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85章 前因后果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7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饕餮!这货不会是饕餮转世的吧?!

看着尚卓才那贪婪的吃相,金宝洪心中甚至都开始怀疑,尚卓才究竟是饿死鬼脱胎,还是饕餮神兽化形而成。他也不是没有见过贪吃之人,但如尚卓才这般,疯狂往嘴里填东西,甚至嫌拿着筷子都麻烦,直接用手捞起东西往嘴里塞的,却还是第一遭遇到。

他有心想要问问,林白和尚卓才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,但看林白一直沉默不言,只是静静的望着尚卓才在那疯狂吞食桌上的食物,到了嘴边的话,也被吞回了肚子。

实际上不是林白不想问,那俩小丫头对他何其重要,如今他看到尚卓才,如何能不想弄清楚这段时日的前因后果。但他实在是不愿打搅尚卓才。而且看着尚卓才而今的吃相,他更是有一种心酸之感,曾几何时,尚卓才也是海参鲍鱼可劲儿造,就算是扔了也不觉得可惜的富二代,但如今这吃相,却哪还有过去的模样,分明就是个饿死鬼。

这一切,足矣说明,尚卓才在进入仙界这段时日后,是经历过多少的委屈,过的日子又是何其的憋屈,恐怕定然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,整日饥肠辘辘。

而之所以会造成如今这一幕,原因无他,正是因为他林白来迟了仙界,也正是因为他林白没有足够的实力,去守卫好自己在意的一切。尚卓才贪婪的吃相,对林白而言,无异于是一记接着一记,重重抽在他脸上的耳光,叫他心酸难耐。

自己这个师尊,当的实在是太不称职了,收了徒弟,却不去管,任其自生自灭……

“终于吃饱了……好久没吃过这么舒服的饭了……”而就在林白心酸难耐之际,尚卓才终于停下了贪婪的攫取,长长的打了个饱嗝后,向着一旁目瞪口呆的金宝洪歉意一笑,道:“叫这位兄弟见笑了,实在是太久没吃过饱饭,这吃饱的感觉,真是踏实!”

一言一句,宛若钻头般,直指林白心脏,叫他都忍不住闭上眼,生怕叫尚卓才看到自己眼眸中的怜悯和自责,让他觉得自己这个师尊太过软弱。

“师尊,咱们这次闹了这么大的事情,惹上了万初洞天,他们不会对您不利吧?”而就在此时,酒足饭饱的尚卓才一抹嘴,然后面露紧张之色,眼珠子骨碌碌朝四下看了眼,缓缓道:“咱们要不要赶紧走,若是他们打上门来,怕就不好了。”

有徒如此,夫复何求!此言一出,林白愈发觉得心酸,即便是一旁的金宝洪,都是慨叹连连。他不是瞎子,也不是傻子,从尚卓才的吃相,便能看出如今尚卓才是受了多少委屈,可这小子吃饱后,想得不是其他,而是怕林白出事,这份赤子之心,实在叫人感动。

“放宽心吧,好好歇歇。没人能怎么着我们师徒的,若是真有人来惹我们,师尊我就杀将出去!”轻轻叹息一声后,林白缓缓开腔,温声对尚卓才安慰道。

“这倒也是,师尊您认识万初圣女,万初洞天的人,自然不敢怎么着我们……”尚卓才闻言,这才回想起了此前林白与马文起冲突时,前来调停的那人,轻舒一口气后,脸上露出促狭神情,嘿笑道:“师尊,那万初圣女,是不是我的新师娘?”

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!听到这话,林白不禁愕然,这尚卓才虽然受了不少磨难,可口花花的毛病,却还是分毫未改,但片刻后,老脸却是不禁一红。

而今不过是透露出些许万初圣女跟自己相识的口风,可尚卓才居然就问是不是新师娘,自己这师尊在他眼里,到底该是怎样的花心,难不成就是一匹种马不成,是个女人就上?

“噤声!这话不能乱说的,小心祸从口出!”但还没等林白出言,金宝洪却是露出小意神情,伸手捂住尚卓才的嘴,目光扫视四下,见左右无人后,这才心有余悸道:“万初圣女是何其神圣的人物,不知多少人对其倾心,若是被人听去,必是一场祸事!”

