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09章 后生可畏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6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思来想去,宇桓风愈发觉得,此时揭穿林白,实在不是明智之举,当即冷然一笑,寒声道:“姓木的,你最好小心些,以后莫落在我手里!”

话音落下,宇桓风冷然一笑,朝着天机少主拱了拱手,而后转身便走。

“我就在这里站着,你能奈我何?有本事的,就在这神城里面,跟我做过一场!”林白闻言,也是冷笑不止,对着宇桓风的背影,连连冷叱不止。

嚣张吧!你就嚣张吧!姓木的,我看你到底能嚣张到几时,等此间事了,不管是你的小命,还是你的积蕴,都将是本少我的!听着背后传来的冷叱声,宇桓风面上蒙了一层浓郁无比的黑雾,眼眸中的杀机更是到了难以掩饰的地步。

虽然心中已是愤恨恼羞到了极点,但他却还是不愿在此就跟林白动手。在这里揭露林白,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,到时候自己除了缓解和天机少主的矛盾外,根本得不到任何多余的好处,只有此间事了,将姓木的诛杀,方能让利益最大化。

而等到那时,不管是丹药,还是千幻面具,抑或是那来历神秘的赤红铁片,都将被自己所得,借助这些事物,自己的修为必将有一次急速的飞跃。

虽然面色愤怒,但林白心里,却是乐开了花。天机少主和宇桓风孰轻孰重,只要不是个傻子,都能分辨得出来。虽然此番让宇桓风对自己动了觊觎之心,恐怕以后定然是会有什么祸患,但却避免了现在就跟天机少主撕破脸,却也算得上一件幸事。

最重要的是,经历过那么多波折后,林白和宇桓风两者间的矛盾,早已是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林白很清楚,他们两个迟早要有一场生死搏杀。既然早晚都有这么一场,早一些,晚一些,又有什么区别,更不用说,还可借此来化解一场危机。

“此人实在是令人生厌,三番五次的撩拨我,此番还想要挑拨你我之间的兄弟之情,实在是可恨!若是出了神城,我定要将其斩杀!”宇桓风走远后,林白脸上却依旧满是愤愤然神情,怒斥一句后,朝天机少主拱拱手,道:“让卓兄你看笑话了。”

“此人撩拨你我,心性实在是恶劣至极,只可惜我当时出手留了几分情,没能将其诛杀。”天机少主闻言摆了摆手,和煦一笑,然后对林白道:“不过这人虽然心性不佳,但背后却也还有家族势力,木老弟跟他结怨,不是什么明智之举。”

“若不是碍于宇家,我现在就想把他杀了!”林白闻言愤愤然一笑,依旧是怒不可遏,慨叹几句后,便对天机少主道:“卓兄,咱们不说这烦心事了,走,我请你喝酒去!”

此人如此暴戾,做事更是完全不知轻重,只凭一腔怒火做事,恐怕不是自己要找的人。听得林白这话后,天机少主顿时觉得林白的嫌疑性骤降了许多。

“我还有事要做,就不陪木老弟了。”天机少主一笑,然后摇了摇头,道:“木老弟以后若是再跟此人起了纠纷,大可前来我天机世家避祸,到时我定会护你周全。”

护我周全,怕是要再探探我的底吧!林白闻言,心中顿时腹诽连连,不过脸上却是露出感激之色,拱手道:“卓兄实在是人中俊杰,你的好意,老弟我却之不恭了。”

林白越是如此,天机少主便愈发觉得林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,轻笑一声后,道:“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,我想不久之后,你我就会再见。”

话说完之后,天机少主也没再给林白出言的机会,当即便转身向着另一侧走去。而等到天机少主走远后,林白这才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,而且此时此刻他才发现,自己的后背,不知何时,竟是已起了一层白毛汗。

他很清楚,刚才自己就等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个来回。若不是自己恰好把握到了宇桓风本性中的贪婪,并且以此来让宇桓风打消了在天机少主面前,揭穿自己的打算。恐怕现在的自己,就已跟天机少主厮杀在了一起,生死如何,必是五五之数。

不过即便是如此,以后却也要多加小心。虽然这一次打消了天机少主心中的怀疑,但此人心性缜密,以后难免不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,到时候怕难免还有其他纷扰。

