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54章 神婴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8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剑光森然,恍若狂潮,倏然而降,犹如一道贯穿天地的长虹,裹挟着阵阵清越的龙吟之音,向着在剑威下,已然瘫倒在地的葛天奔袭而去。

剑芒所指,葛天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就像是被完全锁定了般,根本没有任何挪动的可能。不仅如此,心神也如是被摧垮了一样,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勇气。

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剑阁和太玄门所要寻找的人……”而在这生死关头,葛天没来由的突然想起了玄月洞破灭之事,此时此刻,他已是无比笃定,林白正是剑阁和太玄门两宗所想要寻找之人,因为除此之外,他再想不出,还有何人,能叫两宗如此对待。

剑阁和太玄门在寻找自己?!此言一出,林白眉头不禁皱起。他有些不明白,这两宗究竟是为何会寻觅自己,但所幸的是,就葛天此时的语气,可以看出,这两宗虽然在寻找自己,但因为自己隐藏了气机的缘故,所以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踪迹。

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,今日的你,都难逃一死!”冷笑一声,林白指尖微动,操纵飞剑,自天而降,喷洒出蓬勃剑气。这一剑蕴藏了无尽的锋锐战意,裹挟龙吟,斩杀而去。

“你杀不了我……”剑芒所指,葛天面色隐情变幻不定,旋即如心中做出了某种决断般,猛然一咬牙,沉声喝道:“姓木的小子,你行迹已然暴露,我会将你的踪迹,告知于太玄门和剑阁,等到那时,自然有人替我诛杀你!”

“择日不如撞日,我看咱们还是在今天做个了断吧!”此言一出,林白心中杀心顿起,他如今还不知道剑阁和太玄门寻找自己的用意,若是真让葛天逃出生天,将自己的行踪告知于两者,天知道会给自己惹出怎样的祸患。

不过让林白有些不明白的是,就他所见,剑芒所指,葛天已是没有任何逃窜的可能,他为何如此笃定,自己今日无法斩杀他。

虽然心中疑惑,但林白坚信,以葛天之能,根本挡不住自己这倾力一击。

轰!说时迟,那时快,倏然间,飞剑已是宛若流光,如摧枯拉朽般,直接斩在了葛天的身躯之上。两者相触,顿时有惊天之音发出,旋即神光肆虐,无尽术法波动气息,向着四下便弥漫开来,将这座大殿直接击碎,无数砖石崩裂。

不仅如此,就林白所见,在这剑光侵袭下,葛天的身躯宛若是朽木般,已是被锋锐的剑芒,直接戳出了无数个透明窟窿,不断的消散在虚空间。

但古怪的是,就在葛天身躯消散的同时,林白却是觉得葛天的气息并没有跟随身躯的崩裂而泯灭,而且恰恰相反,还异常清晰的存在于自己的感知中。

很快,林白便发现了这异常的缘由所在。只见就在身躯破碎的同时,顺着葛天的身体中,正有无数天道纹络在不断的闪烁,渐渐组接出了一个宛若缩小了无数倍的葛天模样。

这是什么玩意儿?这虚影乍一出现,林白登时便从虚影中感知到了独属于神魂的气机,但这种气机,和神魂的气息却又不尽相同,更有一股难以捕捉的玄玄冥冥之感。

倏!还未等林白反应过来,那纹络所组的虚影,登时便如一道利箭般,朝着天穹中飞遁而去,而且那虚影逃遁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极致,几乎都要化作流光。

这如婴儿般的虚影,不但逃遁速度极快,而且就林白所感,从这虚影中,还分明孕有极度凝萃的生命精气。这种凝实的生命精气,都叫林白觉得,这并不是什么虚影,而是一颗生命的种子,只要找到合适的土壤,就会重新开花结果。

“木大哥,这是他以天道纹络融合神魂,所形成的神婴,不除去此婴,你的行踪,必然要被他告知于剑阁和太玄门二宗!”而就在林白惊疑不定之际,一旁的金宝洪眼眸骤然一紧,而后对林白惊呼出声,解释了这虚影为何。

以天道纹络,融入神魂,借助天道纹络的玄奥之力,使神魂化作实体,宛若体内养胎!就算是身躯破损,只要神婴不灭,能够逃出生天,再寻找到一个不错的躯体,就可以以胎重生。好神妙的术法,此言一出,林白顿时便洞悉了这神婴的原理,而后惊叹咋舌连连。

他明白,这是一种藏神养胎的秘术,正如金宝洪所言,自己若是不将这神婴斩杀,势必会让葛天将自己的行踪告知剑阁和太玄门二宗,给自己招致巨大的灾祸。

“金宝洪,你欺师灭祖,只要我还有一丝生机,此生必定要将你诛杀!”听得金宝洪向林白道破了自己秘术之秘,葛天神婴面容狰狞,怒斥连连。

“看看你做的事情,还有脸妄称是别人的师长……”林白闻言,顿时冷笑出声,眸光森寒,杀机毕露,淡淡道:“想杀人,我告诉你,你没有机会了!”

