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29章 洪金宝?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3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这红尘俗世来的小子,似乎还真有些不凡!听到林白此言,那酷似洪金宝的胖道士,心中骤然一凛,三角眼微眯,精光闪烁,向着林白打量不止,破天荒有些犹豫。

“想打劫我,你问过我掌中之剑了吗?”而就在此时,林白更是铿然拔剑,轮回剑出鞘,登时有点点五彩光华逸散而出,神异非常,叫人恻目。

品相好非凡的飞剑!林白不拔飞剑也到罢了,飞剑一拔出来,那胖道士的三角眼中,登时充满了觊觎神情。他看得出来,这柄飞剑非同寻常,虽然长不过数尺,但有散发出极致威压的五彩光华缭绕,剑体恍若一泓秋水,散发出至锋至锐的气息。

“凡俗小辈,我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,不必当真。你可知仙界是什么地方,这是真善美的完美世界,人人都不能兴刀兵,也亏得的你是遇上了我,若是遇上旁人,怕是直接就把你这妄动满是凶戾气息刀兵的小子从此间抹杀了。”

眸中觊觎神情一闪而逝,胖道士脸上强挤出和善而又慈祥的笑容,对林白伸出手,温声道:“孩子,听我的话,把飞剑交给我,让我替你保存此种凶物,洗刷它的凶戾气息。”

胖道士的一言一行,已是叫林白眼镜都掉了一地,他实在是没想到,自己刚一进入仙界,竟是就遇到了这样一个从未见过的厚颜无耻之人。甚至看着他那张肥团团白里透红的大圆脸,林白都想要直接朝上面捶一拳,看能不能击穿他的面皮。

明明是个打劫犯,还偏偏在那说什么仙界乃是真善美的世界,不兴刀兵;明明是贪图自己手中飞剑之灵异,却偏偏说是要替自己保管,洗刷飞剑的凶戾气息。

这胖道士的演技倒也不同寻常,若是换做了寻常从俗世进入仙界的人,说不好真是要被他蛊惑,错以为此人言行举止,皆是出自好意。

说来也算这胖道士倒霉,碰到谁不好,偏偏碰到的是对仙人全无半点儿好感,甚至此举进入仙界,就是抱着大开杀戒心态的自己,也是该他倒霉。

不过说来这胖道士的言行举止,倒也是叫林白有些讶异。他觉得,仙界似乎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,而且存在与仙界的,也并不都是实力强劲之人。比如自己眼前的这胖道士,就自己所见,修为怕是只与泰阿等人相当,甚至连江万里都有所不如。

而且既然这胖道士贪图自己手中飞剑,这就说明了,仙界也并不是处处都是宝藏,生存与此间的人,仍然是要为了提升实力的资源而勾心斗角,争个你死我活。

甚至在这一刻,林白心中更是有些想哑然失笑。他实在是想不出来,假若姚广孝进入仙界后,第一个遇到的,也是如这胖道士般的无良仙人,削尖了脑袋,一门心思想要进入仙界的姚广孝,脸上的表情应该是怎样的精彩……

不过听这胖道士见到自己时说的第一句话,他似乎是在见到姚广孝从此间离去后,才会守株待兔与此处。而这就说明,这胖道士绝对知晓姚广孝的去向,而且很有可能会知道索菲娅和李青囡是被何人所掳去,若是将其擒下,从他嘴中,定能掏出不少有用的消息。

“红尘俗世来的小子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眼瞅着林白陷入了沉默中,胖道士一双三角眼滴溜溜乱转不止,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催促林白道:“小辈,速速把飞剑交上,本上仙还能饶你小命不死,不然的话,不要怪我辣手无情!”

“双亲缘分弱,一生多波折,霉运常伴身。纵有相交,也多被背叛,最可笑的是,背叛之事,偏偏还出在闺房事上。”听得此言,林白冷然一笑,向胖道士的父母宫、山根、奸门和准头扫了眼后,淡淡道:“实在没想到,上界真仙竟有这样坎坷的命途……”

