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84章 人情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1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剑光寒,血光热,喷溅一地,浓烈的血腥气瞬间席卷全场,顿叫场内皆惊,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不敢言,唯有一颗大好头颅,正在地上滴溜溜乱转,至死眼未能闭!

“我已说过,今生今世,你都不会再有任何机会!”望着那滴溜溜乱转的人头,林白恍若未觉,长剑铮然入鞘,一言一顿,满含着肃杀之意,缓缓道。

此语一出,场内顿时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望着林白。刚才林白说出此言时,诸人只以为林白是在威胁此人,但谁也没想到,林白竟然暴戾如斯,言出必行,乍一出手,便取了此人的小命,让这原本勉强可算作天才的人物,变成了一堆枯骨。

此威之下,尤其是刚才那些对尚卓才出言不逊之人,更是双股战战,额头满是森然冷汗,生怕林白下一个对付的目标,就是他们这些人。

扬眉剑出鞘,男儿当杀人!但颤栗归颤栗,场内却也有不少人心中为林白叫好不止,甚至有个别人,望向尚卓才的目光更是颇多艳羡,恨不能也有林白这样一个师尊。

仙界之中,师徒传承虽然重要,但师徒情分却是极淡。除非是那种天才人物,方会被人看重,等闲被收入门庭的弟子,根本不会亲自教导。甚至在有些时候,若是这种寻常弟子能够有所不寻常的际遇,甚至会招致师尊觊觎,做出杀人夺宝之举。

而如林白这般,为了替徒弟洗刷心中怨气,在万初洞天地头上,做出虎口夺食,直接杀人复仇之举的,更是绝无仅有。也正是如此,才会有人觉得,人生如有一师,虽死足矣。

“我已出言将此人收入门下,但道友还是仗剑杀人,未免也有些太狂傲了,当真欺我万初洞天无人不成!”钟状法器被逼退,中年男修眸中满是凶光,直视林白,皮笑肉不笑道,眼见得一个堪称天才的弟子即将到手,却被人诛杀,这叫他如何能忍。

“我此前已出言必取此人之命,但道友你却还是出手拦阻,莫不是欺我不能为徒出一口胸中怨气不成?”林白闻言,毫无惧色,轻弹掌中飞剑,淡淡道:“道友你若是心中有所不服,想与我一战,那便来战,何必多言!”

此人好生狂傲!闻得此言,原本在一旁静观局势变化的中年女修,神情顿时一凛,望向林白的目光,也不禁有些异样。她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的脾气居然如此狂暴,而更让她不解的是,以林白五杂灵根的资质,虽入乾元境,但怎会有与师兄争锋的本钱。

不仅如此,就她观看此前的态势,更是发现林白刚才在逼退师兄手段,诛杀那地灵根之人时,飞剑固然凛冽,但似乎并未出尽全力。但饶是如此,却已是能够将师兄赖以成名的绿玉钟逼退,并且还能够在钟威下,行杀人之事,端的是不可思议。

莫不是自己看走眼了,此人并不是五杂灵根?可测试灵根的法器,自己使用已久,次次都是屡试不爽,怎么会有偏差出现?抑或是此人乃是什么特殊的灵根,与五杂灵根相似,是自己从未听闻过,所以才会将其视为废柴?

“好大的口气!莫不是连我你都想要杀了?”而就在此时,那中年男修闻言略一错愕后,猛然捏紧双拳,直视林白,展露出虎虎雄风,沉声道。

林白轻笑不语,只是如云淡风轻般捏紧了剑鞘。而就在他做出这举动之际,那中年男修只觉得身上的气息骤然一沉,如被一块大石压在头顶,沉重的快要喘不过气来。甚至在他眼中,看似云淡风轻的林白,竟是犹如一座巍峨巨山般,只能仰视!

怎么回事,此人明明是乾元境,怎地会有如此雄浑的威压,即便无相境,也不过如此!威压下,中年男修额头满是冷汗,心中颤栗莫名,只觉得事情古怪的超乎寻常。

瞬息之间,场内已是寂静如死域,落针之声都可闻。所有人的心都已是提到了嗓子眼,知道假若林白和这中年男修一旦交手,定然是石破天惊。

不过场内诸人心中却也有些疑惑,虽然就他们所见,林白的确是有几分手段,但不管怎样,这都是人家万初洞天的地头。他在此闹事,难道就不怕万初洞天苛责?

