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51章 真相大白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41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木大哥,我知道你是好意,但请不要触怒师尊。”眼瞅局势不妙,金宝洪已是再顾不得自己的事情,额头起了一层薄汗,劝阻林白一番后,又对葛天道:“师尊,木大哥之所以如此,皆是因为弟子。您老若是责罚的话,就请责罚弟子,不要涉及木大哥。”

而在说这些话的同时,金宝洪更是对林白不停的递眼色。别人不知道林白的修为,但只有他最清楚,若是真交起手,葛天和孟白加起来都不见得是林白的对手。

虽说葛天的做法,的确是有失偏颇,但不管怎么说,与他都毕竟是师徒一场。若是一旦交起手来,有个什么好歹,难免叫他心中歉疚。

“师尊受辱,你倒是还帮外人说起了话。金师弟,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师尊?”但他这话音刚一落下,一旁的孟白却是冷笑出声,言语间满是撩拨之意。

此言一出,金宝洪面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。诚如孟白所言,师尊受辱,做弟子的自然是要为师挣回面子。但如今和葛天起冲突的不是旁人,而是对他可谓有着大恩的林白。一边是师尊,一边是恩人,不管哪一边,他都不愿背弃,实在是左右为难。

“师尊……”情急之下,金宝洪跪倒在地,对着葛天哀声祈求道:“还请师尊您能高抬贵手,不要再纠缠此事,徒儿我情愿不再理会前番种种,只求您能息怒。”

对林白的手段,他心知肚明,但碍于此前对林白的承诺,却又不能道出。只能向葛天示弱,希望将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,以免伤了和气,叫自己左右都不是人。

但可惜的是,金宝洪不如此还好,他越这样,孟白和葛天便越觉得,他之所以如此,没有其他原因,就是因为他担心林白手段低劣,不是自己两人的对手,怕有个三长两短。

“你眼中若还有我这个师尊的话,就不要在这里聒噪,替为师斩除了这个凶顽,这样的话,也算不枉费你我师徒一场!”葛天冷然一笑,对金宝洪沉声斥责道。

葛天话音刚落,孟白便接过话头,冷笑连连,言语中带上了逼迫的口气,对金宝洪冷笑道:“金师弟,此人对你的确是有大恩不假,但你也不要忘记,你这一身修为,乃是师尊赐给你的,若是你违逆师尊之言,岂不是欺师灭祖?!”

看着葛天和孟白这对师徒的把戏,林白冷笑不语,只是静默的望着金宝洪,想要看看,在这样的情况下,金宝洪究竟会做出怎样的决定,自己这一次会不会看走了眼,识人不明。

一边是虽然对自己并不算怎样呵护,但却有师徒之实的师尊;一边是虽然萍水相逢,却给予了自己哪怕一死,都无法回报大恩的仗义恩人。一言一语,传入金宝洪耳中,直叫金宝洪觉得背上如同压上了一座巨山,叫他身心都艰难无比,呼吸都变得急促。

“金宝洪,做出你的决定,到底是要站在我这边,还是站在姓木那小子那边?”眼瞅金宝洪面色艰难,葛天桀桀怪笑连连,又对金宝洪沉声威逼道。

“师尊,恕弟子难以从命!”沉默许久后,金宝洪终于做出了决断,缓缓抬头,望着葛天,一字一顿道:“木大哥对我有大恩,我不能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,我不能助你诛杀他。”

果然没有看错人!林白闻言,嘴角登时有笑意露出。金宝洪的性子虽然的确有些软弱,遇事常常难以做出决断,甚至会被别人蒙蔽双眼,但这一切,却是不能否认,他的一颗心,并不像葛天和孟白是一颗黑心,而是一颗还存着一丝善良的红心。

“好,既然你想要欺师灭祖,那我就连你一道杀!”此言一出,葛天顿时仰天冷笑出声,而后向着孟白递了个眼色,淡淡道:“孟白,金宝洪就交给你来对付了!这姓木的,由我亲自动手,今日我必定要让他知道知道,什么叫做祸从口出!”

“姓木的,金师弟,不要怪我们,要怪的话,就怪你们千不该万不该,把仙灵石拿出来!只希望来世,你们能记得财不露白之说,别再重蹈覆辙。”孟白闻言顿时大喜,一边欺身朝金宝洪逼去,一边冷笑连连道:“修为低劣,却又身负重宝,不杀你们,杀谁?”

师尊之所以动怒,之所以对林白生出杀心,不是因为言语冲撞,而是因为觊觎仙灵石?

