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82章 徒儿莫哭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9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师尊,您老人家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这里救我们?还有你们这些人,现在切莫猖狂,若我师尊在此,看到你们如此待我,定然一巴掌一个全把你们拍死!”

叫花子哭嚎连连,最后更是发了狠,对身周那些此前曾对他出言不逊,或是饱以老拳之人,不无威胁的厉声呵斥道。而且和这叫花子的落魄不同,每当他提到师尊之际,眼眸中便有亮光闪过,更带着一种笃定之色,如他师尊真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。

看到叫花子这模样,此前那些欺侮他的诸人,心里不禁便有些发憷,莫名便对这叫花子有些畏惧,原本想要上前训诫一番,却是不敢再度出手。

不过场内诸人却是没有发现,就在这叫花子愤怒嘶吼连连之际,人群中的林白,身躯已是如不受控制般,在颤栗不止,甚至双眼都变成了血红色,一双虎目,都有些湿润,就像是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,触动了他心中的某个软弱处。

“死叫花子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,就你这破模样,且不说你怎么可能会有师尊,退一万步讲,就算你有师尊,你那劳什子师尊,又能有什么本事!还拿你师尊来压我们,我告诉你,今天就算你师尊在这里,我们连你师尊也一块揍了!”

“就你这德行,也配来万初洞天竞选弟子,今天若不服软,我揍不死你!”

有人畏惧,自然也有人觉得叫花子这话是在吹牛,一边张狂大笑不止,一边气势汹汹的向着叫花子就压了过去,要让这嘴硬的叫花子,饱以老拳之苦。

叫花子见状,却也不闪不避,而且更是如发了狠般,展露出不寻常的凶悍和倔强,奋力还击,有两个距离他最近之人,还没留神,便被他揍得嗷嗷叫。

“大伙儿并肩子上,揍死这个臭要饭的!什么若师尊在此,一巴掌拍死我们,我倒是看看,究竟是你师尊先拍死我们,还是你先让我们打死!”被这叫花子揍了一顿,那俩人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,当即叫嚣连连,更是动用了术法手段。

但饶是如此,纵然这叫花子犹如是个皮球般,被围着他的人,踢过来踢过去。但这人却是连半点儿退意都没有萌生,只要有一星半点儿的机会,就瞅准一人,猛然下手。一番僵持后,场中竟是有三四人被他打得满面开花,鼻血直冒。

血腥味弥散开来后,叫花子那张脸虽然比此前变得更加花了些,但那双眼睛却是愈发明亮,甚至都有如野兽般的凶光流露。在这目光下,场内有些人竟已是有退意萌生,虽然是一群人欺负一个人,但还是被这叫花子的奋不顾身吓得有些怕了,不敢再下手。

“不过是个臭要饭的罢了,有什么可怕的,今天我就为这方天地,祛除一缕污垢!还师尊,什么破师尊,怎地不来救你?”一名晖阳中境的修士走出,运转法力,手掌光华流露,向着那叫花子就拍了过去,而且动手之际,眼中更是有凶光湛然,显然是动了杀心。

此人该死!眼望此景,林白眸中光华骤然一寒,眼底深处更是有浓烈杀机显现。他看得出来,从开始到现在,叫嚣最多,对这叫花子侮辱最多的,正是此人。但即便是百般侮辱,他都尚觉不足,而今竟是想要出手攫取人命!

虽然林白有心想要拦阻,但此刻他距离那叫花子却还是有一段距离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闪烁着璀璨光华的双掌,向着叫花子拍了过去。

砰!掌光碰触到叫花子的身躯,他顿时便如一个破麻袋般,直接飞出,跌落地面,口吐鲜血。不过这叫花子倒也算得上皮粗肉糙,如此重击下,生命气息却也还算旺盛。

“好大的命,躲得了初一,你躲得过十五吗?”那晖阳境之人一击未曾得手,只觉得在诸人面前丢了面子,猛然朝前踏出一步,此番竟是操纵起法器,誓要取那叫花子的性命。

“停手!”而就在此时,场内却是陡然有一声大喝出口,话语声中满是威严之意,带着一种不容抗拒之感,诸人闻声望去,却见发声之人,正是那中年女修。只见而今她的面上,有不忍之色流露,显然是颇为同情这叫花子的遭遇。

那晖阳境之人见状,急忙停手,而后脸上露出讨好之色,朝中年女修拱手道:“前辈,晚辈此举并无恶意,是为了替万初洞天筛选门人,不让此等叫花子辱没了门风!”

