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34章 暗流汹涌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4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前辈,你当真不要晚辈这枚储物戒指?”

虽然林白已是出言,但金宝洪仍旧是有一种恍若梦境般的感觉,颤声问了一句后,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道:“前辈你不会是故意把东西放入我的戒指,然后佯作是我偷盗了你的东西,然后将我诛杀,再夺取这枚储物戒指吧?”

这家伙是有被害妄想症不成?!听到金宝洪这话,林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。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好意,到了金宝洪那里,竟被他弄出这么多弯弯绕绕。

“你若是不想要的话,我将其取走也无妨。”林白淡淡一笑,道。他不是对这枚储物戒指不动心,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夺取金宝洪的东西。

金宝洪的人生已经够惨了,也不知道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,才弄到了这枚储物戒指。自己如果需要储物戒指,自己想法子换取,或者是找不开眼的人夺取便是,又何必去难为如金宝洪这样的小人物,以势压人,这不是林白的作风。

直至此时,金宝洪才算彻底确定,林白非但不想抢夺自己这枚储物戒指,也没有设计杀害自己夺宝的意思,不过是想让自己帮他保管一些东西而已。

但越是想通这些,金宝洪便越是觉得不可思议。他在仙界混得这么些年,杀人夺宝的事情见得多了,以势逼人夺取宝物的事情,也不少见。但如林白这样,明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来取走这枚储物戒指,却并不动心之人,当真是少之又少。

“前辈,要不晚辈还是把这枚储物戒指献给您吧……”思来想去,金宝洪心里边总是觉得有些不安,犹豫再三后,对正在更换衣衫,穿上道袍的林白道。

这货不光有被害妄想症,还是个话唠,听到金宝洪的话,林白眉头微皱,心知对这种人,必须得用威权号令才行,便冷然朝他扫了眼,寒声道:“你若再敢多言,我必杀你!”

“嘿嘿……”被林白如此训斥了一番,金宝洪心里才算是觉得安分了些,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朝换好道袍的林白看了眼,恭维道:“前辈换了衣衫,果然是一表人才,仙风道骨,有翩翩欲飞的真仙之姿,实在叫人叹服。”

金宝洪这话虽是恭维之语,但也有五分是发自内心。他的身形虽胖,但身高却与林白相仿,而这种宽大的衣袍穿到林白身上后,虽然有那么一丝不协调。但因为林白的气度缘故,却是叫人觉得有种道法自然、翩然欲飞的神仙风范。

“走吧,带我去你们玉虚宗。”林白虽然不是爱听拍马屁的人,但也不是那种拒绝别人马屁的主儿,听得这话后,心里也是颇为自得,轻笑一声后,眉头微皱,缓缓抬手,释放出先天真罡,将周遭气息完全搅乱后,这才对金宝洪淡淡道。

金宝洪哪里敢有迟疑,当即一马当先,行走于林白之前,为他引路,向着玉虚宗赶去。

唰!但就在林白和金宝洪离去不久后,山谷之内却是陡然有两道流光驰过,而后缓缓坠降。流光坠落后,顿时有两名一身黑色绸布长袍的年轻人,自其中飘逸而出。

这两名年青人面容均是俊美非常,而且身体有一种平静的气质,站立在那里,似乎除却仪容外,再无什么特殊之处。但诡异的是,就是这种静静的站,若是落入旁人眼中,却会生成一种必须要仰视的狂傲。平静和狂傲这矛盾的两者,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。

两名年青人自流光落地后,目光朝着四下逡巡不止,更是不断散出神念,感知着周遭的气息,如同在寻找着什么。许久之后,其中一名年青人才眉头微皱,对身旁另一人道:“冷夜师兄,此间怎地没有分毫气息留存,是不是师尊弄错了?”

“师尊不可能弄错,此地也并不是没有气息留存,只是被人刻意搅乱了而已,所以我们才无法捕捉。”那唤作冷夜的年轻人,闻言后,向着四下扫视了一圈后,缓缓捻起地上的一粒砂石,放到眼前皱眉一观,缓缓道:“此地的祭坛怎么碎了?”

“会不会那人还没有进来,祭坛就出了问题,叫他去了他处?”另一名年轻人闻言后,向着四下扫视了一圈,然后有些疑惑道。

“应该不会,如果祭坛提早碎裂的话,此地的气息也不会被搅乱。那人真是心细如发,乍入仙界,便有如此谨慎的心态,师尊说他非凡,果然没错。”冷夜淡淡一笑,颇为赞许的夸赞了一句,然后对年轻人道:“鹤舞,此地附近可有什么宗门?”

