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14章 大醉一场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9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月朗星稀,月华如水,篝火如龙,飘扬在小方诸山残垣之间,叫人莫名便有一种感慨生出,只觉得物是人非如斯,所有一切,恍若大梦一场,有兴亡之叹。

不过围坐在篝火前的这两宗弟子,却均是没有此种感觉,只觉得心中爽快到了极点,人生在世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快和开心过。

不因为其他,就因为,正是他们这些人,一手覆灭了隐世曾经最为强大的灵泉宗,一手终结了一名仙人的性命!更重要的是,从矿洞中搬出的原石,如今已悉数分解完毕,从其中搜刮出的极品灵石达到十数枚之巨,上品将近百块,中品和下品灵石,更是不计其数。

如此之多的收获,说成是一场巨大的造化都毫不为过,而这么多的财富,即便是林白一人独占其中三分之一,但即便如此,能给两宗带来的提升,也是无法估量的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如何能不觉得人生顺遂,心情欢愉,在篝火的辉映下,每个人的面颊都是洋溢着一种澎湃的活力,和此前相比,如获新生。

而在人群中,最为引人瞩目的,不是林白,而是大病初愈的泰阿。此前因为虚无咎以死亡本源力量封锁丹田,后来虚无咎亡故,桎梏虽然消散,但因丹田被堵,再加上之前的创伤,他一直没有好利索,总是一幅病恹恹的模样。

泰阿如今可说是剑阁振兴的希望所在,为了让泰阿能够尽快痊愈,玉具长老几乎是拉下老脸,从种檀长老手里边是弄来了不少灵丹妙药,一股脑的给泰阿灌进肚子。

就他想来,如此多的灵丹妙药入肚,不管是什么病,自然都要痊愈。但实际上,他这法子,实际上已经远不是给泰阿疗伤那么简单了,而是纯粹为了助涨泰阿的修为。

药王谷所藏丹药之神异,即便是林白,都为之咋舌。如此多的丹药进入体内,堪称是给泰阿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,丹药服下数个时辰后,便一扫此前萎靡不振,精神奕奕,而且更为诡异的是,躯体还有宝光闪烁,举手投足间,均有药香缭绕。

甚至他这幅模样,都叫诸人不禁心生怀疑,觉得泰阿如今都成就了剑仙之身。

“泰阿老弟,你身上这味道真香啊,就像是一颗行走的丹药,叫我不禁有一口吞下的感觉!”闻着泰阿身上缭绕的丹药香味,兽爷磨牙霍霍,一脸垂涎欲滴表情。

听着兽爷这话,场内本就活泛的气氛,更是推向了极致,无数人爆笑出声,更是在那蛊惑兽爷连连,要他跟泰阿比过一场,谁若是输了,便割下身上一块肉,以飨对方。

对于这些人的撩拨,兽爷自然是横眉冷对,嗤之以鼻,仰头灌下美酒后,扬言要将这些出言撩拨之辈,尽数都收作人宠,要让他们拱手服侍自己。

“林小子,铁老去哪了,如此明月,如此美酒,他怎么不来凑这个热闹?”和诸人开了阵玩笑后,兽爷扫视人群,并没有发现铁元踪迹,当即对林白疑惑道。

实际上它之所以发出此言,不仅仅是好奇铁元的行迹,更多的还是好奇林白如今的异常。不知怎地,林白在此番欢宴上的举动,表现出了分外的热情。

两宗弟子对他本就心有仰慕,但凡是有人对他敬酒,他是来者不拒,均是一口饮下,滴酒不剩,那鲸吞牛饮般的狂饮之态,直叫兽爷咋舌连连,以为林白是受了什么刺激。

不仅如此,在接连饮下诸人敬上的美酒后,为了给诸人助兴,林白甚至还拔剑作舞,剑气直冲凌霄,恍若虬龙,直将天穹上那皓月的光辉都要压下。

从兽爷认识林白到现在,它还从来没有见到林白有如此狂放的一面,这不能不让它好奇,林白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,才会做出这样的姿态。

“铁老心牵灵石,美酒对他来说,不过是罪人罢了,而那些灵石却能醉心,如今怕是正抱着那些灵石,如摩挲情人肌肤般的正在摩挲呢……”林白闻言,嘿笑出声,促狭道。

话音落下,场内闻言之人,顿时哄笑出声,诚如林白所说,铁元对灵石的痴迷,他们可说是有目共睹。在解完灵石后,铁元便抱着那一堆灵石躲了起来,说与灵石相伴,是他一生的夙愿,要所有人都不要去打扰他,谁敢惊扰,他就跟谁翻脸。

