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93章 冤家路最窄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3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来者止步!”就在林白心中诧异之际,一个傲然冷语,骤然自虚空中传出。

话语说出的同时,那诡异的光华纹络,竟已是散发出极为蓬勃的威压,向着林白、尚卓才和金宝洪三人席卷而来,光华近体,威压愈发深重,恍若一座巨山,压在头顶。

在这剧烈威压下,饶是林白,都有些站立不稳的感觉,而金宝洪和尚卓才两人,更是几乎就要被这雄浑的威压,压得喘不过气来,双腿一软,就想跪倒在地。

怎么回事儿?为何此前那些人进入都并没有什么事情,偏偏自己进来时,却是有这种异象出现,难道是归氏商行的人,认出了自己的身份,所以才想要拦阻不成?

但此刻情势危急,林白却也顾不得想那么多,神情仍如往常,而后脊背骤然挺直,运转一器破万法秘术,生生用肉身,凝聚出了一股峥嵘剑意,向那威压席卷而去。

剑意破空,其势一往而无前,饶是那诡异光华所形成的威压,恍若巨山般沉重,但还是被一剑戳了个粉碎,直接消散涤荡与虚空之中,不见其形。

但即便是林白出手极快,威压并没有持续多久,但尚卓才和金宝洪两人,却还是变得呼吸急促,甚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大汗淋漓之感,只觉得距离鬼门关,仅剩半步。

光华乍然散却的同时,一道身影倏然而现,而后站定在林白身前三步之处。那身影站定后,只见乃是一名身着蓝衣的中年人,此人面容清隽,双眼内好似有一方星空,深邃无垠,叫人无法看透,站立在那,更是有一种如临深渊之感,莫名便叫人有敬畏之感。

乾元上境!此人乍一出现,林白顿时便察觉到了此人的修为不弱。就他所见,恐怕当是自己进入仙界之后,除却火婆婆之外,所见的修为最高之人。

不过虽是如此,林白却也并不觉得畏惧。此人固然是在乾元上境,但就他所见,应是进入乾元上境未久,若真动起手来,绝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但让林白有些不明白的是,从此人的模样来看,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。可这叫林白愈发好奇,假若没有敌意,那又因为什么,才会出手拦阻自己三人。

“你难道不懂我归氏商行的规矩吗,除乾元境外,闲杂人等,不得入内!”蓝衣中年人大袖一摆,背于身后,淡淡对林白出声,言行举止,均有一种不怒自威之态。

原来如此!此言一出,林白顿时明白这蓝衣中年人为何会出手拦阻了,倒不是他知晓了自己的身份,而是自己想带尚卓才和金宝洪两人进入商行,已是坏了拍卖会只允许乾元境之人进入的规矩,也正是如此,这蓝衣中年人才会出手相拦。

此人乃是依照规矩办事,而且就林白所见,在他之前进入拍卖会会场的,也的确都是乾元境之人,此事倒的确是自己有些冒失了。

“抱歉,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贵商行的拍卖会,对规矩知之甚少,还请见谅!”林白闻言后,向那蓝衣中年人拱手一笑,然后转头对尚卓才和金宝洪道:“你们两个去万字楼找个落脚的地方,等拍卖会结束后,我过去找你们。”

尚卓才和金宝洪闻言,虽然心中失望,但也知道规矩不可破,只得依言便要退却。但还未等到他们两人离去,却是有一个略带尖锐的声音响起,话语声中,更是充满了嘲讽,淡淡道:“我当是什么人如此不知好歹,敢带俩废物进拍卖会,原来是你这个五杂灵根的废柴!我家那小婢女说的还真是对,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!”

冤家路最窄,这话还真是一点儿都没错!一听这声音,林白嘴角顿时便有一抹苦笑闪过,而且眼眸中更是瞬息间多了些愠色。此时恰巧出现在此地,并且出言讥讽之人,除却了刚刚和他们分开的宇桓风那王八羔子之外,又能是哪个。

不过相较于上一次,这一回林白真是对此人动了杀心。且不说其他,但就是此人三番五次出言侮辱,就已经足够他死个十来回不冤了。只是不知道,等到这王八羔子命丧在,被他当成五杂灵根的自己手上时,面上的表情,该是何等精彩!

