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18章 太阴杀阵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8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悚然、颤栗!这是在这一剑发出之后,所带给人的最直观感受,甚至那凝而不散的剑气,都叫人觉得,就像是有死神凌度虚空,出现在了尘世之间。

这是泰阿最强的一剑,也是他为了在林白面前尽可能的展露自己的实力,好去证明自己的剑道奥义!灵泉宗一役,泰阿以战养战,已是明悟了一部分剑之大道,后来死亡本源封锁桎梏,让他破而后立,更上层楼,如今已是今非昔比。

“小子,你竟然敢使诈?!”剑威之下,饶是顾钧乃是神魂虚影,但也不能不避其锋芒,只觉得如果不避开此剑的话,恐怕剑威之下,自己的神魂定然要遭受重创,情急之下,不得不放开对兽爷的束缚,而后向着一侧迅速躲去。

“这是什么狗屁道理?”林白闻言冷笑一声,手中长剑铮然出鞘,而后双指轻弹剑锋,释放出清越龙吟后,淡淡道:“难道世上还有规定,只许你顾钧一人使诈来蒙骗他人,就不允许他人针对你的谋划,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吗?”

如林白所言,早在察觉到顾钧不对劲的时候,林白除却让铁元伪造出一枚藏血灵石之外,更是交代泰阿,让他趁着诸人不注意的时候,躲入矿洞中的建筑物之内,以作奇兵使用,正是因此,所以泰阿才会在与林白痛饮三盏后,半道离开宴会。

只是当时的顾钧,所有的心思,都沉浸在对藏血灵石的渴盼上,尤其是看到林白酩酊大醉后,更是失去了此前的小心戒备,所以如今才会被人攻其不备。

“复生在即,谁若阻我,我便杀谁!若是今日我不能功成,我便让你们所有人都为我陪葬!”一击失手,失去了以兽爷要挟林白这个屏障后,顾钧的双眼已是变成了血红之色,眼眸中写满了怨恨和仇视,愤怒嘶吼连连,杀机直冲云霄。

话音落下,他周身鳞甲陡然震颤,无尽森然气息,陡然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,倏然间便充斥在了整个矿洞内!这气息诡异无比,和太阴重水颇为相似,却又不尽相同,只是衍化开来,登时便有一股惊悚气息弥漫而出,恍若有恐怖无比的东西在渐渐苏醒!

不仅如此,从这气息中,林白甚至感受到了一种本源的气息,虽然这种本源的气息,不像虚无咎施展的死亡本源力量那么纯粹,但依旧不容小觑。

“太阴杀阵,你竟然领悟了我族王者的传承秘术!”感触到此种气息,兽爷登时惊呼出声,眼眸中除却震惊之余,更多的还是愤怒之色。

但和此前不同的是,他如今愤怒的不是顾钧诓骗自己,而是顾钧在以阴精水兽一族的传承秘术,来对付自己所在意的诸人。而更让他心痛的是,顾钧既然能领悟这些传承秘术,就说明他已经完全占据了当初那头阴精水兽的神魂,彻底将其化归己用。

“以我之能,这畜牲重创与我,让我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若是我不能夺其造化,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!”顾钧闻言,冷笑出声,翻转身躯,惊人的气息陡然弥散开来,虽然看似杂乱,却是各有章法,连接在一处,给人生生不息之感。

太阴杀阵,以太阴之力为用,组接杀机,克敌制胜,比之飞剑之锋锐,都不遑多让!

“胆敢阻我,陪你那位老祖,一道去死吧!”冷笑一声,顾钧陡然变动攻势,扭转阵法,调动太阴破灭之力,向着兽爷便席卷而去。场内诸人,除却破坏了他一切计划的林白,他最为仇视的就要当属兽爷莫过,不因为其他,就因为他之所以变成如今这幅模样,正是拜兽爷一族中的那位老祖所赐,此种仇怨,对他而言,自然是不死不休。

不过顾钧却是从没想过,一切之所以会变成眼下这种模样,其实根本不是兽爷一族的缘故,而是他自己心中的贪婪和恶念在作怪。若不是他逼迫,那头阴精水兽,又怎会跟他玉石俱焚。但像顾钧这种人,从来都只会埋怨别人,只觉得别人亏欠他,如何会想到此节。

一道道黑色的气息,恍若是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,但那并不是火焰,而是最为纯粹的太阴光辉,乌黑的慑人,却是拥有着极致的阴的力量。

那一道道炽盛的,恍若火光的乌黑气息只是乍一出现,登时便叫矿洞内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,甚至有一种骨骼都要在这极致的阴寒下,被冻裂的异感。

