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70章 万初圣女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4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一声接着一声,恍若是洪钟大吕,重重轰击着在场每一人的耳膜。尤其是这一字一句,传入段才耳中后,更是叫他觉得,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枚大石,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好小子,好一手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的计谋!先让我错以为你是想要通过恭维万初洞天,来给自己求取生路。但恭维完毕后,话锋却是一转,直接转到了孙空和沙净的身上,把自己殴打两人的举动,说成是为万初洞天除去污点,原本在山门殴打门人的狂妄举动,而今竟是变得正义无比,甚至你非但不能苛责他,还要去感激他。

闹了大半天,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,最后竟是被你小子给这么耍了一通!段才此时脸色铁青一片,眼眸中的神情,更是比哭都要难看。

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林白心机竟是如此缜密,这样的手段都能让他想到。甚至在此刻,他都有些怀疑,是不是早在跟孙空和沙净两人动手前,林白就已经想好了处置的办法,所以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,对这两人痛下辣手,把他们扁成这幅模样。

“小子,你血口喷人……”孙空和沙净如今已是快要懵了,他们也完全没想到,林白竟会玩上这么一手,情急之下,口不择言道:“盛会之时,看守山门之人,索取些许好处,乃是仙界各大宗门约定俗成的规矩,凭什么你小子就可以不去遵守,而且……”

“规矩?巧取豪夺之事,也能算作规矩吗?还仙界其他宗门都这样做,别的宗派做也就罢了,可万初洞天是什么地方,如此高义之地,怎能任由你们胡作非为?”

不等这两人把话说完,林白便直接出言打断了他们的话,而后神情一凛,做怒目金刚状,怒声吼道:“你们还有脸说而且?而且什么,难道你们是要说,你二人之所以在此巧取豪夺,肆意盘剥,是受了宗门指使不成?还是说你们的举动,是段长老默许的?”

此言一出,场内顿时寂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就聚集到了段才的身上,想要看看,他如何应对林白的这些话。而孙空和沙净二人,也是自知失言,到了嘴边的话,戛然而止,只是面露哀求之色望着段才,希望段才能够伸手相救。

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!段才虽然沉默无言,但满嘴的牙床都已是快要咬碎了。从一开始到现在,林白的每一句话,都死死吃定了大义,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,叫他无从反驳。

不仅如此,今番万初洞天召开‘万族来朝’盛会,所要做的,无非就是想要向仙界展示自身的威严。而如今这件事情要是一个处置不好,必然会落人口舌。

假若他今天罔顾林白的话语,偏袒孙空和沙净,必然会有人肆意讥讽,说万初洞天想要万族来朝,却是连以德服人的德行都没有,不然的话,又怎么会放任宗门弟子,肆意强取豪夺,做那种胡作非为之事。而等到那时,他段才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但所幸的是,刚才孙空和沙净堪堪要说漏嘴的时候,林白却是断喝出声,打断了这两人的话,才算是没有让这俩蠢货,把自己将他们安排在这里的事情说出来。不然的话,恐怕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,自己此番也要被彻底牵涉其中,没有挽回的余地。

不过段才却是没有想过,在紧要关头,打断孙空和沙净的话,其实这也正是林白的高明之处。因为一旦孙空和沙净,口不择言的将事实说出,那就等于是叫林白跟段才彻底撕破脸了,而这也就意味着他跟万初洞天彻底撕破脸了。

如今他打断这两人的话,就等于是给段才留下了一线转圜的余地,也没有戳穿万初洞天脸上那层薄薄的面子。这样既给了段才一个台阶,也给自己了一个全身而退之策。

“段长老,你可是与这两人有所牵连?”眼看段才沉默不语,林白当即又沉声开腔,一字一顿道:“你也来评评理,说我教训这两人,到底对是不对?”

“道友所为,的确是为我万初洞天着想,段某对此感激至深,只恨这两人信口雌黄,差一点便让我曲解了道友的一番好意。”沉默许久后,段才脸上这才强挤出一丝笑意,向着林白拱了拱手后,缓声道,不过这话虽在致谢,但却是带着一股子怨毒意味。

“师叔……”听得段才这话,孙空和沙净都已经懵了,他们本想着让段才替他们出头,却是没想到,段才如今竟向林白道起谢来,而且分明是打算不再理会他们的伤情了,便急声吼道:“师叔,您老不要被这小子蛊惑,他侮辱我万初洞天威严,要重重责罚啊!”

