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60章 人不可貌相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2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所谓人不可貌相,林白这一次算是真真切切的领教了,而且他也发现,选择跟夏飞和夏青萍结伴而行,的确是再好不过的选择,至少这一路是无需担心无聊。

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在夏飞那张看似憨厚的面庞下面,居然是隐藏了如此八卦和闷骚的一颗心。一路行来,但凡是林白有所询问,他对仙界的宗门和隐秘,无一不是如数家珍,旁征博引,口若悬河,即便是同为仙界之人的金宝洪,都是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眼瞅着夏飞的模样,甚至都叫林白开始怀疑,自己是不是回到了俗世。而夏飞也不是什么晖阳上境的仙界修行之人,而是俗世的一名甲级导游,正在悉心介绍此间风情。

而通过和夏飞的对话,林白对万初洞天实力的了解,也从金宝洪那里得到的模棱两可的答案,变得清晰了许多。按照夏飞所说,仙界诸多宗门,其实可以按照星级划分。

一门之中,修为最强不过是乾元初境的,便为一星宗门;如丹阳派和玉虚宗,便是两星宗门;而如玄月洞这样拥有无相境强者的宗门,则是可以勉勉强强的算作准三星;而有两名以上无相境强者坐镇的宗门,方可划作四星。

至于像万初洞天这样,乾元境弟子不计其数,而且无相境修为强者足有十数人之多,甚至还可能有数名超越了无相境修为的强者,则是不折不扣的五星级宗门。

而且就夏飞所说,此番万初洞天,之所以选择弄了这么个‘万宗来朝’,来恶心太玄门和天机世家等巨无霸宗门,很有可能是他们宗门内又有不可测的强者诞生,打破了几个大宗门之间的平衡,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,想要以皇者自居,威压仙界。

不过叫林白有些好笑的是,夏飞这做哥哥的明明是个男人,却是八卦到了极点,但做妹妹的夏青萍,却是羞涩到了极点。一路上,根本不曾开口,甚至只是无意间跟林白和金宝洪对视一个眼神,都会叫她俏脸通红,低垂脑袋。

这种种态势,不能不叫林白感慨,这对夏家兄妹,实在是投错了胎。原本是女人所独有的八卦天性,竟是阴差阳错的落到了夏飞的身上。

不过慨叹归慨叹,有夏飞这个能说会道之人在侧,一路上倒也并不寂寞。而且这小子外表老实憨厚,可是心里边却是花花的紧,甚至还在那偷偷的跟林白和金宝洪调侃,所说此番到了万初洞天,看能不能勾搭一个洞天弟子,结成道侣,成就一段美好姻缘。

不仅如此,就夏飞所言,万初洞天诸多女修中,有一最为卓绝之人,乃是万初圣女洛曦,此女不但有闭月羞花之貌,而且修为更臻至乾元巅峰,是‘仙界十姝’花榜第二。

眼瞅夏飞口干舌燥,一脸仰慕神情的在那赞叹洛曦不已,林白不禁暗暗发笑,心中暗忖,这仙界虽然没有俗世的娱乐圈。但如洛曦这样的精英,和俗世的那些明星们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差别,而夏飞这些人,便是不折不扣的追星族。

不过看着夏飞这幅虽未曾得见芳容,便已是神授魂予的模样,林白心中倒也是不禁生出了几分好奇,想要看看那所谓的洛曦,到底是有何模样,竟能叫他如此牵肠挂肚。

这一路行来,除却听夏飞讲了不少八卦之外,林白对仙界究竟是怎样的地方,也是多了几分了解,也明白了为何此前夏飞会选择跟他们结伴而行。

因为这一路行来,他们已是不止一次的看到恃强凌弱之事。那些晖阳上境之人,不断的向着一些修为低劣的低级修行之人,索要好处,甚至对一些女修做出轻薄之举,若是稍有不从,轻则出手抢夺,略施薄惩;重则直接杀人夺宝。

面对这些人的威逼,一些修为低劣的修行之人,只能臣服与淫威之下,如割肉般,向这些交出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精力,才积攒起的资源,才算是换得一条活路。

看着这些人的模样,林白不禁感慨万千,只觉得仙界中人,简直要比隐世更为讲究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,若是修为低劣,在此间几乎都没有什么活路。

不过他却也明白,为何会有这样局面出现的原因所在。不因为其他,就是因为仙界就只有这么大,总共的资源也只有这么多,被万初洞天这些庞然大物划分了势力范围后,再被一些大宗门搜刮一番,剩下的地段,都是穷山恶水,想要修行,难如登天。

