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86章 诡异丹药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0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虽然只是单纯听尚卓才讲述,但看尚卓才那一脸吃瘪的表情,林白却也是能想象的出,索菲娅略施小计,从尚卓才和吴良手中夺走丹药时的那幅小狐狸表情,不禁莞尔。

而且也唯有如此,也能叫他明白,缘何两小会被仙界中人当成是人药,而尚卓才又因何说在两小的身躯中,存在着蓬勃的生命精气,想来都是那劳什子长生真人丹药的效用。

但让林白颇有些不解的是,就在尚卓才说到此间的时候,虽然脸上满是吃瘪表情,但眼神中分明还有一丝惊慌,似乎是又回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“后来又发生了什么?你们是怎么到的仙界,又为何会失散?”见尚卓才神色有异,林白心中愈发狐疑,便沉声开腔,对尚卓才追问道。

“师尊你稍安勿躁,我慢慢给你解释……”尚卓才闻言,端起桌上酒杯,一饮而尽,仿佛是要用杯中酒液,来给自己压压惊,方能讲出接下来的事情般。

随着尚卓才的讲述,两小和尚卓才、吴良四人缘何来到仙界,又缘何会变成如此模样的脉络,渐渐变得开始清晰起来。不过这一番讲述,却是叫他咋舌连连,惊叹莫名,虽然他早知道,四人此番必然是经历了不少事情,但还是没想到,竟是这样的惊心动魄。

两小在抢服丹药后,刚开始还并无什么异状,当时尚卓才和吴良还以为是丹药放置已久,药力散却。但盏茶后,事情却是渐渐变得不对劲起来。

两小突然没来由的开始高呼身体发烫,而且就尚卓才和吴良所见,虽然当时乃是隆冬腊月,而且身处天池,寒意更是逼人,可两小竟是头冒白气,端的是骇人至极。

眼见情势不妙,尚卓才和吴良还以为是两小奔波劳累,得了高烧,便想找寻东西给两小降温。可没成想,就在两小两张小脸都变成赤红色后,竟是如高烧烧昏了心智般,开始变得胡言乱语起来,而且望向他们两人的神情,更是多了几分陌生之色。

还未等尚卓才和吴良弄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,两小却是陡然发作,竟然对他们两个大打出手。而且更为诡异的是,以两小的小小身躯,和他们交起手来,不但分毫不落下风,甚至还把他们两个揍得是毫无还手之力。

到了这一步,他们两个如何还能看不出来,两小这种异样,怕是那劳什子丹药搞的鬼。但可惜的是,不管他们如何呼喊,两小却是根本不加以理会,望向他们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陌生起来,就像是看着两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一样。

不仅如此,两小的手段,更是在不断的朝上攀升,释放出的威压,都叫尚卓才和吴良觉得神魂快要崩裂。甚至两小的手段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狠戾起来,犹如是对他们两个动了杀心,仿佛不把他们两个杀了,就难解心中之恨。

一番相处下来,尚卓才和吴良早就把两小当成妹妹来看待,如何能下得了狠手。更不用说,在那诡异丹药的效力下,他们两个也根本不是两小的对手。

无可奈何下,尚卓才和吴良只能抱头鼠窜,在洞府内不断寻找藏身之所,想要看看能不能拖延一段时间,好等到两小药力渐过,恢复清明。

但时间越拖越久,两小的情况却是没有半点儿改变。而在洞府内一番翻腾后,也不知道是触动到了什么机关,两人竟然是误打误撞的冲到了一处静室之内。而且那静室空旷无比,除却边角处有一方色作五彩的祭坛之外,再无他物。

尚卓才和吴良有心想要从静室逃出,但两小却已封死退路,如何能叫他们有逃离的可能。没奈何下,随着两小的包抄,两人只好退到了五色祭坛中。

但任凭他们哪个都没有想到,就在踏入五色祭坛后,此前那虽然色分五种,但却平平无奇的祭坛,骤然有五彩光芒倏然闪烁不止,并且有阵阵诡异气息,倏然缭绕在他们周身,一阵阵空间之力不断撕扯,似要将他们带到什么不可知空间。

