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83章 有冤的报冤,有仇的报仇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5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徒儿莫哭,是师尊来晚了!

此言一出,场内之人均是愕然一片,就连那原本欲转身离去的中年女修,都是不禁错愕转头,向着林白望去。很显然,他们皆是没想到,这叫花子,居然是林白的徒弟;而这叫花子口中似乎战无不胜的师尊,竟然是林白!

“卓才,是师尊的错,我来晚了,让你受苦了!”看着叫花子那痛哭流涕的模样,林白心中更是酸楚一片,轻轻拍了拍叫花子的肩膀,用一种笃定的语气,缓缓道:“不过既然师尊来了,定然会让你有冤的报冤,有仇的报仇,绝对不会再让你受这样的羞辱!”

这叫花子是谁?世间能够称林白为师尊,并且被林白收为徒弟的,就只有三人。其一是尚卓才;其二是吴良;其三则是冷展颜。

而今冷展颜身在俗世,自然不可能出现在仙界。不知所踪的,被林白把握不到气机的,唯有尚卓才和吴良两人,如今出现在林白身前这叫花子,虽然身上衣衫褴褛,但身体却是颇为宽胖。吴良那货干瘦如猴,有着这样尊容的,自然是非要当尚卓才莫属。

虽然早就知晓,尚卓才应该是跟索菲娅和李青囡两个小丫头般,都是身在仙界,但林白却是没有想到,尚卓才的处境竟然是如此悲惨。今日若不是自己恰逢其会,遇到他的话,说不好他这条小命,就要命丧与他人之手,成为林白的毕生憾事。

对于三个徒弟,林白心中抱有歉疚最多的,不是冷展颜,也不是吴良,而是尚卓才。原因很简单,当初他收尚卓才为徒,既不是看中了尚卓才的天资,也不是看中了尚卓才的心性,而是时势使然,不得不收了这个徒弟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对于自己这位开山大弟子,他并没有多加教诲,甚至连术法都没有传授给他。可即便是如此,在当初自己欧洲之行时,尚卓才却是事必躬亲,诚心诚意对待与他;尤其是封印仙门事后,更是与两个小丫头,大海捞针般,寻找他的消息。

可以说,如果不是为了寻找林白,尚卓才哪里会出现在仙界,又哪里用吃这种苦头。要知道尚家身家亿万,即便是放眼欧洲华人圈,都是数得上号的富豪。而尚卓才作为家族的接班人物,可说是从小就受家族的优待,捧在手里怕冻着,含在嘴里又怕化了。

可是而今,尚卓才却是变成了衣衫褴褛,被人百般欺凌的叫花子。这种巨大的落差,对尚卓才的打击,可说是致命的。若换做心性不坚韧之人,怕是早就心灰意冷而亡,但尚卓才忍受百般屈辱,还坚守到而今,所为的,定是怕辜负林白将那俩小丫头托付到他手上。

这样的情况下,叫林白如何能不对尚卓才心怀愧疚,心生怜悯,铁定主意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哪怕是暴露自己的身份,都要给尚卓才出一口心中恶气。

但让林白有些想不通的是,就他从金宝洪口中得知的消息,索菲娅和李青囡那俩小丫头,似乎是通过某种非凡际遇,才进入的仙界。而尚卓才一路与她们两个同行,本该也是获得了同样的际遇才对,但如今看来,怎地尚卓才的修为仍如往昔。

不过林白也明白,如今并不是询问尚卓才这些事宜的时候,他们师徒既然相逢,自然是有大把的时间,来询问这些事情,如今最重要的事,只有一件,那便是替他出气。

哇!尚卓才如今已完全是泣不成声,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般,不断顺着眼角淌下,更是把面上沾染的那些污垢,冲刷出了一道道白色痕迹。他这副伤心欲绝的模样,就像迷路走失已久的孩子,在久经磨难后,终于看到了至亲之人。

“有冤的报冤,有仇的报仇,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物?不过是个五杂灵根的废柴罢了,也敢这样叫嚣,等我拜入万初洞天门下,你倒是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!”听到林白的话,那晖阳境之人,眸中明显有畏怯之色露出,不过嘴上却是依旧不肯示弱。

林白漠然一笑,眸光冷冽,淡淡道:“你觉得,你今生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?”

“前辈,我乃是地灵根之人,求您将我收入门下!”林白一语发出,杀机凛冽,登时叫那晖阳境之人打了个哆嗦,没有任何迟疑,他直接跪倒在地,对着那中年女修急声道:“只要前辈肯收晚辈为徒,我定然愿为前辈效犬马之劳,给您门楣添彩,绝不会有半点儿懈怠!”