正是因为资源的匮乏,才会让这些人陷入弱肉强食之中,因为若是你不去抢夺别人的东西,你便没有提升自己的可能。而这种情况,其实和俗世也并没有什么区别,你以为米国去中东,真是为了传播皿煮的福音?若是没有石油,他会愿意拿米国大兵的性命,前赴后继的往那鬼地方堆吗,没有利益的事情,谁会愿意去做。

而且这一路行来,就林白察觉到的,往他们这边探寻的神识,就有五六波之多,而且大多数都是停留在了夏青萍的身上,显然是被她的姿色所惑。

不过所幸的是,这些人虽然蠢蠢欲动,但在探查出夏飞乃是晖阳上境,更有林白和金宝洪这俩晖阳中境后,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咬牙舍弃。

“既然路途坎坷,那为什么还要前来此间,困守宗门之内,固然不济,但至少还有活命的机会,又何必来冒着九死一生的险……”虽然对这种事情,早已是司空见惯,但林白心中却是忍不住还有些怜悯,有些疑惑的向夏飞问道。

就他所见,被盘剥的那些人里面,有不少都是琴心境之人。这些人既然明知修为不济,又为何非得苦苦赶往万初洞天,来冒这样的风险,不如退守宗门,岂不是没有患事。

“两位应该是第一次从宗门中远行吧……”听到林白这话,夏飞嘴角顿时露出苦涩笑容,而且就林白所见,他望向自己和金宝洪的目光中,竟隐隐还有同病相怜之色。

虽然不明白这同病相怜究竟是从何而来,但林白还是点头应道:“不错。”

“这样的话,那我就清楚道友为何作此感慨了。”夏飞微微一笑,眼眸中同病相怜之色更重,缓缓道:“道友你难道真以为这些人就想来此处吗?”

“既然不想,那又为何要来冒这个风险?”林白闻言,不禁皱眉,不明夏飞所指。

“一个不想,说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却又哪有那么容易。”夏飞摇头苦笑连连,缓缓解释道:“这些人不是傻子,如何能不知此行的凶险。但还是执意来此,不为其他,正是因为宗门的胁迫,也正是因为这种胁迫,所以才不得不来冒这个险……”

胁迫?林白闻言一愣,刚开始还有些不明白这胁迫究竟是从何而来,但转念一想,却是明悟了夏飞此语的涵义。万初洞天势大,它的邀约,寻常宗门如何胆敢拒绝,敢拂逆了万初洞天的面子。但前往盛会,却又要冒太多的风险,难免会有九死一生。

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许多宗门自然是不舍得拿门内的核心弟子来冒这个风险,就将一些不入流的弟子放了出来,让他们代为前往万初洞天。一来是只要人到了,就能够向万初洞天说明诚意;二来是就算这些人出了什么意外,宗门也不会心疼。

这事情其实也可以这样理解,而今正在接受盘剥的这些人,实际上就是宗门的弃子。也正是因为他们身为弃子的命运,所以才会承受这样的无妄之灾。

不过虽然大多数宗门如此,但其中却也不乏富贵险中求之辈,如葛天那贼鸟厮,此前便是打算带孟白那个不肖货同往万初洞天,所图的除却见见世面外,便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趁火打劫的机会,能够剪径一番,弄些不菲的斩获。

而理清了这些后,林白也算是明白了为何此前夏飞看向自己时,眼眸中颇多同病相怜之色。恐怕在他眼里,已将自己和他们兄妹,同样视作了宗门的弃子。

“你们两位,也是被宗门遣出来的弃子?”苦笑片刻后,林白有些疑惑的向夏飞问道。夏飞的修为乃是晖阳上境,这在两星宗门中,已能算作中流砥柱的弟子。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丹阳派如何会舍得让夏飞前来冒这个风险。

“不是哥哥……”而就在林白这话问出后,一直沉默寡言的夏青萍缓缓摇头,缓声道:“宗门原本打算派我与另一名弟子前往,但哥哥不愿我一人冒风险,就顶了那人的位置。”

竟然是这样!此言一出,林白眸中顿时有异色闪过,望向夏飞的眼神,更是多了几分赞赏之色,他着实没想到,弱肉强食的仙界,居然还有如此情深义厚之事。

越如此,便越叫人觉得难得。正是世如长夜,还有几点星光固执闪烁,才最难能可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