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75章 给我做家仆吧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8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这小丫头人虽然小,但脾气还真是够大的!

苏苏此言一出,林白顿时就乐了。他着实没有想到,这个满脸泥污的小丫头片子,竟然有这么大的脾气,在已经知晓宇桓风乃是宇家二少的情况下,还扬言要把宇桓风给买了。

“竟然要买本少,果然是有志不在年高……”宇桓风闻言,也是不禁一愣,旋即抚掌大笑道,不过他的眼眸间,却是明显已有了一抹愠色,接着不冷不热道:“不过你区区一个小叫花子,你觉得以你的身家,能买的起本少吗?”

宇桓风乃是宇家玉树,自幼在家中便饱受优待,何曾被人如此对待。更不用说,而今还是一个乳臭未干,满脸污垢的小叫花子,说要将他买下,这如何能不叫他愤怒。

“就你这幅臭皮囊,能值几个钱,不妨出个价,让姑奶奶我看看,你值不值这个数!”苏苏傲然一笑,那满身污垢,宛若叫花子般的模样,而今竟是突然多了种只能叫人仰视的气势,仿佛站在那里的已不是个小要饭的,而是什么极有来头的大人物。

这祖孙二人来历绝对不凡,苏苏这种气势乍一流露,林白眼眸骤然一凛,愈发确定,这对祖孙的身份来历,绝对不是叫花子那么简单,而且恰恰相反,很有可能极有来头。就他所感,从苏苏身上传出的这种气势,非权势滔天之辈,绝不可能拥有。

嘶!此言一出,酒楼内观望态势的诸人,顿时忍不住倒抽冷气出声。他们实在是没想到,苏苏这小丫头竟然如此狂妄,不但扬言要买宇桓风,甚至还说宇桓风只是幅臭皮囊。

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这般羞辱,就算是换做寻常人,恐怕都已是根本无法忍受,更不用说是早已习惯了养尊处优的宇桓风。就诸人所想,今日怕是有场热闹要看了。

“脾气虽然火爆,不过本少却是越来越喜欢你了,像你这般的胭脂马,就得慢慢驯熟了,才能骑得畅快!”宇桓风面上陡然有一层黑雾闪过,而后眸中露出玩味之色,向着苏苏扫了眼,淡淡道:“想买本少,却也容易,拿出一枚上品仙灵石,我便跟你走!”

就宇桓风所想,苏苏和林白这一行人,即便是对区区价值十枚下品仙灵石的酒席,都是这般的惊诧,足见必然是一穷二白的人物。而这样的穷措大,全部身家加起来,能抵得上一枚中品仙灵石,怕都是高估了,更不用说是上品仙灵石。

不出他所料,话音落下,苏苏神情顿时黯然了下来,拳头握紧了又松开。

“怎么样,拿不出来吧?”看到苏苏的神情,宇桓风愈发猖狂起来,仰头得意大笑,狠戾的目光向着林白淡淡扫过,而后寒声道:“小子,卖我一个面子,把这小丫头让给我,我给你一枚上品仙灵石。此前你对我的挑衅,我也可以一笔勾销,不再找你的麻烦!”

话音落下,场内所有人的目光,顿时都落在了林白的身上,想要看看林白究竟会做出怎样的决断。要知道一枚上品仙灵石的价值,放在仙界,已是绝非等闲,寻常人根本无法抵挡得了这种诱惑,更不用说是林白这样,连十枚下品仙灵石都拿不出来之人。

就场内诸人想来,林白必然要被利所动,这苏苏小姑娘的处境,怕是有些堪忧了。

“一枚上品仙灵石,便想在我们面前卖弄。我说宇家二少,好歹你也是世家子,出手未免也有些太小气了吧?”林白闻言,淡淡一笑,反讽了宇桓风一句,旋即抬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物,托在掌心,淡淡道:“你买不买得起苏苏我不知道,但我若是想买你的话,那可说是手到擒来,绝对不费半点儿功夫!仙灵石在此,宇二少你来给我做家仆吧!”

上品仙灵石!林白手中之物乍一拿出,场内围观之人,顿时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。只见林白掌心所托之物,光芒闪耀,灵气逼人,不是上品仙灵石,又能是何物。

这小子不显山不露水,没想到身家竟是如此豪富,如这等上品仙灵石,竟然都可以随手取出!此时此刻,场内之人,才算是意识到,他们刚才是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。

这小子的身家,哪里是什么穷措大,简直就是个豪富。而且在同一时刻,再结合起此前林白在神城门口的举止,诸人不禁开始猜测起林白的真实身份,开始怀疑林白会不会是什么大宗门隐世不出的弟子,抑或是哪个世家的精心培育的玉树俊杰。

“上品灵石在此,姓宇的,现在你可以过来给我做家仆了吧!”看到林白拿出上品灵石,苏苏眼眸顿时一亮,面露倨傲之色,向着宇桓风促狭道。

“小子,你敢耍我!”眼见林白竟是出人意料的拿出了上品灵石,宇桓风整张脸都已是变成了铁青色,紧握双拳,双眸直视林白,寒声道:“你想找死吗?”

