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17章 缜密布局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6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林白所说的完美,实际上并不是顾钧编排的完美,而是故事中主角那堪称完美的善心。

不是林白不相信隐世中没有良善之辈,恰恰相反,他很清楚‘一样水养百样人’这个道理。而且铁元、玉具和种檀的存在,也向他证明了隐世并非尽皆都是尔虞我诈、勾心斗角之人,但他不相信小方诸山会有这样秉性纯良的人存在。

从顾太虚这个伪君子的为人处事,就能看出小方诸山弟子的品行如何。所谓上行下效,莫过如此。虽然不排除基因变异的可能,整个小方诸山也不是没可能有良善之人,但既然他们会挑选顾太虚这个伪君子当山主,就可看出,小方诸山在挑选一宗之主时的选择。

而顾钧故事中的那人,既然被当初的小方诸山视为未来的山主,那他又怎么可能是一个良善之辈。即便是不从人性的角度来分析此事,单以顾钧故事中的细节来分析的话,其实只要多长个心眼,深究下去,也会发现整个故事其实漏洞百出。

按照顾钧所讲,既然小方诸山将阴精水兽俘获,而且要借助其水元灵性,来淬炼那名弟子的术法神通,对阴精水兽恐怕是不知道施加了多少酷刑。

如果那弟子真如顾钧所说,是一名良善之辈的话,恐怕在看到阴精水兽当时的处境,就会心生不忍,不会对其下手。而那弟子既然选择了要剥离阴精水兽的神魂,那就说明,他对阴精水兽根本就没有半点儿悲悯之心,更不用说会在最后关头,释放阴精水兽。

也正是如此,所以从遇到顾钧的第一刻开始,他就在怀疑顾钧的真实身份。虽然他不明白,顾钧为何会变成这幅模样,但他总觉得一切恐怕绝对不是如顾钧所说的那般,它是什么阴精水兽的神魂,而很有可能是小方诸山弟子,甚至极可能就是他故事中的那名主角。

至于兽爷为何会被蒙蔽,其实原因也简单,其一是因为兽爷一直生存在方丈洲中,对世间的尔虞我诈知之甚少;其二则是顾钧的形体,的确是跟阴精水兽一般无二,让兽爷认为自己遇到了同类,在欣喜若狂下,根本顾不得思虑那么多……

也正是考虑到了兽爷的心情,以及最开始根本无法断定所有一切,所以林白才隐藏下了心中的疑惑,想要徐徐图之,静待顾钧露出他的狐狸尾巴。

果不其然,等到自己解出藏血灵石之时,顾钧终于是再无法按捺心底的渴盼,渐渐开始露出了马脚。在它凭着老祖的身份,对林白巧言令色之际,就让林白完全判定出,他之用心,绝对恶毒无比。尤其是当着兽爷的面,故意跟自己翻脸,也是想让兽爷看到自己和他发生争执,以兽爷的心思,必然会出言探寻,等到那时,便可蛊惑兽爷,为他所用。

若是换做旁人,也许在听到顾钧说要从林白手中盗窃藏血灵石时,会心生怀疑。但兽爷早已是一门心思的认定,顾钧就是它的同类,更是它的老祖,哪里会有什么疑虑,只会认为顾钧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自己和林白好,不疑有他。

而林白在想到这种可能后,没有在第一时间说破,也正是考虑到了兽爷的这种心情。正如他此前所说的一样,当局者迷,而想让当局者看清真相,除却让他看到血淋淋的事实之外,再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,所以才会出此谋划。

在洞悉一切后,林白便传音铁元,让铁元以切灵师秘术,选择一枚极品灵石,往其中灌注朱砂,形成灵中藏血的假象,并且把这假藏血灵石藏在身畔,好让兽爷盗取。而这也正是此前欢宴之时,为何铁元最初并没出现,而是到半途才现身的缘由所在。

“好心机,好计谋,若是这蠢货有你一半的机敏,恐怕也不会被我蒙蔽。只可惜竖子不堪为谋,老夫辛苦一场,最后还是被这蠢货坏了大事!”听到林白所讲,顾钧冷笑不止,神魂虚影微动,太阴重水加重许多,紧逼兽爷,寒声道:“林小子,我还是那句话,若是你想要这蠢货在老夫手下得到一条活命的话,就老老实实的交出藏血灵石!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兽爷如今已是双眼血红,眼眸中在充满了震惊之外,更是有浓的化不开的仇恨。它实在是没有想到,自己恭敬以对,无比信赖的老祖,到头来竟然是这么一个货色,而它所做的一切,也都是被人当做一枚棋子在利用,而且骗的还不是旁人,是与它可说是生死之交,一同在刀口上舔血的林白!

