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78章 求无欲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42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什么?!火婆婆此番应圣女之语,前来相邀的,竟是这对叫花子祖孙?!

火婆婆此言一出,酒楼内的诸人,更是顿时有一种眼镜跌落一地的感觉。甚至在此时,他们几乎都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所听到的,不过是一场幻听罢了。

别说是他们,就连林白此时都是被炸了个外焦里嫩。虽然他早就觉得,这对叫花子祖孙的身份来历,定然是大不寻常,却还是没想到,他们竟能跟万初圣女扯上关系。

这对祖孙到底是什么来历?在这一刻,不仅仅是林白,酒楼内的所有人,心中都是充满了同样的疑惑,眼睛紧紧的盯着这对祖孙,想要看看他们是有什么不同。

不过看老叫花子那幅淡定模样,似乎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根本不觉得有什么诧异的。不仅是他,就连那苏苏小丫头,都是一脸意料中事的平静模样。

但和诸人的诧异不同的是,在这一刻,宇桓风已是觉得脸烫的吓人,就像是被人拿烙铁烫了一下。他实在没想到,火婆婆来这酒楼,相约的不是他宇桓风,而是这叫花子祖孙。

自己是何等身份,自幼被宇家视作天才,更是被世人称为宇家玉树,即便是放眼仙界,都是数得上号的青年才俊。可是今天,他先是被林白挫了锐气,然后又被这对叫花子祖孙给抢了风头,这种强烈的落差,叫他已经趋向了崩溃的边缘。

“火婆婆,是我听错了吗?圣女真的不是要见我,而是要见这对叫花子祖孙,您老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沉默许久后,宇桓风也顾不得那么多,脸上满是气急败坏神情,用一种带着追问的口气,对火婆婆沉声出言询问道。

“你觉得老太婆我是爱开玩笑的人吗?”火婆婆闻言冷然一笑,不无讽刺的轻笑道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不听这话还好,一听这话,宇桓风已是快疯了,紧紧捏住拳头,双眸瞪得如铜铃,呼吸也是如牛喘,气急败坏道:“圣女何等身份,怎么会见这种人?”

“你算什么人物,圣女要见什么人,是你能决定的吗?”此言乍一出口,火婆婆眼眸登时一凛,眼眸深处更有抹杀机一闪而逝,直视宇桓风,淡淡道:“若是什么时候有机会,我见到你宇家的那个老不死的,倒是要问问他,宇家怎么会培育出这么个不成器的子孙。”

一字一顿,每一句的发出,都像是重锤,直接击中宇桓风的心脏,叫他整个人都萎靡了许多,接连往后倒退了几步,脸上更是火辣辣一片,只觉得就像是脸被人抽肿了。

此时此刻,他才算终于意识到,自己是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。这火婆婆虽然的确是万初圣女的仆从,但万初圣女乃是她一手带大,其情堪比母女。最重要的是,这火婆婆更是一名无相境的强者,就算他是宇家之人,又怎敢在这样的强者面前肆意妄为。

“求花子,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?”冷然训斥了宇桓风一句后,火婆婆缓缓转头,向着求花子望了眼,淡淡道:“难道你还想老身我把你擒到圣女面前吗?”

“火老太婆,这么多年没见,你怎么还是此种脾气,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去了……”求花子闻言后,顿时苦笑摇头,然后走到林白近前,朝林白拱了拱手后,笑吟吟道:“小子,今日蒙你一番酒宴之恩,等到日后,老夫一定再与你把酒言欢。”

“晚辈一定静待前辈您的邀约……”林白闻言,轻笑点头,不过心中却是腹诽连连,这老叫花子身份来历极其不俗,却是宰了小爷一通,而且宰了一次嫌不够,还想宰下次。

“闲话太多了,老身不喜等人。”火婆婆见状,面露不悦之色,皱了皱眉头,冷喝一句后,旋即目光转到苏苏身上,道:“你这小丫头去把脸洗了,小姐要见你,怎可如此邋遢。”

“她要见我,又不是我要见她,凭什么要我洗脸,就算是要洗,也是该她洗才对!”没成想,对火婆婆的好意,苏苏却是一点儿都不领情,小嘴一撇,老大不情愿道。

“跟在你这老花子身边久了,果然是一个脾性!”火婆婆闻言先是一阵错愕,旋即一笑,猛然抬手,便把苏苏摄到了身边,也不管这小丫头究竟是如何抵挡,五指沾了酒液,便朝小丫头脸上抹去,将污垢除掉后,这才笑道:“如此这般,才是个小姑娘该有的样子。”

