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38章 小人物的悲哀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3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这样的事情?她那样对你,你师尊也那般对你,你受得了吗?”

不出林白所料,金宝洪在玉虚宗中的地位果然是低到了极点,偌大一座宫殿,它所占据的居然是最外围的一处房间而已,而且那房间还破旧无比,犹如柴房。

但就是这样恶劣的环境,金宝洪来到房间后,却是甘之若饴,在那不停的收拾因为他此前离去,而在屋内布置上留下的灰尘,只是一会儿,便打扫得纤尘不染。

刚才就在葛天最后对林白发出威胁之语的时候,只差一线,林白便要按捺不住心中火意,对他直接出手施以惩戒。但因为金宝洪的拦阻,才算是作罢,忍下了怒火。不过等进入这房间后,林白却终于是无法按捺心中好奇,对金宝洪沉声道。

泥人尚有三分土性,更不用说是金宝洪这样一个大活人。林白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,金宝洪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原因,才会如此的忍气吞声。

若是换做旁人,老婆给自己带了绿帽子,其他人还因此而对自己冷嘲热讽。就算是没有胆量站起来奋起反抗,就算是情丝未了,但也会远避此处,好躲避一切。

但金宝洪倒好,面对所有人对他的嘲讽和奚落,他却是全然不见想要从此间离去的念头,就好像是宁肯被人侮辱至死,都绝对不会离开此处山门半步。

“前辈,我建议你暂时先不要对付天理老人,最好是先找一个靠山,像太玄门和万初洞天这样的靠山,只有成为这种底蕴深厚的宗门弟子,就算是没有得手,也会让天理老人投鼠忌器,不敢妄下杀手。”金宝洪没有回答林白的话,而是反过来对他谆谆告诫道。

林白何尝不知道金宝洪此言极有道理,在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,去对付天理老人,的确是太过凶险。但自己乃是俗世而来之人,并且身份还极为特殊,若是被仙界之人得悉自己的真实身份,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天大的祸事发生。

靠山?!而就在此时,林白也突然明白了金宝洪为何在这种境遇,还不离开玉虚宗的原因所在。除却因为对秋韵余情未了之外,恐怕金宝洪之所以留在此处,更多的就是想要给他自己找一个靠山,一个可以保住小命的地方。

以孟白如今对他的那种态度,不难看出,孟白早已是对他动了杀心。之所以没有对他痛下辣手,原因无他,只是因为他们两人终究都还是同门弟子,杀戮同门,这是大忌。

林白几乎可以断定,如果金宝洪退出玉虚宗的话,恐怕前脚迈出山门,后脚孟白就会追过去,将金宝洪直接击杀,而等到那时,更是不会有一人为他仗义执言。

“晚辈就是想留住这条命,好让我的实力变得强大起来,也许等到那个时候,秋韵师妹就会重新回到我身边了……”仿若是看出林白心中所想般,金宝洪低低道,而且眼眸中更是有一抹淡淡的戾色闪过,显然他隐藏的外表下,内心对孟白也痛恨到了极点。

忍辱负重,原来是为了这个。林白闻言,也不知道是该赞赏金宝洪,还是奚落金宝洪好。虽然俗话说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但日复一日承担这样的羞辱,在这样偏激的环境下,人的内心必然会发生扭曲,变成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人。

林白可以笃定,如果换做是自己,一定是宁肯拼上一死,都绝不忍气吞声。

不过他也明白,自己是自己,金宝洪是金宝洪。自己心想竭力一拼,是因为自己有一拼的实力,但金宝洪却是连这种拼的实力都没有,他的实力,注定他是一个小人物。而这种忍耐,这种在夹缝中偷生,便是属于小人物的悲哀。

这种悲哀虽然无奈,但却不能不叫他们去接受,只能期冀未来有改变‘悲哀’的转机。

“你和秋韵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我观她之相,似乎不是那种会委身于你的人?”沉默许久后,林白缓缓对金宝洪发问道。从见到秋韵的时候,他便在好奇这个问题,秋韵面相乃是势利小人,而金宝洪又是个老实人,秋韵怎么会跟这个老实人,有那么一段。

事出必定有因,虽然秋韵的面相不佳,但人心却也不是完全能由面相来判断的。而且这种一方出轨的事情,大多数都是双方均有错误。若是是金宝洪做出了什么事情,导致秋韵对他心灰意冷,甚至心生恨意,如今发生这些,也就能叫人理解了。

