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22章 谁赞成,谁反对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6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这是一柄非常普通的剑,剑柄用的是最普通的木料材质,剑身看上去则像是以不起眼的钢材打造而成,剑锋也并不怎么锋利,更没有镌刻什么符纹。

但就是这样一柄看起来普通到了极点的剑,却是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。

因为原因很简单,这柄剑不是被场内的什么人掷出来的,而是从天而降的。落地之后,剑身更是在不断的微微颤动,震动虚空,发出阵阵低沉的嗡鸣声。

没有人知道这柄剑究竟是怎样来到此处的,它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,也没有被任何人察觉的,突然出现在了林白的身前。即便是到了求无欲和宿贤卿这等境界的人,也只是在这柄剑落下的那一刻,才捕捉到了它坠降的轨迹。

最为重要的是,要知道在而今的万初洞天上空,已是被设定成了禁空区域,禁制任何人飞翔。但即便是如此,那玄奥的阵法,居然还是根本无法限制这柄剑的降临,甚至连任何反应都没有生出,这才是最叫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。

飞剑就这样静静的插在地面的青石板上,那微微颤栗的剑柄,就好像是一个人高高昂起的脑袋,正对着宿贤卿所在的位置,没有不敬,有的只是静默的观望。

不仅如此,这柄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长剑,在插入林白身前之后,就像是有一阵淡淡风起,吹拂天地,甚至将宿贤卿攻袭而来的钟波音浪,都彻底消弭。

但那种消弭的态势,实在是太过漫不经心,就像是再为寻常不过的举动罢了。但这种寻常,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刻,却是那样的不寻常。

而且在这柄剑出现的瞬间,原本惶恐不安的人群,却是犹如被人突然用胶带缠住了嘴一样,一时间完全失声,只是静默的注视这柄突然出现在场内的寻常长剑。

因为从这柄剑出现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了这是谁的剑!纵观仙界,也只有那人的剑,才能够在瞬息间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,才能够轻描淡写般,破开万初洞天的禁空区域,用一种一剑西来,天外飞仙般的姿态,傲然出现在了场内。

但叫所有人想不明白的是,他们不知道那个人的这柄剑,为何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此。

不仅是场内这些观战的人,在这柄剑出现的瞬间,即便是宿贤卿和求无欲,都缓缓放下了争斗的姿态,只是如场内之人般,静默的注视着这柄剑。

因为他们都很清楚,这柄剑的出现,是代表了一种意志,代表着独属于那个人的意志。而他们则是必须要弄明白,那个人的意志是因为什么事情,或是因为什么人?

而在这种诡异的静默下,林白不禁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因为他明白,自己刚才可以说是在鬼门关门口走了一个来回。如果不是这柄突然出现的剑,恐怕现在的他,已经被那钟波音浪击中,在那样浩瀚的攻势下,就算不粉身碎骨,也必然要遭受重创。

但如场内的那些人一样,对于这柄突然出现,并且救了自己一命的剑,林白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。不过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这柄突然出现的剑,一定是来自于剑阁。

不仅如此,这柄剑虽然平平无奇,但他却是从这柄剑上感受到了一种很熟悉的气机,就像是曾经在什么时候,见过这柄剑,或者是使用这柄剑的人。

这柄剑出现在这里,恰好还是在钟波音浪将要取走这小子小命的时候,难道这小子的身份来历并不简单,是跟那个人有关不成?!但林白所没注意到的是,就在此刻,天机少主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,不断的在他的身上逡巡扫视,似要看穿他身上的秘密。

“青一子,你御剑于此,所为何事?莫不是如这老花子一般,你们剑阁,也要管我万初洞天的家事吗?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宿贤卿终于打破了沉默,他的脸上甚至还出现了一抹怒意。因为这柄剑的出现,打破了他的布局和谋划,而且剑自空降,更是说明,驾驭此剑的那人,自忖要胜过他宿贤卿一头,这种感觉,叫他很不舒服。

果然是那人的剑!而就在宿贤卿这话说出来的瞬间,场内顿时响起了一片低低的叹息声,面露仰慕的神情,向着那柄平平无奇的长剑望去,甚至在目光碰触到这柄剑的时候,他们觉得,他们所看到的已不是一柄剑,而是一名身着青衣,清隽如剑的中年人。