话音落下,林白指尖微微扬起,飞剑周身登时剧烈颤动不止,而且顺着他的身躯,更有无数道不可测的命纹飞出,没入到飞剑中,组接出奥秘威压。

命纹与飞剑乍一相触,顿时有万千异象生出,原本澄澈的天穹之上,恍若是突然化作了雷暴天气般,有万丈雷光交织不定,电光如海中虬龙,盘旋舞动不止。

轰!不仅如此,剑光在变动间,更是在不断的交织,不断的组接,似乎要将此处的空间,彻底化作一片剑光所组成的牢狱,将万事万物,都困顿于此。

葛天神情惊惶到了极致,仓皇如丧家之犬,不断的在剑光所组的封锁牢狱中,冲击游动不止,诸人虽然不知他此时的感受,但看他那狼狈模样,却也能看出他眼下并不好过。

实际上葛天而今承受的痛苦,已是远远超出了世人的想象。虽然他身化神婴,但神婴温养与体内,娇嫩无比,感知无比敏锐。而今穿行在虚空中,每触碰到一丝溢出的剑气,他都觉得就像被人狠狠捅了一刀般,痛苦到了极致。

不仅如此,林白释放出的那些剑气,更是如跗骨之蛆般,只要沾染到一丝一毫,就不要再想将其摆脱,只能任由其在神婴内不断的穿梭,割裂出无数伤口,任由生机流逝。

该死的姓木的小子,该死的孟白和秋韵!在这一刻,葛天心中恨极了林白,也恨极了引诱自己,让自己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孟白和秋韵二人。正如林白从交战一开始之时所说的一样,此时此刻的他,的确是有一种悔不当初之感。

如果不是受到了孟白和秋韵的蛊惑,如果不是被仙灵石的诱惑所吸引,他如何会对林白下手,又如何会让自己陷入此种险境,甚至连神婴都可能不保。

刷!剑光四合,宛若牢狱,封闭四野八荒。不管是葛天如何左突右撞,但根本无法冲出已是形成了合围之势的剑气牢狱,将其尘封其中,无法摆脱。

“死!”剑光四合,林白眸中杀机毕露,双手陡然捏成印诀,猛然一合,而后淡淡道。

话语声虽然不大,但从他口中发出,却是犹如神祗发出的钧令般,带着一种不容抗拒之感,叫人只能遵从此语,无法质疑,无法抵挡!

铿!铿!铿!话音落下的同一时刻,天穹之上交织的那些剑气,登时便宛若倾盆而降的暴雨般,根本不给葛天任何喘息的时间,便向他席卷而去。

刷刷刷!不过是短短一眨眼的功夫,葛天的神婴竟然连哼都没哼出一声,就已被那万千道剑光所屠戮成空,所有的生命精气,完全消散于虚空之中,所有的神魂意识,都被凛冽剑气,带入了九幽之下。从此之后,整个世间,再没有属于葛天的任何讯息。

此情此景之下,场内所有人都已是浑身发凉,寒毛都倒竖了起来。

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,为何会如此恐怖,即便是乾元中境,都根本无法与他为敌,不管是施展出了天道纹络这种搏命的手段,还是想以神婴从此地逃离,都根本无计可施。

逃,不能再待在这里了,要尽快逃走!在这一刻,孟白的心中,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。他很清楚,自己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。不是自己的撩拨,葛天根本不会对林白产生觊觎之心,也不会身躯和神婴尽数破灭与此处。

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林白在消灭了葛天之后,如何还能放过自己。而且只要能够从此地逃出,若是将有关林白的消息,告知于剑阁和太玄门,这两宗定然会因为自己的通风报信,而给自己一个容身之地,就算是到了那里,只能屈尊纡贵,但也好过死亡!

“你想逃,逃得了吗?”但就在孟白欲逃之际,他耳畔却如有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