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52章 谁为棋,谁执局?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0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好嚣张的小子!”葛天底气十足,一幅吃定了林白的模样,缓缓抬指,直指林白,释放出独属于乾元境的半步真仙威势,目光阴鸷,冷然道:“识相的就把仙灵石都给我交出来,否则的话,休怪老夫不客气,今日就算是借你十条命,都不见得够老夫宰的!”

“你一个老古董,牙都掉光了,牛掰吹这么大,不怕嘴跑风吗?”林白轻笑,调侃道。

一言发出,葛天面色顿时变得青白起来,咬牙切齿,寒声道:“我看你真是在自找死路,一个乾元初境,而且还是受了重创的乾元初境,居然还在我面前如此叫嚣。你想不相信,老夫若是想要杀你,只要一巴掌,就能把你拍死?”

嗡!话语说出的同时,葛天手掌微微抬起,手上印诀微微掐动,登时便有一股股诡异罡风席卷而来,卷动起来,如千万柄利刃在呼啸,叫人肌肤生疼。

但望着他这动作,林白只是冷笑不语。葛天只以为自己的修为是乾元初境,却是不知道,他所知道的讯息,尽皆是自己假借金宝洪之口,泄露给他的。

“姓木的小子,跪在老夫面前吧!”葛天自信满满,认为自己只要一掌挥出,以乾元中境的强者威压,足够叫林白无法承受,跪倒在他面前。

不仅是他,孟白和秋韵两人,此刻也是冷笑连连,在对金宝洪不断出手的同时,眼角余光也关注着此处,想要看看林白跪下的姿态,好嘲弄他一番。

蹬!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面对着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罡风威压,林白非但没有闪躲,反倒是一步朝前迈出,脚步乍一落地,登时扎起弓字马,而后一拳朝前轰出。

五指并拢成拳,一击朝前挥出,雄浑的先天真罡登时蓬勃而出,虚空间竟有无数涟漪生出,仿佛拳影前的空间,都无法承受这一拳的威势,要在拳影前崩裂。

轰隆!而紧接着,这狂暴的先天真罡,登时便和罡风威压碰撞在了一起,两者相触,顿时有狂暴声响发出,浩瀚拳影弥漫虚空,虽然只是一拳,却似有千万拳发出,只是顷刻间,便将那一道道诡谲莫名的罡风威压,平息与无形之中。

“肉身精气,你的肉身怎么会如此强大?”眼望此景,葛天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,眼眸中更是破天荒露出一丝忌惮神情,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白。

“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!”林白闻言冷笑出声,眼眸中杀机骤然一现,淡淡道:“请相信我,要不了多久,你就会发现,打我的主意,做出这个杀人夺宝的决定,是多么愚蠢!”

话音发出的同时,林白手掌猛然又重新攥紧,而后朝前如轻描淡写般轻轻一挥,一股比此前更为雄浑的先天真罡登时勃发而出。气息乍现,登时罡气席卷大殿,直叫虚空天地都在震颤不止,恍若是那坚实的大殿,在这权威下,都要崩塌碎裂。

这是纯粹的肉身搏击之力,更是被林白将‘一器破万法’秘术灌注其中。拳影所向,勇猛披靡,一往无前,管你是什么法宝,什么秘术,什么战意,都要土崩瓦解。

“不错的肉身精气,堪称我所见过的拥有最强肉身之人!”眼望此景,葛天更是分毫不敢再有托大之意,而且此刻他更是有些讶异,他不明白,如果林白真是身受重创之人,怎会有如此蓬勃的精血气息,但心中虽然诧异,他却也并不畏惧,冷笑道:“肉身就算再强大,但终究也只是血肉凡躯,如何能够与最为精粹的法器相抗衡!”

“看招!”淡淡发出一言,葛天手上印诀陡然掐动,顺着身躯中,猛然有一道恍若是如水月华般的光芒,倏然出现在虚空中,而后交织出阵阵宛若雷鸣般的波动,光辉淘淘,就像是数不尽的浪涛,如奔腾的大河,惊动了整个寰宇。

发生了什么?!这股气息乍一出现,整个玉虚宗的弟子登时都被惊动了,诸多门人弟子均是悚然,一起向着大殿望来,心神震颤,眸光中满是疑惑之色。

这是什么秘器,为何会有如此强横的威势?!望着天穹上那轮恍若十五明月般的法器,林白眉头微皱,内心微微有些惊诧,他没有想到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玉虚宗,竟然就有这样散发出如此不凡波动的秘器,若是其他大宗门,那还了得。