好一块美玉!苏苏脸上的污垢乍一除去,酒楼内诸人顿时觉得眼前一亮,就像是冥冥中有一抹亮光,照进了酒楼一样。只见洗净污垢后,苏苏的五官,精致的就像是瓷娃娃一样,粉雕玉琢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写满了灵性。

“你这老贼婆,我跟你没完,等我长大,一定把你的脸抹花!”但没成想,火婆婆的好意,苏苏却是根本不领情,在那哭闹不止,更是对火婆婆出言威胁。

“好个小丫头……”火婆婆闻言,却也不怒反笑,朝着苏苏的屁股轻拍了一记后,朗声笑道:“那老太婆我就等着那一天,看你以后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“小子,告辞了,要不多久,应该还有再见的机会,到时你再请我喝酒。”对于苏苏和火婆婆的争执,求花子也是轻笑连连,然后朝林白一拱手,便飘然而去。

一行三人,只不过是短短片刻的功夫,便迅速消散在了所有人的眼前。从开始到现在,已是足有一个时辰,但对酒楼中人而言,却是只如一晃神的功夫,一切恍然似梦。

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,宇桓风肺都快要气炸了,紧紧的捏着拳头,脸色铁青,更是不时以怨毒的目光向着林白扫视连连,似乎在他心中,已将一切归咎于林白。

直至此时,他们仍是有些无法确认,刚才所看到的,到底是幻象,还是真实发生的一切。他们不明白,这对叫花子祖孙,到底是有何德何能,有着怎样的来历,才会让万初圣女青眼有加,派出火婆婆,邀请他们去圣女所住之地一见。

“求无欲,老叫花子,我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呢?”

而就在所有人沉思时,酒楼中有那年纪稍长之人,均是眉头紧皱,如隐隐把握到什么。

“求无欲……”不仅是他们这些人,夏飞这个仙界少有的大八卦,也是在那不断的皱眉深思,一脸若有所悟之色,沉吟许久后,眼睛突然一亮,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惊呼道:“无求无欲求无欲,我的天,刚才我竟然是跟求老前辈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吃饭了!”

“无求无欲求无欲,是他,果然是他,除却这位喜欢嬉笑红尘的老前辈之外,再没有人会以叫花子的形象,示于人前。只是十数年未闻这位老前辈的消息,我还以为他老人家是已经步入归墟了,却是没想到,老前辈的顽童之心未减,依旧仍如往常!”

“竟然是求老前辈,这样的话,也就能说通为何万初圣女会见他了!”

夏飞此言一出,场内顿时有诸多惊呼声响起,更是有不少人都在惊叹不止,脸上更是有敬仰之色露出,似乎对求无欲的为人,敬仰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“怎么回事儿?”看着诸人的模样,林白也不禁有些好奇,对夏飞疑惑道。

“木前辈有所不知,这位求老前辈,堪称是仙界的一位奇人。明明是无相境臻至大成的强者,却是偏偏喜欢以叫花子形象示人,做那行走红尘,嬉笑怒骂之事。而且仙界有传,万初圣女其实就是老前辈带到万初洞天的,与老前辈有一段极深厚的渊源。”

夏飞闻言,轻笑着向林白解释了一通,然后不无慨叹道:“没想到,实在是没想到,我夏飞今生竟然有幸,能够与这样的传说人物把酒言欢,实在是人生幸事!”

原来如此!听到夏飞这话,林白才算是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了万初圣女为何会邀请求花子一见,原来是感念故人情分,倒也算得上知恩图报。

身处高位,而不忘故人情分,如此这般,才算是能叫人高看一眼。

不过这个答案,却也是叫他有些错愕,哪怕是到了此时此刻,他也实在是没法子把求无欲那幅叫花子的模样,和无相境臻至大成的强者身份,联系在一起。不过仔细一想,林白却也觉得释然,想来也只有这种无相境的强者,才能够躲得过自己的探寻。

“小子,算你运气好,竟是跟求老前辈这样的人物扯上了关联!”而就在林白慨叹之际,面色铁青,双眼中满是血红怒意的宇桓风却是大踏步走了过来,咬牙切齿道:“看在求老前辈的面子上,今日我不跟你计较,以后若是再见,事情怕就没这么容易了!”

林白冷然一笑,不置一词。对于宇桓风这样的人,话说半句都嫌多,至于这玩意儿想找自己的麻烦,那就尽管让他来好了。今日碍在人多,没法用勾动五行的符笔来与其交手,否则的话,他哪还能活命。这小子以后不找自己便罢,再找自己,定叫他死亡葬身之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