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21章 祸端终泯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1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原石光华闪烁,霞光无量,晶莹闪烁不止,释放出万千诡谲气息,甚至从那建筑物中,隐隐约约更是如有念诵某种经文的声音传出,神秘到了极点。

这原石所组的建筑物,不知道存世已有多少年,几乎都已经尘封在了历史长河中,但今时今日,却是被人将其惊扰,谁也不知道,它一旦苏醒,将会发生什么。

神异的光华,繁复奥妙的符纹,缭绕在建筑物的每一处,气息不断组接下,形成了一个浩瀚无边的神秘异象,仿若这建筑物,成了日升月落的神秘仙阙。

在这一刻,气氛已是紧张到了极点,空气都犹如凝固,针落可闻,心跳如雷鸣。不管是林白,还是冷展颜、兽爷和泰阿等人,都是紧张无比的注视着建筑物,屏住了呼吸。

悚然,震颤!这是几人心底最深处的本能感觉,不知怎地,他们总觉得,他们所面对着的,并不是一座建筑物,而是一头陷入了沉眠,即将苏醒的凶兽。

而这凶兽一旦苏醒,就会释放出无边的恐怖威能,将整个寰宇,都代入到无边的恐怖和黑暗中!这是一种无法阻止的异象,一旦发生,就只能任由其不断进行下去。

望着此景,他们的心砰砰直跳,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这可是连神通强横如虚无咎,都不敢轻易触碰惊扰的存在,有着太多的神秘和凶险。如果一旦这建筑物真被惊扰到,等待他们的,恐怕除却死亡外,就再没有更多的选择。

但所幸的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建筑物周身散发出的那些妖异光辉,渐渐变得黯淡下来,矿洞中重又归于此前的凝寂,方才的一切,就好像从未发生过。仿佛刚才被惊扰到的建筑物中隐藏着的那头凶兽,如今又重新陷入到了沉郁的睡眠中。

看到此幕,林白等人长长吁了一口气,虽然如今没有任何意外发生,但他们的内心仍旧是极不平静,而且为了安全起见,更是朝后退却了几步,稳妥的观察着建筑物的动态。

时间点滴而逝,但所幸的是,建筑物仍旧是静谧一片,没有分毫异常的气息散发。

“好险,差点儿就要被顾钧给害死了……”看到建筑物至今仍无异象,冷展颜这才算是放下心来,轻轻拍了拍胸口,喃喃道,不过虽然面色平静,但呼吸依旧急促,显然是还没有从刚才紧张的气氛,和建筑物释放出的威压中,完全摆脱出来。

别说是冷展颜,就连林白,而今内心都是颇为不安宁。刚才建筑物异动之时,叫他感觉到了一种死亡正在逼近,而且无法抗拒的恐怖威压。就他所感,那种威压,要比虚无咎完全苏醒后,散发出的威压,还要更强大数分。那样的存在,如今的他,根本无法抵挡。

不过不同于冷展颜的如释重负,他的眉头仍旧紧皱,之所以如此,不是因为他在好奇这建筑物的由来,而是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,从那建筑物内,冥冥中就像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,仿佛这建筑物似乎已经被惊扰苏醒,但不知因为什么缘故,才没有释放灾劫。

不过那种被人关注的感觉,堪称是微乎其微,甚至都叫林白分不清,那种窥探究竟是真实存在,还只是自己内心跌宕不安下,所生出的幻象。

“林小子,此番是我错了……”而就在此时,兽爷低眉顺眼的朝着林白走了过来,眼眸深处更是带着一抹凄凉之色,用仿若蚊蚋般的声音,低低道:“我不该不听你的,若是我能多长一个心眼,也就不会吃此番这么大个亏了……”

“这事儿也怨不得你,别说是你,就算是我,假如有人变成我的亲近之人,也许我也会失去防备。”林白闻言轻轻慨叹出声,安抚兽爷道。

虽然这一次经历了颇多麻烦,而且只差一线,自己和其他人都要葬身此处,但他并不想因此而苛责兽爷太多。其一是因为兽爷最好脸面,如今它能开口致歉,就足矣说明,它内心已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,若是自己再训斥的话,反而不好。

