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18章 这天鹅肉小爷吃定了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1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虽然从宿贤卿宣布天机少主和万初圣女将达成联姻的时候,林白心中就已猜到,求无欲很有可能是要借助自己之手,来搅乱这桩婚事。

但如今等到事情发生,林白心中难免仍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。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,一时间他甚至都觉得有些虚幻,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。

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自己究竟是有什么地方入了求无欲的法眼,居然会叫他做出这样的决断,想用自己当做挡箭牌,破坏天机少主和万初圣女的联姻。

“小子,对不住了,暂时先拿你当挡箭牌用用,不过你放心,老夫说话算话,既然说你跟曦儿定了娃娃亲,以后就保证让你和曦儿喜结良缘。不过你眠花宿柳的性子,以后可要好好改一改。而且你也先不要高兴的发疯,等此间事了,再感谢我这个大媒人。”

而就在林白觉得犹如身在梦境之际,耳畔却是传来求无欲低低的传音声。这一字一句,当即便把他从如同身在幻梦的错觉惊醒,让他确定,而今这一切,的确是正在发生的事实。

在清醒过来后,林白更是苦笑不迭,眼角余光向着四下扫视了一番。而这一番扫视不当紧,更是叫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,心中叫苦不迭。知晓这次自己算是被求无欲给坑惨了,也亏得这老匹夫居然还觉得,自己还要感谢他做这劳什子媒。

就他所见,自己身周四下之人,望向自己的目光中,除却深深的震惊之外,更是有许多促狭和仇视之色,似乎恨不能让自己直接人间蒸发,不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碍眼。

对于这些人的心态,林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儿。万初圣女身为仙界群芳谱榜眼,自然是如俗世的那些明星般,拥有无数死忠的拥泵。

而今万初洞天宣布万初圣女跟天机少主联姻,虽叫场内这些人极其不爽,但不管怎样,天机少主在仙界都拥有赫赫威名,不管是修为还是身份地位,都绝对是一等一的,只能让场内这些人仰视。所以他们虽然不甘,却也不能怎样。

但如今求无欲把自己推向前台,这种不甘和愤怒,瞬时就会被放大无数倍。因为自己在这些人眼中,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,而且还是一个拥有着五杂灵根这种低劣资质的废柴。他们这些人身为万初圣女的拥泵,自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。

因为如果真让林白得逞,和万初圣女缔结婚约的话,那就意味着,万初圣女这颗明珠,从此以后就要坠落进泥沼中,从此要被他们眼中宛若污泥般的自己,遮掩了光芒和明亮。

最重要的,其实还不是这种惋惜,更多的还是人心中的强烈落差感。我所得不到的,也许可以让比我更强的人得到,但让比我还差的人得到,那是绝对无法容忍的。

麻烦,这次算是被求无欲坑惨了!虽然此前经历过神城门口,和万字楼的事情后,林白就已笃定主意,此番参加盛会,要做出高调之举。但他所想的高调,却根本不是眼前这样的情况,这已经不是高调,而是让自己成为被中人怨憎的众矢之的。

好浓的杀机!而就在林白心乱如麻,思忖该如何解决眼前事情的时候,却是陡然觉得后背一冷,有一种宛若是被剧毒的毒蛇盯上的感觉。

周身森寒之下,他急忙扭头,向着给自己带来这种危机感的方位望去。一眼望去,他整个人更是犹如被人泼了盆冷水般,从身体外表到内心深处,都是冰寒一片。

天机少主!目光所及之处,林白发现,给自己带来如此深重危机感的,除却了被求无欲旁生枝节摆了一道的天机少主之外,又能有何人。虽然天机少主而今望向自己的神情依旧和煦如春风,但他眼眸深处的杀机,却是根本无法掩饰。

最重要的是,林白发现,天机少主眼神深处的这种杀机,甚至要比当初他出手对付宇桓风的时候,更为浓烈几分,显然是以对自己动了必杀之心。

从跟天机少主打交道开始,林白就在不断的告诫自己,在没有妥善解决索菲娅和李青囡两小之事前,绝对不能轻易跟此人起什么纠纷。这不是林白怕事,恰恰相反,林白从来就不知道‘怕’字怎么写。但为了两小,他却不能不作出这样的妥协。

今时今日,求无欲的这无心举动,却是彻底将林白的妥协击破了,让他与天机少主完全撕破了脸,激发了此人心中对自己的杀机。

不过扪心自问,林白自忖,就算是换做了自己,而今绝对也会愤怒到了想杀人的地步。因为世间的仇恨最深重者,莫过于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。虽然天机少主还没有和万初圣女联姻,但此事却已被天机少主视作了板上钉钉之事。

可就是这样的事情,如今却是出现了这样的纰漏,凭空蹦出来个自己,这如何能不叫天机少主感到愤怒难当,想要先除自己而后快?!

