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594章 天机少主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8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这话是什么意思?!

天机少主此言一出,林白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喜。虽然天机少主这问话,看似无心而发,面上更是无甚表情,但林白分明听得出来,其中似乎有一丝愠怒味。

这俩货恐怕都是对洛曦动心思了,想要成为她的修行伴侣。只是一瞬间,林白便明白了天机少主此语问出的蕴意所在。而在理清此节后,他心中更是陡然一动,有一个念头生出,自己暂时动不了宇桓风,但天机少主似乎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,不妨让这两人起些摩擦,等到那时候,这宇桓风怕是难免要吃些苦头,而自己也要有一场好戏看。

“卓兄,我……”宇桓风又不是傻子,如何能听不出来天机少主的弦外之音,闻言之后,喉头登时有些干涩,不仅如此,站在天机少主的面前,饶是他自恃英俊,但如今竟是也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挫败感,这种感觉叫他着实觉得不爽。

虽然不爽,但他却明白,和来历不明的林白不同,天机少主绝对不是他所能招惹的人物。宇家在仙界虽有几分薄名,也是数得着的世家之一,他宇二少行走仙界,大多数人都要卖个薄面,但这种薄面,是建立在那些人大多数都是寻常宗门之人的基础上。

可天机世家是什么,那是仙界所有世家之最,也是仙界五巨头之一,族中强者无数。而天机少主,则是天机世家挑选出的下一任家主。虽然他宇桓风也是宇家的下一任门主之选,两者身份看似相同,但因为家族底蕴的缘故,地位之悬殊,可谓一个在天,一个在地。

他很清楚,若是自己今日招惹到了天机少主,跟天机世家起了纠纷。恐怕为了平息天机世家的怒火,宇家的那些元老耆宿们,会毫不犹豫的剥除他继承人的身份。

“不错,宇少的确是想要在拍卖会上选择一些东西,赠与圣女!”但就在宇桓风想要出言辩解几句时,林白嘴角却是露出一抹玩味笑容,然后意味深长道:“此前我在万字楼上,曾和宇少有短暂的交集,当时恰逢火婆婆现身,宇少可是说过,火婆婆是替圣女邀请他的。”

“竟有这样的事情?”天机少主闻言之后,嘴角顿时也有玩味笑容出现,目光缓缓落在林白身上,轻笑道:“只是不知道,火婆婆可是去请宇少的?”

这货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!听到天机少主明知故问,林白心中顿时腹诽连连,以天机少主的身份,如何能不知道万字楼上发生的事情,如今出言,不过是为了恶心宇桓风而已,虽然此举颇为不齿,但也正和林白之意,当即便长长叹息一声,摇头道:

“宇少玉树临风,自然是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只可惜火婆婆那番前去,却并不是邀请他的,而是请求无欲老前辈,去跟圣女一叙。以我想来,宇少之所以想在拍卖会上买东西,应该是为了博取一些圣女的好感,宇少一表人才,我想他应是能成功吧!”

“住口!”宇桓风闻言,顿时勃然大怒,眼眸中怒意四射,直视林白,他如何不知道,林白现在摆明了是在挑拨离间,怒吼一句后,急忙对天机少主躬身施礼,辩解道:“卓兄请听我细说,事情绝对不是他所讲的那样……”

“不是那样,那是哪样?”天机少主闻言,微微一笑,面色云淡风轻,笑眯眯道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圣女风姿绰约,倾慕者自然无数,难道卓某还能一一管束不成?”

虽然此语看似并无什么怒意流露,但越是这样平淡的言辞,其中的嘲讽之意便越是深重。传入宇桓风耳中,一字一句,尽皆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。这种强烈的折辱感,虽已是叫他恼怒无比,但却无法发作,只能将一腔怒意,发泄到林白身上。

小子,你如此挑拨离间,绝对死定了,若不杀你,我宇桓风誓不为人!双眼通红的望着林白,宇桓风心中更是暗暗立下誓言,誓要取林白性命。

“卓兄,不要上了这小子的当,请听我说……”虽然恨不能立刻对林白动手,但宇桓风却明白,若是自己如今暴起伤人,那绝对又中了林白的计。只要一出手,便激怒天机少主不说,还会开罪万初洞天和归氏商行。而这三者中的哪一个,都不是他和宇家能招惹的。

“不必说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不等宇桓风把话说完,天机少主淡淡一笑,笑容宛若一缕初冬的阳光,灿烂又温暖,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,叫人莫名便觉得可亲。