“这有什么当紧的,我师尊是怎样的人物,那万初圣女虽然薄有姿色,但依我看来,配我师尊却也勉强,还要先看看我师尊嫌弃不嫌弃她才是。”尚卓才闻言,嘿笑道。

金宝洪闻言,顿时一阵无语,心道真是服了这货了,如此厚颜无耻的话,却偏偏能被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。也亏得而今就自己和林白在此,若是有旁人听了去,恐怕少不得是一顿大麻烦。不过尚卓才这模样,倒叫他愈发有些好奇,究竟林白是有怎样的手段和实力,才会叫尚卓才这般自信满满,认为万初圣女委身林白,都是高攀。

“别说这些不咸不淡的话了,我跟那万初圣女清清白白,甚至连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。不过是因为一位老前辈,所以才有了些交集罢了。”林白闻言微笑摆手,然后声音陡然变得郑重其事起来,向金宝洪看了眼,道:“金胖子,你先出去把风,莫让人靠近。”

金宝洪闻言点了点头,也没说什么,起身便朝外走去。他知道林白身份特殊,看样子师徒二人也是许久未见,定然有许多隐秘的话说,他一个外人在此,反而不好。而且这世上有些秘密,接触的越少越好,知道的越少,有时候反倒是能活得越久,多知无益。

“这胖子是什么人,师尊你怎么识的他,他们为什么又问师尊你喊木前辈,您老是怎么来的这里?”金胖子一出去,尚卓才顿时就像竹筒里倒豆子般,不断发出疑问。

林白闻言,自然是简略的向他讲述了一番原委,等把事情说清楚后,便对尚卓才沉声道:“你和那俩小丫头是怎么到的仙界,又怎么弄成这幅模样?”

“还不是仙门封印后,为了找师尊您老人家,可没成想,您老人家是享福了,我们倒是受苦了……”尚卓才闻言顿时苦笑摇头连连,然后将原委悉数讲出。

就尚卓才所说,当初仙门封印后,林白不知所踪,不仅仅是几女六神无主,索菲娅和李青囡这俩小丫头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般,急切想找到林白。情急之下,这俩小丫头就找到了尚卓才和吴良,言称要与他们两人一道,寻找林白的下落。

听到这俩小丫头的话,尚卓才和吴良顿时就有些慌了,一番劝阻,建议两个小丫头跟贺嘉尔她们一道为佳。但这俩小丫头如何肯,说分头行事,能够多找一些地方,就能多一些希望。尤其是索菲娅,更是嘲笑尚卓才和吴良,乃是胆小怕事之辈。

尚卓才和马良都是极好脸面之人,如何能经受的起一个小丫头如此鄙夷,火上心头,当即便应承了下来,带着这俩小丫头星夜离开,一路向东寻找而去。

之所以答应这两小的请求,除却两人好面子之外,就他们两人想来,这两小脾气极为倔强,若是他们不一道寻找,说不好她们会自行离去,到时反而不好。而且就他们想来,两小都没吃过什么苦,就算是出去找人,吃些苦头,想必也就心灰意冷,自然折返。

但一路逡巡下来,两小的表现,却是大大出乎了尚卓才和吴良的意料。不管是悬崖峭壁,还是密布荆棘,哪怕只是蚰蜒小路,或是耸入云霄的巨山。有些苦难,叫尚卓才和吴良都有些望而却步,可这两小却是分毫没有放弃的意思,一路互相扶持,仍在坚持。

也是到了此时,他们两人才算真正发现,两小心志之坚定,以及寻找林白心思的笃定。

但可惜的是,当时林白天机遭到蒙蔽,根本无法探查,只能如大海捞针般,不断的寻找。他们找过许多地方,吃了许多苦头,可依旧没有分毫发现。

苦寻无果,都叫他们有些心灰意冷,以为林白是出了什么祸端。但看着两小的模样,他们却还是咬牙坚持下来,就这样一路向东,最后找寻到了长白山脉。

沿着长白山脉,一路逡巡,最终也是没有得到什么结果。最后更是被他们找到了长白天池周围,但一番苦寻,他们却还是没发现林白的踪迹。不过虽然没发现林白的踪迹,但这般入地三尺的搜寻中,却也是叫他们有了一个不得了的发现。

也不知道是命中注定,还是天意使然,他们竟是在天池边上,找到了一处上古遗迹洞府。那洞府隐匿与天池畔的山石交错之处,即便是有人从旁经过,都未必能够发现,还是索菲娅心细如发,看出了异常,他们才算是进入到了其中。

进入洞府后,他们发现,那劳什子洞府,乃是一名叫什么长生真人的上古炼气士所留。而且在洞府中,更是留下了两枚言说服之便可举霞飞升的丹药。

那丹药芬芳扑鼻,晶莹剔透,从外表来看,便不似凡品。尚卓才和吴冕心念大动,本想分成四半,分食服下,但没成想,却被索菲娅抢了先,两小一人一颗,吞入肚中。

丹药被抢,尚卓才和马良虽觉失落,但也没想到接下来竟会有那样不可思议之事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