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62章 被人当肥羊了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8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这不要脸的玩意儿是在说自己?!

林白闻言一愣,心中不禁有些疑惑,以为这白发年轻人会不会是洞悉了自己的身份。但很快他便发现,白发年轻人所针对的对象,并不是自己,而是夏飞和夏青萍这对兄妹。

“前辈,我已将所有东西都交出来了,您这是何意……”眼瞅着白发年轻人一步步逼近,夏飞心中不禁一颤,强打着勇气,陪着笑脸,小意道:“而且前番前辈您询问路线,还是我为前辈您指的路,咱们好歹也算是相识一场。”

修为在晖阳上境的夏飞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只是在琴心境的夏青萍了,而今她已是躲到了夏飞的背后,浑身战栗不止,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

“你还有脸说指路的事情!”但夏飞不说指路之事还好,此言一出,白发年轻人那张惨白的面庞,更是顿时有些发青,眼眸中满是森冷杀机,直视夏飞,一字一顿道:“若不是你给我指的那条路,我刘轩何至于如此落魄!”

这是怎么回事儿?!此言一出,夏飞顿时心头有些发懵,不知道刘轩此话究竟是作何解,但等他看清刘轩那落魄的模样后,心中顿时一凛,便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恐怕正是因为自己给刘轩指的路,所以才让他在路上遇到了强敌,掳去了身上的财物,所以才会折返回来,对一群晖阳境之人痛下辣手,行搜刮之举。

自己怎么这么倒霉,好心好意指条路而已,竟是惹下了这样的祸事。一时间,夏飞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麻了,口干舌燥,不知该如何出言。

此番带夏青萍前往万初洞天前,他已是定下主意,要谨慎行事,尽量不去理会外事。但恰巧刘轩问路,他也没多想,却是没想到,这一指路,竟是惹下杀身之祸。

“前辈息怒,我的东西都已交出来了,前辈您的损失,我都尽力弥补,还望您能绕过我们……”心思变动下,夏飞顿时恭声相劝,希望刘轩收回成命。

“你来补偿?”刘轩闻言,仰头狂笑,一头白发随风四散,那狰狞的模样,恍若是从地狱中爬出的魔神,说不出的可怖,一字一顿,寒声道:“你一个晖阳境,赔得起吗?”

此人怎地如此不通情理!此言一出,林白眉头顿时微皱,心中愈发觉得刘轩面目可憎。就他看来,刘轩这怒气发得未免也有些太可笑了。夏飞给他指路,乃是发自好意,而且他又如何能知道前路凶险,被人劫持,也是刘轩自己技不如人。

如今因为他自身的技不如人,却是要反过来迁怒与夏飞,这算是个什么事儿?!

“前辈息怒……”夏飞而今已是魂飞魄散,他如何看不出来,刘轩杀心已起,而自己一个晖阳上境,如何能是乾元境的对手。虽然二者不过是只有一线之差,但却有天壤之别。

“前辈您大人大量,就饶过哥哥吧……”而就在此时,夏青萍也是跪倒在了刘轩的身前,对着他啜泣叩首连连,喃喃道:“前辈的损失,我们兄妹,一定会尽力赔偿的。”

“你们来赔偿……”刘轩闻言冷笑连连,森寒的目光缓缓扫过夏青萍的面颊后,眼眸中却是陡然有一抹异色闪过,狞笑道:“好一个清秀娇羞的小丫头。”

此言一出,夏飞心中陡然一颤,猛然明白了刘轩的意思。不仅是他,场内其他人也是顿时洞若观烛,均是摇头慨叹连连,感慨这对夏姓兄妹运气实在太差,经招下这样的祸事。

“你果真想要赔偿我的损失?”刘轩狞笑一声,缓步走到夏青萍近前,抬手拈起夏青萍的下巴,眸光如饥渴的饿狼般,向着她上下扫视了几眼后,淡淡道:“你若是想要补偿我,却也简单,以后就跟在本仙身边,朝夕相伴,春风数度,我便饶过尔等!”