青一子的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而在听到宿贤卿的话后,求无欲也是缓缓转头,面露疑惑之色向着林白望去。他不明白,那个似乎除了剑之外,再没有什么嗜好的人,为什么会突然出手,替林白拦下了这样的灾劫。

但虽然不明白这一切,但他心里却是莫名有一种喜意。因为他明白,既然那人会救下林白的命,就说明他与林白必然是有什么瓜葛。如果青一子也要趟这趟浑水的话,那他成功拦阻这一切的可能性,就会比之前多出千百倍不止。

青一子,居然是青一子!而就在宿贤卿说出这柄寻常之剑的主人名字时,林白神情却是不禁一凛,眼眸中满是错愕之色出现。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替自己化解了眼前这生死危机的一柄剑,居然是青一子施展出来的。

这个名字,已不是他第一次听到。早在当初封印仙门,在自己局势到了最为危急边缘的时候,便是这个青一子仗义出手,替他拦下了仙界的攻势;而后来在剑阁火域之中铸剑的时候,更是在第九重火域的石壁上,看到了‘青一子铸剑于此’字样。

而按照隐世剑阁之人的讲述,这个所谓的青一子,正是剑阁的祖师,也正是由他,一力开创了‘一器破万法’和‘天外飞仙’秘术,将剑阁铸就成了隐世战力第一的宗门。

对于这个惊采绝艳的人物,林白早就是倾慕已久,想要与其一晤。而在进入仙界后,他也曾动过寻找此人的念头,但因为寻找两小的缘故,才未能探寻。

不过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这个青一子,竟然会是仙界剑阁的宗主!而且他还会在如此危急的边缘出现,替自己化解了这样一场堪称是杀身之祸的灾难。

虽然已经弄清了青一子的身份,但林白心中的疑惑却是并没有化解多少。他想不明白,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,青一子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扶自己。

“除剑之外,我再没有任何关心的事情。你们万初洞天的家事,我更是没有理会的念头……”就在林白思忖不止之际,那柄长剑陡然开始颤栗,而后有一个淡漠如金石般的声音,缓缓在场内响起,从那声音之中,根本察觉不到任何感情波动。

虽然只是闻其声,未曾见其人,但从这话语,林白还是可以感觉到,所谓的青一子,必然是一个不苟言笑,嗜剑如命的剑疯子。

“既然你不关心这些事情,为何又要让你的剑出现在这里,难道是觉得我万初洞天要与天机世家结盟,会损及你剑阁的地位,让你有朝不保夕的感觉吗?”宿贤卿闻言冷漠一笑,言语间更是带上了一丝淡淡的嘲讽口吻。

“我心只在剑,外物莫能动我心,我之志也不在仙界这所谓的地位上……”长剑轻摇,青一子的声音淡漠而出,根本不为宿贤卿的话语而动,淡淡接着道:“我之所以来此,不过是想要看看这将要成为剑阁未来主人的小子,到底如何罢了!”

什么?!此语乍一发出,场内顿时有无尽的倒抽冷气之声传出,所有人都面露错愕神情,向着林白望去,眼眸之中,满是不可置信之色。任凭是他们中的哪一个,都没有想到,青一子居然会将林白称为剑阁未来的主人!

可让他们想不通的是,如果眼前这小子,真要接替青一子,成为剑阁未来主人的话,那为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听闻过他的声名,就像是这个人是从石头里横空蹦出来的一样。

这青一子是在开玩笑吧,自己与他素昧平生,而打过交道的也不过是隐世剑阁而已,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,他竟然想要把剑阁未来之主的位置,交到自己手里。

“很开心,我这一次的确是不虚此行,长剑在手,本就该肆无忌惮!管你身前站着的到底是怎样的强敌,都要有一种所向披靡的战意!虽然严格来说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模样,但很庆幸,你没有让我失望,也不愧是我仰慕那人的传人。”

而就在此时,长剑轻摇,青一子又淡淡开腔,如自言自语般,感慨一句后,话锋骤然一转,淡淡道:“所以,这桩婚事我必要促成!我的话说完了,谁赞成,谁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