这样的情况下,他心中如何能不愤怒,又如何能不愤懑难平,若不是如今受制于人,已是恨不能将顾钧生吞活剥,以解心中之恨。但让它想不明白的是,如果顾钧不是阴精水兽一族的话,那为什么他会拥有着这一族的神魂形体,此事着实叫人不解。

“我是谁……”顾钧闻言,桀桀怪笑不止,眼眸中满是讥讽神情,望着兽爷那充满愤怒的双眼,淡淡道:“我自然就是故事中的那个主角,而故事里的那头畜牲,也如你一般冥顽不化,若不是它殊死抵抗,我施展之术法又如何会出现那么大的纰漏,让我只能占据它的神魂为用,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畜牲模样……”

“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,若干年之后,我竟然会又见到一头跟它同族的畜牲,而且更好笑的是,这头畜牲还对我一口一个老祖相称,却不知我是他这一族的生死大敌!你说这事儿可笑不可笑,你说那畜牲蠢不蠢,是不是恨不能一头撞死?”

嘎嘣!嘎嘣!顾钧的每一字每一句,对兽爷的杀伤力都可谓是到了极致,不管是畜牲,还是那种被利用被背叛的痛苦,都叫它觉得生不如死,血盆大口中的一嘴利牙,已是咬得嘎嘣作响,恨不能把自己做过的错事,说过的那些话,都尽数嚼碎,咽回肚子。

当局者迷,别说是兽爷,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。假如顾钧是变成了几女,或是自己至亲之人的模样,恐怕自己说不定也会如兽爷般,根本想不到其中有诈,被他蒙蔽。

世间最可恨的事情,不是生死之仇,而是自己的善良被他人利用,这种利用,是致命的,是叫人最为愤懑的。也正是因为有这种利用他人善意的人,所以这世间才会有那么多人,遇到一些本可出手相帮之事,却会选择袖手旁观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

善良被欺骗的滋味,要胜过世间的任何刑罚,甚至会叫人变得偏激。兽爷如是,而俗世中那些看到老人摔倒在地,好心将其扶起,却被其敲诈勒索之人,又何尝不是如此?

“你图谋藏血灵石,所图究竟为何!”心中虽然感慨万千,但林白却还是保持着神魂的清明,眸光湛澈的望着顾钧,淡淡出声相询。虽然如今他已断定,顾钧图谋藏血灵石,绝对不是如他说的那样,好心为自己消弭祸患,但他还是不明白顾钧此种作为的用意。

而且就他想来,既然顾钧如此渴盼得到藏血灵石,定然是对此物有所了解,否则的话,绝对不会如此渴盼得到这藏血灵石,甚至布置出这么多的诡计。

“我要此物,自然是要借助灵中所藏之血的生机,来反哺神魂,助我从这畜牲的躯体中脱困!我等待这一天,已等待了太久太久。无时无刻,我不是在渴盼着从这杂碎的神魂中摆脱出来,重新焕发自我。等待了千年,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日的到来!”

顾钧闻言,冷笑出声,而后眸光森然直视林白,一字一顿道:“姓林的小子,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心存幻想,我只给你三息的时间,若是你不将藏血灵石交付于我,我便与这畜牲同归于尽,我想你应该不想他就这么死掉吧?”

“我的确不想兽爷身死……”林白闻言,嘴角渐有淡漠笑容出现,淡淡说出一言后,而后眸光骤然一凛,沉声道:“但我更不想让你这为非作歹,心存叵测之人奸计得逞!你以为你又张良计,我就没有过墙梯吗?泰阿道友,此时不动手,更待何时?!”

泰阿在此间?!此语乍一出,顾钧心中登时一凛,而后陡然仰头狂笑出声,眼中满是腹诽之色,冷笑道:“姓林的小子,你以为我顾钧是三岁娃娃不成,你这种声东击西的招数,对付他人,也许还能扰乱心神,但是对我,却无任何作用!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多用那么多的心思,若是不想它死的话,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藏血灵石交出来!”

“谁告诉你林道友此语是在声东击西的!”但出乎顾钧的意料,就在他狂笑发出之际,身后却是突然有冷漠如铁的话语声淡淡传出,那语调不是泰阿,又能是何人?!

不仅如此,就在这话语声说出的同一瞬,一道宛若是匹练般的剑芒,在天地间陡然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,向着顾钧后心之处便席卷而去。

气势如虹,摧枯拉朽,直叫人觉得,这一剑所向,定然是叫剑前一切,望风披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