尤其是在他笑时,更是丰神如玉,天风卷来,吹动身上一袭白衫,轻轻飘动,恍若是神祗在世,纵然是千万人中,也能看出他的不凡。

完了,这次算是彻底被天机少主给得罪了!听得此言,宇桓风心中顿时拔凉拔凉的,他焉能听不出来,天机少主虽然面色如常,但心中已有怒意。

如此这般,叫他既是忐忑不安,又是怒火中烧!忐忑不安的是害怕开罪天机少主;而怒火中烧的,则是为何自己身份不如天机少主般尊崇,若是能跟他平起平坐,又何必像如今这样俯仰鼻息;而更恨的,则是林白的撩拨,若不是他,一切何至于此!

“好气魄,好度量,美人在世,就当我辈公平求之,果然是天机少主,好风度!”而就在此时,林白更是满含促狭的向宇桓风一笑,伸手朝天机少主挑了个大拇指,道。

周围观看态势的尚卓才和金宝洪闻言,顿时连连翻动白眼。他们焉能不知道林白的为人,此番他这样出言,无非是想把天机少主和宇桓风的矛盾最大化罢了!

“道友此话,深得我意!”天机少主闻言,又是和煦一笑,然后缓步走到宇桓风近前,轻轻拍了拍宇桓风的肩膀,笑吟吟道:“努力吧,我看好你!”

话音落下,天机少主顿时如一阵和煦的春风,飘到了林白跟前,笑吟吟道:“道友,走吧,你我接连相见,倒也是有缘,应当共入拍卖会。”

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王八羔子了?!看到天机少主就这样置宇桓风与不顾,林白不禁有些诧异,若是就这样轻易了解,那自己岂不是白白折腾了一场。

不对!但就在他目光落到宇桓风身上之际,却是骤然发现,宇桓风的呼吸突然没来由的变得急促了许多,面色也是变成了猪肝色,紧接着,他就像是凭空被人揍了一拳般,身躯瞬时弓得像虾米一样,口一张,一口鲜血哇的一声喷落一地。

此人好高明好狠的手段!眼看着笑容和煦,宛若什么都没有做的天机少主,林白眼眸不禁骤然一凛。宇桓风此前到现在,根本未曾与人动手,只有天机少主朝他肩膀轻拍的那两下,甚至在那两下拍动时,自己都没有感知到术法波动。

可就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两巴掌,竟是直接把宇桓风拍的口吐鲜血,足见其手段之高明;而因为区区小事,就下这样的重手,更是说明此人面相如佛,但心如恶魔,狠辣至极!

“宇少怎么吐血了,如今天凉了,风霜大,可千万要保重身体。”虽然心中震惊,但林白面上却是神情不变,笑眯眯的向着宇桓风出声。

“道友所言不错……”而在听到林白这话后,天机少主也是和煦笑着出声,不过眼眸深处,却明显多了几分讥讽之色,道:“吐血乃是重病,血吐多了,怕是命不久矣!”

我嘞个去,就小爷这么几句话,这货就对宇桓风动了杀心!此言一出,林白更是浑身骤然一寒,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,愈发觉得天机少主心性之狠辣,要超出自己的预料。

要知道,如今宇桓风不过是表露出些许对洛曦的追求之心,竟叫天机少主动了杀机。而且心存杀机,可这货脸上笑意却是依旧平淡,甚至言语间,更是完全听不出杀意,若是不知内情的,恐怕还以为他这是真的在关心宇桓风,这才更叫人觉得可怕。

宇桓风不过是稍稍动了心,就变成这样,那要是真成了这天机少主的情敌,那岂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,注定要不得善终!想到此处,林白不禁激灵灵打个寒战,不毛而栗。

“道友,还不知道你如何称呼?”而就在此时,天机少主却是对林白轻笑出声。

“上木下易,少主称我一句木道友便可。”林白闻言,顿时敛起心中寒意,笑道。

“如此岂不是显得生分。”但出乎林白的意料,天机少主却是露出热络神情,笑吟吟道:“你与求老前辈有旧,也勉强能算作与我有交,以后我便唤你做木老弟,你叫我卓兄即可。”

“这怕是有些不好吧……”林白闻言,眉头顿皱,觉得天机少主的态度有些古怪。

天机少主轻描淡写一笑,然后道:“没有什么不好,理应如此,很快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
林白闻言眉头微皱,觉得自己从这话里,隐隐把握到了什么,但一时却又无法弄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