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33章 储物戒指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5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如此甚好,我便借你宗的请函一用!”林白闻言一愣,而后轻笑出声,但等看到金宝洪脸上满是为难神情后,眸光一凛,声音森寒道:“怎么,难道你不愿意助我?”

完犊子了,真是彻底被这个祸星缠上了,就算想逃也逃不开了。自己这到底是倒的哪门子的霉,好不容易狠下心出来打个劫,竟是劫到了这么个祸星。

“不是我不愿,只是我在门内资质低劣,地位卑下,哪里有接触请函的机会,前辈你这要求,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,恕我无能为力。”金宝洪闻言苦笑几声后,缓缓道。

这倒不是他故意推脱,而是说的实情。如他所言,他这一身修为,在玉虚宗只是寻常,地位更是低人一等,尤其是出了那档子事情后,更是被诸人看低一头。持函前往万初洞天,代表的乃是一宗的脸面,玉虚宗如何会让他这种小角色,代表整个宗门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林白见状微微颔首,也明白金宝洪并没有欺瞒自己什么,沉吟片刻后,缓缓道:“既然这样,那你就把我带往玉虚宗,请函的事情,我自己来想办法!”

“前辈……”金宝洪闻言大吃一惊,对着林白拱手连连,心里更是恨透了自己多嘴。擅带生人进入宗门,就已是大罪,更不用说林白前往玉虚宗更是不怀好意,想要攫取玉虚宗的请柬为己有,若是事情一旦败露,他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不仅如此,林白本来的身份也是颇有些特殊,他乃是从红尘俗世进入仙界之人。金宝洪总觉得林白的这层身份,似乎是有些古怪,说不好会有不可知的麻烦。

把这样一个麻烦带在身边,天知道自己会不会因此而丧命……

“我意已决,无需多言,你若不从我之言,休怪我辣手无情!”林白见状,冷然出声,杀机四溢的威胁了他一句后,又声调转圜,缓缓道:“放心,我这个人最为公平,你若帮我,我自然也会帮你,事成之后,必然会予你厚报!”

不管怎么说,这小子也都是个乾元境的强人,而且看他那飞剑的模样,应该也是身价不菲,若是帮他的话,说不好真能有什么收获。而且不帮就是死,自己也没有拒绝的可能。

“好,那我就带前辈去玉虚宗,不过我有言在先,等到了玉虚宗后,前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都必须要多加忍耐,而且必须要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,不要给我惹祸……”沉吟许久后,金宝洪心中终于做出决断,交代林白几句后,然后道:“还有前辈你这身衣服……”

仙界之人所着衣衫,尽皆是宽袍大袖,怎么看起来仙风道骨怎么来,而林白如今则是穿了一身随性的牛仔裤衬衫。这身打扮在俗世虽然常见的很,但放到了仙界,却是扎眼的紧,只要但凡是个人看到,自然就知晓林白的身份来历。

“那就先找个卖衣服的地方,去买一身便是!”林白闻言,也是不禁有些哑然失笑,自己来仙界前,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到了,却偏偏忘了衣着这微不足道,却又极为重要的一环。

“此处距离最近的墟市,也有数百里之遥……”金宝洪闻言,苦笑摇头,然后朝着肥厚如笋般的手指上带的一枚戒指就摸了过去,道:“要不,前辈你先……”

“那女人都已出轨,你居然还带着戒指,真是一片痴情啊……”看到金宝洪这动作,林白眉头微微皱起,不禁腹诽道,他着实没想到,这金宝洪还是个痴情种。若是换做旁人,发生这种事情,杀人的心都有了,他倒好,居然还带着戒指。

“这跟那事有什么关系……”但出乎林白意料,金宝洪闻言后,满脸一头雾水模样,而后手指在戒指戒面上轻轻摩挲,而后就在林白的注视下,如变魔术般,生生从里面扯出了一袭道袍,而后道:“前辈若不嫌弃,就先穿小可的衣衫好了,只是身形有些配不上您。”

咦!但林白如今的注意力,根本不在道袍,而是在金宝洪肥厚手指所带的那枚戒指上,他有些不明白,明明是一枚戒指,怎地能够从中掏出一袭道袍。

储物戒指!而就在疑惑间,林白突然想到了一种传闻中的事物,当即一把握住金宝洪的手指,皱眉道:“此物可是传说中的储物戒指?摘下来给我一观。”