此言一出,金宝洪脸上顿时有苦涩笑容露出,苦笑许久后,这才缓缓道:“其实晚辈以前并不是这样的,虽然没有孟师兄帅气,但也不像而今这般心宽体胖……”

随着金宝洪的讲述,林白才算是发现,自己心中此前的猜测,非但错了,而且还是大错特错,不仅如此,他还发现,自己居然还真是小觑了金宝洪这个死胖子。

就金宝洪所言,此前的金宝洪虽然不算潇洒倜傥,但也颇为有型。最为重要的是,那是的他还是玉虚宗中公认的天才弟子,甚至还是在孟白之前,晋阶了晖阳初境。

天资卓越,意气风发,这样的年轻人,自然会招来无数人的艳羡和仰慕。而美女最爱的,自然也是英雄,秋韵自然而然的就被当初的金宝洪所倾倒,并且委身于他。

两人刚开始的时候,一切倒也还说得过去,除却金宝洪发现,秋韵并不像婚前那般善解人意外,倒也没什么挑错的地方。至少在外面,两人还是玉虚宗叫人艳羡的一对。

但世上好事从来不长久,数年之前,玉虚宗得到了一个消息,某处秘地之中,孕有能够使人保持青春容貌之灵药,而且那药不但能保持容颜,更可使人变得愈发娇艳。

女人皆有爱美的天性,而秋韵那样的女人自然要比寻常女人更为爱美。在得知这个消息后,顿时就坐不住了,苦苦哀求金宝洪前往那秘地,为她争夺这灵药。

此种灵药虽然对于修行无益,但对于一些爱美之人,或是想要借花献佛之辈而言,却是不可多得的良品。在听到这消息后,金宝洪本不愿前往,以免惹出什么祸患。

但因为耐不住秋韵的软磨硬泡,而且他心中有时觉得,以秋韵的姿色,委身与自己,乃是自己高攀了她,该有些回报才是。念及此处,他便前往了那秘地。

但让金宝洪所没有想到的是,等他赶到那秘地后,却是发现,秘地之中窥伺此种灵药之人颇多,其中更是不乏乾元初境的好手。

虽然心中畏怯,但为了美人一笑,他却甘愿一搏。思虑一番后,金宝洪奋力拼搏,终于是杀出重围,取得了灵药而归。不过灵药虽然取得,但他却是被一名乾元中境的强者重创,伤及了根本,后来虽然救治得时,但却是再无法得到修为境界上的提升。

此事一出,金宝洪的地位,地位顿时便从原本的天才弟子,一落千丈。不过修为虽然被阻,但秋韵念着金宝洪一切皆是因她而起,是以刚开始的时候,还算照顾的周到。

可人心中的本性,不管如何遮掩,终究都是遮盖不了的。尤其是服下了金宝洪带回的灵药,使秋韵容颜愈发娇俏动人,再加上因为争锋之时,伤及了穴窍,使得金宝洪就算只饮白水,体重都是嗖嗖的往上窜。两者相加,秋韵顿时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。

而金宝洪这个天才在衰落后,玉虚宗里面风头最盛的自然就要当属身为大师兄的孟白莫属。而且孟白此前也觊觎过秋韵的美貌,只是碍于金宝洪的威势,才未得逞。如今金宝洪重创,秋韵有春心萌动,一来二去,两人就这么勾搭上了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因为害怕金宝洪因缘际会,再有恢复天资修为的可能,所以秋韵还只是在暗地里和孟白互通款曲,并不敢做得太过火。但等到后来,见金宝洪再无恢复的可能,两人渐渐的就开始做得露骨起来,甚至当着外人的面,都是毫不忌讳。

金宝洪刚开始听得这些消息的时候,还并不相信,但后来却是有事实证明,两人已是恋奸情热。虽然证实了一切,但在金宝洪想来,秋韵之所以背叛自己,并不是红杏出墙,而是孟白以力相迫,所以才会让秋韵委身于他。

往昔金宝洪作为玉虚宗的天才弟子,被视为玉虚宗崛起的希望,光彩自然是胜过孟白一头。而如今金宝洪如流星般的坠落,再不受宗门的重视。孟白往昔对金宝洪的嫉恨,自然而然就开始全部爆发,开始变本加厉的羞辱金宝洪。

金宝洪已了无希望,而孟白虽然天资不佳,但也到了晖阳中境,终究算是基石。是以玉虚宗内的元老耆宿们,也就对这些事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不去理会。

上行下效,跌落云端,变成了小人物的金宝洪,自然就只能承受属于他的这些悲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