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20章 疯狂反扑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9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完犊子,坏事儿了,这老小子要拼个鱼死网破!

听到顾钧此言,林白心中顿时一凛,然后看到顾钧运转太阴伟力,向着浩瀚原石所汇聚而成的那正方体建筑物撞击而去,骤然便明白了顾钧的用意所在。

眼望此景,他心中顿时懊恼连连,自己千算万算,却是忘算了像顾钧这样极度自我的人,往往都是有着极强的反社会人格,一旦事不顺遂,便会做出玉石俱焚的举动。

若是提前想到这一节的话,以藏血灵石为饵,未尝不能把顾钧从矿洞中诱出。若是那样,就算是顾钧心存玉石俱焚之想,但他也施为的办法,但如今倒好,一切悔之晚矣。

此地原石所组的这建筑物,诡谲莫名,虚无咎在执念消散,亡故在世间之前,已是提点自己,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,绝对不能触碰此处,否则将有杀身之祸。而且林白还觉得,从虚无咎的语气来看,即便强横如虚无咎,对此处都是颇为忌惮。

这样恐怖的所在,若是被顾钧惊扰,恐怕只有天知道会发生怎样恐怖的祸患。而一旦真的酿成什么大祸,顾钧死了也就罢了,他们这些人说不好也真要给他陪葬。

拼死一搏下,顾钧的速度已快到极致,而且太阴伟力更是倾巢而出,向建筑物席卷连连,那恐怖的威势,叫人毫不怀疑,假若临近建筑物,势必要将其轰塌。

而在这恐怖的冲击力下,那诡谲的建筑物,仿若也如察觉到了什么一样,冥冥中骤然有无量光华席卷而出,霞光氤氲蒸腾,灿烂无边,直将此地变得恍若圣地般神圣。

而且从那建筑物中,更是传递出一股股叫人心神都要崩塌的恐怖威压力。那强横的威压,直叫场内的空气,变得就像是钢筋水泥组结成的建筑物般沉郁。即便是修为强横如林白,在这一刻竟是都觉得有一种心神即将崩塌的错觉,根本无法升起抵挡之心。

该死,这建筑物内究竟是存留着什么,为何单单是面临危机,散发出的威势,就已可怕到了这样的地步?!感触着恐怖的威压,林白眉头紧皱,面色大变。

而且他明白,眼下这建筑物释放出的威压越是恐怖,便越是说明,建筑物内蕴凶险之叵测,恐怕一旦有所异动,就要真如虚无咎所说,会引发滔天大祸!

“我要死,你们也都要死!我要跟你们一道步入幽冥之中,拉你们为我陪葬!”感触着雄浑的威压,顾钧面上非但没有分毫惧色,反倒是愈发癫狂,张狂大笑出声。

该死,这王八犊子如今已太阴伟力裹挟身躯,而且神魂虚无,最难克制,想要拦阻他,实在是难如登天!听着顾钧的癫狂之语,林白眉头不禁拧成了个疙瘩,心中思绪更是高速运转,想要找出一个完美的解决策略。

神魂,顾钧没有实体,只是神魂!而就在想到此节之际,林白心中突然一动,脸上猛然有错愕神情出现,然后如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开心事般,狂笑出声!

此时此刻,他突然发现,自己从一开始的时候,针对顾钧的手段,实际上就已是错了。因为兽爷在不明真相前,对顾钧尊崇有加的缘故,自己在不知不觉间,也受到了感染,将顾钧所占据的阴精水兽老祖神魂,视作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事物。

但正是这种错觉,才让林白针对顾钧的手段,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纰漏。想要对付神魂,最简单,也最直接的手段,不是用强有力的术法手段对其进行镇压,也不是用阴阳圣火对其进行焚烧,而是要以钉头箭为用,用咒杀之术,直接灭其神魂。

顾钧之所以能存世,不过是因为一缕神魂不散而已,而钉头箭的咒杀之术,针对的便恰恰只有神魂一途而已!从某种意义来说,可以说阴阳圣火并不是顾钧的克星,真正和他相克的,乃是拥有着破灭神魂效力的钉头箭!