两人想要逃离挣脱,但两小却已冲了过来。而就在两小踏入后,也是瞬间便被那诡异力量所束缚,而后祭坛彻底运转开来,五色光华蒸腾而起,瞬间便把他们传入仙界。

五色祭坛!他们竟然也是因为五色祭坛才进入的仙界!此言一出,林白眼眸登时一凛,他着实没想到,在俗世之中,除却埋骨之地外,竟还有另一方五色祭坛存在。

而通过五色祭坛,进入仙界后,尚卓才见周遭环境虽然古怪,但还以为是在俗世。而两小也并没有因为五色祭坛的传送之效,而重新恢复清明。

乍从祭坛传送的晕眩中,清醒过来后,便又开始对他们两人发起追杀。一番追赶,尚卓才和吴良已是到了强弩之末,气息都变得微弱无比,可两小却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般,仍然是不断的追赶着他们,似乎不把他们杀了,就难平心中之恨。

就在尚卓才和吴良以为要把小命,葬送到两小手中时,天穹之上,却是陡然有一道流光滑落,而后有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出现。尚卓才和吴良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,当即便傻了眼,也彻底明白,自己如今所在的位置,恐怕不是俗世,而是不可知的世界。

而在那白发老者出现后,一看到两小,顿时便露出惊诧神情,言称世间竟有生机如此之强的孩童,随即见猎心喜,便出手将两小制服。虽然两小百般抵抗,但那白发老者手段滔天,却根本不是两小所能对抗,很快就被那人所制服。

制服两小后,那白发老者心中似乎颇为快活,也懒得多去理会尚卓才和吴良,便重又化作一道流光,消逝在了天穹之间,从此杳杳无踪。

虽然因这白发老者的出现,才让尚卓才和吴良虎口脱险,但眼看两小被这白发老者掳去,他们两人却也是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,只觉得辜负了林白的嘱托,没能看顾好两小。

只是他们乍入仙界,人生地不熟,却又如何能找得到两小,而且他们也察觉到这方世界的不对劲,更是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。只能隐匿身份,缓缓图之,找人打探消息,探查两小的音讯,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回到俗世的机会。

经过一番探查后,两人这才算是终于明白,他们如今竟是到了仙界之中。而且从旁人的口中,他们更是知晓,两小如今在仙界也是声名鹊起,许多人都把两小当成了蕴有不测之秘的人药,正在不断兴起杀伐之事,抢夺两小的归属权。

而按照告知他们这一切那人的讲述,两小最终是被天理老人掳走,被他带在身边,当了两个小小的婢女丫头使唤,留待慢慢研究透彻她们身上的秘辛后,再缓缓图之。

天理老人乃是无相境强者,如何能是他们两人所能够碰触的,而且他们修为低劣,行走在仙界,更是吃了无尽的苦头。但饶是如此,两人仍是没有放弃寻找两小的念头,并且他们坚信,终有一日,林白会来此处寻找他们,到时必有翻身之时。

“我怎么着都没有想到,我这一等,竟然就是这么久的时间,才算是把师尊您老人家盼了过来……”说到此处,尚卓才才算是轻舒了一口气,感慨无尽道。虽然他刻意隐去了不少,但林白还是能想象得到,他和吴良两人,在仙界经手过多少波折和磨难。

他们修为低劣,而仙界则是以强者为尊,这几年的时间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。

“是我愧对你们,到了现在才进入仙界,开始找寻你们。”林白听完后,轻轻叹息出声,满含歉意的安慰了尚卓才一句后,颇为疑惑道:“吴良呢,他没有与你一道?”

“吴良师弟,如今是否还存活在仙界,怕都是个疑问了……”尚卓才闻言,苦笑出声,眼眸中满是失落之色。据他所言,在当时探查到两小是被天理老人夺走后,他们因为百般打探两小的讯息,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,对他们发起了追杀。

而在逃离的路上,他们两人已是彻底失散,自此之后,再无了联系。而这一番辛苦磨难之后,尚卓才真是有些怀疑,而今的吴良,是否还在人世。

“不会的,吴良那小子不会有事的,他不是短命之人!”林白目光笃定的缓缓摇头,道。

这话不是他在宽慰尚卓才,而是出于他对吴良的了解。在他遇到吴良之前,这小子乃是一个跑江湖招摇撞骗的小骗子,甚至连活佛都敢戏耍。这样的江湖人,心思最是活泛不过,仙界虽然凶险,但吴良在其中,未必不能如鱼得水,当无性命之危。

“你可还记得进入仙界时,那五色祭坛的位置?”略一思忖,林白眼露精光,缓缓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