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24章 为我拭剑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1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剑弯曲的程度极其微小,那种弧度,甚至叫人觉得,仅凭肉眼都无法判断。

但即便如此,这一幕还是被场内所有人注意到了。而在发现这个异常后,所有人望向林白的眼神,更是多了几分悲悯和幸灾乐祸。

悲悯的是,闹出了这么多的折腾,林白终究还是要抱憾而归,万初圣女注定不会归属于他;而幸灾乐祸的,则是即便是青一子出面,都无法改写这一切,足见林白的运气之差。

“千里之外,御剑而出,这柄破剑根本就发挥不出你完全的实力!”不仅仅是周围观战的人,发现了剑身弯曲这个事实,正在与长剑做着剧烈抵抗的宿贤卿,也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异样,而在感知到这些后,他顿时仰头长笑出声,眼眸中写满了得意之色,淡淡道:“青一子,这便是你想要改变一切的本事吗?你以为就凭这些,就可以改变我的决断?”

轰!话音落下的同时,宿贤卿右手已是高高扬起,而后重重的拍打在了被他持在左手的传承神钟之上。每一下的拍动,都有宛若纸张破裂的声音发出,而顺着他所站立的位置,他的脚下更是不断有无数裂痕在不断的皲裂,如天地都无法再承受这雄浑的声浪。

这是一种已经超出了人类耳朵所能感知的极致的声浪,虽然你无法听闻,但它却真实的存在,甚至要比天地间一切剧烈的声响都更为恐怖。

每一道声浪的发出,青一子那挺立于场内的长剑,就会弯曲一分!直至最后,那柄长剑,甚至都变得犹如是煮熟了的虾米般,出现了明显的弯曲。

那弯曲的弧度,落入诸人眼中,叫人莫名的想起被重担压弯了的脊梁。

终究还是无法改变这所有的一切吗,即便是青一子站出来,还是无法改写洛曦那可怜的命运吗?望着那虽然弯曲,但还在不断抗争的长剑,求无欲低低叹息出声。

他看得出来,青一子的这柄长剑,已是根本无法再用剑意来抵挡宿贤卿释放出的雄浑声浪,如今虽然只是弯曲,但想来距离长剑折断的那一刻,已是不远。

而等到长剑折断的那一刻,求无欲心中之前所有的期冀,都要完全落空。想到这里,他脸上不禁有无奈的苦笑露出,然后颇为歉疚的向着林白望去。

因为他知道,从宿贤卿决定与青一子长剑争锋的那一刻开始,就等于是万初洞天对剑阁彻底开战了。而林白既然被青一子视作未来的剑阁之主,那么在长剑折断后,宿贤卿回过手来第一个收拾的,自然也必定会是林白。

盛怒之下,岂有完卵,更不用说,而今宿贤卿杀心已起,恐怕青一子长剑折断的那一刻,便是林白的身亡之时。而这也正是他对林白的歉疚之处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把林白扯进这趟浑水,他又怎么会面临这样的危机……

但就在他眼角的余光,碰触到林白的面容时,整个人的神情却是不禁一怔。因为他愕然发现,此刻在林白的脸上,非但看不到半点儿畏惧,反而是写满了跃跃欲试的兴奋,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叫他极感兴趣的东西一样!

难道是自己想错了,青一子的这柄长剑,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折断不成?!看着林白的面容,求无欲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心中的判定,重又转头向着那弯曲的长剑望去。

在宿贤卿不断施加音浪的攻势下,长剑的弯曲几乎已到了极致,整柄剑似乎都要弯曲成一个圆圈。但即便是如此,这柄似乎是以凡铁铸就的长剑,竟是没有任何崩断的迹象!

不对!以这柄飞剑的材质,它本不该有如此坚韧的特性才对,可是为什么而今到了这样的地步,却还是没有折断的迹象?抑或是说,长剑的这种弯曲,实际上并不是因为那音浪的攻势所导致的,而是因为这柄剑突然变得柔软了起来?!

望着长剑那不可思议的弯曲程度,求无欲的内心突然开始莫名的狂喜起来,因为他觉得,这所有的一切,似乎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,似乎还有改变的余地。

剑至刚至强,至锋至锐,却又至柔!剑的存在,就像是水一样,当水变得狂暴起来的时候,它可以摧垮堤坝和房屋;但等到水变得柔软起来的时候,它又会能够承纳百川,但即便是柔弱的水,却还是拥有着潜移默化的能力,依旧可以滴水石穿!