不仅如此,林白也很清楚,自己而今所面对的危机还不仅仅是只此而已。想除自己而后快的人,除了天机少主外,更还有万初洞天的宗主宿贤卿。

宿贤卿为何要牺牲万初圣女,原因无他,正是想要以此来向天机世家表示诚意,使两家可以达成结盟,并且完成他的野望。但如今自己的出现,却是彻底搅乱了他的布局,野心家最怕的是什么,自然是野心的破灭,宿贤卿又怎会坐视他精心谋划的一切,被人打乱。

求花子,实在是对不住了!这个忙太难了,小爷我真是帮不了你。虽然有些对不住你,但为了两小,我不能不这么做,这趟浑水,我实在趟不得!在思虑清楚这一切后,林白心中顿时做出决断,打算出言向宿贤卿和天机少主,解释清楚这一切。

“求花子,这就是你给曦儿定的娃娃亲?”而就在林白心中决断做出之际,宿贤卿却是错愕大笑,宛若看一个笑话般看着林白,冷笑连连道:“一个五杂灵根的废柴,居然也想妄图求娶曦儿,难道你不觉得,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?”

嗯?!此言一出,林白面容登时变得冷厉了几分,望向宿贤卿的眼神也是变得冰冷起来。求无欲此举虽然的确是有些不妥,但这与自己何干,可如今宿贤卿不问青红皂白,就直接如此羞辱自己,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儿,未免也有些太过狗眼看人低了。

“五杂灵根又如何,即便是五杂灵根,而今小小年纪,却也有乾元境的修为!若是这还是废柴的话,那以我之见,在座的大多数,恐怕连废柴都不如吧,难道是一群酒囊饭袋不成?!”不等林白出腔,求无欲冷冷一笑,直接回击道。

此言一出,场内诸人的神情顿时变得难堪起来,望向林白的眼神杀机更为狠辣。正如求无欲所言,林白明明是一个五杂灵根的废柴,却有了乾元境的修为,而他们这些灵根远胜过林白的人,绝大多数都还在晖阳境挣扎。如果林白是废柴,那他们又算什么呢?

“我不跟你这老花子废话……”宿贤卿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,而后漠然转头,向着林白望去,缓声道:“小辈,老夫不管求花子所说的娃娃亲到底是真是假,也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,我只有一句话,你若想活命的话,马上宣告你跟曦儿的婚约作废!如果你这么做的话,我不但会高抬贵手饶你一命,还会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成为我的亲传弟子!”

嘶!此语一出,场内顿时有许多人倒抽冷气不止,望向林白的眼神,除却憎恨之外,更是多了许多艳羡。宿贤卿是何许人物,那是仙界少有的大巨头之一,这样人物的亲传弟子,哪个不是顶尖的存在,不知道有多少人,想要拜其为师,而不得其法。

但如今林白不过是因为这些许小事,却有了这样的际遇,实在是叫人艳羡。

甚至在此刻,都有不少人在那暗暗叹息不止,懊恼为何求无欲看上的人,为何是林白而不是自己。若能把林白换做自己的话,而今绝对会不带半点儿迟疑的就应下这条件。

而就在宿贤卿此语发出的同时,求无欲神情也是骤然一凛,心中连连叫苦不迭,向着林白望去。不得不说,宿贤卿开出的这个条件真的很好,他真有些害怕林白抵挡不住诱惑,答应宿贤卿的条件。如果那样的话,自己这些举动,可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啪!啪!啪!而就在群情期待,所有人都想看看,林白究竟会做出怎样抉择的时候,林白脸上却是有一抹促狭笑意出现,在那轻轻拊掌大笑不止。

“好大的威风,好大的口气,你的亲传弟子,你以为小爷真就那么在意吗?”仰头大笑数声后,林白眸中戾芒乍现,淡淡道:“不妨告诉你,小爷今天吃定这天鹅肉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