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19章 屠狗(上)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40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好小子,有志气,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!”

林白此语一出,求无欲先是一愣,而后顿时抚掌大笑不已,面上满是宽慰神情。虽然求无欲做事肆无忌惮,而且不断说出要林白感激的话语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真的疯了,恰恰相反,他这些话,只是在刻意用言语缓解心中对林白的歉疚罢了。

因为他很清楚,自己眼下这举动,的确是在把林白往火坑里推,要让他身陷险境。所以在刚才宿贤卿开出条件,只要林白能够放弃这本来就子虚乌有的娃娃亲,即可成为他亲传弟子的时候,他着实是有些担心,林白会经受不起诱惑。

但他没想到,林白在听到这话后,竟做出了这样愤然的表现,决然而然的拒绝了宿贤卿的提议。并且那一句句冷厉的耻笑,更像是一记记强有力的耳光,重重抽在了宿贤卿的脸上,实在是叫求无欲觉得内心舒爽到了极点。

不过畅快归畅快,他却是有些不明白,林白的反应为何会如此剧烈。就他所见,最开始的时候,林白脸上明明有犹豫之色,但宿贤卿话语一落,竟是叫林白变得如发怒的猛虎。

求无欲不明白一切的原委,但林白自己却是很清楚,为何他会如此愤怒。不因为其他,就因为这宿贤卿说话的口吻,带着一种宛若是施舍乞丐般的居高临下之感。

林白虽然不才,但在脊椎骨里,也孕育了三分傲气。如果宿贤卿好言相商,因为两小的缘故,他又如何会跟万初洞天撕破脸。但宿贤卿一开口,却是带上了居高临下的施舍语气,就好像能够成为他的弟子,对林白而言,是一件何其幸运的事情一样。

林白师从李天元,被他一手带大,两人之间的感情,可谓是如师如父。而在李天元亡故之后,林白也已是笃定主意,此生可以请教人问题,但绝对不会再拜入任何人门下,因为这样的作为,无疑是对李天元悉心养育教导他的恩情的一种亵渎。

而宿贤卿如今的这些话,自然而然是触动了林白的逆鳞,自然叫林白低看了几分。

对于这样的人,林白自然是半点儿好感欠奉,本来想说的解释之语,到了嘴边,也被吞回了肚子里,存心想给宿贤卿一个难堪,看他如何下台。至于结果如何,林白却已根本不在乎了,而且他也清楚,自己这举动,实际上未尝不是在做一件善事。

他不是傻子,如何看不出来,万初圣女明显对这桩跟天机少主的婚约,有着许多的不得以,恐怕只是为了报答万初洞天对她的养育之恩,所以才无奈答应罢了。

求无欲虽然事情做得匆忙,而且未曾征求自己的同意,但终究是在做一件善事;而宿贤卿狗眼看人低,言语间流露出居高临下的施舍之感。两相比较,林白自然会帮前者。

更重要的是,林白很清楚天机少主的为人如何。就算今日自己将原委解释清楚,但给了他这样一个难堪,也许眼下他不会做什么,甚至还会一如既往的和煦以待,但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,置之不理也只会让其慢慢生根发芽,早晚之间,此人必要除自己而后快。

正是出于这种种考虑,林白才笃定心思,决定要帮求无欲一把!至于自身的安危,林白却也并不担心那么多。且不说求无欲也是数得着的无相境强者,可以与宿贤卿一战,就算单凭自己的手段,就算万初洞天的确有些本事,但也不见得就能拦住自己。

“师尊说的不错,他老人家乃是何许人物,又凭什么拜你这牺牲弟子幸福,来完成自己心中野望之人为师?你让他跟你学什么,难道学你这为了一己之利,便枉顾一切的心性吗?我看不是我师尊拜你为师,而是你最好拜我师尊为师,多跟他老人家学学做人的道理。”

“不,不对,我看你即便是连给我师尊当徒弟的资格都没有。要是跟你同门的话,我真是要羞愧的一头撞死在南墙上算了,你还是先学学怎么做人,然后再来想这些吧!”

