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77章 火婆婆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1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如火的般烈风越来越炽盛,整个酒楼在这一瞬间,都变得宛若是火炉般炽热。

不仅如此,在风中火意越来越炽盛之际,虚空中陡然一阵颤栗,竟是生生凝练出了一朵火之红莲。只见那一朵莲花通体皆成赤色,广妙无边,诸色诸光放射,光明大盛,似乎要将整片天地都彻底演变成最为纯粹的红色。

即便是林白,在红莲出现的一瞬间,都是感觉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极致威压。虽然百般抵抗,但还是觉得得整个人几乎都要被这红莲压得折腰。

无相境,来人一定是无相境的强者!几乎是一瞬间,林白便明白,能够施展出如此恐怖手段之人,绝对是传说中的无相境,也就是金宝洪口中所谓的真仙。

“烈火红莲,这……这是……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没想到,实在是没想到,此间的事情,居然连这位老人家都惊动了,她来了,岂不是已经上达天听,看起来这次的事情,真的是闹大了!”

而随着红莲的出现,酒楼内顿时有阵阵窃窃私语之声传来,所有人面上满是敬畏之色,而且在低语之时,甚至连施术之人的名讳都不敢言及,似乎提及她的名字,都是冒犯。

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有无相境的强劲手段,又能让场内这些人谈虎色变至此,连名姓都不敢提及!看着场内诸人的反应,林白都是不禁有些好奇来人的身份,甚至都开始怀疑,而今出现的这道人影,会不会就是这酒楼的幕后主人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还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,烈火红莲已是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,向着水云元珠迎击而去,似要以无边火意,将元珠镇压,阻其攻势。

水火不相容,两者相触,水云元珠仿若是被激怒了般,登时有道道湛蓝生辉的水元气息蓬勃而出,磅礴的压力叫人心悸,一些如夏飞和金宝洪的修为弱小之人,已是面色惨白。

但在水元压力下,红莲非但未曾有分毫笑容,反倒是光芒更加炽盛。拔地而起,径直便向下压落,宛若是万钧泰山般,生生将水云元珠压落地面。

“我嘞个去,无相境强者的实力怎么如此恐怖!”眼望着这一幕,林白内心颤栗不止,他看得出来,这烈火红莲,并不是什么法宝重器,而是单纯以术法的凝练形成,但即便是这样的事物,却已是可以将堪称重宝的水云元珠压制的毫无抵抗之力,足见手段非凡。

来人到底是什么来头?!此时此刻,这已变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不过震惊之下的林白,却是没有发现,就在酒楼异变出现后,原本神情稍稍有些紧张的求花子,而今却是面带淡淡笑意,轻捻颌下胡须,笑而不语。

然而即便是到如今,这还不是结束,叫人更为瞠目结舌的还在后面。烈火红莲,将水云元珠,寸寸压落地面后,火意陡然暴涨,竟是彻底将水云元珠合围。烈火焚烧下,只不过是短短顷刻的功夫,那水云元珠,竟已是失去了光彩,如要化作废料。

“念在宇家那老不死的份上,我暂且饶你一次,此物虽被压制,但只要稍加调养,便可重回往日威能。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,以后若是你再敢在我万初洞天逞凶,到时候休怪老太婆我不顾念与你家长辈的交情,到时候定斩不饶!”

一击得手,那人却也没有继续惩戒宇桓风的意思,烈火红莲乍然而收,如同训孙子般,对着宇桓风淡淡训诫了一句后,转头向林白望去,似笑非笑道:“你倒还真是个惹事精,走到哪儿,哪儿就得有事情闹腾起来,我劝你最好还是消停些,好运气可不会一而再再而三!”

林白闻言苦笑无语,他又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,哪里愿意惹出这么多事情。而且此番前往万初洞天,他的本意乃是低调行事,却是怎么着都没想到,时势要让他高调做人。这是老天的安排,他林白又能改变什么,只能顺势而行罢了。

在苦笑的同时,林白也是颇为好奇的向着来人不断打量。只见来人乃是一名看上去年过八旬,满头银发的老太太。不过这老太太人老心不老,穿着一身浓墨艳彩的正红色袍服。

雪白的发丝,艳红的袍服,两者相映,不但叫人觉得这两者的搭配并不矛盾,而且恰恰相反,反倒叫人觉得,这老太太就该如此穿,才是王道。

不仅如此,就林白所见,从这老太太的身上,更是透露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,言行举止间,自然而然的有一种上位者的气息,而且就她的面相看,更是属于那种性烈如火,快意恩仇,一言不合,便要与人血拼一场的性格。

“晚辈参见火婆婆。替我家老祖向婆婆问好……”被这老太太克制了水云元珠,宇桓风眼中非但看不到半点儿怒意,反倒是露出受宠若惊的惊慌之色,将水云元珠捡起后,向着老太太连连拱手,道:“多谢婆婆前来调停此事!”