而且事情都已经发生,也已经完美解决,就算是苛责,也不过是往兽爷的伤口上撒盐罢了,这么做不但于事无补,也没有任何作用和意义。

最重要的是,林白很清楚,这一次兽爷的错,其实并不是错在兽爷对人不察,或是缺心眼上面,而是因为它心中存着的那一点无暇善念。

正是因为这种无暇的善念,所以他才会把顾钧当成了自己的老祖,并且心甘情愿的听他调遣,对他恭敬有加;也正是因为这无暇的善念,所以他才会被顾钧蛊惑,偷盗自己的藏血灵石,不为其他,就是不想让林白因为贪欲,而丢掉了小命。

他所做的一切,皆是因为善念,都是出自心中本意。你可以去苛责一个人的恶,可以去怒骂一个人的愚蠢,但你如何能苛责和怒骂一个人心中善。

善举变成了错事,并不能怨心存善念的人,而该去怪那些利用了善心的人。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,那么结果自然就是皆大欢喜,世间也再不会有恶的存在。

所以林白如何能去苛责兽爷,而且恰恰相反,他还要尽可能的去安抚兽爷的情绪,不让他因为此番的事情,导致整个人性情大变,从此心中无善。

“人人皆会犯错,圣贤都不能免俗,何况兽爷你……”不仅是林白,冷展颜也是温声对它宽慰道:“而且这不是兽爷你愚蠢,而是顾钧太可恶,利用了兽爷你心中的善。”

“祸端已泯,莫要再烦恼,迈过这一步,还有更精彩的风景在远方等着你。”就连一向惜字如金,沉默寡言的泰阿,都是缓缓开腔,给兽爷灌起了心灵鸡汤。

一字一句,传入兽爷耳中,直叫它眼眶不禁都有些湿热。此时此刻,它才算是真正的明白,什么同族,什么老祖,其实都是虚的。从自己踏出方丈洲的那一刻开始,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,就已经变成了这些人。

如今自己酿成了这样的大错,虽然林白提前洞悉了顾钧的奸计,但还是只差一线,他们便要置身死地。若是换做常人,如今就算是明面上不苛责自己,但私底下恐怕也要对自己腹诽连连,视自己为洪水猛兽,绝对不愿在多加亲近。

但林白他们却不同,他们非但没有苛责自己,反倒是过来宽慰自己,怕自己心中一时想不开,做出什么事情。仅从这一点,就足见他们对自己的重视。

越是如此,兽爷心中便越是羞愧。林白他们是视作至交亲朋来看待自己的,可自己是怎么回报的,在顾钧凭空出现,并且谎称是自己同族的老祖后,自己竟是撇下了这些至交亲朋,甚至还被他轻易蛊惑,做出了对林白他们极为不利的事情。

两相对比,孰对孰错,可说就像是板上钉钉一般明显,绝无半点儿偏差。

“林小子,我错了!”沉吟许久后,兽爷眼中突然有坚毅神情露出,猛然跪倒在地,鳞甲震颤,一字一顿道:“我今日在此起誓,今生今世,绝对不再做出任何被人蛊惑之事,不管遇到何种情况,我都会绝对相信身边最亲近之人, 如有二言,死在万刀之下!”

这是兽爷发下的大誓愿,从言语发出的这一刻开始,就意味着,它已经完完全全的把命卖给了林白,开始要对林白无限度的相信,无论出现什么,都无法更改这种相信。

这是一种绝对的相信,也是兽爷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断。寻找同族,让自己这一脉,在世间不再孤独,固然重要。但若是因此,就要背弃如今看重自己,信赖自己,并且已将自己视作了亲朋一员的身边人,那就是真正的得不偿失。

人生在世,有所获得,就必定要有所缺憾。但就眼下而言,如果一定要让兽爷在这两者中做一个选择的话,它一定会不假思索的选择后者。因为这些人形容虽然与它不同,与它体内流着的也不是同样的血脉,但他们的心,却是和它紧紧的绑在了一起。

心相连,便已足够,就算血脉不近,但那又算得了什么?!

“兽爷你何须如此,吃一堑,长一智,以后不再做便是,何必立下这种心魔誓言。”林白见状,抬手让兽爷从地上起来后,不禁苦笑出声。虽然他已想到,兽爷经过此番灾劫,定然会做出一些决断,却没想到,它竟是直接立下了心魔誓言。

这誓言一出,也就意味着,从今以后,它就彻底和林白捆在一起,生死相存!

“这是我的决定,我不会后悔!”兽爷豪气干云一笑,朗声开口,然后眸光扫过那原石所组的建筑物,皱眉道:“林小子,此前我听顾钧那厮说,此间似乎是什么上古遗迹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