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81章 若我师尊在此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8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无他,碰碰运气而已!”林白却也不想说破自己是因为好奇,所以才没有离去,只是露出嘿然笑容,对着那中年女修道:“不知可否让我一试?”

“此人好生无耻,已到了乾元境,却还是想要拜入万初洞天门下,难道他就不知道,万初洞天早就定下了规矩,只收取琴心境和晖阳境的弟子,为的就是淘去他这种人!”

林白此语一出,顿时有人在那腹诽叫嚣连连,听其言其行,只差没说林白厚颜无耻了。

“不好说,此人是跟阴凰灵根那女子一道来的,也许是有些特殊也不可知。说不好真会让人大开眼界,让万初洞天破了这个例也未尝可知,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例子。”

后者话音落下,场内顿时有人颔首连连。诚如此人所言所说,过往之时,也的确是有乾元境之人,趁着挑选弟子的机会,拜入万初洞天的事情发生。

而那些但凡是有胆作此尝试之人,无一不是对自身体质,有着极大自信之人,一旦参加,必是十拿九稳。甚至曾经万初洞天还发掘出,一名天灵根的乾元境之人,被万初洞天视若珍宝收入门下后,直接就赐予了极高的地位,而今所拥有的成就,也是颇为不凡。

就诸人想来,林白既然有胆作此尝试,想来也是有所依仗,说不好在灵根体质上,真是有什么出人意料之处,再成就一番美谈,却也未尝可知。

“既然如此,那道友你就试一试吧,我倒是想看看,道友你的资质如何!”中年女修显然也是知晓此种先例,闻言之后,略一思忖,和身边那中年男修相视一眼后,缓缓道。

就他们所见,夏飞和夏青萍明显是跟林白一道来此的。此人既然跟这对资质颇不寻常的兄妹在一处,也许是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也不好说。

林白闻言一笑,当即举步上前,深吸一口气后,缓缓将手放到了那圆盘法器之上。虽然对于自己资质如何之事,林白并不太在意,但这毕竟是一个新奇事物,却也叫他颇有些忐忑,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有怎样的灵根属性。

滴!滴!滴!手掌乍一放置到那圆盘法器上,登时便看到圆盘法器上那五个小孔,就如是快要爆炸了般,不断的疯狂闪烁不止,看得诸人是眼花缭乱。

我嘞个去,小爷莫不是要逆天不成?!看着这爆闪的圆盘法器,林白眼睛不禁睁大,只觉得既然如此不凡的威势,想来应该颇不寻常。

但这种自豪感刚一生出,他却发现身前的那中年女修和中年男修,均是面有哂笑之色。不仅是他们,就连周围其他人,也都是面带淡淡的讽刺。

一通狂闪之后,那圆盘法器的五色光华终于平静了下来,最终五灯全明,交映成辉。

“道友,你是特意来戏弄我等的不成?”望着那五灯闪烁的圆盘法器,中年女修面上渐有不悦之色露出,淡淡道:“我不想与道友开玩笑,不过你这五根具备的杂灵根,还是莫要再在这里耽搁我们挑选弟子的事宜了,否则的话……”

小爷是五根具备的杂灵根?!听得这话,林白眼眸顿时圆睁,他怎么着都没想到,自己的灵根品相竟然是如此的低劣,居然是这样驳杂的灵根。

“可笑,可怜,可恨!五者兼有的驳杂灵根,也来参选万初洞天弟子,实在是可笑;如此驳杂灵根,修为怕是要永远止步在乾元中境了,枉他之前一番辛苦,也是可怜;耽误我等的宝贵时间,若不然的话,也能早些测试,真是可恨!”

“想来此人以这种资质,能到乾元境,也是下了一番苦功,还有不凡际遇的。但可惜天资如此,却是没有寸进的可能,也真是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”

不仅如此,此景一现,场内更是有嘈杂人声响起,在那窃窃私语不休。

“道友,念你修为大不易,我不愿多和你过多为难,还是退下吧!”听着这些人的话,中年女修脸上也是有怜悯之色,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说重了,又接了一句道:“道友你天资虽然不佳,以后难得寸进,但也不要失望,天道酬勤,也许还有转机。”