“箭出,咒现,命断!”念及此处,没有任何迟疑,林白手腕陡然翻转,通体黝黑,朴实无华的钉头箭,倏然便出现在他面前,而后漾出万千诡谲咒术气息。

而就在钉头箭出现的同时,顺着箭身上,登时有万千股难以名状的诡异气息,倏然而现,然后向着顾钧的神魂虚影扑去,顷刻间便跟他产生了感应。

嗡!箭身震颤之下,顺着闪烁着黝黑森芒的箭头前,登时有一个小小的虚影连接出现,而且最为令人吃惊的是,那组接出的虚影,竟然不是阴精水兽的形态,而是一个沧桑老者的形态,不过是被缩小了无数倍,显然这才是顾钧的本相。

这便是天生克制的神效所在,钉头箭之所以有这样迅疾的速度,除却而今林白乃是竭力催动之外,更多的原因,还在于顾钧并无实体,只是一缕神魂残念。

“顾钧,今日你难逃此劫,我定要你死在此处!”虚影乍现,林白原本慌乱的心,骤然变得平静下来,双手印诀缓缓掐动,口中更是冷叱出声。

这种气息,神魂被锁定了?!而就在钉头箭释放出的同一瞬间,顾钧也已是感触到了自己的神魂似乎是发生了某种诡异的变数,仿佛和某种不可知的存在,连接到了一处。而就在他回过头去,看清林白正在施展的手段,更是有一种魂飞魄散之感。

但就在魂飞魄散之余,他整个人更是宛若魔怔了般,竟是忘却了继续朝前飞驰,要施展玉石俱焚,而是愣怔怔的望着钉头箭前组接出的那虚影。

他比谁都要清楚,如今钉头箭前所组接出的那虚影,不是旁者,正是他顾钧的本相!他不知道,已有多少年,自己再没有看到过自己的样子,甚至在这漫长的岁月中,他都开始有一种错觉生出,觉得即便是自己,都已忘记了自己过去的模样。

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,所以他才在孜孜不倦的寻求着复生的可能,寻求着可以将神魂衍化回原本身躯的可能;也正是因此,他在得悉了小方诸山后山拥有灵石矿脉,甚至拥有极品灵石后,他才会巧言令色,鼓荡唇舌,诱骗兽爷,为他所用……

但就在一切都已失去了希望之际,他却发现,他的本相,竟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纤毫毕现,惟妙惟肖,一举一动,都仿佛是他的另一个投影一样。这叫他不禁有一种错觉,觉得出现在钉头箭前的那虚影,不是旁者,正是在过往无尽岁月中的自己。

甚至在此时,他都不禁开始在心中质问自己。为了提升修为,去吞噬阴精水兽老祖的神魂,到底是不是错了?如果当初自己并没有做出此种事情的话,现在的自己,又该是怎样的一个模样,自己的人生,又将是有着怎样的不同。

也许那样的人生,依旧不是完美的,但终究要好过现在千倍万倍吧?!

此时此刻,顾钧甚至都开始希望时间能够永驻在这一刻,好让自己能够将自己已多年未见的形容,牢牢的刻在自己记忆中,直至生命竟时,也能铭刻在心。

“破!”与此同时,林白眼眸中杀机一闪即逝,而后鼓荡周身血气,向着钉头箭中灌注而去,以周身血气作为献祭,将钉头箭的威势,发挥到极致。

言出法随,话音乍一落下,钉头箭登时划破长空,化作了一道黝黑的箭芒,向着组接出的顾钧本体虚影的眉心处,便摧枯拉朽般的直击而去。

铿!两者乍一相触,顿时有清越无比的金铁交鸣之音发出,而就在这音波发出的同时,顺着钉头箭前组接出的顾钧虚影,眉心之处,登时有无数裂痕倏然龟裂开来,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不断开裂,最终变成了无数碎片,要泯灭在虚空之中。

“不要……”眼望此景,顾钧突然伸出手,徒劳无功的向着虚空中抓去,似乎是想要用手握住那些碎片,将这些碎片,重新拼凑出自己的模样。

但不管他如何努力,这一切的一切,都注定是徒劳无功。钉头箭咒杀术下,虚影已是彻底龟裂,倏然间便化作了一蓬光雨,向着虚空间没去,再不见形迹。

不,这些都是幻象,正是因为林白,所以我才无法完成这一切,我要扯他入幽冥地狱,我要让他为我陪葬!心念变动下,顾钧眼眸中陡然有决绝的杀机出现,眼神深处,更是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戾气,而后决然而然的陡然扭身,朝着原石建筑便撞击而去。

轰!心念催动之下,顾钧的速度已快到了极致,只是倏然间,他便已抵达了原石建筑之前,但就在此时,他那巨大的神魂虚影,却是骤然寸寸崩裂开来,化归虚无。

嗡!与此同时,原石建筑上,陡然有无量华光倏然冲出,无尽纹络在石间闪烁不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