所有人都惊骇莫名,任凭是谁,都没有想得到,顾钧的实力,竟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。如此精粹的太阴力量,除却长时间的积累外,还必须要有极高的天赋才能完成。

不过对于如今的景象,虽然心中颤栗,但林白并不觉得奇怪。既然顾钧曾经只差一线,便有可能成为小方诸山山主,那就足矣说明他的天资之卓绝,而能够占据阴精水兽老祖的神魂为用,则更是能够体现此人的聪明才智。

沉寂千年,只为复生,若是这顾钧没有一身强横实力,那才真是出了邪了。

不过此人虽然实力惊人,但经过千年的挣扎,在他的心中,恐怕早已是没有了小方诸山的影子,只剩下一缕复生的执念。不然的话,当初小方诸山破灭之时,修为强悍如他,不可能没有力挽狂澜的可能,但他并没出手,恐怕也是为了保存实力,留待复生。

轰!一道道太阴伟力骤然现世,犹如惊涛骇浪,向着兽爷便汹涌压下,根本没有给它任何反抗的机会,便叫它身躯趴伏与地。而相较于身体的疼痛,更叫兽爷感到愤怒和耻辱的,不是这些创伤,而是在这一刻,它对这些气息,有一种发自本能的畏惧。

不因为其他,就是因为,如今顾钧所施展的,正是阴精水兽一族中王者的传承,这是一种先天的克制。如果这些压力,是由一头真正的阴精水兽施展出来的,不但不会叫兽爷愤怒,反倒会叫他觉得欣慰,但这一切的主导者却是顾钧,这叫它觉得耻辱。

但不管它心中如何愤怒和不甘,却是根本没有改变这一切的可能。狂放的太阴伟力下,它周身的骨节都在嘎嘣作响不止,甚至就连鳞甲,都开始失去往昔的光辉。

太阴之力,乃是至阴,冥冥之中,自然有一股死亡破灭力量相随。尤其是因为对兽爷的本能克制,更是把这种诡谲力量,发挥到了极致。

甚至在这一刻,兽爷都感受到了一种死亡逼近的感觉,好像随时都要消亡于世间。

“太阴之力,果然非凡,但你以为,仅凭这些微末手段,便能克制我等吗?”但就在此时,林白的嘴角却是有一抹冷笑露出,眼眸中更是看不到半分畏惧。

话音乍一落下,他指尖微微抬起,宛若是叩击某种乐器般,向着手中所持的轮回飞剑轻轻弹下,而后淡淡道:“剑蕴真火,烈火成阳,破妄!”

话音落下,林白手中所持的轮回飞剑,登时剧烈震颤不止,顺着那五色斑斓,恍若水晶般剔透的剑身之上,陡然有一道道妖异的火光出现,向着四下弥散开来。

这是林白自第八重火域炼制飞剑之时,凝练与剑体之内的五色火焰,色分为五,定成五行,就林白所想,此间之火,应为五行神火!五行衍化,生成为火,自然拥有至阳效力。而想要对付太阴,非至阳不能为用也!

火光乍一出现,登时便在飞剑的搅动下,幻化做一条澎湃火龙,向着正在朝兽爷逼近的狂放太阴伟力席卷而去,想要以熊熊烈焰,燃尽其中的阴。

“一柄残缺的飞剑,区区五行神火,也想抵挡太阴,你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!”看到林白此举,顾钧没有分毫惧色,冷笑出声,如在嘲讽林白的不智。

话语说出的同时,五行神火和太阴伟力已然是碰触到了一处,两者相触,宛若烈火烹油,阴阳两种伟力,顿时开始剧烈对抗起来,有万千气象生出,不可思议。

但正如顾钧所说的一样,饶是五行神火极为不凡,但太阴伟力明显要更胜一筹。纯粹的黑色烈焰,只是须臾间,便将五行神火吞噬,宛若要将其彻底覆灭。

“雕虫小技,也敢拿来与我班门弄斧!今日你们必定要死在此处!”一击得手,顾钧狂笑出声,冷喝连连,眼眸中更是写满了不屑之色。

“五行神火也许不够,但如果加上这个呢……”林白闻言冷笑出声,指尖倏然一摆,并成剑诀,而后重重点在轮回剑躯之上,一字一顿道:“阴阳圣火,衍化万物,破!”

话音乍一落下,那被太阴伟力所吞噬的五行神火,陡然有异变乍现,原本五色骤然衍化,如调色板混杂与一处般,倏然间,便化作了最为纯粹的黑白二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