不对,太不对劲了!听着这些人的话,林白已从刚开始的错愕,渐渐变得清醒起来,更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这些人的言语间,似乎都是在说,自己受天资所限,能够进入到乾元境,已是天大的幸运,而再想要有寸进,可说是难如登天。但眼下的事实却是,自己这乾元中境的修为,乃是刻意隐藏所致,实际上的境界,应与乾元上境仿佛,堪与无相一战。

这和周围诸人的猜想,却是格格不入,迥然不同。难道自己的天资,之所以会表现如此,是因为逆道所导致的?抑或说,相师和逆道之人的提升修为之法,跟仙界这些人大有不同,所以在这些人眼中,自己明明天资不佳,可修为却并不如他们所料。

越是思忖,林白便越是觉得此种猜测的可能性之大。不仅如此,在想通此节后,他更是觉得隐隐约约如当初剖析天脉时般,把握到了些什么,但一时却又无法理清。

“自取其辱,现在傻眼了吧!也真是可笑,这样的资质,竟还有胆来做这种测验!”

看着林白沉思的模样,场内诸人只以为林白是不肯接受现实,当即在那叹息连连,虽然有人同情林白,但更多的人,却还是带着看笑话的讥讽神态。

“道友,还请速速离去,不要打搅我等的事情。我念你修行不易,不愿与你为难,但若是你执意不听劝告,却不要怪我无情!”见林白迟迟不肯离去,中年女修也是眉头微蹙,面上渐渐有愠色出现,言语间更是多了些怒意,对林白缓缓道。

林白闻言淡然一笑,却也懒得跟这些人解释什么,一拱手,便想要离开。

“放开我,快快放开我!凭什么不让我来参加这场评比,你们能参加,我为何不能参加?我告诉你们,我来参加是你们的荣幸,你以为我就想拜入这劳什子万初洞天吗?你们在动我一下试试。唉哟,我告诉你们,若我师尊在此,早一巴掌把你们拍死了!”

而就在林白正欲离开之际,顺着人群里面,却是陡然又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,而且在那喧哗声中,更是有一个林白颇为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这叫花子怎么又闹腾到这里来了?听到这声音,林白不禁有些乐了。他实在是没想到,那个叫花子还真是有趣,先去万字楼折腾了一通,眼下又来这里捣乱。

不过听这人话里的意思,似乎是想要拜入万初洞天门下,但受到了人的阻挠。就林白所想,这个结果却也不出人意料,那叫花子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此番前来参加万初洞天弟子选拔的人,大多数都心气极高,又如何愿跟这样的人为伍。

只是让林白有些好奇的是,此人三番五次的提及师尊如何如何,却还是要来拜这万初洞天,倒也颇叫人不解。最重要的是,这声音还如此熟悉,更叫人错愕。

“师尊啊师尊,您老人家到底在哪里,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?徒弟我真是不想受这份罪了,若不是为了她们俩,我哪里会这么忍辱负重!师尊,您老人家快来吧!”

而就在林白错愕之际,人堆里的那叫花子却是又在那高呼不已,言语间更是颇多悲怆之意。不仅如此,在听到这声音后,林白愈发觉得此声之熟悉,不禁想要进入人群,看看那叫花子到底是什么模样,缘何会叫自己生出熟悉感。

“什么人,竟然如此不知好歹,来我万初洞天闹事!”就在林白有心想要一看那叫花子模样的时候,中年女修面上也是有不悦之色露出,拍桌而起,向着人声发出的位置,怒声喝道:“都给我闪开,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什么人,胆敢如此肆意妄为!”

此语一出,顿时恍若钧令,围聚在叫花子周围的一应人等,顿时便朝着两边散开,将那叫花子暴露在了诸人的眼前。

只见那叫花子年约二三十岁,不过很显然刚才是被人胖揍了一顿,身上本就褴褛的衣衫,此刻更是破破烂烂。不仅衣衫破烂,他浑身上下也是脏兮兮的,脸上黑一道、紫一道,既有伤痕和淤青,也有不少汗水和泥土,显然是吃了不少的苦。

“师尊啊师尊,您老人家到底在哪里?您是要让弟子死在此处吗?”而就在此时,那叫花子却是又呼嚎出声,言语悲怆,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辛酸和绝望。

我的天,是他,怎么会是他?一声声,传入林白耳中,顿叫他如遭雷亟,浑身僵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