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11章 狗咬人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8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只不过是短短片刻,场内的气氛已是犹如要凝固了般,而但凡是行走于林白和宇桓风两人身畔的人,均是能觉察到一种蚀骨的杀机,叫人后背不禁生寒。

“两位道友,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而就在两人间的气氛,已是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之际,此前与林白有过交集的马文缓缓出现,目光冷然的向两人扫视一番后,注意力渐渐落到林白身上,淡淡道:“道友还真是不消停,一事接着一事,你把我万初洞天当什么了?”

别说是马文,就连万初洞天的其他人,面上也均是有不善之色露出。从林白进入万初洞天的那一刻起,似乎麻烦就在一直缠绕着他。

先是沙净和孙空两人,然后就是万字楼的大打出手,紧接着又是挑选门徒大典上的厮杀。此前三次,虽然林白应付得当,再加上万初圣女和求无欲的面子,这些人才咬牙忍了下去,但即便如此,这些眼高于顶的万初洞天弟子,心中还是早已有了怨气。

如今林白在盛典召开在即的时候,却是又闹出来事情,这不能不叫马文这些万初洞天的门人弟子,认为林白此番前来,就是有意挑事,不把万初洞天放在眼里。

不是小爷找麻烦,是麻烦在找小爷。听得马文的话,林白心中不禁苦笑出声,但他也知道,马文此人单从面相来看,便是一名心胸狭窄之辈,定然是还在恼怒此前自己当着他的面,诛杀一名即将被他收入门下弟子的事情。

此种恼怒之下,他自然是看自己百般不顺眼,而不管自己怎样解释,怕也不会被此人听到心里,所以林白也懒得解释那么多,冷笑一声,向金宝洪和尚卓才微微示意,便向着会场中走去,懒得再去理会此间的事情。

“就让你多活点儿时间!”看到在马文干预后,林白转身离去,宇桓风冷哼一声,眼眸中满是浓烈的杀机,死死盯住林白,声音森寒道。

“鸟人,你的话可真多!”尚卓才闻言顿时不乐意了,转头咕哝道:“我师尊卖万初洞天面子,不愿在这里杀了你,你还嘚瑟上了。趁自己还有气,赶紧多呼吸几口吧,别等等连想呼吸一口气,都变成人生的一种奢望。”

这小子嘴真够毒的!此语一出,四下观望态势的人,均是神情皆动。任凭是谁,都没想到,不过是林白的一个徒弟而已,口气居然如此狂傲,竟将宇家玉树视作了将死之人。只是诸人却是不知道,这小子的这种底气,究竟是来源与何处。

“走吧,不要和疯狗一般见识。”林白淡淡一笑,面带玩味之色,促狭道:“疯狗最喜欢咬人,可是狗咬你一口,难道你还能回头咬他一口不成?”

哼!宇桓风冷哼出声,眼眸中杀机变得愈发冷冽了几分,此时此刻,他已是笃定主意,等此间事了,对林白下手的时候,要连他身边这些人一并斩除,如此方能解心中之恨。

不过心中杀意虽甚,但宇桓风却也明白,此刻并不是对林白出手的好时机。虽然他看得出来,马文这些万初洞天门人,对林白的确是抱有恶感,但毕竟盛会召开在即,为了维护万初洞天的颜面,如果自己出手的话,就算他们不愿,也会出手拦阻。

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而已,自己与他斗什么气,等到此间事了,自然是有大把的功夫来杀他,而他的一切,也都将属于自己!念及此处,宇桓风冷冷一笑,朝身边跟随着的那几人递了个眼色,而后便并肩朝着广场走去。

不得不说,为了此番万宗来朝的盛典,万初洞天着实是下了不少的功夫。在过来之前,林白原以为至多不过是让人站立在广场上,听万初洞天的首脑人物说几句而已。但等走到广场后,却发现事情要比他想象的隆重得多。

只见偌大的广场上,而今已是摆满了长桌,桌上各色佳肴珍酿无数,散发着浓郁的灵气,闻之便叫人觉得食指大动,显然无论食材还是厨艺,都极为不凡。

而且就林白所见,这些长桌的布局实际上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。最为靠近核心区域的那些长桌,都是一方俊杰人物,或是不凡宗门的领袖,方有资格去坐,常人根本无法企及。