“小子,你说什么?!”此言乍一发出,那胖道士的三角眼登时圆睁,眸中更是有烈焰升腾,宛若毒蛇般死死盯着林白,那情景模样,如被人踩了痛脚。

他实在不明白,林白明明来自红尘俗世,但偏偏对自己的人生轨迹了然于胸,甚至在这一刻,他觉得自己站在林白面前,就如是被脱了个赤身裸体,存不住分毫秘密。

果然如此!林白见状,登时冷笑出声。他能够得出这些结论,自然是借助相术而知。

就他所见,胖道士父母宫有所缺损,这便注定了胖道士父母早亡,与他无缘;而胖道士的赤脉贯穿眼眸,田宅宫有陷不说,更是窄薄,相术上对此相之解,是说人田宅无望。

而用在胖道士这种修炼之人身上,便说明他命运坎坷,修行不畅,霉运常伴与身,而这一点儿,从胖道士在此守株待兔如此之久,行这种劫道之事,就可见端倪。

至于为何能看出这胖道士的另一半出轨,而且出轨对象还是他的亲友,乃是从这胖道士的兄弟宫和奸门所看出的。兄弟宫泛指眉毛,这胖道士眉山有皱,正合友人无情,会使其损害利益;而奸门深陷且皱纹多疤,则正是说明这胖道士婚姻不正常,且有绿帽在头。

不过林白所没有对这胖道士说出的是,就他对胖道士面相的揣度,却是发现,这胖道士前半生虽然坎坷多波折,但到了后半生却是有贵人相助之象,似乎能一扫此前晦气,将会有一段全然不同的人生出现,一洗前晦,扶摇于九天之上。

“事情发生都已发生了,却是不能让人说,这是个什么道理?”林白轻笑出声,朝着胖道士又扫了眼,淡淡道:“我还知道一些更隐秘的事情,你要不要我仔细讲与你听?”

被林白的一双眼眸扫过,胖道士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他只觉得,林白的目光一碰触到自己的身体,就像是把自己看了个通透般,周身连半点儿秘密都剩不下。

“凡俗小辈,居然敢如此侮辱上界真仙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今日本仙便给你个小小的教训,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!”心中隐秘被人揭穿,尤其还是被一个素昧平生,从红尘俗世而来的小子揭穿,顿时叫胖道士心中恼怒难当,当即便有杀心生出。

没有任何迟疑,胖道士直接朝前一步迈出,而后手掌一翻,登时自掌中有一枚跟八卦镜极其相似的事物出现,手轻轻一扬,顺着那八卦镜上,顿时有仿若星辉般的气息缭绕而生,聚集无限神异光辉,恍若是自他手中出现了一轮小太阳。

不仅如此,就在这八卦镜上开始有光辉闪烁之际,林白更是感受到了一种极为精纯的太阳真火之力,仿佛这八卦镜通体,都是由太阳真火所凝练出的。

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小觑仙界中人了,虽然这胖道士的修为只是跟泰阿相当,但在手中法器加持下,想要胜过泰阿,可说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不过这八卦镜虽然神异,但林白却也是全然不惧,冷冷一笑,指尖微弹,飞剑登时化作一道虹光,向着胖道士手中的八卦镜便迎击而去。

“好狂妄的凡俗小子,我只是看你飞剑材料特殊,却没想到你竟敢剑击我阳火铜镜,既然如此,就不要怪我以太阳真火熔炼了你这飞剑!”眼瞅着林白的攻势,胖道士稍一错愕,而后如看到了个天大的笑话般,顿时狂笑出声。

铿!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胖道士话音落下的瞬间,林白的飞剑已是迎击到了阳火铜镜之上,飞剑熠熠生辉,释放出无匹战意,更是隐隐被林白加持了一器破万法秘术。

“不自量力……”飞剑乍一与铜镜相遇,胖道士顿时冷笑出声,只觉得林白实在是太过自大,但还未等话说完,却如被人猛然掐住脖子般,话语顿时吞回肚子,脸上有惊颤之色露出,就连那双犹如刀片削开的三角眼,都瞪得宛若牛眼。

剑光大炽,在撞击到了阳火铜镜之后,就胖道士觉得除却材料特殊之外,似乎并无特别的飞剑,竟是直接便将阳火铜镜洞穿。不仅如此,浩瀚剑气更是直接将四下逸散的阳火悉数涤荡成空,连一分一毫都没有留存。

不仅如此,就在飞剑轰然击碎阳火铜镜的同时,胖道士还分明感觉到,他从飞剑之上,体悟到了一种犹如摧枯拉朽般的磅礴攻势,似乎万事万物,在这剑前,都要避让三分!

这红尘俗世而来的小子,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神通,而他手中的这柄飞剑,又究竟是用什么法子祭炼出来的,怎地居然连太阳真火都全然不惧,无法焚毁?!

噗!但还未等到他从震惊中醒悟过来,飞剑已是裹挟着无匹的流光向他冲去,倏然便重击在了他胸口之处,叫他整个人都如断线的风筝般,倒飞而起,口中更有鲜血喷溅!

“现在你可还认为我没有动刀兵的资格么?”一击得手,林白持剑而立,轻描淡写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