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10章 石王(下)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6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石王?什么是石王?顾名思义,石王,便是原石中的王者!

在切灵师一脉的传承中,曾有这样的记载,惊世矿脉之中,天地孕育之下,阴阳交泰,有不可思议惊世之物孕育。这所谓的不可思议之物,便是原石,而在原石之中,更有王者存在,为世间原石之冠,内蕴稀世之珍,是故被名之为石王。

虽然石王的传说,由来已久,但就铁元所获得的切灵师传承中所载,古往今来,亲手挑选出石王的切灵师,连一人都没有。是以许多切灵师都认为,所谓的石王之说,其实不过是切灵师一脉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,也许真有石王,但绝对不在此世。

所以饶是铁元一心都扑在了解石之上,但也只是将能够解出一枚极品灵石,视作了平生之夙愿,并没有奢求自己有生之年,能够接触到一块石王。

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在今时今日,他竟然能够亲眼目睹石王的出世。甚至在此刻,他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,只以为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。

但宝光贯日,群石震颤,虚空间交织出万千灵纹,这一切一切的征兆,都是切灵师传承记载中,有关石王出世的异象,都是根本做不得伪的。

这个发现,让他在惊颤之余,心中更是生出了无尽的羞惭。石王出现在了眼前,可他却有眼不识真面目,只以为其是一块废料。若不是林白竭力坚持,恐怕石王就真要从他指尖溜走,让他错失掉这个机会,使明珠蒙尘,变成终生的遗憾。

虽然并不明白石王的具体含义是什么,但看着这异象,再看到铁元那震颤到无以复加的模样,林白和场内围观诸人,都心知肚明,这传说中的石王,绝对孕有无法想象的神物。

果然没错,此块能够让自己心中慌乱的原石,果然非同凡响,竟是石中王者!而在此时,林白面上也满是亢奋神情,握紧了拳头,暗忖自己运气在加持下,果然是好到了家。

嗡!但就在所有人惊颤之际,石王竟是陡然剧烈的震颤起来,那缭绕与虚空间的无尽灵纹,也开始剧烈波动,恍若是要在天地间撕开一条甬道,襄助石王逃离此地。

灵纹变动下,天地混沌一片,恍若是要回到天地初开前的世界,那强烈的威压,直叫场内之人,根本不敢妄动分毫,只能眼睁睁的望着,石王渐成逃离之势。

嗖!紧接着,在石王剧烈的震颤下,铁元的手,竟是已经完全无法握紧石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石王从自己指尖跌落,化作一道流光,向地面冲去。

“林老弟,锁定这片区域,千万不能让这石王逃脱,若是被它沾到地面,我们就不要再想解开它了!”而望着这异象,铁元突然想到在自己切灵师传承中,曾言石王拥有极高灵性,可有遁地之能,不愿被人所解,一旦感知到危机,便要遁入地下,和地气衍化一体,而一旦遁走,等到那时,就算是有通天彻地之能,都无法再将其捕获。

这石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,灵性居然强到可以躲避人的捕捉,归入地下,化归无形!听得铁元这话,林白心中不禁一凛,心中充满了震惊。

但心中虽然震惊,林白却也是不敢有分毫大意,闻言之后,当即指尖轻摆,河图洛书和青莲陡然出现,虚空交织出法则领域,笼罩周遭虚空,锁定四方,不使任何事物逃离。

法则领域拥有的封锁之能,可以屏蔽世间一切元力波动,即便是以石王之能,也是根本无法从其中逃遁,只是乍一碰撞到法则领域,逃离之势,顿时停滞。

但更出乎诸人意料的是,石王所拥有的灵性,已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在被法则领域困住后,竟没有分毫罢休态势,而是在法则领域内左突右撞,不断冲击,想要撕开生路。

轰!石王不断轰击之下,万千诡谲气息不断涌出,浩瀚之音,恍若雷霆,不断炸响在诸人的耳畔,直叫所有人心神都到了几近失守的地步,有一种整个世界都要劈开的错觉。

就连他们脚下所踩踏的地面,都在不断的剧烈颤动不止,似乎在这恐怖的碰撞下,大地都要龟裂。甚至在这种冲击下,饶是可以封锁一切气息的法则领域,而今竟是也有无数细密的裂痕出现,如无法承担此种冲击,只要时间足够,就会击破封锁,逃出生天。

此情此景之下,所有人都惊骇莫名,这石王灵性和能力之强,已远远超出他们想象。

“铁老,我该怎么办?”即便是林白,在这一刻,都是有一种手足无措之感,不知道究竟是该如何处置石王,只能向铁元呼喝出声,探寻解决之策。

话语出口,宛若滚雷,在铁元耳畔炸响,这才算是把他从错愕失神中震的清醒过来,皱眉略一思忖,对林白道:“林老弟,我无法控制石王,快以你之力解开石王表层石皮,只有将石皮完全解下,让其中内蕴暴露于天地之间,方能止住它逃遁之势!”