此言乍一发出,金宝洪登时觉得就像是没来由猛然被天雷击中了一样,身子顿时都麻了半截。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自己所看到的一切,竟然都不过是表象而已,所有的一切,最根本的原因,不在其他,还是在‘利益’二字之上。

而林白之所以面临如今的境地,也不是因为其他,就是因为,他为了帮扶自己,拿出了仙灵石,落入了自己的师尊和师兄眼中,叫他们动了杀念。

轰!还未等金宝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孟白已是逼近到了他身畔,手一招,一道恍若是匹练星河般的法器,登时脱手而出,直接轰击在金宝洪身上,叫他口吐鲜血,倒飞而出。

“秋韵……”但即便是身躯被击飞,口吐鲜血,金宝洪都恍若不觉,只是双眼死死的盯着秋韵,眼眸中的目光更是复杂到了极点,痛恨、惆怅、悲悯种种,不一而足。

林白拿出仙灵石之事,极为隐秘,而他除却曾向秋韵展示过之外,也更是再没有对外人提及此事。而如今葛天和孟白既然洞悉此事,那除却秋韵泄露给他们外,再无其他原因。

也亏得自己对秋韵一番信赖,以为将拥有仙灵石,可以恢复修为之事告知于她。却是没曾想到,自己的这一举动,竟是惹出了这样的祸患。

他实在不明白,究竟是从何时起,自己心中那个宛若是女神一般完美无缺的秋韵,竟是渐渐变成了而今的这幅模样。红颜虽然依旧,但言行举止,却已叫人恶心厌倦。

“是我透露出去的又如何?你何德何能,能拥有仙灵石那样的宝物?只可惜我一厢情愿,把事情透露给了我自以为最能相信的人,却没想到,在他心中,我不过是个玩物罢了!”秋韵闻言惨然一笑,缓缓道,虽然话语失落,但狠戾之意却是十足。

良禽择木而栖,就她想来,按照她从金宝洪口中探知的消息,林白和金宝洪两人,在葛天面前,绝对是没有任何胜算。虽然孟白和葛天,将自己视为利用的工具,一旦功效用完,就会毫不留情的舍弃,但为了保命,她还是心甘情愿站在他们那边。

“小韵师妹,此前是我对不住你。我保证,此番你助我和师尊,力克两贼,我一定洗心革面,将你做我终生道侣,不离不弃!”眼见秋韵有相助之意,本着多一个人,便多一分胜算的想法,孟白顿时一口答应,而后巧舌如簧,想要蛊惑秋韵。

“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?我已看透,只有是我自己争取到的东西,才是我的,不然的话,都是空的!”若是换做往常,在孟白的糖衣炮弹下,秋韵早已是飘然欲仙,但而今孟白已暴露了真实面目,她如何还能相信,冷漠一笑,淡淡道:“等擒获这两人,取得仙灵石后,我要其中的五分之一,否则的话,今日之事,我必定昭与世间!”

五分之一,好大的胃口!此言一出,孟白不禁倒抽了口冷气。他实在是没想到,秋韵竟然会趁火打劫,不过以他对秋韵的理解,这女人做出此种举动,也是意料之中。

“好!五分之一就五分之一!”不等孟白发声,葛天却是先一口应承了下来,而后向着秋韵淡淡扫了眼,嘴角陡然有一抹淫靡之色闪过,轻笑道:“往昔我还未曾发觉你这丫头的娇艳,此番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,事了之后,为师定要和你深入探讨一番……”

秋韵闻言,眼角登时有一抹喜色闪过。就她想来,今日的胜者,已是非葛天莫属,孟白而今舍弃了自己,大腿自然要捡更粗的抱,而葛天这根,就恰恰不错。

“木大哥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看着这师徒三人的丑态,金宝洪惨厉一笑,对林白道:“是我瞎了眼,看错了人,才给你惹了今日的事端,可笑当初你提醒我,我却浑若不觉。”

此时此刻,金宝洪已是连插瞎自己双眼的心思都有了。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自己没有识人之明竟是到了如此昏聩的地步。也亏得自己将这三人中的两个,一个视为慈爱的恩师;一个视为近乎于完美无缺,情根深种的情人,但直到到头来,却发现,自己所在意的这一切,不过都是一群用心险恶歹毒的豺狼虎豹罢了,全无半点儿人性可言。

“知非而返,已是善莫大焉!今日种种,对你是打击,却又何尝不是叫你辨明世人的机缘!跨过此劫,你之来日,已是可期!”林白闻言,温声道。

“来日?”闻得此言,葛天不禁张狂大笑,冷然道:“你觉得你们还有来日吗?”

“我有没有来日不知,但你绝对是没有来日了!”林白浑然不惧,眸光森然,淡淡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