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47章 人情冷暖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7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师尊你的意思不会是,剑阁和太玄门要找的人,就是那姓木的吧?!”

沉默许久后,孟白缓缓开腔,面露诧异之色,对葛天疑声问道。太玄门和剑阁,皆为仙界顶尖的宗门,而两宗同时寻人,足矣说明事情的事关重大。要么是那人的身份来历不俗,要么就是那人的身上,有着叫两宗动心的什么东西。

而就孟白所想,林白拥有那么多仙灵石,甚至其中还有极品仙灵石。这些东西,即便是对剑阁和太玄门这种庞然大物,都不是没有吸引力。

越是想,孟白便越是怀疑,林白是剑阁和太玄门追踪之人的可能性之大。不然的话,根本无法解释,林白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仙灵石。甚至此刻他都有些怀疑,林白会不会是从这两宗盗走了这些东西,所以才会引来两宗的追寻。

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事情恐怕就要比他们预估的麻烦太多了。万一他们因此而惹怒了两宗,就凭玉虚宗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与他们对抗,只会步玄月洞的后尘。而且和玄月洞不同的是,他们还没有无相境强者坐镇,最终的结果,怕是要比玄月洞更惨。

“也许是,也许不是,但是我们现在都无法判定……”葛天缓缓摇头,而后接着道:“但不管他究竟是与不是,这件事情我们都必须要做得天衣无缝,有关他的消息,也要尽可能的压制下来,否则的话,一旦传扬出去,必将惹来滔天大祸。”

正如葛天所言,不管林白是不是剑阁和太玄门想追寻的人,但如果他们一旦得手,将林白拥有的那些仙灵石据为己有后,这笔惊人的财富,一旦传出去一丝半缕,都将引来无数人的恻目,而这也将给玉虚宗带来杀身灭门之祸。

“这一点师尊你放心,我会管好宗内一应弟子的嘴,叫他们不敢胡言乱语!”孟白闻言微微颔首,而后接着道:“不过依徒儿之见,那姓木的未必就是两宗追寻之人。”

“此言怎讲?”葛天闻言后,眉梢一挑,有些诧异的询问道。

“师尊你想,如果此人真是剑阁和太玄门两宗所追寻的人,那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刮地三尺,找出此人的下落。但他们却单单是去了玄月洞,并没有来与玄月洞只不过相距百里的我们这儿。这就说明,此人应该不是他们要找的人,或者是此人的身份,并没有重要到要让两宗竭力寻找的地步。我们只要做得严谨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”孟白轻笑着解释出声。

“若是如此的话,那自然是最好不过!”葛天闻言微微颔首,而后淡淡一笑,眼眸中陡然有冷厉之色绽放,淡淡道:“事宜早而不宜迟,若是耽搁的久了,难免就夜长梦多。孟白,你去告知弟子,让他们准备宴席,我要请木道友和宝洪一叙。”

“师尊妙计!”此言一出,孟白的眼眸登时就亮了,对着葛天做叹服状,恭维道。

葛天闻言,仰头捻须大笑,一幅天下计策,尽入彀中之色。

“秋韵师妹,你怎么来了?”而就在大殿内孟白师徒商定计策之际,从大殿离开后的秋韵一离开大殿,顿时便直奔金宝洪所在的房间位置而去。而在看到她到来后,金宝洪的脸上顿时露出诚惶诚恐之色,急忙便把秋韵往屋内请。

“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,秋韵实在没有想到,他们竟把师兄你赶到了这样的住所,这哪里是人住的,分明就是……”秋韵乍一走入房屋,登时便觉得房间逼仄,光线昏暗,更是有一股淡淡霉味,这叫她愈发庆幸,自己此前离开金宝洪的正确,只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,更是做出一幅怜悯之色,对着金宝洪泫然欲泣道。

“师妹你坐……”金宝洪憨笑一声,眼瞅着秋韵的模样,更是心头乱撞,抬起袖子擦干净了一张座椅后,道:“这里虽然简陋,但却胜在僻静,我挺喜欢的。”

“陋室虽陋,但却能养心之清明;大厦虽广,却不见得能涤净心中尘埃……”林白闻言,冷笑出声,面露玩味之色,淡淡的看着秋韵的表现。

就林白所见,秋韵的演技,着实是拙劣到了极致。若是她真有心怜惜金宝洪的话,早就该知道金宝洪居住在此种地方才对,而今却是来假惺惺的装好人。甚至林白都怀疑,金宝洪之所以会落得而今这样的住所,八成就是拜秋韵和孟白二人所赐。