所有的座位,都是按照前来参加万初盛会的请柬来安置的。林白等人所持的请柬,乃是玉虚宗这样的不入流小宗门,所在的位置,自然就是在广场的最后一层。

对于这样的安排,林白却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,他此番过来,本就是为了开开眼界而已,至于坐在什么位置,又有什么当紧的。而且靠近后面,实际上倒也还舒服些,可以低调行事,省的又闹腾出什么事情来。

不过林白不介意,宇桓风等人在进场后,却是冷笑连连,一脸的鄙夷菲薄之色,又对林白他们嘲弄了几句,而后便去了自己的座位。宇家在仙界之中,也算是颇有些实力的世家,虽然无法跻身最核心区域,但却也在第五排。

而在坐定之后,宇桓风更是面带得意笑容,回头向着林白显摆不止,眼眸中满是讥讽神情,似乎在嘲弄林白与他作对为敌,实在是不自量力。

别说是宇桓风,就连林白座位旁边的那些人,在看到这一幕后,也都是连连摇头不止,望向林白的眼神力更是多了些悲悯同情之色。在他们看来,林白坐到这个位置,已是很说明他的身份和地位,而这样的层次,去跟宇桓风起冲突,实在是不明智到了极点。

对于这些人的神情,林白视若无睹,只是与金宝洪和尚卓才两人开怀畅饮不止,那怡然自得的模样,看起来就像是把此地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一样。

而他们三人的表现,落到周围人的眼中,更是摇头叹息连连,暗忖小宗门的人果然就是小宗门的人,没有那种大气魄,在万初洞天这种地方还如此恣意,被人教训也实属正常。

“大哥哥,你也来了!”而就在林白正在举杯自酌之际,他身边却是突然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声音,扭头望去,不知什么时候,身旁多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,这小丫头看到林白之后,似乎很开心,大眼睛笑的弯成了一道月牙,瞳孔更是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更明亮。

苏苏?!看到这小丫头,林白也是颇为惊喜,伸手朝着她的小脑袋揉了揉后,笑问道:“小丫头,你不跟求老爷子待在一起,跑到我这做什么?”

“怎么,你小子难道还不欢迎我们爷俩?”还没等苏苏回答,林白耳畔便传来了求无欲爽朗的笑声,不过不知怎地,虽然求无欲笑声依旧,但林白却总是觉得,这笑声似乎没有此前在万字楼时那般恣肆,而是多了一些无奈和失落。

不仅如此,在看到求无欲的模样时,林白更是吓了一跳,只不过是就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没见,求无欲而今整个人都如苍老了许多般,脸上的那深深的沟壑,更是写满了岁月的痕迹,虽然不明白求无欲怎么变成这模样,但林白也没有深究太多,毕竟彼此不在一个层次,而且交情也并不算深,多说反倒不佳,当即拱手笑道:“我怎么可能不欢迎求老爷子您,您能来我这,可说是我三生有幸,刚好借花献佛,这一桌酒菜,就当我请您老人家了。”

“你小子还真是小气,老夫不就是喝了你几杯酒,现在倒是用万初洞天的东西,做起人情了。”求无欲闻言轻笑摇头,虽然言语多加调侃,但更见与林白的亲切。

话说完之后,求无欲跟苏苏直接就坐在了林白旁边,跟林白推杯换盏,喝得不亦乐乎。

而被这对祖孙一闹腾,林白周遭那些本来觉得羞于跟林白同桌之人,均是面露尴尬之色。尤其是感触着从求无欲身上传递出的那种旺盛的无相境气息波动,更叫他们如坐针毡。

不仅是这些人,就连宇桓风等人而今也都变得消停了许多,全部老老实实,即便是偶尔扫过此间,面上也不敢再有讥讽之色。

此情此景下,宇桓风不禁紧握双拳,面色阴沉得几乎都快要滴下水来。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求无欲一世英名,为什么会跟林白这个五杂灵根之人搅合在一起。

而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天机少主在看到求无欲来此后,竟是也起身走了过来,跟林白寒暄几句后,便向求无欲举杯敬酒。求无欲见状后,神情变动良久,这才抬手将酒杯接过,仰头灌下后,冷面不言,天机少主虽讨了个没趣,却也面无异色,低语几句,便转身离去。

不对劲,实在是太不对劲了!看着求无欲和天机少主的模样,林白眉头不禁微皱,觉得这两人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古怪,好像有许多不对劲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