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58章 万宗来朝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9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木大哥,这是您要的万初洞天盛会的请柬。”

就当林白在静室内调息三日,也没有找出命纹中出现那一缕紫色贵气,将会给自己带来怎样不同的时候,这几日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宝洪终于出现了,而跟他一道来的,还有一张薄薄的请柬,那请柬不知以何种材料制成,宝光内蕴,端的是不凡。

虽然不明了这请柬的材质为何,但就林白看来,这种材料,定然是炼制法器的某种材料。万初洞天以炼器材料作为请柬,足见财大气粗。而这一点儿,从金宝洪捏着那请柬时,眼眸中难以掩饰的渴盼就能够看出来个端倪。

而看着金宝洪的表情,林白也是不禁有些好奇,万初洞天这般大手笔,难道就没有想过,有那接到请柬之人,会将请柬炼化,用作炼器之用。不过这念想刚一出现,林白顿时便摇头哑然失笑,觉得自己此想实在是太过可笑。

这请柬的确是颇为珍稀的炼器材料不假,但薄薄一张,分量却也不多,想以此炼器,绝对是痴心妄想。而且能够拥有万初洞天这样大宗门的请柬,乃是一件极为彰显身份的事情,不管是如何贪心的人,又怎么会做出这种自掉身价的事情。

最重要的是,这张请柬不光是被邀请人的脸面,也是万初洞天的脸面。谁若是把这请柬炼化,那便是对万初洞天的大不敬,万初洞天如何能轻易饶过。

不过相较于这张请柬的材质,更让林白惊叹的,还是要当属请柬上那一行轻描淡写般的字。请柬之上,被人以行草勾勒出‘邀君赴万初一晤’七个大字,这手书法极为精妙,字迹矫若游龙,翩若惊鸿,绝对不在一些书法大家之下。

而比起书法,林白更是发现,写下此书之人的修为,绝对不凡。酣畅淋漓的墨汁,竟是直接浸润到了请柬的深处,以手擦拭都无法将其拭去。仅凭寻常墨汁,却是能将其透入炼器材料三分,已是足见书写此函之人,在书写时,释放出的威压气机之盛。

不仅如此,在查阅此帖时,林白更是生出一种恍若面对高山般的仰止之感,仿佛自己所看到的不是寥寥七个墨字,而是七座无法逾越的高山。而且从这字迹中,更是体现出了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,寥寥七字,带着不容拒绝之感,看似邀约,实则为不容违逆的钧令。

恐怕这就是这种仙界巨头的风范,视天下万物为草芥,生杀予夺,存乎一心。

“你要不要与我一道前往万初洞天开开眼界?”林白慨叹片刻后,将请帖收入自己在诛杀了葛天后,从他手上掳来的储物戒指之内,然后对金宝洪淡淡道。

他发出此言,一是客套之语;二来则是想看看金宝洪的胆气如何。假若金宝洪一口回绝,不敢与自己共赴万初洞天,那就说明此人胆气不足,不足为谋,而成就贵人之事既然已经了却,自然也就无需再耽搁那么多,以后两不相欠,彼此再无交集。

不过就林白所想,以他对金宝洪的了解,此人似是胸无大志之辈。此番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,想要让他与自己一道去万初洞天,怕是有些艰难。

“前辈人生地不熟,我虽然手段微末,但也愿为您牵马执鞭,助您一臂之力。”听到林白这话,金宝洪爽朗一笑,对着林白诚心诚意的施了个礼,恭声道。

如他所言,林白对他的恩情,可谓是天高地厚,叫他万死都无以为报。他很清楚,林白此番前往万初洞天,只有一个目的,那便是与天理老人虎口夺食。虽说天理老人手段之凶戾,世所皆知,林白对上他,怕是定然要落入险地。但为了报答林白的恩情,他也甘心与林白一道前往,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,这样也能俯仰无愧于心。

而另一个原因,则是因为近日以来玉虚宗发生的事情,已是叫他对此处多了许多厌倦之心,那些往昔冷嘲热讽的面颊,如今变得小意恭维,更是叫他觉得面目可憎,令人作呕。每在此间一刻,便觉得憋闷一分,着实想要出去透透气,开开眼界。

