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37章 上行下效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6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道友这是何意,我玉虚宗的家务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管了?”林白不开口倒也罢了,一听到他这话,孟白登时冷笑出声,而后面露阴戾之色,望着金宝洪淡淡道:“金师弟,你不会是存了心想要师兄我在外人面前丢尽颜面吧!”

“木大哥……”金宝洪闻言后,感激的朝林白望了眼,林白与他素昧平生,此前自己还有意想要打劫林白,但如今林白却是不计前嫌,为他仗义执言。从事情发生至今,宗门内弟子,除却对他冷嘲热讽外,无一人肯相帮与他,人情冷暖,已叫他将要潸然泪下。

虽然心中感激,也知道以林白的手段,若是跟孟白起冲突,取胜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但他还是不愿就此彻底撕破脸皮。沉吟许久后,缓缓转头,向着秋韵望了眼,然后一揖及地,带着哀求的口吻道:“秋韵师妹,看在往昔,就让孟师兄高抬贵手一次吧……”

“往昔?我与你有什么往昔?!”秋韵闻言,那娇媚的面颊上登时有黑气席卷,带着犹如是吞了只苍蝇般恶心的表情,冷笑道:“我只要想起你,就觉得心神烦闷,恶心欲呕。你还跟我说什么往昔,我与你有什么往昔?我的一切,都已是孟师兄的!”

“金师弟,听到没有?秋韵师妹自己都说与你没有什么往昔了,你还有什么问题不能回答的?”孟白仰头大笑不止,手更是明目张胆的伸到了秋韵胸口的丰腴处,五指轻轻揉捏不止,直叫秋韵面上飘起两酡红晕,口鼻间都有娇喘出现。

此情此景,一幕幕落入金宝洪的眼中,直叫他觉得心脏都快要炸开!

“最后一次,回不回答我的问题?”金宝洪神情越是悲愤,孟白便越是觉得舒心畅快,手上的力气不断加重,甚至都叫手指间的那一坨粉嫩雪白,多了五道殷红指印。

金宝洪垂头不语,仿若已是完全失聪,根本听不到孟白的问话一般。

“好,这是你自己对师兄不恭,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的,不要怨我!给我跪下吧,三个响头,我饶恕你!”孟白见状,冷然一笑,指尖微微变动,一股凌厉劲气陡然顺着身躯散发,强大的威压流淌不止,恍若是滚滚江水在不断冲刷着天穹,压得每一个人都心惊胆颤。

在这恐怖的威压下,金宝洪全身上下的骨节,都已在不断嘎嘣作响,面色更是先从红润变成青白,然后又从青白变成了酱紫色,似乎鲜血已经积郁到了口中,只要一张口,就会有鲜血喷出,整个人彻底垮掉,跪伏在孟白身前。

但即便是如此强劲的威压,金宝洪仍在咬牙坚持,不管周身骨骼如何脆响,腰背却是依旧挺得笔直,似乎宁肯站着死,都不愿跪着生。

此前自己倒是看走了眼,这小子虽然为人有些窝囊,但也并不是没有骨气之人!看到金宝洪这举动,林白不禁微微有些恻目,觉得自己此前错看了金宝洪的为人。不过就他所见,孟白而今未曾施展全力,是以金宝洪还能坚持,若是全力使出,就危险了。

“无趣啊无趣!没想到金师弟你此番竟是如此有骨气,真是叫人意外!”金宝洪抵抗的越是强烈,孟白便越是觉得心中有一种诡异的快感,脸上的神情愈发狰狞,阴笑连连,而后手掌猛然一合,沉声叱道:“给我跪下!”

砰!双手陡然一合,登时有宛若雷霆般的剧烈爆鸣声震响,而孟白全身的气息更是一下子往上提升了许多,一举一动,宛若带着神祗般的不容抗拒感。

“晖阳中境,大师兄的修为已是到了晖阳中境巅峰,只要再往前一步,便是晖阳上境,乾元可期了!”此种威压一出,场内那些围观的玉虚宗弟子,登时惊呼出声,更有不少人脸上还带着艳羡之色,显然是对孟白的修为极为赞慕。

场内之人越是夸赞,孟白脸上的得色便越是得意,一只手不断的揉搓着秋韵身上各处柔软而又富有惊人弹性的丰腴,另一只手微微抬起,朝着金宝洪轻轻压下。

轰!五指压下,登时有强大的压力倏然而生,即便是林白都感觉到了一种空气凝滞的错觉,而他更是清晰的听到,金宝洪周身骨头的脆响越来越清晰。也亏得这死胖子本身还算有些门道,否则的话,恐怕早已双膝崩碎,跪倒在地了。

