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74章 玄牝阴根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7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万字楼坐落于万初神城外城的最繁华处,是以生意极佳,能够从此处进出的人,要么是万初洞天的一些佼佼者,要么就是前来参加盛会的有头有脸人物。

而如今不阴不阳出言出言,坐在靠窗旁小桌子位置的,则是一名灰衣年轻男子,年齿不过是二十余岁的模样,皮肤白皙,长相倒也颇为俊美,不过少了那么点儿男人的阳刚气,却多了一些女人所独有的阴柔,看上去颇有些古怪。

这灰衣年轻人明显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可能是什么宗门的佼佼者,或者是世家子弟,在他桌上,旁边更是有一对孪生少女,专门为其斟酒布菜,伺候的分外周到。

早在此前饮酒时,林白就注意过这个灰衣年轻人。不过倒不是注意他的外貌,和好奇他的身份来历。只是当时求花子和苏苏在狼吞虎咽之际,这年轻人满脸鄙夷神情,颇叫人不爽。但这年轻人当时举止虽然不佳,却也没有什么过火举动,林白也就没有搭理他。却是没有想到,在此时此刻,这货竟然会横插一杠子。

“什么是人贵有自知之明?”那年轻人端起酒杯,浅啜一口后,眼眸中满是鄙夷之色,淡淡道:“所谓自知之明,便是既然是个人,就该知道,什么地方自己去得,什么地方自己去不得,唯有如此,才不至于闹了笑话,让别人低看一眼。”

此言一出,夏飞和金宝洪顿时脸色铁青。他们又不是傻子,焉能听不出来,这年轻人话里是什么意思,无非是在嘲弄他们和林白,明明是个身无分文的穷措大,却偏偏来这种酒楼里吃饭喝酒,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不仅是他们,就连苏苏眼眸中都是猛然有一抹怒意闪过,似乎想要发作。但就在她握紧拳头之际,站在她身边的求花子,却是轻轻扯了她的胳膊一下,然后不为人所察觉的,抬手朝着林白虚虚指了一下,示意要看看林白打算如何处置。

看到求花子这举动,苏苏这才算是松开了握紧的拳头,不过小脸上仍有怒意。

“道友此言实在非虚!”林白闻言冷然一笑,然后意味深长的向着那灰衣年轻人扫了眼,满含嘲讽韵味,淡淡道:“以我之见,这种酒楼,也就只有我们这种人才配来。以阁下这种身份的人物,跟我们同处一间酒楼之内,岂不是自甘堕落,跌了身价。”

林白此言,采取的正是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的战术。这年轻人看不起林白他们,认为他们低人一等。而林白是说这年轻人既然和他们坐在同一个酒楼里面,身份也未必就有多尊贵,大家其实都一样,不过都是两只眼一张嘴的人罢了。

“还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子,不过等着瞧吧,你这张嘴,早晚会给你惹下滔天大祸。”灰衣年轻男子闻言之后,面色稍露愠色,重重将酒盏掷下。

林白不可置否的淡漠一笑,冷然道:“那就拭目以待吧!”

“阁下的这顿饭钱,到底结还是不结?”被这么一搅合,那跑堂的也是有些不耐烦起来,朝林白一拱手,而后皮笑肉不笑道:“我不妨给诸位一个忠告,我万字楼开设至今,但凡是想在此处吃霸王餐的,可从没一个有过好下场!”

“你看他们的模样,像是能够吃得起十枚下品仙灵石一桌酒席的人吗?”跑堂的话音刚落,那灰衣年轻人顿时冷笑出声,然后面露促狭之色,向着林白淡淡一扫,缓缓道:“小子,万字楼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。本公子今日心情不错,你若是能够答应我宇桓风一个要求,我漏漏指头缝,就可把你这十枚下品仙灵石给出了。”

“宇桓风?”跑堂的一听到这灰衣年轻人的话,眼神登时一凛,而后脸上瞬间堆满了讨好的笑容,朝那灰衣年轻人拱手道:“公子可是宇家的二少?”