“想不到你还有几分胆气。”林白闻言一笑,颇为诧异的向着金宝洪看了几眼后,玩味笑道:“不过你也无须担心,切莫忘了,我是你的贵人,跟着我,对你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金宝洪闻言,顿时苦笑连连,虽然嘴里没敢说什么,但心里却是腹诽林白的不自量力。去万初洞天那样的巨头地盘上闹事,还挑了天理老人这样的凶顽当敌人,也亏得他还能谈笑自若,说什么自己跟着他百利而无一害,就自己看来,怕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多。

“盛会五日之后就要召开,你把手头的事情交代一下,咱们这就出发吧!”林白一贯的作风是,只要定下了目标,就要不遗余力的去完成。而今已经定下了前往万初洞天的计划,自然是要尽快去做,好尽快让索菲娅和李青囡,能够虎口脱险。

玉虚宗只不过是一个巴掌大的小宗门,又能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的。就在金宝洪向玉虚宗一应门人弟子,透露出他要跟林白前往万初洞天一行后,孔藏等人登时虎躯一震,顺着眼角淌下了不舍的热泪。若是不知情的,还以为他们对这位师兄宗主眷恋到了极致。

但只有知情的人,才会知道,孔藏这些人听到这个消息后,心里是怎样的大石坠地。葛天一死,金宝洪登上宝座后,玉虚宗不知道有多少人,都在担忧金宝洪给他们来个秋后算账,好好的拾掇一番这群往昔对他出言不逊,冷嘲热讽之徒。

但让他们诧异的是,金宝洪仿若已是淡忘了这些事情般,根本没有理会他们。虽然这叫他们庆幸无比,但金宝洪一日不作出决定,他们的心便一日悬在嗓子眼,生怕金宝洪而今是因为顾忌脸面,所以是想要等过段时日,再来个公审大会。

这种心思,叫他们觉得就像是一柄利剑悬在头顶,叫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而今听说金宝洪跟林白这个煞星,要前往万初洞天,一时半会不会回归,这如何能不叫他们心中大石坠地,觉得人生陡然变得多姿多彩起来。

甚至不乏有人心中暗暗期盼,林白和金宝洪能一去不回。若是那样的话,他们才能活得更爽利些,不必再担心什么秋后算账这柄悬在头顶,随时收割性命的利剑。

世态炎凉,但这些人越是这般,金宝洪对此间的留恋之意便越是暗淡,也没多跟这些人多说什么,便与林白一道,向着山下走去。而等走到山门之后,这才回头,无限眷恋的向着料峭的山峦扫了眼,他的青春,他的爱情,一切种种,算是彻底埋葬在了此处!

一路无话,而就在林白和金宝洪二人,行到了前往万初洞天的必经之路后,却是发现,在此间竟是有不少行色匆匆之人,如他们一般,正要前往万初洞天。

而就在林白以神念扫视后,更是发现,这些人中的大多数,都是晖阳境之人,甚至还有琴心境,但诡异的是,连一个乾元境都没有。

虽然心中怀疑,但林白和金宝洪还是加入了这些人的队伍。毕竟长路漫漫,这里又没有什么飞机、火车,人多些的话,也能热闹些。而这一点,也正是林白不解的地方,就他所见,仙界地貌颇为广袤,若是没有代步工具,仅凭一双肉脚,这些人是如何生活的?尤其是对林白这个,早习惯了俗世各种便利交通工具之人来说,可谓是无上的折磨。

而更让林白觉得有些奇怪的是,假若万初洞天真是仙界巨头的话,此番盛会的召开,它原本该是精挑细选,只会有少部分人有资格进入才对。怎么着不单单是连玉虚宗这样的小宗门有参加的资格,就连琴心境之人,都可以共赴盛会。

而就在林白将这个疑惑向金宝洪问出后,金宝洪也是茫然无措,全然不知该如何解答。而且就他所说,万初洞天往昔也曾召开过盛会,但前番几次盛会,玉虚宗和绝大多数宗门,都是只能旁观,并没有参加盛会的资格,这一次却是颇为例外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,此番万初洞天弄了这么大阵仗,还让这么多往昔根本都没有资格参加盛会的人,前去参加,恐怕定然是有什么用心。

“两位道友这就是有所不知了……”而就在林白和金宝洪疑惑之际,与他们距离颇近的一名身材壮健,面容看上去憨厚老实的晖阳上境修为之人,朝他们一拱手,而后笑吟吟道:“这一次万初洞天之所以会让咱们这些往日没资格的人参加,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这一次,万初洞天,想要弄一个万宗来朝的盛会!”

万宗来朝?林白闻言哑然失笑,暗忖自己真来对了时候,初来乍到便能看这么出好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