青一子这并不是在跟宿贤卿抗争,而是要借这这种抗争,来向自己演示剑的种种可塑性,来向自己阐述他所拥有的剑意!而就在想到此节之后,林白的心骤然一动,突然明白了长剑诡异弯曲的真正用意所在。

这个发现,叫他欣喜莫名,因为他明白,这绝对是属于自己的一次极大的际遇。被一名惊采绝艳的天才剑修,借助一名无相境强者之手,来指点迷津的机会,即便是放眼仙界,都绝对是少之又少,甚至恐怕自己这还是独一份。

但让林白想不明白的是,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原因,青一子才会选择自己成为剑阁的未来之主,并且还要假借宿贤卿之手,来向自己阐述他所拥有的剑意……

刚柔并济简单,但从柔变刚却是最难的一步。此时此刻,相较于对青一子之所以做出这些的用意,林白更为好奇的,到底青一子会怎样将长剑完成丛柔到刚的转变。

而就在林白心中充满疑虑的时刻,宿贤卿也察觉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。他不是傻子,如何能看不出来,青一子这长剑弯曲到这样地步后,竟然还不崩断的蹊跷。

既然你不崩断,要用柔来演示这一切,那我就用极致的威压,让你崩断!虽然不明白青一子此举的用意,但宿贤卿心中却是并没有什么畏惧,神情猛然一凛后,右手五指陡然并成拳头,然后猛然抬手,向着左手所持的神钟便重重击下!

咣!如果说此前的神钟是大音希声的话,那此刻的神钟,就像是寂静的旷野中,突然被人狄然的一枚二踢脚。只是指尖碰触到神钟的表层,登时便有阵阵狂暴如雷鸣般的剧烈声响,倏然爆发开来,一道道音波,更是变得如肉眼可见,向着长剑就压了下去。

那一层层的声波叠加在一起,就像是一道道组合成了一体的浪涛,威势沉重如山!而在这狂暴的威压下,青一子的长剑,也彻底弯曲成了一个圆!

“给我断!”眼观此幕,宿贤卿神情骤寒,口中猛喝出声,充满了霸道的威势。

铮!而就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,顺着长剑所在的位置,陡然有一个宛若龙吟般的清越声音出现,那声音清脆到了极致,就像是水晶碎裂!

是长剑断裂了吗?!听到这声音,宿贤卿心中登时一喜,而后定睛便向着那弯曲成圆的长剑望去,想亲眼见证长剑寸寸崩裂,将青一子的威严踩在脚下的那畅快淋漓一幕!

但出乎宿贤卿的意料,就在他目光碰触到长剑的时候,竟是愕然发现,那清越的声音,并不是青一子长剑崩断的声音,而是剑身上那些斑驳锈痕快快崩落时,所发出的声音。

一块接着一块的锈痕,在不断的崩落,只不过是短短的瞬息间,就已彻底崩落殆尽。而那锈迹斑斑的剑身,在这一刻,也已是变得明亮到了极点,就像是一面光滑平整的镜子,反射着天穹上的流云,反射着宿贤卿那惶急忙乱的面庞。

“多谢宿道友以音浪替我拭去此剑的锈迹!”与此同时,有一个清越的声音骤然响彻长空,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笑意,淡淡道:“此剑我已有百年未曾出鞘,致使宝剑蒙尘,无法释放光芒,今日有宿道友为我拭剑,我想它的威能,定然会胜过我百年前出剑的那一刻!”

什么,长剑之所以弯曲,竟然并不是被宿贤卿那狂暴的钟波音浪所压制的,而是因为青一子想要借助宿贤卿的能力,来为自己拭去剑上的污垢?!此时此刻,场内所有人都抓狂了,他们无法想象,究竟是怎样的人,才会有让一方雄主为其拭剑的魄力!

就在最后一块锈痕崩落的瞬间,原本弯曲的长剑,竟是犹如获得了渴盼已久的自由般,陡然挺直!不仅如此,在长剑挺直的那一刻,顺着剑身,更是有无尽的光华生出。

这一剑仿佛已是夺走了天地间的所有光彩,万物中的无数造化,灿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!虽然光芒可以夺目,灿烂的烈日可以叫人无法直视!但这一剑的光芒,虽然明亮炽盛,却并没有让场内的任何人感到双眼刺痛,反倒是沉醉在了这剑光之中。

那汹涌的光,就像一条起源于高山上的涓涓细流,在流经过无数区域后,最终汇聚成一条滔滔江河,开始释放出最为澎湃的威能,要将阻拦在之前的万物,尽数涤荡成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