地灵根!此言一出,场内围观之人,顿时忍不住轻抽了口冷气。此时他们终于明白,为何这人会这般嚣张,原来是有着地灵根的本钱。

虽然地灵根并不如天灵根和阴凰灵根那般神异,但在仙界中,也算得上一等一的灵根,若是放到寻常宗门,已是可以被视作天才弟子。就算是万初洞天,都不能等闲视之。假若此人真是地灵根的话,拜入万初洞天门庭,怕已是板上钉钉之事。

不出诸人所料,他此言乍一发出,那中年女修神情登时一变,没有任何迟疑,抬手一招,便将那圆盘法器摄入手中,然后向着那人掷去,道:“证明给我看!”

那人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抬手将圆盘法器握入手中,只见法器乍一入手,登时便嗡然之声大作,散发出阵阵氤氲的玄黄气息,而这便正是拥有地灵根之人的征兆。

“果然是地灵根,你这个徒弟,我收了!”眼见得此幕,不等中年女修开腔,在此间收徒的另一名中年男修眸光登时一亮,趋步上前,作势便要掺扶那人,然后对中年女修道:“师妹,此人我定要收之,你此番可不要再跟我抢夺!”

中年女修闻言顿时苦笑摇头,侧开身子,示意自己并不会抢夺什么。虽然这人表露出地灵根,着实出乎她的意料,但此人刚才百般欺侮尚卓才,却是叫她颇为不喜。

不过即便如此,场内围观的那些人却还是忍不住面露艳羡之色。他们很清楚,以此人地灵根的资质,只要拜入万初洞天,成为内门弟子,绝对是没跑了。

“道友且慢!”但就在所有人慨叹之际,一个淡漠声音却是骤然响起,一字一顿对那中年男修道:“道友莫非忘了我此前之话,我已说过,此人今生已没有这样的机会了!”

“道友这是何意,什么叫没有这样的机会?”中年男修闻言,脸上顿时露出不悦之色,缓缓道:“是你弟子自己技不如人,所以才受了这样的羞辱,又能怪什么人?而且也是你这做事尊的不负责,让徒弟自己出行,却不理会,难道还能怪得了旁人?”

“道友所言不错,的确是木某疏于培育,所以才会让我弟子承受今日灾劫。但为人师者,除却传道授业解惑,还要担负起看护弟子的责任,如此方能为人师!”林白淡淡一笑,缓缓接着道:“我此前做错了,所以我现在更要弥补我这弟子。此人,我誓必杀之!”

“大胆,我万初洞天的弟子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喊打喊杀了!”不等中年男修出言,那人已是叫嚣出声,道:“师尊,此人侮辱我万初洞天,着实该杀!”

“道友,你确实执意要拦阻我收徒不成?”中年男修如今心中也是有了几分火气,他在万初洞天身份虽然不算太高,但也不低,如今又是在万初洞天的地头上,林白出言如此决断,甚至隐隐还有逼迫之意,却是叫他颇为不爽。

“我手中有三尺长剑,若是不能为徒洗刷心中怨气,那留这剑又有何用!”林白仰头长笑出声,旋即眸光一寒,飞剑铮然出鞘,淡淡道:“道友若阻我,那就休怪我了!”

铮!长剑乍一出鞘,顺着林白身躯,登时有一股凛冽气机倏然拔地而起,甚至在恍惚间,诸人都有一种错觉,仿佛林白已不是此前的林白,而是一头怒目直视的虬龙!

“好胆!”中年男修见状勃然大怒,愈发觉得林白实在是胆大包天,身在万初洞天,竟然还敢如此出言胁迫,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。而且就他想来,以林白五杂灵根的资质,就算侥幸能入乾元,修为又能如何,当即指尖微翻,一方如钟般的法器,便向林白袭来。

那如钟法器,迎风而涨,释放出雄浑音波,直叫天地颤栗,震得人脚下都在不断颤栗,宛若是地面都要崩塌了般,而且在雄浑声波外,更有道道凛冽炽热阳气迸发。

铮!钟威之下,林白面无异色,掌上印诀微微翻动,盘旋于身前的飞剑,登时便化作一道流光,倏然间在天地间架起一道神虹,向着那钟状法器便迎击而去!

轰!剑气如虹,剑威如龙,两者相触,顿时有惊天之音爆起,而更为叫人不可思议的是,剑光席卷而过,那雄浑钟威,竟然直接土崩瓦解,根本无法与其争锋!

嗤!还未等诸人反应过来,那如虹剑光,已是划过此前那人脖颈,一道血光乍然惊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