即便如此,林白还是明白,金宝洪的抵抗根本持续不了太久,恐怕三息之后,他就要被孟白释放出的威压彻底折服,不管他多不甘愿,都要跪倒在孟白之前。

“以势压人,算什么本事,又有什么可以自傲的!”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,林白冷然一笑,陡然朝前迈出一步,而后似笑非笑的清冷出声。

话音一出,周遭围观的人,都是忍不住心头猛跳。其实事情发生后,玉虚宗也不是没有人替金宝洪打抱不平,但那些人,无一例外都是被孟白好一顿收拾。往昔种种,还历历在目,如今林白又替金宝洪出头,就他们看来,怕也是难逃窠臼。

“好胆量!”孟白闻言一愣,而后狂笑出声,向着林白上下一番打量,冷笑道:“既然你不怕死,想要替他打抱不平,那就看看你有没有实力在我面前不跪吧!”

话音落下,孟白手腕微抬,那原本只针对金宝洪一人的强烈威压,登时扭转,向着林白便压了过去,想要将林白镇压在地,对他俯首称臣。

对于自己的手段,孟白拥有着强烈的自信,而且实际上早在看到林白的第一刻,他就已经发现,林白的修为,不过是如金宝洪般,在晖阳初境而已,不足为惧。

就他想来,此种威压一出,林白就算是不跪伏与地,也要变得如金宝洪般身受重创。但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!

威压席卷而下,林白面上非但看不到任何惧色,反倒是陡然挺直了腰肢,而且随着他脊背的挺直,整个人的气息都骤然大变。一股恍若苍龙般的气势,陡然沿着他的脊椎骨攀升,而后从百会穴倏然席卷而出,向着孟白的威压便席卷而去。

两者相触,那恍若苍龙般的挺拔气息,竟是丝毫不在孟白威压面前落下风,有分庭抗礼之势。两股威压冲撞不止,直叫四下观战之人,觉得心中压抑,苦不堪言。

“我说金师弟今日怎么一反常态,对师兄我如此不恭顺,原来是找到了一座好靠山!”一击未得手,孟白眼眸中登时有异色闪过,而后冷笑出声。

林白闻言,冷然一笑,并不做声。可笑这孟白还以为自己的实力,只是与他相当而已,却是不知道,自己如今为了不引人瞩目,不过是拿出三成实力而已。若是自己真正出手的话,就凭这小子的微末手段,有个屁的生还几率。

久攻不下,孟白眼眸微变,眼中戾芒骤然一现,手指微微掐动。而就在他这动作做出之际,林白陡然觉得,从孟白身上,骤然有一种诡异的灵性生出,而那种灵性更是牢牢的锁定了自己,带给自己一种仿若是被毒蛇盯上般的错觉。

“够了!”但就在林白惊疑那诡异灵性为何之际,场内却是陡然有厉喝声响起,而后一股劲气直接朝二人卷来,便将那对抗的气息骤然卷散。而在气息退散的同时,场内更是多了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那人面容清隽,寿眉更是长达半尺,说不出的仙风道骨。

乾元中境!而就在这老者出现的同时,林白骤然感触到了这老人的修为,竟已到了乾元中境,而按照金宝洪所言,玉虚宗中,有如此修为的,只有玉虚宗门主葛天一人。

“金宝洪,带你这位故交退下吧!我不管你们究竟是有什么嫌隙,但以后记得些尊卑长幼,切莫再与你师兄起争执!”葛天出现后,目光有些讶异的向林白一扫后,缓缓落到了金宝洪的身上,然后淡漠出声,显然是没有替金宝洪主持公道的意思。

一门上下,沆瀣一气,恐怕也就金宝洪这么一个老实人了!听到葛天这话,林白心中不禁冷笑连连,葛天如此偏袒做错了事的孟白,上行下效,门下弟子又如何能不对金宝洪冷嘲热讽,对他极尽讥讽之能,以嘲弄他作为乐趣。

“谢过师尊,木大哥,我们走!”金宝洪闻言之后,眼眸中有一抹失落之色闪过,朝葛天拱了拱手后,强忍住周身骨骼欲断的痛苦,对林白道。

林白虽然心中恼火,却也不愿节外生枝,便欲搀着金宝洪离去,但就在他转身之际,葛天却是又淡淡道:“这位道友手段虽然不俗,但以后最好还是莫要再干涉别人的家务事。此番我不怪罪道友,但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