思熟虑一番后,铁元苦笑着摇了摇头,虽然心中渴盼观灵之术,但他还是无法接受这种远超他想象的好意,当即道:“要不林老弟你再换个彩头,咱们就是玩一玩而已,再或者我换个能配得上你提议的彩头。不过老夫身无长物,而且修为实力跟林老弟你也是相差太远,怕是没什么东西,能入你的法眼。”

“铁老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你帮我了那么多,我帮你一点儿,又算得上什么,而且寻找观灵之术,也不是简单的事,毕竟此术只是虚无缥缈,到底有没有,也是个疑惑,说起来,我用这个当彩头,还是占了你的便宜。”林白摆了摆手,示意铁元不必思虑太多。

“不行……绝对不行……”铁元闻言,头顿时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思忖许久后,沉声道:“这样好了,既然林老弟你不愿改彩头,那我就把我的加一加。这次只要林老弟你赢了,以后但凡是有跟灵石沾边的事情,只要你有需求,老夫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“铁老,你这彩头太重了……”林白闻言,顿时有些错愕,连连摇头。

虽然铁元所说的乃是灵石之事,但是林白听得出来,如果这场赌局,真的是自己取胜的话,那实际上就意味着,铁元是彻底把命卖给自己了。一桩虚无缥缈,连到底真实存在与否,都有待考证的秘术,和死心塌地的卖命,这两者之间,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。

“你无需再说,这是老夫深思熟虑的结果,其实还是老夫占了你的便宜。”不等林白把话说完,铁元当即摆手打断了林白的话,示意自己心意已决,林白不要再多言。

“既然铁老你主意已定,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……”林白闻言,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那咱们就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看看到底是您老的眼光好一些,还是我的运气好些。”

“好,冷丫头,你来给我们两个当见证人!”铁元闻言,爽朗大笑出声,然后向着冷展颜微微颔首,示意由冷展颜来判定一切后,又打趣道:“不过你可不能因为你们两个的关系,而故意徇私,明明是老夫胜了,还要判定你师尊赢了,那我可就不依了。”

“铁老放心,我一定当好这个见证人,保证做到公平公正!”听着铁元促狭的话,冷展颜面颊不禁有些赧红,但看到林白微微颔首示意后,却也是应了下来,然后用无比笃定的语气,道:“不过我相信,最后的赢家,一定是师尊,铁老您输定了!”

“不妙,不妙,看来老夫是选错了见证人啊!这赌局还没开始,你这小丫头就已经认定我要输了,这还有什么赌的必要。”铁元闻言,苦笑摇头,不过神情间,却是并没有半点儿失落,反而满是快意,显然并不觉得冷展颜的话有什么。

林白见状,也是大笑出声,爱怜般的揉了揉冷展颜的脑袋。自己也算是收了几名徒弟的人,不过相较于好吃懒做的尚卓才,以及无良到家的吴良,自己对那俩家伙,基本上没什么教导,只是任由他们散漫发展,只有冷展颜一个,才算是有些真像自己的弟子。

而且自己这弟子,更是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是对自己抱有充足的信心,甚至就连一些自己都没把握的事情,她也是认为如板上钉钉,天经地义般正常,全无什么不对。

不过就在场内之人哄笑之际,却是没有发现,卫雀此刻的目光,正在林白和冷展颜身上扫视连连,目光逡巡下,一脸若有所思表情,如隐隐把握到了什么。

实际上不仅是她,场内更有一人,面容也是有些诡异。而那人正是阴精水兽老祖,此刻它目光闪烁,在原石之上徘徊不止,既有跃跃欲试,又隐隐有忧意。

不管狼怎么装羊,也不管它把羊皮披得再好,但终究是藏不住它那条大尾巴,也藏不住它那颗吃羊的祸心!但阴精水兽老祖所没发觉的是,林白的目光如无意般,自它脸上扫视而过,但若是仔细端详的话,就会发现在那若无其事的目光下,隐隐有冷冽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