他身为宇家玉树,从来都是被人捧着,不管走到哪里,只要谈及他,都要被人高看一眼。但今时今日,却是被林白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设计,要将他买回做家仆。这种羞辱,叫自恃高人一等的他,如何能够接受。

甚至在此时此刻,他都有些怀疑,这所有的一切,会不会是林白和苏苏故意摆下的圈套,就是想要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出丑丢脸,坠了宇家的声誉。

“你不是说过,木某早晚要祸从口出,这祸早来或者晚来,又有什么当紧!不过就我看来,以你只能,怕是算不得什么祸患!”林白傲然一笑,面露不屑,然后哂笑道:“上品仙灵石在此,宇二少如此不信守诺言,如你这等人,就算做了木某的家仆,也是叫我蒙羞!”

如他所言,这宇桓风修为虽在乾元中境,但又如何能是隐藏了修为的他之手。不过此人身为世家子弟,想来却也有一些独到手段,叫人不能不防。

“你该杀!”宇桓风如今已经彻底炸裂了,林白的一言一句,已是叫他怒火中烧,前番说要买他回去做家仆也就罢了,而今竟然又说他连做家仆都不配,有这么侮辱人的吗?

话音乍一落下,宇桓风陡然跃起,身躯化作一道虚影,衣袂带风,宛若是画中人物般,向着林白就飘了过来。而且就诸人所见,他在跃起之时,挥出的手掌,更是闪烁出一层水蓝色的光晕,荧光闪烁,熠熠生辉,犹如水波环绕,单从声威来看,就极其不凡。

此刻,这片区域已是聚集了许多目光。尤其是在宇桓风怒吼出声后,酒楼内所有的食客,都已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此处。虽然有人在万字楼闹事,出乎他们的意料,但如今万初洞天盛会召开在即,群雄云集,有这样的冲突,倒也在意料之中。

不过就诸人所想,宇桓风成名已久,早已算是仙界公认的青年才俊之一,而且宇家底蕴深厚,所赐不凡;而林白虽然口气极大,但来历不显,此战怕是不会有什么悬念。

掌风袭来,林白嘴角满是冷漠笑容,身躯更是如青松般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静等宇桓风的身躯冲到近前后,这才轻描淡写般,缓缓抬起手掌,向他击去!

啪!两者相触,登时便有恍若炸雷般的声音响起,瞬间传遍酒楼。不仅如此,在雷音响起的同一瞬间,更是有一道道水蓝色的涟漪,就像是水纹般,闪烁着淡淡的蓝色光晕,就像是轻纱一样,将林白和宇桓风的身形淹没其中,使人无法看清。

“宇家玉树,手段非凡,又是成名已久的年轻一代天才人物。如今盛怒出手,和他为敌,这姓木的怕是难免要付出惨痛的代价,甚至连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疑问。”

“蓝光如水,神力四溢,这正是宇家水元仙掌的不传之秘,此掌力道恐怖,就我所见,宇家二少怕是已得了其中的三昧,果然是宇家玉树,着实非凡!”

此威之下,场内之人纷纷惊叹不止,更有许多人微微颔首,面露赞许和艳羡之色。

轰!就在诸人感慨之际,只听得轰然一声,骤然有一道人影从蓝光之中飞出,而后直接撞到在了酒楼的墙壁之上,一击之下,宛若炮弹轰击,登时烟尘四溅。

“果不其然,宇家二少惊采绝艳,这姓木的,怎会是他的……”此情此景下,诸人均是叹息连连,但话刚说出口,再看到烟尘散落后,露出的人影,话音却是戛然而止。

只是短短一瞬间,整个酒楼已是如同死地般,所有人都如泥雕木塑,完全呆住了,瞠目结舌,愣怔怔的望着烟雾中满脸颓丧之人,到了嘴边的话,都已咽回了肚子。

只见此时此刻,战团中心,林白宽袍大袖,衣袂飘飘,朦胧玄奥,如临渊青松般静静站在原地,端的是风姿非凡;而被诸人无限看好的宇桓风,则是背靠酒楼墙壁,嘴角挂着鲜血,满面烟尘,胸口肋骨处,更是有一处凹陷,哪里还有半点儿宇家玉树的风姿。

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