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61章 大鱼吃小鱼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0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青萍,我早已说了,此番前往万初洞天,我是因为在宗门内呆的憋屈,所以想出来散散心,顺道带你游历一番而已,你何必这样整日记挂在心……”

眼瞅着夏青萍说到此处,已是眼中带泪,如梨花带雨,夏飞当即摆了摆手,做出一幅洒脱不羁模样,嘿然对自己的妹妹劝慰道。

倒也是兄妹情深。林白闻言,不禁对夏飞又高看了几眼。他如何听不出来,夏飞而今说的这些话,不过是托词罢了,若不是担心夏青萍的安危,他如何会冒这样的险。

但越是如此,便越是能看出夏飞心性的善良和可贵。若是换做寻常人,遇到这样的事情,怕是早已把浓于水的血肉亲情抛到一边,根本不去理会,就算是勉强为之,说不得也要心怀埋怨,但夏飞却是一心替夏青萍着想,果然是难能可贵。

“青萍姑娘,尽管放心吧,令兄乃是晖阳上境修为,又有我们两人相伴,此番在路上,又能遇到什么危险,大可放宽心,不会出什么事情的。”见虽然经夏飞安慰,但夏青萍脸上仍有歉疚之色,林白不禁轻轻一笑,也接着夏飞的话音,对她安慰道。

不仅是林白,金宝洪也在一旁帮腔,示意夏青萍无需多想。

被两人这么帮腔一番安慰,原本泫然欲泣的夏青萍这才算止住了啜泣,重又恢复之前沉默寡言的模样。不过虽然不言不语,但眼角的余光却是往林白身上偷觑不止,而且每每与林白目光相接时,俏脸更是不自禁的一红。

不过金宝洪和夏飞都是憨货,又如何能看得出夏青萍这种小儿女情愫,只是在那谈笑风生,尽情幻想那传说中的万初圣女,究竟是何等倾国倾城……

行行停停,仙界也有日夜之分,没过多久,天色便渐渐黯淡了下来,乌云蔽月,天色无光。而经历这一番行进,诸人也是有些疲累,便寻了个藏风聚气的位置,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安营扎寨的一应事物,搭起了帐篷,打算休憩一晚,第二日再上路。

不仅仅是林白等人做了这样的打算,就在他们安营扎寨下来不久,帐篷旁竟也是有不少人开始安搭起帐篷,不大会儿功夫,这尺寸之地,竟是成了许多人落脚的休憩之所。

对于这些人的作为,林白自然是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只是静坐于帐篷之中,不断调息身体,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神念和法力,处在最为巅峰时期。

他很清楚,假如自己进入万初洞天,遇到天理老人,必然要与那老怪物有一场生死鏖战,否则的话,根本无法救出索菲亚和李青囡两女。但调息了几个周天后,林白却是觉得心绪有些不宁,颇为烦躁,因为他有一种预感,以自己而今的修为和实力,若是真跟天理老人那种无相境的老怪物对上的话,怕是凶多吉少。

以卵击石,固然不可取,但如果就这样坐视李青囡和索菲娅落入虎口,却不试出手相援,这也不是林白的习性,尤其是这俩小丫头而今还被当成人药,有性命之虞。

越是思忖,林白便越是觉得心绪不宁,头大如斗,愈发的难以入睡,一时间更是想要出出帐行走一番,好排遣一下心中的浊气,让心神平静下来。

“帐篷里的人都给我滚出来,本仙要给你们一场天大的造化……”而就在林白刚刚起身,想要走出帐篷之时,却是感觉到帐外陡然有一股强横的气机出现,而后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,宛若炸雷般,在静谧的夜色中响起。

乾元初境!这气息乍一出现,林白登时便把握到了发出这话语声之人的修为境界,而且不知怎地,他更是觉得这话语声,似乎有些熟悉。

但让林白有些不解的是,这大半夜的,这名乾元境修为之人,不好好的找个地方休憩,或是趁夜色前往万初洞天,跑到这些晖阳境之人的营地作甚。

“三息之内,若是再不出来,休怪本仙无情了!”而就在林白疑虑之际,帐篷外那冷厉的声音却是重又响起,而且话语声中,更是多了几分不耐烦的杀机。

出去看看再说。虽然心中疑惑,但林白还是掀开帐篷,朝外走去。而等他走出后,更是发现,此时不光是自己,周遭帐篷内的那些行人,也已是走出了帐篷,正胆战心惊的站在帐篷口,不过诸人面上也皆是有疑惑之色,似乎也不明白,此人怎地出现在这里。