火婆婆?林白闻言不禁哑然,却是没想到,这老太太不仅仅是红衣如火,性烈如火,甚至就连姓名,都是以火为名,不过这三火用在老太太身上,倒也妥帖。

不过让林白有些不明白的是,为何这火婆婆明明是出手惩戒了宇桓风,可从他脸上却是看不到半点儿怨气。要知道这小子可是个锱铢必较的主儿,若不然的话,也不会跟林白血拼那一场,这样的人,经受此辱,却无怨艾,实在是太反常了。

而且就他所见,不仅仅是宇桓风,就连酒楼内的其他人,在看到这火婆婆后,也都是露出了巴结讨好之色。并且这种讨好,似乎还并不因为火婆婆仅仅是无相境强者那么简单,其中似乎还另有深意,这一点儿,才是最为叫人不解之处。

“你们打生打死,与我这糟老太婆有什么干系,只是我恰好赶来,不想你们扰了我的事情而已。”对于宇桓风的讨好,火婆婆分毫不留情面,不置可否的冷冷嘲讽了一句,然后淡淡道:“我此番前来,不过是替我家小姐,请个人过去一趟罢了。”

“果然如此,火婆婆果然是受了万初圣女的钧旨,才前来的此处!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何许人物,竟是可以让圣女劳动火婆婆大驾,前来相邀……”

“还能有谁,此间酒楼之内,能够让万初圣女青眼有加的,除却宇家二少这个宇家玉树之外,又有什么人,能够落入圣女的法眼,邀其前往一叙。”

“这宇家二少真是好运,得见圣女芳容,此生不虚。我情愿折寿十年,来换这个机会。”

火婆婆此言一出,酒楼内诸人顿时惊叹连连,不少人更面带艳羡和嫉妒之色望着宇桓风,似乎恨不能能够取宇桓风而代之,让拥有这个机会的人,变成他们。

原来如此!而就在听到这些话后,林白心中的疑惑,也顿时拨开云雾见青天。想来这火婆婆乃是万初圣女身边的亲近之人,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关节,所以酒楼中的这些人,才会对火婆婆流露出讨好之色,无他,只为能够有缘一亲万初圣女芳泽而已。

“原来婆婆前来,是圣女要见小可。”宇桓风闻言后,更是宛若痴了般,傻笑了半天,然后满脸自豪之色,向着场内诸人扫视一圈后,朝火婆婆拱拱手,讨好笑道:“不过还烦劳婆婆你稍待片刻,我刚与人起了争斗,要稍事休整,方能去见圣女。”

话音落下后,他更是面露怨恨和鄙夷之色向着林白望了眼。怨恨的是,林白此前与他出手,叫他跌落尘埃,并且断了几根肋骨,大大的折了面子;而鄙夷的,则是在向林白炫耀,看看二少咱的威名,即便是万初圣女都心生仰慕,你小子能跟我比吗?

看着宇桓风的模样,林白冷笑不语,对于宇桓风的鄙夷,更是视若未见。假若那劳什子万初圣女,真的是邀请宇桓风这样的人物,前往一叙的话,那就足见那名万初圣女的眼光也并不怎么样,连识人之明都没有,这样的人,见或不见,又有什么不同。

“宇家小子,我什么时候说过,是邀请你去与圣女一见了,怕是你自己多想了吧?”但诡异的是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就在宇桓风这话说出后,火婆婆却是满脸促狭和讥讽的哂笑,向他扫了眼,淡淡道:“你觉得以你之能,有资格相见我家小姐吗?”

一言落下,宇桓风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,只觉得丢人实在是丢到家了。就连林白,此时都不禁有些愕然发笑,不过却也好奇,那万初圣女,究竟是要约见何人。

“求花子,我都来了,你和这小丫头还准备站到什么时候?”而就在此时,火婆婆缓缓转头,直视老叫花子,言语中带着一种淡淡的嫌弃感,一字一顿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