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56章 强者为尊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283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木大哥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?怎么跟人解释这一切?”

而就在林白慨叹连连之际,金宝洪却已是从感慨中清醒过来。但眼前所面对的现实,却是叫他有一种晕眩感,秋韵死了,孟白死了,就连葛天也死了,他实在不知道,该如何去跟玉虚宗的这些弟子讲述此事,自己又该何去何从……

如何向玉虚宗的门人弟子解释,该何去何从?林白闻言,不禁哑然失笑,心道金宝洪还真是够单纯够幼稚,此种态势下,哪里需要向那些人解释什么。

“不需要解释,没有解释,就是最好的解释。”淡淡一笑后,林白摆了摆手,道。

话音落下后,林白开始感触自己身体的变化。如今秋韵已死,金宝洪心中桎梏尽消,而自己也算是彻彻底底的成了金宝洪命理中的贵人。

所谓贵人,便是贵不可言,功参造化。他实在是想看看,自己这一次成就了金宝洪的贵人,将会给自己带来怎样巨大的转变,对自己体悟造化之能,是否会有助益。

但一番探查后,林白却是无奈发现,虽然一切事了,但自己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转变。无论是修为境界,还是法力,抑或是血气,都一如往昔,并未有什么转变。

不过虽然没有探查出什么,但林白冥冥中却是有一种感觉,虽然自己没有察觉到变化,但那种变化却是真实存在着,只是一时间无法被自己发现,还需要时间去深究。

“不解释?”而就在此时,金宝洪却是讶异无比的向着林白重又发问,面上满是疑惑之情,皱眉道:“木大哥,你确定不向他们解释这些,真的可以?”

“相信我的话,这个世上,大部分人都根本不愿去理会原因,只会面对现实!”横竖暂时也没有察觉到成就贵人后,给自己带来怎样转变的时间,林白也懒得再去探查,索性便对金宝洪又轻笑道:“你若是不相信,与我出去走一遭,便知结果。”

金宝洪闻言茫然点头,便跟在林白的身后,向着残破无比的大殿外走去。想要看看,一切是不是真如林白所说的一样,没有解释,就是最好的解释。

大殿内鏖战所散发出的术法波动气息,早已席卷了整个玉虚宗,叫所有门人弟子都察觉到了此间的异样。林白和金宝洪从大殿走出后,便发现在大殿门前,此时已满是密密麻麻的人群,所有人都面色惊惶不定的望着殿内,想要洞悉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“金师兄……木前辈……”林白和金宝洪乍一走出,场内顿时有阵阵喧哗声响起,那些玉虚宗的门人弟子,顿时轻轻抽了一阵冷气,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,而后又朝殿内观望片刻后,见无人走出,这才有胆子稍大些的,对金宝洪疑声道:“金师兄,师尊他?”

看着那一张张疑惑之余,又满是不安的面颊,金宝洪只觉得如鲠在喉,想要向诸人解释些什么,但又不知该从何开口,一时间竟是呆滞在了那里。

“葛天、孟白和秋韵,尽皆已死,你们若是不信,自往殿内探查!”不等金宝洪开腔,林白已是淡漠出言,言语冷冽,不见分毫情绪波动,如在说一件司空见惯之事。

嘶!此言乍一发出,场内顿时有阵阵倒抽冷气之声发出,殿外聚集的所有人,都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白和金宝洪,似乎在怀疑两人所言,到底是真是假。

但很快,他们心中的怀疑,便因为殿门开启后,逸散出的淡淡血腥味,而得到了证实。

“师尊和孟白大师兄,还有秋韵师姐,真的都已经死了。我的天,这怎么可能,一个晖阳初境,一个晖阳中境,还有一个乾元中境,怎么会尽数败亡……”

“怎么会这样,他们到底是被谁杀了,又是因为什么死的?”

一时间,场内顿时不断响起窃窃私语之声,所有人都畏惧莫名的望着金宝洪和林白,那胆怯的眼神,仿若是望着两个煞星,充满了发自灵魂深处的畏惧。

乾元中境修为之人,对于场内这些弟子而言,已是只能仰望,而无法企及的强者!但就是这样的强者,而今却是身首异处,连神婴都不曾留存。这个结果,叫他们如何能不去颤栗,又怎能不为此而感到胆战心惊。

该如何向他们解释?!听着殿外的窃窃私语,金宝洪愈发语塞,完全不知该如何出言。

“死得好!死得妙!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,金师兄今日所为,乃是替我玉虚宗除了心腹大患!我等当为金师兄贺!”但就在此时,人群中却是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话语声中,充满了义愤填膺的语气,似乎他早已巴不得这三人早死早超生。

诸人闻声望去,那正振臂高呼,言语间满含义愤填膺味道的,除却孔藏,又能是何人!

而就在孔藏这怒吼声发出的一瞬间,殿外那些本在窃窃私语之人,眼眸中却是骤然有异色闪过。孔藏是什么人,曾经整个宗门内,就属他喜欢在孟白和秋韵的淫威下,在葛天的默许下,百般奚落和讥讽金宝洪,并时常以此为人生乐事。

但而今葛天、孟白和秋韵身死,孔藏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悲恸之色,反倒是一脸欣喜若狂的神情,那真挚的笑容,都叫人怀疑,现在的孔藏,和以往的孔藏,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
而为何会出现此种转变,就诸人想来,原因也是简单无比。不因为其他,就因为金宝洪和林白乃是最终的胜利者,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,规则也是由胜利者来制定的。

孔藏往日百般讥讽金宝洪,自然是畏惧金宝洪回过头来,找他的麻烦,所以才会在而今,做出振臂高呼,为金宝洪贺的举动,想要挽回自己在金宝洪心中的形象。

“杀得好!金师兄终于能报仇雪恨,的确是我玉虚宗的幸事!”孔藏这头一开,场内有那心思活络之人,顿时也跟着话头,开始振臂高呼不止,满脸的欢欣鼓舞神情,仿佛葛天、孟白和秋韵三人的死,乃是他们平生最大的快事。

“金师兄……”与此同时,人群中的孔藏,竟是突然挤出人群,跪倒在金宝洪跟前,头颅抢地,诚恳无比道:“葛天老贼已死,我玉虚宗群龙无首,必须要选一个德高望重之人,为我宗宗主!金师兄德高望重,宅心仁厚,我愿奉金师兄为主!”

“我等皆愿奉金师兄为主!”一言发出,登时引来万千附和之声,乌泱泱的人群,几乎在同一时刻,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倒在金宝洪跟前,叩首出声。

从开始到而今,根本没有任何一人问及葛天是缘何而亡,似乎他的死,无足轻重。

此情此景之下,林白嘴角渐有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出现。从一开始之时,他之所以如此笃定,便是因为,他要比金宝洪更加清楚。不管是俗世,还是隐世,抑或是仙界,这都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无论是谁,都要遵从与强者的意志。

只看结果,不看过程,不问原因,这便是弱者的心态。而如今林白和金宝洪,杀了葛天、孟白和秋韵三人,在这些人眼里,便是不折不扣的强者。对于这样的强者,他们只能唯唯诺诺的尊崇,如何敢对他们有分毫的质问。

山呼海啸之下,林白更是不禁攥紧了拳头,心中暗暗起誓:葛天的死,只能是一个开始,今生今世,自己都要做强者中的强者,决不能变成这些磕头虫中的一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