最重要的是,宇桓风杀心已起,等此间事了,必须要多加提防此人。如果说天机少主是一条不叫只咬人的恶狗的话,那么宇桓风就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疯狗。疯狗虽然没有恶狗阴险,但被他咬上一口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其实林白也明白,如今最好的选择,实际上是在万初洞天盛会未召开之前,就尽快从此地离开,如此方能避祸。但他已跟归于龙达成了协议,要等盛会结束后,深谈一番。为了能更好找出两小的下落,不管自己愿意与否,必须要在此处坚持下去。

如果疯狗一定要咬人的话,那就拿起打狗棍,将其打死便是!念及此处,林白眸中杀机陡然一凛,心中已做好决断,等宇桓风出手之际,定要毫不容情的将其诛杀。

转头向归氏商行又望了眼后,林白没再多加逗留,因为他总觉得,天机少主的离去,可能也只是个幌子,说不好此人还在身后关注自己的动向。当即没再多加迟疑,便向着坊市外走去,想要跟金宝洪和尚卓才汇合,对他们晓以利害,让他们也多加小心。

而就在林白的身影刚从归氏商行门口消失没多久后,顺着拐角处,天机少主的身形缓缓显露出来,向着四下环视良久之后,这才大袖一摆,运转法器,化作一道流光消失。

“这年轻一代还真是不容小觑,一个个都奸猾似鬼。看来我们这辈人真的是老了,接下来的天地,是非他们莫属了!”而就在天机少主一飞冲天后,归于龙和归凉从商行大门中走出,向四下扫视了一番后,归于龙面带慨叹之色,幽幽道。

很显然,这两人也是隐藏在此处许久,将这一出好戏,尽数收入了眼底。

“长老这话我就不认同了,姜还是老的辣,这些小辈,又焉知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一身蓝衫的归凉闻言后,恭维了归于龙一句,然后笑道:“那五杂灵根的小子,倒也出人意料,我还以为被宇家那蠢货一闹腾,怕要败露身份,没想到竟被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化解了。”

“他化解的可不轻松,若不是对人心的把握极其精准,此子又怎能想到这种险之又险的化解办法。”归于龙轻笑出声,然后眼眸中迷惘之色变得愈发深重了几分,缓缓道:“此子来历成谜,我倒是真有些好奇他的真实身份,究竟是什么。”

“他不是一名丹师吗?”归凉闻言眉头微皱,似乎不明白归于龙此言何意。

“丹师?你可知道,就凭化腐朽为神奇的炼制出那些丹药,非在丹道一途浸淫五十年以上的功夫,绝对无法企及。你觉得就凭他这年纪,会有那样的本事吗?”归于龙淡淡一笑,然后道:“此子身份成谜,我估计在他背后,定有手段不俗的丹师存在。只是仙界数得上号的丹师,就那么几个,却不知道垂青这小子的,会是哪一个。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小子背后的那名丹师,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?”归凉闻言一愣,而后眉头拧成了个疙瘩,有些忧心忡忡道。

“不妨事,我们又不是坑害这小子,只是借他的手段一用罢了。”归于龙轻笑着摆了摆手,道:“告诉主人,就说我们已经找到他要找的人,大事可期矣!”

“好,我会尽快将这件事情告知主人的。”归凉点了点头,应承下来后,接着道:“天机少主那边我们该怎么处置,他之前已是旁敲侧击过几次,想要探查这小子的底细了……”

“给那女孩儿下封口令,将她调回总号,若是胆敢走漏半个字,就让她永远没有再开口的机会!”归于龙眼神一寒,宛若是在谈及草芥般,淡淡道。而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那瘦削的身躯,更是朝外散发出一种凛冽的威压之感,叫人仰视。

“是!”听得他这话,归凉也是神情一凛,顿时变得恭敬了几分,但眉宇间却还是有些忧色,道:“天机少主性子缜密,而且看情势,似乎他也怀疑上那小子了,若是他在我们之前,就已经洞穿了这小子就是拂逆了他提议,并且抢购了他渴盼之物之人,怕是不妙。”

“放心,那小子不会让他这么快就发现的。如果真被他发现了,我归氏商行虽然不才,但从他手底下抢个把人出来,却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归于龙淡淡一笑,然后嘴角露出一抹玩味之色,淡淡道:“而且他此番前来,所图另有其事,不会过多分心在这些事上的。”

看着归于龙神秘莫测的笑容,归凉心中的好奇不禁加重了几分,觉得必有大事要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