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66章 又被人当成肥羊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3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两位有何见教?”林白闻言先是一愣,然后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只见此时朝自己厉喝出声之人,赫然便是万初洞天把守在此处的两名的守门弟子。

不过他却是有些想不通,自己一则没有暴露身份;二来暴露出的实力,在此间也并不算太过显眼,为何这两人竟是会突然出言拦阻自己。

而且最让他不解的是,自己而今表露出的修为,乃是乾元中境。这些守门弟子乃是晖阳上境,按照常理而论,他们见到自己,本应颇为恭谨才对,可是看他们的神态,却是哪里有半分的敬畏,脸上那高人一等的趾高气扬之色,分明还是依旧。

不过这不解只是刚一升起,林白心中便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。倒不是万初洞天的这两名守门弟子,愚蠢到了自认为晖阳上境就能与乾元中境相提并论,而是他们的身份特殊。

而这个特殊,不因为其他,正是因为他们乃是万初洞天的弟子。俗世古语有言,宰相门人七品官,即便是在当今的俗世,一些大的办公部门的看门人,也都是趾高气昂,即便是地方上的实权人物,到了他们面前,也根本不放到眼里。

而这两名守门人,修为虽然不济,但终究都是万初洞天的弟子。不看僧面看佛面,他们既然能成为万初洞天弟子中的一员,自然就有了以晖阳境,便可在乾元境嚣张的本钱。

“见教倒不至于……”这两名守门人闻言后,相视嘿然一笑,然后朝林白露出一抹玩味之色,轻飘飘道:“不过只是想问道友你一句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。”

忘了什么事情?两人此语,更是叫林白不禁有一种一头雾水之感,他跟这两人可谓是素昧平生,而且这更是第一次前来万初洞天,根本没有交集,又何谈忘记什么事情。

“木前辈……”而就在林白迷惘之际,夏飞却是急忙凑到了林白跟前,先向那两个看门人赔了个笑脸后,凑到林白耳旁,低低道:“他们是在问前辈要过路费。”

过路费?!此言一出,林白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之感,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在仙界居然还能遇到这样的事情。不过仔细想想,却也并不奇怪,在俗世之中,你想进入一些公务部门,都要给看门人些好处,而仙界虽然看似高高在上,又如何能免俗。

而且看这两人眉开眼笑的模样,林白十分怀疑,这俩货是不是已经把看守山门这件事情,当成了一件肥差在办,并且从中捞取了不少的好处。

实际上正如林白所想,这俩货的确是把守门人当成了一件肥差在办,实际上不仅仅是他们,万初洞天其他的晖阳境弟子,也是在迫切渴盼,能够在‘万宗来朝’的盛会期间,能够成为宗门的守门人,为了得到这个美差,他们更是给掌管此事的长老送了不少好处。

好处送出去,自然是要从进入万初洞天的人身上捞回来。这数日以来,但凡是想要进入万初洞天的人,哪个不是看在宗门的份上,老老实实的把好处费双手奉上。

实际上这种规矩,不仅仅是万初洞天所有,仙界其他的大宗门在召开盛会时,也有着一样的规矩。宗门对于这些事情,也是了然于胸,不过事涉本门弟子,而且除了这些机会外,这些弟子也不可能有其他斩获,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约定俗成。

只是林白初入仙界,对这些规矩不甚明了,所以之前才会贸然想要进入山门。

如果是在其他地方,有人问林白要过路费,林白早就二话不说,大耳刮子扇到对方脸上去了。但而今他也知道,自己所在的不是其他地方,而是神秘不可测的万初洞天,并且自己还有其他的打算,没必要跟这些人没来由的起了冲突。

“原来如此,倒是小可疏忽了。”弄清来龙去脉后,林白微微一笑,朝金宝洪招了招手,示意金宝洪将此前从刘轩手里弄到的斩获取出来一部分后,递到两人手上,然后道:“不知这些东西,可否能入两位的法眼,让我进入山门?”

但让林白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递出这些东西后,那两个守门人脸上却是有冷笑露出,颇为鄙夷的朝林白扫了眼,淡淡道:“道友这是在打发要饭的吗?”