可惜就是这样拙劣的演技,但金宝洪却也是信了,还甘之若饴。传言之中,人只要一恋爱,就会变成傻子,自己往日没发现,今天算是真的信了。

“木大哥……”秋韵闻言,急忙起身,躬身向林白施了一礼后,诚恳无比道:“多谢木大哥对师兄的襄助,让他能够破障而出,更上重楼。小女子知道我此前的作为,叫您心中多有恶感,但请您相信我,我的心,一直都是在师兄身上的。”

“如此便好,宝洪修为恢复,你又痛改前非,你们两个恰好可以重归于好,也算是喜上加喜。”林白根本懒得多跟秋韵说那么多话,淡淡讲了句后,便如老僧入定,默然不语。

看你这叼炸天的模样,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半只脚都踏进棺材板的活死人罢了!等到师兄和师尊他们商议好对付你的对策后,我倒是要看看,你还怎么嚣张的起来!看到林白这态度,秋韵脸上虽然依旧满是恭谨和感激神情,但心中却是冷笑连连。

“师妹,你此番前来,是为何事?”见林白兴致缺缺,而且他一直表现的都不怎么看得惯秋韵,金宝洪生怕两人再同在一个屋檐下,会闹出什么矛盾,当即便向秋韵招手,示意他们出屋详谈,等走出屋外后,他便对秋韵疑声道。

“我此番前来,一是恭贺师兄终于破障而出,修为提升……”秋韵闻言,脸上妩媚一笑,然后接着道:“其二则是想要将这仙灵石还给师兄,好让师兄巩固境界。”

“我不需要这东西,木大哥此前是以上品仙灵石为我提升修为的,我乍一破障,境界便稳固无比,根本不会怎样。这枚仙灵石,还是师妹你收着,权当师兄借花献佛,再次送你的见面礼。”金宝洪闻言连连摆手,脸上满是掩不住的欣喜之色。

秋韵肯将仙灵石送回,这对于金宝洪而言,已是足矣证明秋韵回心转意的诚意。如果不是关心自己的话,又怎么会在自己乍一突破修为之际,就急忙把此物退回。

什么?这蠢货居然是用上品仙灵石提升修为的,那姓木的到底是有多财大气粗,怎么如此舍得?此言一出,秋韵顿时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,心中更是充满了艳羡。

她修为至今,见过最高品质的仙灵石,便是手中这枚中品仙灵石,上品仙灵石碰都没有碰过,可而今倒好,金宝洪竟然引一枚上品仙灵石入丹田,实在叫人羡慕。

不过这也更加说明,林白身拥仙灵石的数量极多,而且品质极佳,否则的话,他绝对不可能会随便把如此珍贵的仙灵石,用在金宝洪的身上。

“木大哥果真是对你情深义厚,你可千万要对他存着感恩之心,谋求厚报。”虽然贪婪地眼都快红了,但秋韵还是语重心长的对金宝洪交代道:“木大哥有如此多重宝,实力定然极为不俗,你待在他身边,要小心些,切莫惹怒他,到时反而不好。”

该来的果然是来了!此言一出,林白嘴角顿时有一抹冷笑露出。此时此刻,他终于明白了秋韵此番前来的真正用意,无他,唯有探明自己的实力而已。

“木大哥侠肝义胆,为人豪爽,不会做出那等事情的……”金宝洪刚准备将自己和林白相识的来历说出来,却是听到屋内传出林白的轻咳声,这才想到林白的叮嘱,笑吟吟的压低声音道:“我其实还有恩与木大哥,他其实是乾元初境的强者,与人争锋时,机缘巧合被我所救,所以才会如此的厚报与我,你放心吧,他不会怎样我的。”

乾元初境,还曾与人有过鏖战,被金宝洪所救?!一听这话,秋韵眼珠子顿时骨碌碌乱转,这话虽然不起眼,但却能说明很多讯息。其一是林白并不是晖阳境,而是乾元境;其二则是林白此前不久,曾跟人鏖战过,身受重创,还被金宝洪所救。

单单是一个乾元初境,就要死定在师尊手里了,更不用说还经历过鏖战,似有重创的病秧子。姓木的,你此番是死定了,你的一切,必定都要落入我的手中。

“金师兄,你在吗?”而就在此时,顺着屋前的小径,却是传来恭谨的呼唤声,等看到金宝洪后,更是一揖及地,道:“金师兄,师尊有请你与木道友前往大殿赴宴一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