“我万初洞天如何挑选弟子,你觉得轮到你一名晖阳境来指手画脚吗?”中年女修虽然严厉,但显然心肠还算良善,闻言后,冷然一笑,训诫那人一句后,转头望着叫花子,缓声道:“小花子,你那师尊怕是不会来救你了,你看这样如何,你来我门下,做个外门弟子,这样也好省得你再遭受这样的苦楚,不知你可同意与否?”

嘶!此语一出,场内之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,之前动手的那晖阳境之人,面上更是写满了诧异,显然是没料到,这臭要饭的,竟然会有这样天大的际遇。

虽说在仙界之中,外门弟子都只是些负责杂物的人等,甚至还会被当做炮灰来用。但即便是外门弟子,却也能分个三六九等,而这万初洞天的外门弟子,自然就是一等一的。

俗语说得好,宰相门人七品官,万初洞天的外门弟子,在本宗内也许算不得什么,但走出去,世人却也不敢不卖个面子。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,若是运道来了,还要比寻常人更容易碰到个赏识的前辈,被他收去做了内门弟子,那就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在这一刻,场内有不少围观之人,望向那叫花子的目光中,都多了几分艳羡之色。显然是颇为嫉妒这叫花子竟然有这样的际遇,甚至有人都在那慨叹,若是早知道挨顿打就能变成万初洞天的外门弟子,自己也就学着这叫花子的模样,被人痛殴一顿了。

不过这人却是没有想过,中年女修之所以愿意收这叫花子做外门弟子,其一是看他可怜;其二则是被此人的坚韧所打动;其三则是因为此人对他师尊的忠诚,即便是身受重创,都不忘师尊恩情。前两者倒也罢了,但在仙界,收到一名如此忠贞不二的弟子,却是难得。

“前辈好意,晚辈心领了。”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这叫花子闻言后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对着中年女修拱了拱手后,缓缓道:“晚辈此番过来,并不是为了拜师,而是想要打听打听我师尊的消息。晚辈已有师承,忠臣不事二主,一徒又怎好拜两师。”

此言一出,场内顿时哗然一片,所有人都是不免有些错愕。任凭是谁,都没有想得到,这叫花子居然如此有骨气,就连万初洞天外门弟子的诱惑,都能抵挡。不过这种骨气,放在而今看来,根本就是个笑话,拂逆这中年女修的好意,焉能有好果子吃。

“你倒是有骨气!”不出诸人所料,那中年女修显然也是没想到叫花子居然如此执拗,愣神了一下后,冷笑出声,旋即言语间多了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,道:“既然你不顾我的好意,那你的死活我也就不管了,你就等着别人把你杀了吧,看看你那师尊会不会来救你!”

“多谢前辈,但晚辈相信,我师尊一定不会弃我于不顾的,早晚有一天,他会来到这里!”叫花子闻言拱了拱手,然后目光缓缓落到了此前出手那人的身上,寒声道:“而等到那时,将是许多人最为后悔的时候,他们将懊悔终生,也许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有!”

别说是中年女修,就连场内围观的其他人,都觉得这叫花子实在是不识好歹到了极点,居然连中年女修如此好意,都能够置若罔闻。但听着他的话,场内诸人,后背上却是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更是有一种寒意,没来由的从心底冒出。

尤其是那此前出手的晖阳境之人,而今更是双腿都有些发颤,不知怎地,被叫花子的那双眼盯着,他总是觉得心里有些发毛,有一种危机在逼近的感觉。

“既然这样,那我倒是要看看,你最后的死活究竟会怎样!”中年女修闻言,冷然一笑,却也不想再理会此事,此人这般不识好歹,固然心性不错,但也没到让她过多关注的地步。

就在她刚要转头,准备离去之际,场内却有一个淡淡的声音,骤然响起,一字一顿,如要在天地间立下不可磨灭的誓言般,缓缓道:“道友请放心,我可以向道友保证,他自今而后,绝对是有生无死,但凡是曾羞辱与他的,都将付出千百倍的代价!”

中年女修闻言一愣,转头望去,却见发声之人,不是林白却又是哪个。只见而今他的脸上,写满了郑重其事的神情,甚至眼眸深处,更是有一抹悲怆!

哇!还未等诸人反应过来,那叫花子却如发了疯般,嚎啕大哭着,就向林白怀中冲去。

“徒儿,莫哭!”林白眼角微湿,轻抚那叫花子头顶,温声道:“是师尊来晚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