“区区不才,正是宇家二少。”宇桓风似乎早已习惯了,世人在听到他的名字后,会有这般恭维的语气,从一旁侍立的孪生少女手中接过一条白巾拭了拭手,淡淡道。

“除了天机门的少主,宇家的人竟然也来了万初洞天,看来此番万初洞天这万宗来朝的盛会,做得着实是不错,倒也真是有些亿万宗门,尽皆来贺的气象。”

“宇家二少,年方二十余岁,修为便至乾元中境,在宇家年轻一代的人物之中,无人能与之争锋,甚至被宇家视作未来继承家主之位的首选。”

“传闻中这位宇家二少,最讲究排场,不但食不厌精、脍不厌细,更是不管出行,还是饮酒作乐,均需要有娇媚女修作陪,今日一见,所传果然不虚。”

万字楼内生意极好,客人也颇多,在听到宇桓风自报家门后,登时有许多人在那议论纷纷,面露赞叹之色, 显然都曾听闻过宇桓风的大名。

而在听闻宇桓风的名字后,金宝洪和夏飞脸色均是变得有些苍白。宇家虽然不是仙界顶尖的巨头,但勉强也能算作四星的大世家。这样的世家弟子,如何是他们这些小门小派的小人物所能够招惹的,一旦闹出什么事来,怕是难以善了。

“我倒是想听听,你想让在下答应你什么要求。”旁人对宇桓风恭维有加,但林白又如何会吃这一套,闻言之后,淡淡一笑,向他问道。

“很简单。”宇桓风闻言,面上陡然多了一抹淫靡之色,目光颇有些贪婪的向着苏苏扫了眼后,轻笑道:“把这小丫头作价卖给我,我可替你们出这一饭之资!”

此言一落,求花子眼神骤然一寒,眼眸深处更有杀机闪现,不过那杀机只是出现一瞬,便迅速消散无形,依旧如古井无波般,望着面前的局势,想要看看林白如何处置。

而听到这话,苏苏小丫头已是浑身发颤,眼眸中满是憎怨之色望着宇桓风,那双灵动的眼眸中,更是有狠戾之色出现,那副模样,就像是被人踩到了痛处的发怒小母猫。

“我若是不卖呢?”林白淡漠一笑,虽然神情未变,但眼眸中也已是多了些杀意。他实在是没有想得到,这宇桓风看起来人模狗样,但做起事来,竟是这样的令人作呕,竟是连卖人的事情都说的出来,就算这祖孙与他无恩,他若碰到这样的事,也不能置之不理。

“不卖倒也是正常。”林白的这个回答, 似乎并没有出乎宇桓风的意料,轻笑一声后,淡淡道:“玄牝阴根,天生的女修炉鼎,若是十枚下品仙灵石就卖了,的确是有些可惜。”

玄牝阴根?!此言一出,林白面上不禁有迷惘之色露出。这劳什子玄牝阴根,他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听说,不过从这宇桓风脸上的表情,也能看出,这体质定然是颇为不凡,而且作用之处,应该是在男女之道上面。

“玄牝阴根?这小叫花子竟然是玄牝阴根?!传闻中,此种体质百年难得一见,更是男女双修的最佳鼎炉,有此种妙人儿相伴,一朝欢爱,便胜过半月苦修!而且与这玄牝阴根之女欢好,其中更是有诸多妙处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“这小丫头如今年齿虽然尚幼,但多养些年数,却也完全是值得的。这宇家二少倒真是好雅兴,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幼女养成的癖好,当真是风流人物。”

宇家二少话音一落,酒楼中也是顿时有窃窃私语之声传出,所有人的目光,更是同一时间都落在了苏苏的身上,而且那眼神中,更是颇多促狭和戏谑之色。

如此之多的目光聚集在身,苏苏的呼吸都是变得有些急促起来,尤其是那对原本灵动如秋水般的眼眸,此刻更是彻底变成了血红色,如有怒火在中烧。

“这样好了。十枚中品仙灵石,我与你交换这小丫头。我想以你之穷苦困顿,十枚中仙品灵石应该足够你许久的花销了,这笔买卖,你绝对做的不亏。”

对于苏苏愤怒的神情,宇桓风恍若未觉,只是面带促狭笑容,笑吟吟的望着林白,淡淡道:“阁下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?玄牝阴根何其稀少,多少人梦寐以求,我想以阁下的实力,这小丫头跟在你身边,也不会落得善终;不如交付我手,也许还有全身之策。”

这小丫头是玄牝阴根的特殊体质,而且听宇桓风话里这意思,似乎还颇受人垂涎,若是没有强绝的实力,都无法好好守卫。听得宇桓风此言,林白心中一动,愈发笃定,这对叫花子祖孙,身份来历绝对不是他们的打扮和面相这么简单。

“想买我?”但还未等到林白出声,苏苏却已是彻底忍不住心中的愤怒,一步朝前迈出,如血双眸死死盯住宇桓风,寒声道:“不妨你给你自己开个价,姑奶奶我把你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