“此地向东二十里外,有一宗门,名唤玉虚宗。”鹤舞闻言,皱眉略一思忖,缓声道。

“玉虚宗……”冷夜闻言,眉头微皱,似乎是在从记忆中翻检有关玉虚宗的记载,许久后,面上露出迷惘之色,似乎对玉虚宗毫无了解,这才对鹤舞问道:“那玉虚宗门内有多少弟子,宗门内修为最高之人是什么境界?”

“玉虚宗有弟子数百,宗门之主为白阳子,修为似乎只在乾元上境。”鹤舞思忖片刻,将玉虚宗资料讲出后,有些疑惑道:“师兄你觉得那人会去玉虚宗?”

“宗门之主,都只不过是区区乾元上境而已。这样的宗门,能有什么弟子有胆在此生事。”冷夜淡淡一笑,而后道:“这附近可还有什么大些的宗门?”

“此地向西五十里外,有一宗门,唤作玄月洞,洞内有一名无相境强者!”鹤舞略一思忖,缓缓接着道:“而且那名无相境强者,性格颇为贪婪,曾做过不少夺宝之事。”

“走吧,那我们就去会会他,说不好是让他抢了先机!”冷夜微微颔首,指尖轻摆,顺着脚下陡然有璀璨光辉生出,而后冲天而起,化作流光,向着远处倏然冲去。

紧随其后,鹤舞也是依法施为,只是顷刻间,这师兄弟二人,便已消失在天际。

不过他们这对师兄弟所不知道的是,如今他们的想法,和林白的真实动向,实际上乃是南辕北辙,这番寻觅下去,恰恰是让他们的距离,差上了百里之遥。

而就在这对师兄弟离开不久,天地间陡然有一道耀眼至极的璀璨剑光倏然而至,剑气森寒,吞吐不定。而在剑上,也是有一名年轻人,身带肃杀气机,望之便叫人肌肤生寒。

跟冷夜和鹤舞这对师兄弟不同,这年轻人并未落地,眸光如电,向着地下扫视一番后,便直接御剑而行,朝着冷夜和鹤舞消失的方向,就追了过去。

一路且行,林白且问金宝洪一些有关仙界的问题。金宝洪虽然实力不济,时运也不佳,但却是生了一颗八卦的心,对仙界的诸多事宜,却也是如数家珍。

就他所言,隐世之中最大的宗门,共有五个。其一便是林白想要前往的万初洞天,此洞天以万物初始为名,取混沌之意,门中无相境强者颇多,甚至据传还有无相境之上的至强者;其一为太玄门,门内高手如云,门内更有百八座仙山,雄踞仙界……

另一个为天机世家,和其他宗门不同,这天机世家,乃是由一个家族组成的宗门,门内精英弟子层出不穷,天才弟子不计其数,更有数名老怪物存在,领袖群伦……

另一个为剑阁,此地之人,乃是仙界之中以剑为用,修习剑道的强大剑修,有传言称剑阁之战力,堪称仙界第一!尤其是剑阁的祖师,修为更是早已越过无相境,臻至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剑出而天地荡,剑修行走寰宇,无人敢惹。

而最后一个,也是最为神秘的宗门,此宗和其他几个又不相同,乃是仙界的一种无上大教,据传此教不管信仰门徒人数,还是高手人数,都在仙界第一。但此教弟子并不轻易出世,是以外人也无法东西,就金宝洪所言,恐怕唯有无相境的强者,才会知晓一些秘辛。

而除却这五个宗门外,更有无数修为强劲,如天理老人那样的散修存在。那些人的手段实力,也不容小觑,即便是那五个宗门,都不愿轻易招惹这些人。

仙界果然神秘叵测,听着金宝洪的种种叙述,林白不禁慨叹连连。而这些宗门中,最让他好奇的,自然便要当属剑阁莫属!其他宗门倒也罢了,唯有这剑阁,乃是与隐世的剑阁如出一辙,尽皆都是剑修,这不能不让他怀疑,此剑阁是否就是隐世剑阁的前身。

“前辈,玉虚宗在望,我再叮嘱您一句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万望多加忍耐,切莫因小失大……”而就在林白慨叹之际,金宝洪眼中有复杂神色闪过,而后对林白告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