虽然刘轩这话说得含蓄,但其中的意思,无非是想要夏青萍委身于他。而且就刘轩这模样,如何能看不出此人心性,恐怕夏青萍只要点头,就难免要丧命在他的魔掌间。

“前辈,此事万万不可!”此言一出,夏飞顿时魂飞魄散,跪倒在地,对着刘轩叩首连连,急声道:“前辈的损失,我愿意一力补偿,若是还有不足的,我愿意向前辈立下誓约,有生之年,尽数补上,还望前辈您能高抬贵手,饶过我家小妹。前辈您应该也看到了,小可虽然不才,却也是晖阳上境,假以时日,未必没有成就乾元的可能……”

“成就乾元?”刘轩闻言一怔,旋即仰头狂笑出声,眸光中满是森冷杀意,望着夏飞淡淡道:“你这话,是在威胁本仙了?你是不是以为,等你成就乾元,便可复仇?”

“晚辈万万不敢如此……”夏飞闻言,心中顿时慌乱异常。原本口若悬河的他,而今却已是变得结结巴巴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今的形势。

“既然知道不敢,不想死的话,那就给我滚一边去!”刘轩闻言冷然一笑,脚尖微动,一脚将夏飞踹开,而后抬手便向着夏青萍抓了过去,冷然道:“今日我之际遇,皆是你兄妹二人所赐。你能陪在本仙身侧,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

夏青萍见状,惊慌失措的朝后躲去,珠泪纵横的小脸上,更是写满了惊惧。而一旁的夏飞,更是愤怒嘶吼连连,只觉得胸口是被人猛戳了一刀。

他们兄妹自幼相依为命,感情极深,若不是如此的话,他也不会在夏青萍被宗门当做弃子,派往万初洞天时,舍下自己的前程,冒死相陪。

他之所以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护卫夏青萍的安宁,但又何尝会想到,自己不过是因为好心的指路,竟是惹下了这样天大的祸事!

好不要脸,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居然还说是别人的福分。林白闻言,顿时冷笑连连,只觉得刘轩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,他对这对兄妹观感极佳,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夏青萍落入刘轩魔掌,当即朝前迈出一步,淡淡道:“道友且慢,有事好商量。”

有人出头!夏飞乍一闻言,眼眸中顿时有期冀之色闪过,但等到看清说话之人,乃是林白后,眼眸中的光亮顿时黯淡下来。这一路行来,他也不是没有探查过林白的修为,但探查下,却是发现林白修为的确只是晖阳中境。

这种境界,连自己都不如,又如何会是刘轩这样的乾元境高手的对手……

“就凭你,也想为这对兄妹出头?”刘轩闻言,顿时有些恻目,而后缓缓收手,眼眸中满是奚落和玩味之色,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一番后,淡淡道:“你不怕死?”

他实在是没想到,一个区区晖阳中境的小子,居然也敢出来调停。在他眼中,而今的林白,基本上已跟一个死人,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“生死乃大事,谁能不怕死。”林白轻轻一笑,接着道:“但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,我就是无情无性的草木了?”刘轩闻言冷然一笑,不过听着林白的话语,他心中却是有一丝不对味,觉得事情有些诡异。

很快,他便发现这诡异究竟是怎么回事儿。不是别的地方诡异,而是诡异在林白如今的模样,实在是太平静了,平静到了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。

要知道寻常晖阳境看到乾元境,那都是毕恭毕敬,若是遇到乾元境之人出手,那更是哪远躲哪去,完全不敢接近,根本不会像林白这样挺身而出,还如此平静。

这小子莫非是有什么古怪不成?!心中疑虑下,刘轩不禁面露好奇之色,向着林白的身上,又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遍。这一扫视不要紧,在目光碰触到林白右手的无名指后,他的目光顿时如被磁铁吸引住了一样,再也无法挪开。

中品储物戒指!而能够吸引到刘轩的,除却林白在诛杀葛天后,从他手上夺来的储物戒指外,又能有何物。而且就刘轩所知,这种中品储物戒指,一般都是出现在乾元境高手的身上,或者是一些大宗门的核心弟子才有资格拥有。

在此刻,他已是有些吃不定林白的身份。虽然神念的探查,叫他笃定林白乃是晖阳中境,但假若林白是什么大宗门弟子的话,却也是他所不敢轻易缨锋的。尤其是此间距离万初洞天,实际上也没有太远的距离,若是一个不好,说不定就要弄巧成拙。

“你是何宗弟子?”沉默片刻后,刘轩缓缓出声,眼眸中有疑惑之色。

林白淡淡一笑,缓声道:“在下而今身在玉虚宗,无名小辈罢了!”

玉虚宗,没听过!刘轩闻言一愣,旋即大喜过望,明白自己此番是逮到了一只肥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