“你们给我闭嘴,还嫌丢的人不够多吗?”段才闻言,猛然咬紧牙关,眼眸中满是冷厉之色,向着两人恶狠狠的扫了眼后,这才转身对着林白拱拱手,道:“道友口才之佳,段某生平所仅见,山不转水转,日后我定然还有与道友你亲近的机会。”

这老东西怕是已经嫉恨上自己了,以后少不得要难为自己。听到段才这话,林白眉头微微一皱,旋即计上心来,既然这老家伙已经恨上自己,那又何必再给他留什么退路。

“段长老且慢……”心念变动下,林白不等段才裹挟孙空和沙净二人离去,便朝段才拱手道:“我替贵宗声名着想,这才悍然出手,只是这两人身上的骨头端的是颇为坚硬,刚才一番比斗,倒叫我手指有些酸痛,难道段长老就不想让他们给我道个歉?”

骨头太硬,耳光抽过去,硌得我手有些疼……此言一出,场内围观的那些人登时偷乐不已,尤其是脸上抹满黑泥的苏苏小丫头,更是笑声如银铃,说不出的开心。任凭他们中的哪个,都是想不到,林白竟然会找出来一个如此强大的理由。

只是诸人却又想不明白林白此举又是有何深意,在人家山门口,殴打了人家弟子后,能把事情糊弄过去,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再叫人家挨了打后,还去道歉,这不是欺负人吗?而且万初洞天之人,向来嚣张,如何又能吃林白这一套。

“木道友,你可知晓这世上有句话,叫做见好就收?”段才也没想到,林白居然又玩了这么一出,眉头一皱,皮笑肉不笑的对林白淡淡道。

在林白的言语施为下,他的确是只能吃这个暗亏不假,但也仅限于不在此发作,日后再慢慢做计较。但真要让他责令孙空和沙净去给林白道歉,那是他万万所不能接受的。因为如果真的那么干了,那他段才可就是把万初洞天的人丢尽了。

此事如今已经闹大,必定会传入宗门内实权人物耳中,等到那时,那些人对他段才的观感变差,他这个外门主事的职位,也就算是干到头了。

铮!但就在局势僵持不下之际,诸人头顶上空,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悠扬如天籁般的古琴鸣奏之音,那声音涤荡心神,含蓄优美,清新舒展,端的是韵味无穷。

虽然声音自高空而至,有烟霞云雾相隔,但闻得雅音,诸人却还是仿若可以看到,此刻那抚琴之人,正是出尘绝世,不沾染半丝红尘气息。

甚至在这琴音下,诸人眼前似乎都有一幅幻象出现。云雾飘渺,烟霞蒸蔚之地,正有一名无暇出尘女子,独立云端,悠然抚琴,将万事万物都尽皆看淡……

好玄妙的琴音,竟是可以干扰人的道心,使心意随其乐音而动。即便是林白,闻得此音后,都是不禁心中一震。他感触得到,这抚琴人的修为,绝对不在自己之下,琴音似道,蕴含着一种神奇的力量,可以干扰人的神魂和情绪。

这抚琴之人,恐怕就是万初洞天的圣女洛曦了。纵然不是万初圣女,但也绝对是惊采绝艳的人物,仙界五巨头,底蕴和风采,果然不容小觑。心中悸动下,林白不禁暗暗感慨。

“苏苏,你想见的曦曦小丫头来了,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小丫头而今修为竟是又提升了,万初洞天此番真是收了个好弟子……”而就在琴音响起之际,那老叫花子却是脸上有笑容出现,转头凑到苏苏小姑娘耳边,笑吟吟道。

“这琴声,稀松平常的紧,我也能弹出来……”苏苏小姑娘闻言,顿时撇了撇嘴,一脸不屑模样,不过眼眸中却是写满了艳羡,显然颇为妒忌老叫花子对这曦曦的亲热。

老叫花子闻言,却也是微笑不语,显然是极清楚身边这苏苏小姑娘的心性。而且听着这小丫头的大话,他眸中隐隐更有自得之色,似乎并不怀疑假以时日后,这小姑娘的成就。

“段师叔,此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何会如此聒噪?”而就在场内满是窃窃私语之声时,虚空之中,又有飘渺不定的人声传来。那声音又糯又甜,就林白听来,跟吴侬软语颇有些相似,但如琴音般,也对道心有一种干扰感,只要一过耳,便会终生不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