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16章 娃娃亲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277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金童配玉女,这场联姻,实在是珠联璧合,堪称是仙界的一件大幸事!只是可惜我们这些倾慕圣女的人,从此以后,却是没有机会了……”

虽然宿贤卿的话,已是落下了许久,但场内仍旧是不断有喧哗声响起,许多人都在慨叹不止。不过如今他们也已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,认为两者联姻,可说是登对到了极点。

“我宣布,接下来便由天机少主来为曦儿揭下面纱,定下婚约,等两月之后,再来迎娶曦儿,等到那时,还望各位能来参加他们的新婚大典!”宿贤卿似乎很满意场下诸人的反应,轻轻抚掌,平息了喧哗后,朗声道。

此语落下,场内诸人顿时又是慨叹连连。仙界两巨头破天荒的一次联姻,就算是用脚趾头想,他们都能想到,那场盛典该是怎样的夺目。

但更让他们期待的,还是接下来天机少主为万初圣女揭下面纱的那一刻。因为一直以来,虽然万初圣女名列仙界群芳谱榜眼,但出现在世人面前之时,均是以白纱遮面,并没有人真正一睹仙容。

而今她终于将要揭下那一袭白纱,虽然揭下这白纱的人,不是他们,但只要能一睹芳容,却也算是不虚此行,能够心中了无遗憾了。

毕竟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如万初圣女这样的人物,就像是天上的星星,虽然能够看得到,但永远却都没有与其产生任何交集的机会,可望而不可及。

“曦儿……”看着台下翘首以盼的诸人,宿贤卿轻轻一笑,然后缓缓出言,虽然话未说完,但其意思,明显是让万初圣女起身,走到天机少主近前。

话音落下,万初圣女缓缓起身,不过在站立起来的时候,不知道是因为心中激动,还是另有缘故,她的双肩在微微颤栗不止,而且神态也有些茫然。

“怎敢劳动佳人大驾,该是我过去才对。”听得此言,天机少主和煦一笑,笑容已是灿烂到了极点,宛若是一轮当空而照的骄阳,叫人望之便自惭形秽。

而听到他这话,台下许多人更是对天机少主多了许多好感,微微颔首道:“如此风度,如此体恤佳人,虽然叫人心有不甘,但的确是佳偶天成,一桩良缘。”

即便是宿贤卿,都是面露微笑,显然也非常满意天机少主这种谦恭的绅士风度。

“慢着!”但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,等待天机少主走到万初圣女近前,将那遮掩了仙容的一袭白纱揭下之际,场内却是陡然有一个暴喝声响起,一字一顿,声如洪钟道:“宿贤卿,这狗屁的婚约,老子不赞成,不认可!”

什么人,居然有这样大的胆子,居然连宿贤卿定下的婚约都不认可?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,难道还能改变宿贤卿的钧令不成?!此言一出,场内顿时哗然一片,扭头向着话语声传来之处望去,想要看看,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狂妄。

“求无欲,这是我万初洞天的家事,你一个外人,有什么不赞成不认可的资格?”而在听到此语后,宿贤卿神情登时一暗,冷眼望着出声之人,寒声道。

走,赶快走!听得宿贤卿这已是蕴有杀机的话语,林白心神骤然一凛,没有任何迟疑,便想要再度从此间逃离,远离这趟浑水。但还未等他起身,却是觉得陡然一股雄浑的伟力,骤然压在了身躯之上,叫他连挪动都无法挪动。

完犊子了,要被这求花子给坑死了!雄浑的威压之下,林白根本连起身的动作都无法完成,一张脸更是彻底变成了青白色,眼眸中更写满了惶急之色。

“小子,你给我老实呆着!”抬手摁下林白后,求无欲冷然向他扫视一眼,寒声传音道:“你这小子怎么如此不识好歹,老夫这是在送你造化,你竟然还不领情。”

“求无欲,你怎么不说话了!”宿贤卿见求无欲久久无声,脸上哂笑之色愈发深重,冷然直视求无欲,漠然道:“我倒是想要听听,你这个老花子,到底是有什么资格和原因,可以拦阻我定下的这桩姻缘!”

“卓贤侄,你稍安勿躁,老夫虽然不才,却也不会让这老花子坏了这桩良缘!”质问出声后,宿贤卿缓缓转头,又安抚了天机少主一句,而且说出此语时,他对天机少主的称呼也变了,显然是为了向诸人证实,他已是认定了这桩姻缘,任凭是谁,都无法改变。

天机少主闻言淡淡一笑,那笑容如一抹阳光,灿烂而又和煦,面上的神情也是 一如既往的平静,似乎他也如宿贤卿一样,根本不怀疑会出什么变故。

而他的这表情,落入场内之人的眼中,却是另有一番涵义。这种平静,不是骄傲自大,而是强烈的自信,自信任凭是谁,都无法改变自己认定的事情。

“求花子,速速退下!此前圣女跟你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回寰的余地!从你把小姐送入万初洞天的那一刻开始,她跟你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!”而就在此时,紧跟在万初圣女身旁的火婆婆,也是沉声开腔,对求无欲沉声道。

而且在她的眼神中,更是写满了告诫之色,示意求无欲不要无端生事,否则的话,必将会引火烧身,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对他百害而无一利。

“不错,的确是我把曦儿送进了你们万初洞天!但我现在真是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,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,没看出你宿贤卿居然是这么个狼心狗肺的玩意儿,原以为是给曦儿找了一个安身之所,却没想到,竟是把她丢进了火坑!”

但可惜的是,求无欲就像是没有看到火婆婆眼神中的告诫般,自顾自的冷笑出声,向着宿贤卿冷然扫了一眼后,怒骂连连,而后沉声道:“现在的我,的确是一个外人!但宿贤卿你承不承认,曦儿与我虽无父女之名,却也算有过父女之情!”

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宿贤卿冷冷一笑,并没有否认求无欲的话,而后淡淡道:“求花子,我奉劝你一句,十息之内,速速退下,否则的话,休怪老夫无情!”

“你若有胆,尽管来战,就你那雕虫小技,我何惧之有!”对宿贤卿的威胁,求无欲视若无睹,冷然一笑,淡淡道:“按理而言,我把曦儿送入万初洞天,她就算是与我没了干系,她的终身大事,也就没有了我指手画脚的资格……”

“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,还不给我滚出去!”被求无欲连番冷嘲热讽,身为仙界五巨头之一的宗主,习惯了金口玉言,无人拂逆的宿贤卿,也是心头无名火起,若不是碍于而今盛会召开在即,不能轻易动手,怕是早已跟求无欲战作一团。

“如果真只是这样,我的确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,可现在我却不能不站出来反对!”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就在此刻,求无欲却是陡然一梗脖子,做大义凛然模样,沉声道:

“但当年曦儿跟随在我身边之时,我已将其与人定下了娃娃亲,早就立下了婚约!一女不嫁二夫,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,曦儿与那人的婚约在前,如何还能再嫁他人?!”

娃娃亲?婚约?!此言一出,场内登时死寂一片,所有人都是愕然莫名,心中更是充满了好奇,迫切想要知道,究竟是何许人物,竟会叫求无欲让他跟万初圣女定下了娃娃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