这两人修为一般,地位也微末的紧,但胃口倒真是不小。听到这话,林白眼眸微微一凛,眼眸中有一抹怒意闪过,但却也不愿就此发作,转头朝金宝洪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再拿出一些东西,将这俩看门人打发了,好了却这桩麻烦。

“道友也未免太小看我们兄弟了吧,你觉得这些破铜烂铁就能把我们两个打发了?”但出乎林白的意料,他的一让再让,非但没有让这俩守门人就此罢休,反倒是让他们愈发嚣张,冷眼扫视林白,似笑非笑道:“道友你身为乾元境,舍弃飞天之术不用,却是跟这些晖阳境之人搅合在一起,想来得到的东西,不是只有这么一丁点吧?”

卧槽,小爷这是又被人当成肥羊了啊!此言一出,林白顿时有些哭笑不得,这才算是明白了这俩看门人之所以如此难缠的缘由所在。原来在这俩人心里,认为自己身为乾元境,舍弃飞天之术不用,选择跟晖阳境修士同行,不为其他,而是为了从这些人身上勒索好处。

正如林白所想,他在展露修为后,跟随他身后而行的晖阳境修士,可谓是浩浩汤汤,堪称壮观。这幅模样,落入这俩看门人眼中后,自然而然的就把林白视为贪图财物,所以才与晖阳境修士同行之人,并且笃定林白从这些人身上收获颇丰,是一头颇为肥硕的肥羊。

而在这样的心思下,这两人自然就有些看不上林白如今拿出来的这些东西,想要依仗宗门的威势,好好的勒索林白一把,从他身上敲到更多的好处。

只是他们却是不知道,林白之所以没有选择以飞天之术,前来万初洞天,并不是为了敲诈勒索,而是他还不通晓飞天之术,并且之所以跟这些人同行,不过也是本着心中的一点善意,想要与人为善,除却取了刘轩劫掠之物外,再无其他索取。

“两位既然不想要,那我就收起来了。”林白闻言眸光微寒,示意金宝洪将一应事物收起后,朝着两人一拱手,淡淡道:“不过这山门,今日我是进定了。”

林白脾性本就如此,若是旁人与他为善,他便以君子报之。若是有人想要与他为难,他自然是要用比对付他之人,更为狠戾百倍的手段来回报。

虽然他并不愿在此就跟万初洞天之人起了争端,但如果真要被这俩守门人当成橡皮泥来随意揉捏,那却也不是他林白的性格,而且势必要被人低看一眼。不得不说,这俩人选择把林白当成肥羊,来狠宰一番,那绝对是找错人了。

“哼!”此言乍一落下,其中一名守门人眸中顿时有怒色闪过,冷哼一声,反手便朝林白拍了过去,显然是想要小施手段,来告诫林白一番,他而今是身在何处。

但还未等这人手掌拍出,林白却像是早就把握到了他的动向般,淡淡一抬手,五指并拢,犹如铁箍般,将那人的手牢牢锁住。攻势被阻,手腕更是被人紧捏,早已习惯了从来往之人身上攫取好处的那人顿时勃然大怒,便想要对林白动手,施以颜色。

他自从得到这个肥差,开始在此守门,来来往往的人,没有上千,也有数百之众。而且不管那些人是晖阳境,还是乾元境,无一不是对他毕恭毕敬。如林白这般,分毫不见畏惧之色,而且还做出抵抗之举的,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。

“等等,沙师弟稍安勿躁。”但还未等到这人出手,他身边另一名守门人却是突然出言,喝止了这人的举动,然后朝林白一拱手,淡淡道:“在下孙空,这是我师弟沙净。这位道友初来乍到,可能还不知道我万初洞天的规矩,不妨听我给你讲一讲……”

“进入山门,缴纳入门费用,这是我万初洞天约定俗成的规矩。这是规矩,也是仙界诸位道友给我万初洞天的一个面子,这位道友莫不是不愿给我万初洞天这个面子?”

林白闻言顿时冷笑连连,以他的阅历,如何能看不出来,这劳什子孙空的的话,根本就是在装腔作势,扯虎皮做大旗。从方才夏飞的提点中,进入山门收取过路费的规矩,广泛存在与仙界这一事实,的确是不能否认。

但是这俩家伙说这是万初洞天的规矩,这就是大错特错。试想一下,万初洞天这种宗门,如何会把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,摆到明面上来说,最多不过是私下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只当这些好处费是给门下弟子的福利罢了。

万初洞天的面子的确要卖,但这两人如此贪婪,林白又怎能听之任之,由其宰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