光辉席卷大殿,照的原本昏沉沉的大殿,犹如白昼!在这一刻,随着法器颤动,天地如在交泰,茫茫道音呼啸轰鸣不止,隆然而动,一片片不朽的光辉自法器流动而出。在这光辉的辉映下,使得孟白看上去神圣而不可侵犯,如高高在上的神祗。

此种威严乍一出现,场内正在交战的金宝洪、孟白和秋韵三人顿时心头狂跳不止,有一种想要低头,想要跪拜的冲动。这是独属于乾元境之后强者才拥有的威压,也正是因为这种威压的存在,所以在进入乾元境后,才会被称为半步真仙。

“姓木的小子,受死吧!”与此同时,光辉普照下的葛天,眼眸中陡然有一抹杀机闪过,而后手上陡然捏成了一个诡异的印诀,朝下缓缓一划,沉声大吼道。

嗡!话音发出,虚空中那宛若皎洁明月般的法器,登时释放出无量道光,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,而后就如明月坠降般,向着林白就压了下去。

光华无量,威压惊世,法器只是乍一坠降,林白方才发出的先天真罡,登时犹如泥土豆腐般,四分五裂,崩裂在虚空中,消散无形,失去了阻挡效力。

不仅如此,在这法器坠降的威势下,林白更是觉得,身躯之上,就像是被压了一座大山般,沉重的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,有一种肌体要崩裂的错觉。

此番前来仙界,除却营救索菲娅和李青囡之外,林白另一个目的便是要锤炼自己,让自己寻找出破解逆道反噬的法门,是以这威压固然沉重,但对于林白而言,却是没有分毫畏惧,只有无尽的欣喜,因为敌人越强,对他的锤炼便越强。

“来得好!”威压之下,林白也是大吼出声,而后脊背猛然挺直,全身上下,都有无量血气迸发而出,冲霄而上,照耀万古八荒,甚至连他的每一根发丝,似乎都在发光。

轰!血气迸发,登时衍化先天真罡,而后重新组成拳影,向着法器便轰击而去!一拳击出,霸天绝地,带着林白的铮铮傲骨,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,贯穿长空,甚至在这罡气的席卷下,林白身穿的那宽大道袍,都被如海涛般汹涌的战意,拂动的猎猎作响!

实际上以林白的境界和手段,若是他当真想要杀葛天,根本没必要如此麻烦。之所以像现在这样,不过是想要把葛天当成自己的磨刀石,用他的手段来磨砺自己,顺带再感知一下仙界中的乾元境之人,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手段。

先天真罡如天风席卷而上的同时,如满月般的法器,也是轰然坠降而下。两者乍一相触,登时便惊天动地,释放出一片恍若星海狂潮般的光芒,使得两者接触的位置,变成了暴风眼,无尽的威压波动,向着四下疯狂蔓延而出,直叫大殿都开始崩裂。

咣!而更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,这汹涌而出的先天真罡,竟是一击便将满月法器,锤击得发出了一声恍若是破锣般的闷响,而后朝后倒飞而去。

不仅如此,在满月法器倒飞而出的同时,先天真罡的残余部分,更是轰击到了葛天的身上。雄浑的撞击力下,葛天登时披头散发,身上更是多了无数条鲜血淋漓的伤痕,全身的肌肉,在这一刻,都是在不断不受控制的颤栗,五官更是狰狞扭曲。

但一切到此仍没有结束,林白乘势猛攻!先天真罡鼓舞之下,身躯犹如一道闪电,瞬间便逼迫到了葛天的近前,而后手微微抬起,一拳便重击在葛天身上。

一拳击出,彷如排山倒海,那气吞河山,铺天盖地般,以潮涌之势朝前蔓延而出的无尽先天真罡波涛,登时重击在葛天身躯之上,使其朝后倒飞而起,重击与地,口吐鲜血!

怎么会这样?眼望此幕,孟白和秋韵心中不禁一沉,一种不好的预感,陡然侵占了他们的心神。他们只觉得,眼前这一幕,已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,他们更是不明白,按照金宝洪所说,明明是乾元初境,而且还身受重创的林白,为何能有痛击葛天之力!

但现实就这样血淋淋的摆在他们面前,而空气中那鲜明的血腥味,更是在不断的提醒着他们,一切就是发生在了现实中,并不是什么幻象。

而在这现实之下,他们突然意识到。恐怕真正上当中计,真正是棋子的,不是林白,而是一厢情愿的相信,林白是乾元初境,而且还是身受重创的他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