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76章 水云元珠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252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这姓木的到底是什么人,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仙界还有这样的天才人物?”

“宇桓风乃是宇家玉树,被宇家寄以厚望,悉心栽培,视作未来的希望,但即便是连这样的天才人物,都不是这姓木的对手,此人到底是有什么来头?”

“这小子会不会是什么世家之中隐世不出的种子,或是哪个宗门悉心培育出来,想要一鸣惊人的天才弟子,不然的话,以宇桓风之能,怎么会只是一个照面,就被击飞?”

酒楼上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林白这一手惊呆了,均是面露异色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和宇桓风这样的天才对上,竟是只一个照面,就将对方击飞,这不能不叫人吃惊。

虽然此前在神城门口的时候,林白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。但在那时,林白所对山的孙空和沙净两人,不过是只有晖阳上境修为而已,对付这样两个小人物,对于乾元境之人来说,都算不上是什么难事儿。

尤其是后来林白与段才嘴上交锋,诸人更是觉得,林白有些哗众取宠之嫌,怕是属于那种口才了得,但手段却是平平的人物,并不值得过多关注。

但如今他跟宇桓风这一战,却是不能不叫人恻目,重新掂量林白的分量!

对于自己能够取胜一事,林白表现的很平静。其一是因为而今他先天真罡也已大成,又经虎豹雷音炼体,寻常人物,但以肉身而论,哪里是他的对手?

其二则是因为,这宇桓风自视甚高,出手之时,心中存着几分傲气,并没有施展出十足的实力,而是还有保存。他有保存,但林白却是想要先发制人,全力施展先天真罡对抗之下,宇桓风如何能不被他击打得倒飞而出,身受重创。

诸人猜疑身份,对于林白而言,虽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。但如今林白也已是想通了,经历过先前神城山门之事后,他就算是想低调,也低调不起来了。既然不能低调,那就怎么高调怎么来,这宇桓风便是绝佳的一块踏脚石。

“你……”许久之后,宇桓风才算是调息过来,面色苍白,他能感觉得到,自己如今已不仅仅是胸口几根肋骨断折,就连五脏都有偏离的迹象。

对于林白刚才施展出的手段,可说是没有人比他更为吃惊。他只觉得,自己刚才和林白交手的时候,根本不像是在跟同境界的人对抗,更像是碰撞到了一座巨山,那种强悍的威压,以及凌厉的攻势,根本叫他没有办法抵抗。

“手段如此微末,确实不够资格当我的家仆,可惜我这枚上品仙灵石却是没地方花了。”林白淡然一笑,站在原地,面上满是玩味之色。

宇桓风闻言面色陡然一黯,面颊上有黑气闪过,浑身更是都在不断颤栗。林白几次三番提及,他连做家仆的资格都没有,着实叫他到了抓狂的地步,心中更是不断暗忖,想我宇家二少,身份地位何其不俗,修为何其了得,这样的人物,怎么做不得家仆?

不过他却是没有想过,假若他真给林白做了家仆,那岂不是更要丢尽宇家脸面?

但如今的宇桓风,盛怒之下,已是根本来不及思虑那么多,猛然一咬牙,右臂缓缓抬起,朝着胸口一拍,只听得滴溜溜一声,一枚水蓝色的珠子,骤然出现在了他头顶上方,垂下一道道宛若水纹般的薄幕,将他整个人都拱卫在其中。

“宇家的水云元珠!宇家怎么将如此重宝,都交到了宇桓风的手上,他们这一次前来万初洞天,到底是要参加盛会,还是有其他的筹划?”诸人一见此珠,顿时惊呼出声。

与此同时,水云元珠已是释放出万丈光华,恍若是裹挟着万钧重水般,向着林白就压了过去!虽然与林白相距尚有一段距离,但酒楼中的诸多看客,还是觉得胸口就像是无形间压了一座大山般,那雄浑的水元压力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好不凡的宝物!这水云元珠通体剔透,内里光华变动,如水云缭绕,释放出的压力叫人心悸,甚至珠子盘旋行进之际,酒楼地面都咔嚓作响,裂开许多大裂缝。

即便是林白,在这一刻,都是微微有些色变。他能够感受得到,这水云元珠极为不凡,水元之力极其澎湃,若想要完美化解,最好的手段,便是拿出符笔,以五行之力化解。

但此间人多眼杂,若是将符笔取出,一旦落入有心人眼中,怕是难免会暴露身份。

此情此景下,苏苏面上不禁有担忧之色露出,那宛若秋水般灵动的双眸,一眨不眨的紧紧注视着林白。而且恐怕就连这小妮子自己都没有发现,如今她看向林白的眼神,除却了担忧和感激之外,更是隐隐约约的多了一丝类似于亲人间的牵挂。

至于夏飞兄妹和金宝洪,而今则是急得抓耳挠腮,他们身为仙界人物,如何能不知道宇家水云元珠之威。林白手段虽然不凡,但真要与其对上,胜败怕也难分。

最重要的是,林白此举,已彻底开罪了宇桓风,而得罪了此人,也就意味着,等于是跟宇家对上了。宇家乃是仙界传承世家,底蕴深厚,与其为敌,是祸非福。

与此同时,站在林白身后不远处的求花子,眉头也是微微皱起,眼望着那水云元珠,虚悬在身侧的手指微微捏拢,似乎一旦局势不对,便要出手相援林白。

咦!但就在求花子五指并拢,准备出手替林白拦下这一击之际,却如感觉到了什么一样,紧皱着的眉头倏然松开,嘴角更是多了一抹若有若无的消息。

轰!说时迟,那时快,还未等到场内诸人反应过来,那水云元珠已是带着无匹的威势,向着林白就呼啸而去。那沉重的威压下,林白的双脚,甚至都已深陷到酒店的石板地面中。

绝对不能动用符笔,先用飞剑来破此局,以飞剑锋锐无双之势,再配合一器破万法秘术,和这水云元珠一争高低,就算不能取胜,也绝不会落败!水云元珠袭来,林白眉头紧皱,心中思绪变动不定,瞬间做好了决定!

哗!但就在林白准备拔剑之际,冥冥之中,却是恍若突然有一阵狂风刮起,倏然席卷整个酒楼。不仅如此,诸人更是分明感觉到,那不知从何处而起的狂风中,更是裹挟着浓烈的热意,触及身躯,便叫人内心莫名的一阵烦躁。

“什么人竟敢在我万初洞天撒野!”而就在所有人心中诧异难明,不知这热风究竟是从何而至时,呼啸的风中,竟是陡然多了一道赤红的人影,宛若一束烈火中孕育出的火莲,向着那水云元珠就冲了过去,似要以肉身之力,来迎击水云元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