“好!”林白闻言,言简意赅一句,当即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拔足朝前,向着石王就逼了过去,仿若是感触到了危机来临般,在林白逼近的同时,石王竟是直接调转矛头,不再冲击法则领域,而是向着林白冲袭而来,似要重创林白,以求生机。

轰!石王攻袭之下,恍若是一道璀璨流光,那锋锐的攻势,都叫场内之人开始怀疑,那似乎并不是一块原石,而是从炮筒里高速飞出的炮弹,只要与其碰撞到分毫,就要粉身碎骨,直接被撞出一个透明大洞,身死道消,化作烟尘,消散尘世。

“来得好!”看着石王的攻势,林白没有任何迟疑,眼眸微凛,手朝前淡淡一摆,先天真罡透体而出,向着石王便抓了下去,要以无上伟力,阻拦石王攻势。

嗡!两者乍一相触,登时便陷入到了僵持之局,饶是林白先天真罡在经过虎豹雷音的淬炼后,已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竟也无法控制石王,只能形成旗鼓相当态势。

这他妈还是一块破石头吗?这根本就是一个圣器吧?!眼望此景,场内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错觉生出,只觉得那石王根本不是无生机的事物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强者!

“命与剑合,解石!”僵持不下,林白眉头微凛,略一沉吟,手在虚空间轻轻一招,飞剑登时铮然出鞘,化作万千流光,向着石王便冲袭而去。

飞剑解石,实在匪夷所思,所有人都瞠目结舌,眼前一切已叫他们彻底无言。

但越是如此,他们便越是能感觉到石王的不凡。古往今来,解石的手段多了去了,各种稀奇古怪的原石也多了去了,但把人逼到,要以飞剑来对付原石的事情,还从未有过。

但让所有人担忧的是,轮回飞剑光华缭绕,内蕴道纹,宛若天成,威势无双,用作解石的话,这锋锐的剑意,会不会伤害到石王中所蕴的神物,降低神物品质。

但事实证明,所有人的担心显然都是多余的,在命纹汇入飞剑之后,飞剑对于林白来说,就像是身体和命理的延续,对它的掌握,已到了极致,如指臂使。

铮!铮!铮!飞剑飘忽不定,动作轻灵无比,如抽丝剥茧,竟是和铁元解石之时有一拼,就像是一曲完美跳跃的乐章,飞剑宛若游龙,盘绕飞舞,飘忽不定。

而且林白对飞剑剑气的控制,更是完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剑气冲霄,但在碰触到石王后,竟是只伤其一层外皮,不损毁内里任何。饶是在飞剑切割下,石王不断冲撞,想要对其进行躲避,但都是如被锁定了般,无论如何腾挪闪躲,都无法避开飞剑锋芒。

喀嚓!喀嚓!一声声脆响下,一层层斑驳的石皮,不断被飞剑的锋锐所剥落,而且林白对剑气的控制更是无比巧妙,切下的石皮都皆是极大的块状,根本没有破损。

这倒不是林白在刻意炫技,而是就他想来,石王既然如此不凡,那紧贴着石王的这一层石皮,定然也绝非是寻常之物,留下来也许会有大用。

时间在不断的推移,一层层石皮不断的剥落,而随着石皮的剥落,以石王所在的位置为中心,陡然有五色神辉骤然爆发,光芒璀璨夺目,照的人根本睁不开眼。

所有人顿时惊退,远远观望,不敢近前,心中更是犹疑不定。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,解石之时,天地间竟然有如此浩瀚异象出现,先是石王有灵,紧接着竟有这也璀璨神辉。

即便是林白,心中此时都是惊愕无比,心知这一次自己绝对是捡到宝了,算是完成了一次化腐朽为神奇的壮举,兴奋之下,手上的动作愈发谨慎和轻灵,石屑簌簌落下之后,石皮登时又崩裂一大片,让石王剧烈的震颤不止。

轰隆!而就在石王表皮崩落后,顺着缺口,骤然有一道道炫目光华飞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