不等诸人发声,尚卓才却是拍案而起,对宿贤卿冷嘲热讽不止。他在仙界本就受了许多窝囊气,而今林白一来,便跟万初洞天对上,实在是叫他觉得心中兴奋。

这对师徒,还真是贼胆包天,一心找死!尚卓才此言一出,场内之人顿时摇头叹息不止,望向林白和尚卓才的眼神中,更是充满了鄙夷和同情之色。

鄙夷的是,林白和尚卓才不自量力,居然真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,跟万初洞天和天机世家结怨,实在是愚不可及;而同情的是,尚卓才说出让宿贤卿连给林白当徒弟都不配,要先学学怎么做人这样的话,定然会招致宿贤卿的怒火,给他们引来杀身之祸。

别说是这些人,就连林白在此刻都是有些哭笑不得。他实在是没想到,尚卓才胆气居然如此之足,在宿贤卿面前,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。不过这话虽然猖狂,但叫林白心中却畅快淋漓,梁子既然结下了,也没有善了的可能,那怒斥几句,又算得了什么。

“小辈,你明不明白,你这是在找死!”不出诸人所料,尚卓才话音刚落,宿贤卿的面庞登时便笼罩上了一层冰霜,冷眼直视林白,淡淡道:“今日乃是本宗大喜的日子,老夫不愿多动杀劫,给你三息的时间,给我考虑清楚,不要逼老夫让你血溅三尺!”

一言一语,虽然平静无比,但却是带着一种浓烈的寒意。只是顷刻间,便叫场内诸人觉得,周遭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许多,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“血溅三尺,真是好大的威风!”不等林白出声,求无欲已是冷笑出声,缓缓迈步,将林白和尚卓才拦在自己身后,淡淡道:“若是有本事的话,你不妨前来一试!”

宿贤卿见状,只是在那冷笑不止,却也并没有急于出手。他有着绝对的自信,他觉得凭借自己在仙界的身份,以及万初洞天的地位,林白绝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只要他还爱惜自己的这条小命,就绝对没有拒绝自己提议的可能。

“姓木的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,就凭你这五杂灵根,哪一点儿配得上我万初洞天的圣女?”但就在此时,场内却是有谁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,此前在收徒盛典上,被林白挫了威风的马文,却是面色铁青的缓缓从人群走出,直视林白,寒声道。

话语之中,充满了嘲讽的语调,用词也极其不敬,显然是完全没把林白放在眼里。

此前在收徒盛典上,被林白当着面,诛杀了相中的弟子,马文早已觉得被折辱了颜面,但碍于万初圣女的面子,所以才没有多加追究。此刻他看到宿贤卿对林白已动杀机,只是碍于身份,不想屈尊纡贵与林白动手,当即便知道,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。

只要自己能够击毙林白,不但能够一扫心中憋屈,扬眉吐气,更是能够增加自己在宿贤卿心中的好感,而等到那时,自己在万初洞天的地位,必然会更上一层楼。

林白闻言漠然一笑,向马文淡淡扫了眼,缓声道:“这些事,你不必问我,尽管去问你家圣女,问问她到底是心甘情愿同意你们安排的婚约,还是迫于无奈才答应的。”

“你倒是沉得住气,不过姓木的的我警告你,识相的就赶紧从我万初洞天滚出去,不要再痴心妄想,否则的话,就算有求无欲出面,也保不住你这条小命!”马文的语气很冲,眼中满是轻视之色,冷笑连连,一幅视林白如无物的模样,淡淡道:“你若还想活命的话,就按宗主的意思,宣告以你的资质,配不上我家圣女!”

“我师尊何许人物,有什么配不上圣女的,我看是你在狗眼看人低吧!”尚卓才忍不住冷笑开口,冷声道:“要我说,就算联姻,也是你万初洞天占了我师尊的便宜!”

“占了你们的便宜?”马文仰天狂笑不止,面带讥讽之色,向着林白和尚卓才扫视了一眼,淡淡道:“就凭你们两个,也敢说是我万初洞天占你们的便宜?”

“看来你心中对我的怨气实在是不小,而万初洞天对你们这些弟子的管教,也实在是松散的紧,今日我便给你上一课,让你知道,你这双狗眼以后万万不能再门缝里看人了!”泥胎上有三分火气,更不用说是林白,马文不断讽刺,林白心中怒火渐现,淡淡道。

“好胆!”马文话音落下,从他身旁却是又有几名年轻人鱼贯而出,显然也都是万初洞天的内门精英弟子,走到马文身边后,冷漠的扫视着林白,淡淡道:“圣女冰清玉洁,资质根骨超乎寻常,不要说你只是一个五杂灵根的废柴,就算略好些,又有何资格谈及婚约?”

“你以为凭你的身份,能跟天机少主相提并论吗,不要痴心妄想了!”人群之中,有一名女弟子冷笑连连,显然是天机少主的倾慕者。

“一群狗乱吠……”林白闻言冷笑,淡淡道:“看来今日我难免是要屠一回狗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