五杂灵根?听到宇桓风的话,那蓝衣中年人也是不禁面带疑惑之色,向林白打量过去。

仙界之中,五杂灵根之人不在少数,但以五杂灵根的资质,进入乾元境的,却是万中无一,或者更准确的说,应该是绝无仅有才对,至少就蓝衣中年人所知,是绝无仅有。

尤其是在刚才林白出手之际,蓝衣中年人分明感觉到,林白不但境界不低,而是实力也颇为强劲,甚至刚才以身为剑,破去自己威压的时候,似乎还保留有余力。

这样的人物,若资质还只是五杂灵根的话,那岂不是要叫天下其他灵根之人,一头撞死在墙上。想到此节,那蓝衣中年人心中更是不禁一动,觉得此事颇为蹊跷,对林白的身份也是多了几分好奇,更是笃定主意,要将此事告知自家主人。

“真是山水有相逢,不过是分开短短片刻,竟是又在此处见了宇二少。”虽然杀心已起,但林白却也明白,此处不是动手的去处,脸上不动声色,轻笑一声后,对宇桓风淡淡道:“只是不知道财大气粗的宇二少,此番过来,可是为了再用高价买些空冥石?”

“放肆!”此言一出,宇桓风面上的骄矜之色,顿时一扫无遗,只剩下无尽的愤怒。之前被林白阴了一道,用高价买了那空冥石后,他已是怎么想,怎么觉得憋屈,如今看到林白,好容易逮到个羞辱他的机会,可林白却又以此事反击,如何能不叫他恼怒。

“宇少能做得,难道就不能让别人说得?”林白见状,淡漠一笑,然后面上又多了几分讥讽之色,对宇桓风轻笑道;“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,宇少你此番前来拍卖会,可是为了买些什么珍奇之物,借花献佛,赠予万初圣女不成?”

“不错……”宇桓风闻言,面上登时露出傲然之色,朗声开口,如林白所说,他此次前来,的确是想要看看,归氏商行的这次拍卖会,会有怎样的珍奇之物出售,看能不能从中挑选几个不错的东西,赠与万初圣女,好挽回此前丢掉的颜面。

但话刚一说出口,他却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,试想一下,林白此前阴了他那么多次,如今怎么会如此好心的问这个问题,没有任何迟疑,他便急忙止声,而后向着林白望去,却是看到林白在听到他这话后,已是满脸讥讽和玩味之色。

这小子是在嘲笑自己自作多情!看到林白这表情,宇桓风焉能不知道,林白之所以套自己的话,定然是打算等自己给出确定之语后,在以当初在万字楼时,火婆婆对自己发出的讥讽之语,来讽刺奚落自己,说什么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之语。

念及此处,宇桓风更是觉得心头莫名火起,双拳握得嘎嘣作响,甚至连指甲刺破了掌心,溢出鲜红血丝,都浑然不觉。此时此刻,宛若林白一般,他也是笃定主意,只要一有机会,就必须要将林白诛杀,不取此人小命,无法化解自己心中怨气。

场内的气氛,在这一刻就像是凝固了般,满是剑拔弩张的气氛。林白和宇桓风就这样冷冷相互注视,虽然彼此并未出手,但眼眸中的杀意,却已是不知道将对方杀了多少次。

这五杂灵根的少年人倒还真是有几分胆魄,居然连宇家都不放在眼里,此人想来身上定然是有着什么隐秘!而看到此景,那蓝衫中年人,心中对林白的身份愈发好奇起来,更是笃定主意,要将这不寻常之事,告知于商行的主人。

“有人要送圣女东西,却是不知道,是想要送什么东西啊?”而就在此时,顺着气氛已是剑拔弩张的林白和宇桓风两人身侧,陡然有一个声音传来,然后有一个男子出现,那男子玉树临风,英俊非凡,纤尘不染,仿若可净化天地。

“天机少主!”看到这年轻男子出现,蓝衣中年人顿时面露恭谨之色,施礼道。

这货怎么也来了,还真是巧了!林白闻言,眉头顿时微皱,然后向天机少主打量过去。

世间有那么一种人,即便是不需要刻意去表现,哪怕只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动作,就会让人看出他的不凡,而毫无疑问,天机少主便是这种人之意,头角峥嵘,不管是在何处,都如是鹤立鸡群,超凡脱俗。尤其是跟他一对比,宇桓风更像是见了凤凰的麻雀。

“道友,你我还真是有缘,居然又相见了!”天机少主闻言后,向着那蓝衣中年微微颔首,而后向林白望去,笑容灿烂,宛若一轮皓日当空,问候一句后,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,望着宇桓风,轻笑道:“宇二少,可是你要赠东西与圣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