“老祖,此前你说要借极品灵石中的灵性,来恢复肉身,如今灵石已经尽数解开,这枚极品灵石送予你,希望你能得偿所愿!”不等兽爷出言探寻自己为何如此异常,林白却是踉踉跄跄起身,摸出一枚极品灵石,向着阴精水兽老祖递去。

此举一出,场内顿时寂静了下来,所有人脸上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。任凭是谁,都没有想到,林白竟然会做出此举。极品灵石是什么,那是世间最为瑰奇的珍宝,可是如今他竟然像对待大白菜一样,就把极品灵石赠给了阴精水兽老祖。

“多谢!”即便是阴精水兽老祖,在听到林白这话后,都是不禁面露错愕神情,如完全没料到林白居然会做出此举,沉吟许久后,这才接过灵石,对林白拱手致谢道。

“林小子,你太特么的爽利了!”看到这举动,兽爷几乎开心的都快要昏死过去了,它满心觉得,只要老祖接受了极品灵石,那恢复肉身便指日可待,而等到那时,它们这一脉便不再孤独,当即对林白大礼见拜,然后道:“别的我不敢说,以后只要林小子你有所驱使,你让我向东,我若是敢向西,你就把我这颗脑袋扭下来!”

“这话就见外了不是,兽爷你我两者,情如莫逆,你之长辈,便是我之长辈,孝敬长辈,说什么回报不回报的!”林白闻言,连连摆手,大刺刺笑道:“兽爷你这话是小觑了我林白,别的不说,你要满饮三大杯,不对,是三大碗才行!”

“好!”兽爷闻言,唏嘘不已,当即令人取来三碗美酒,而后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,直接灌入了血盆大口中,连一滴一毫都没有剩下。

此举一出,顿时引来阵阵喝彩声。望着这一幕,场内之人,均是慨叹连连,心中暗暗叹息,若是自己今生能有这样一位至交好友,就算是死也足矣。

不过慨叹中的诸人却是没有发现,就在仰头灌下那些美酒的时候,兽爷眼眸深处,除却欣慰之外,更是莫名有一抹诡异的愧疚之色,如心中对林白有所亏欠。

“林白,此间事了,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?”而就在此时,泰阿却是端着酒走了过来,在跟林白碰杯,畅饮一盏后,然后目光熠熠,对林白问道。

如今隐世内,除却玉具和种檀长老这些长者外,不称呼林白为‘前辈’的,唯有泰阿一人。不是泰阿对林白没有感恩之心,而是这是他身为剑修的骄傲,他不允许自己对任何人心存敬畏,因为一旦心存敬畏,手中的剑就也有了敬畏,就再没有了铮铮傲骨。

更不用说,不管是过去,还是而今,在泰阿眼中,林白除却是他的恩人外,更是他前进路上的目标和对手。对恩人可以尊重,但对目标和对手却不能敬畏,因为一旦敬畏,便会踏步不前,唯有平等视之,方可让心中有追赶之念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他才一如既往的要跟林白平辈论交,不称林白为前辈。

而对于泰阿的心思,林白又如何能不了解,而且对他此举,还颇为赞赏。他本就不是什么拘泥于礼数的人,前辈与否,只是称谓罢了,若是泰阿前倨后恭,反倒叫人看轻,也当不得他当初对泰阿的当头棒喝,和后来的竭力营救。

“灭仙!”林白闻言抿了口酒,淡淡一笑,而后轻飘飘的吐出两字。

话音落下,场内顿时寂静一片,场内所有人望向林白的眼眸,登时露出敬畏和叹服之色。灭仙,这是何其狂妄的话语,又是怎样惊人的气魄,就他们所见,当今之世,能够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的人,除却林白外,恐怕再无旁人。

不过就诸人所见,一个身化为仙的江万里,就已是恐怖无比,真正的仙人,实力更不知道要强横到什么地步。林白想要灭仙,怕是没那么容易,而且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。

但和旁人不同,闻得林白此言后,泰阿面上却是露出了向往之色,似乎恨不能与林白一道,进入仙界,行那灭仙之举,在无尽厮杀中,得证剑之奥义。

但泰阿明白,自己也只能艳羡,不管是自己如今的实力,还是为剑阁着想,都不是他跟林白鞍前马后,行那灭仙之举的最好时刻。轻叹一声,他重又向林白举杯。

一切无言,尽数都在酒中,点滴入喉,林白已是酩酊大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