这货怎么又回来了?!而就在看到那乾元境之人后,林白更是不禁有些愕然。只见此时此刻,出现在营地里的这乾元境之人,不是此前那名白发年轻人,又能是何人。

不过和此前那幅趾高气扬的模样不同,而今这白发年轻人脸上已是有许多气急败坏之色,不仅如此,在他的身上,甚至还有不少创伤,如同是刚跟人发生过争执。

“不知上仙是有何事,可是又需要我等为您指路?”不仅是林白发现了此人正是先前问路的白发年轻人,场内其他人也均是察觉到了这一点,虽然疑惑这年轻人为何去而复返,但心还是稍稍轻松了不少,然后有人便毕恭毕敬的对他发问道。

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出口相询这白发年轻人来意那人的话音只是刚落,这白发年轻人眼眸却是陡然一寒,而后抬指便放出一抹劲气,竟是直接将那人斩了个身首异处。

嗤!指风扫过,滚烫的鲜血登时便溅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更是瞬息间弥漫全场,那腥咸的味道,几欲叫人作呕。

尤其是此举乍一发出,场内诸人的面色更是不禁有些发寒,虽然他们不明白这白发年轻人到底是何意,竟然会直接出手杀人,但却也看得出此人来意不善。尤其是有那胆小之人,而今更是双膝颤抖不止,似乎随时都要跪倒在地。

“若是不想跟此人一个下场的,就把你们的储物戒指和身上的东西交出来!”而就在诸人心存疑虑之际,那白发年轻人森寒的目光,缓缓扫过场内诸人的面颊,淡淡道。

卧槽,这货是回来劫道来了!此言一出,场内之人顿时便明白了白发年轻人的来意。不过心中却比此前多了几分疑惑,就算只是初境,但这白发年轻人都还是乾元境之人。能够成就乾元境,已是半步真仙,这样的人物,如何能看上晖阳境之人手中的东西。

原来如此!别说是别人,就连林白心中都是有些迷惘,但等他看到了那白发年轻人那狼狈的模样,和狠戾的眼神后,他心里突然变得就像是明镜一样。

这年轻人之所以去而复返,恐怕是路上遇到了什么变数,他的东西怕是被什么人给夺走了,否则的话,绝对不会从此前的趾高气昂,变成如今的气急败坏。

也正是因为他所拥有的东西,被人尽数夺去,所以他才会去而复返,把主意打到了这些晖阳境之人的身上,打算把这些人的东西,掠为己有,好弥补自己的损失。

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虾米吃泥巴。而在想通其中的原委后,林白更是不禁想起俗世中心口相传的一句俗语,这话用在而今的这白发年轻人身上,实在是妥帖到极点。

只是此事就林白看来,却是难免有些可笑了。别人打劫了你,你不去找打劫你的人复仇,反过来却要欺负比你更加弱小的人,这算个什么说法?!再结合此前这白发年轻人从高空掠过时,那幅趾高气昂的模样,林白更是觉得,此人实在是不要脸至极。

“三息之内,把东西交出来,若有私藏,此人便是你们的下场!”而就在此时,那白发年轻人阴狠的话语声,却是重又响起,一字一句,森寒如骨,叫人毛骨悚然。

此种恃强凌弱之事,对于仙界之人而言,早已是司空见惯。更不用说,而今这年轻人还是乾元境的强者,他们哪里敢有半点儿的违逆,更何况这货还先杀一人,以儆效尤。

有那胆小的低级修行者,面对此景,只能无奈苦笑一声,虽然心中百般不甘,千般不愿,但还是将储物戒指或是财物拿出,放到了那白发年轻人身前。

而就在此时,看着诸人的模样,金宝洪悄悄凑到了林白跟前,拿胳膊肘轻轻碰了碰林白,用试探的眼光向林白看了眼,想问问林白究竟打算如何处置眼前之事。

林白微微摇头,示意金宝洪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先看看这白发年轻人打算如何做。若是他有几分眼力劲,不惹到自己,那自然最好,若是眼瞎了,那也就怨不得自己了。

“是你们两个,我正瞅找不着你们两人,没想到你们却是送上门来……”而就在此时,那白发年轻人脸上却是陡然有欣喜之色露出,声音低沉,说不出的森寒,如怨气滔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