“马文师兄且慢动手……”而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,场内却是陡然有一个惶急的声音传来,而后一名额头满是大汗的年轻人跑了过来,先向林白露出个笑脸后,然后凑到那中年男修,也就是马文的耳边,低低出声。

马文闻言之后,面上登时有错愕之色出现,缓缓收手,然后目光向着林白扫视不断,似乎在思忖刚才那人的话语,沉默片刻后,缓缓道:“看在圣女和求老前辈的面子上,我暂且饶过你这一次,若还有下次,休怪我无情!”

什么,这人竟然跟万初圣女还有纠葛?此言一出,场内登时哗然一片,所有人均是面露不可思议目光,望着林白,任凭是谁,都没想到林白竟跟万初圣女有旧。

不仅是这些人,就连那中年女修都是颇为错愕,她为万初洞天门人,自然知晓洛曦素来洁身自好,从未听闻跟仙界什么年轻人有过交集,怎地与这小子,还有牵扯。

不过而今前来传话之人,乃是洛曦那一脉的内门弟子,想来也并不是虚言。

“多谢了。”马文不愿折损万初圣女的面子,而林白又怎愿在没找出索菲娅和李青囡下落前,就跟万初洞天闹僵,这样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,闻言后,淡淡一笑,向那传话之人拱了拱手,心道自己这次算是欠了求花子和洛曦的一个人情。

话音落下后,林白向着尚卓才、金宝洪和夏家兄妹递了个眼色,便想要从此间离去。

“且慢!”但还未等三人脚步迈出,背后马文那阴魂不散的声音却是重又响起,缓缓道:“他们可以走,但是你们兄妹若是还想拜入我万初洞天的话,就给我留下!”

此言一出,夏飞和夏青萍顿时面露难色,颇为为难的看着林白。林白对他们兄妹二人有帮扶大恩,若是此时为了拜入万初洞天门下,而舍林白而去,那未免有些不讲恩情;但如果舍弃了此番这个好机会,怕是今后再难遇到这样的机缘。

“你们可想清楚了,再往前一步,以后就不要再妄想入我万初洞天了!”就在夏家兄妹为难之际,马文却又阴恻恻的出声。虽说他不能拂逆了洛曦的面子,但却不代表不能小小的恶心一下林白,他正是想要借夏家兄妹之事,扳回一局。

“师兄……”不等林白开腔,那中年女修却是有些着急,道:“此女……”

夏青萍乃是极为少见的阴凰体质,而且更是契合她这一道的术法。此番能够收到一名这样的弟子,堪称是她的幸事,她如何愿就此舍弃。

“师妹休得再说,此女天资固然不错,但若是跟这等人沆瀣一气,以后也定然难有成就。就算是拜入你门下,以后难免也会做出羞辱门楣之事。”马文哪里能听中年女修的劝阻,手一抬,示意中年女修无需再言,他心中之意已决,只要夏家兄妹离开,就无法拜入万初。

“你我相交一场,交浅言深,日后还有相聚的机会,也不在这一时。此番是你们兄妹的机缘,我如何能做出破人之美之事,你们就此止步,以后有缘再见。”林白见状,轻笑出声,向着夏家兄妹拱了拱手,笑吟吟道。

他看得出来,夏家兄妹对能够拜入万初洞天这个机会,极为看重。而且这也是这对兄妹的机缘,若是他执意要两人跟他离去,让他们错失这次机会,对他们来说颇不公平。而且他跟尚卓才还有要紧事要说,虽然夏家兄妹与他有旧,但他也不想法传六耳。

“多谢木前辈了!”夏家兄妹闻言,面上顿时露出喜色,向林白拱手道。他们着实是有些怕林白执意让他们跟随而去,拂逆了马文的面子,到时怕就要错失良机。

“无妨。”林白闻言微微摇头,轻笑一声,然后目光落到了那中年女修的面上,拱手道:“道友,我有一事相求,不知可否让夏飞拜入您的门下,这样全了他们兄妹之情。两人能够朝夕得见,我想对青萍的修为也是一件好事,可以心无旁骛。”

中年女修闻言微微点头,示意允诺了林白所请。她是个细心人,如何看不出来,林白之所以如此,是怕因为他的缘故,导致马文将怒气加到夏飞身上,到时候为难他。

夏飞若有事,夏青萍自然也心有旁骛,到时反而不美,便顺水推舟,成就了林白所请。

“多谢!”林白见状,向着中年女修拱了拱手,诚心谢道,他已用相术分析了中年女修的性格,此女外冷内热,夏家兄妹拜入她门下,可谓得遇良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