完了……,此言一出,金宝洪心中登时咯噔一声,面如土色。他哪里看不出来,林白对自己这枚储物戒指,显然是抱有极大的兴趣,而且如今林白又是自红尘俗世而来,哪里有此种东西,如今乍一见到,岂不是自然而然的就要将其据为己有。

打劫没打成,反倒是被倒过来搜刮了一番,真是晦气。虽然肉痛无比,但畏惧于林白的淫威,金宝洪也只能无奈的将储物戒指摘下,朝林白递去。

储物戒指造型古朴,看上去便颇为不凡,但就林白所见,储物戒指的外表虽然不错,但戒指的材料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,唯有那一抹戒面,隐隐有空间之力逸散。

沉吟少许后,林白缓缓分出一缕神念,向着戒面探寻而去。神念乍一进入戒面,登时便有一种撕破了某种薄膜般的感觉,而后眼前光华一黯,登时便看到了一个大约有五六平方米的灰暗空间,空间之内,到处皆是灰蒙蒙的雾气。

这金宝洪还真是够穷的……而就在看清了这储物空间内的事物后,林白更是不禁哑然失笑。就这么五六平方米的空间,金宝洪的所藏竟然都无法将其填满,只是堆了小小一个角落的东西,而且大多数还都是生活杂物,无法入林白的法眼。

但林白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以神念穿透戒面时,金宝洪惊的却是连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!要知道储物戒指也如飞剑般,需要祭炼认主,非自身调度,不能入内。

刚才在看到林白想要以神念侵入,他本想出言提点,但想到林白可能要将戒指据为己有,所以就忍了下来,打算让林白吃个小亏,报复一下。

但让他所没想到的是,林白的神念竟是如入无人之境般,直接就穿透了戒面的封锁。而这就意味着,林白神念的强大,绝对要胜过他百倍不止,不然的话,不可能做到这一步。

可自己的修为已至晖阳境初期,神念虽说不算太强,但跟乾元境强者比起来,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差距。可是这小子明明是乾元境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神念?!甚至在这一刻,因为神念的缘故,金宝洪都开始怀疑,林白会不会是无相境的老怪物……

不过金宝洪所不知道的是,林白神念之所以会远超寻常乾元境,原因无他,其一是因为他际遇非凡,遭遇颇多九死一生之事,对神念多加锤炼考验;其二则是当初方丈洲一行,青莲以业火炼心,使他的神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壮大。

好熟悉的气息!与此同时,神念进入储物戒指,如好奇宝宝般不断探寻的林白,已是调动神念,向着储物空间内的那些灰色雾气碰触而去。而就在碰触到那些雾气后,林白突然觉得,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骤然出现在了自己感知中。

五色祭坛的气息!这种灰色雾气和五色祭坛传送自己时的那种气息如出一辙!而短短片刻后,林白顿时便判定出了那种熟悉感不是其他,正是五色祭坛的感觉。

储物戒指有开拓空间之力,而五色祭坛则是有传送空间之能,二者皆是拥有着空间之效!如果能够有足够的这种炼制储物戒指的材料,也许能够重建祭坛,找到回家的路!

而就在判定出一切后,林白心中更是狂喜莫名,缓缓退出神念,正色对金宝洪道:“储物戒指的这种戒面为何物,你是从何处得来,仙界可常见否?”

“此物名为空冥石,乃是晚辈在一次墟市拍卖会上得来。此物仙界并不常见,晚辈这块品质低劣,却还是花了我大半积蓄,品质更佳的,往往一出现,就会被哄抢一空!”金宝洪闻言缓缓出言,对林白解释道,更是刻意凸显自己得到这储物戒指的艰难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林白根本没注意到金宝洪的这些小动作,闻言后,微微颔首,而后反手将背上的背包取下,以神念牵动戒指,将其丢入戒指后,便将戒指朝金宝洪丢去,淡淡道:“暂且借你戒指存放些东西,莫要动不该动的心思!”

什么?金宝洪不可置信的接过戒指,而后又说出了一句,恨不能自己抽自己两耳光的话语,喃喃道:“前辈你难道不想将这戒指据为己有吗?”

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,打劫的强盗?”林白闻言,错愕开口,似笑非笑的接着道:“当然,若是你觉得于心不忍,想要将此物奉献给我,我也可以却之不恭……”

我碰到的到底是个什么人?金宝洪如今已懵了,只觉得林白和以往所见之人尽皆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