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25章 闹剧落幕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5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光华如不断东流而下的河流,而随着奔腾河流的进展,渐渐的万千涓流汇聚在了一起,汇成了一片海洋,一片可以淹没这世间所有一切的光华的海洋。

这是一种最为简单而又粗暴的手段,只是顷刻的时间,如海般的光华,已是席卷了场内,将所有人覆盖。虽然眼中看到的都是光,但所有人都觉得,那其实并不是光,而是一柄柄交错在一起的剑,只是因为这剑太过明亮,所以才会被当成是光!

这是从青一子的剑出现在这里开始,他真正意义上出的第一剑,但即便只是第一剑,却已是叫人觉得,仅仅凭借这一剑,就能决定所有的一切!

这雄浑的剑光所汇聚成的海洋,已是叫场内所有人呆滞,觉得这是自己这一生之中,所见到过的最为恢弘的画面。面对着这无尽的光,虽然还未从其中感触到杀机,但所有人心中都已是下意识的生出了仰望的情绪,觉得到了绝望的地步。

而林白在这一刻,也已是彻底迷醉!他明白,这的确是青一子真正意义上施展出来第一剑,但也是他所施展出的最后一剑,而最先和最后,便正是这剑意最强大地方所在。

因为在这一刻,林白能够感觉得到,青一子这一剑并没有借助任何天地之力,而是在在释放出剑的纯粹威能,在释放出自己傲骨被压弯后,胸中所积郁的气息!所以在这一刻,这一剑不单单是他至强的一击,更是他心意的一种具体呈现。

而这样的一剑,才是真正的剑之所向,心之所往!

从剑光开始吞没自己的那一刻开始,宿贤卿就知道自己错了。准确的说,是从他打算与青一子这一剑较个高下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已经错了!

他不该轻视这柄锈迹斑斑的长剑,更不该轻视用剑的这个人!因为这柄剑的模样,会让他忘记了,这个将近有百年未曾出剑的人,曾经是多么的自信,又是多么的骄傲。

从以往到现在,已有无数的事实证明了,青一子这个剑疯子,从来都不会因为对手是谁,而做任何改变,只会思考他该如何击败对手!而这也就意味着,青一子从千里之外释放出这一剑的时候,他就已经考虑到了所有的一切!

也许真正的错,并不是在自己错判了青一子的剑,也不是错判了青一子的人,而是自己被要与天机世家联盟,让万初洞天成为仙界皇者的野心,冲昏了头脑,让自己变得不清醒起来。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清醒,才会导致眼前的这所有一切。

不管他愿不愿意去承认,他都必须承认,青一子的这一剑,的确是已到了叫人迷醉的地步,这种纯粹的剑,一往无前的剑,也只有那个剑疯子才能施展出来。

但这种沉醉,在这一刻,却已叫他觉得绝望起来,因为他明白,自己抵挡不住这一剑!

剑光所组成的汪洋,已化作了奔涌的狂潮,自天而降,涤荡寰宇,似要将这尘世间所有让这柄剑觉得碍眼的一切,尽数都涤荡成空,在剑威下化作灰烬。

但尽管如此,宿贤卿却依旧不愿自此认输,他仍然想要抗争,即便他自己都已觉得,这种抗争,只是无意义的垂死挣扎,但他心中仍有不甘。

沉默片刻后,他猛然抬手,右手重重的锤击在了神钟之上。铿!就在指尖碰触到神钟的那一刹那,那在万初洞天不知道被传承了多少代的神钟,表层竟然开始有无数的裂痕开始出现,然后迅速蔓延开来,席卷了整个钟体,最后彻底崩裂开来。

这一声,便是这神钟在天地间发出的最后一响,是为绝响!所谓绝响,便是最为决绝之时,发出的声音,这种声音,带有不甘的死意!

钟声荡漾开来,如有万千诡异的波纹,骤然席卷了全场!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音波,开始在那无尽的剑光中荡漾冲击开来,似要将剑光尽数驱逐。

铮!而就在绝响响起的那一刻,早已跟无边剑光融汇成了一体的长剑,却是陡然又有清越如龙吟般的声响传出,浩浩瀚瀚,响彻寰宇。不仅如此,在声音传出的一刹那,那些原本和煦的光芒,更是陡然变得冷冽起来,有无穷无尽的杀机释放。

这是一种极致的杀意,就像是死神已经站立在了场中,要剥夺走所有人的灵魂。在这森冷的杀机下,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,如坠冰窖,惶恐难安。

紧接着,那无穷无尽的光陡然变了,光华开始凝聚收敛,然后变作了一柄又一柄的光剑,出现在了四面八方,然后疾逾电芒,瞬间击溃了那蔓延开来的音浪。

时间在这一刻,就像是停滞了一样,所有人都看得到,有千百柄长剑,骤然静止盘旋在了宿贤卿的身周,悬停在了虚空之中,吐露着森冷的寒芒。

剑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,盘旋在一起,更是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剑球,将宿贤卿的身躯都彻底遮蔽在了其中,显得分外森冷枯寂,杀机十足!

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剑的世界,是被剑包围着的牢狱!

千万柄剑当空而立,虽然那剑还没有刺破宿贤卿的身躯,但那入体的杀机,却已是叫宿贤卿开始大声咳嗽起来,而他此刻咳出来的,更都是淋漓的鲜血。

宿贤卿败了!眼望着那一滴滴坠落在地的殷红血迹,场内观战之人不禁轻轻叹息出声,所有人都明白,青一子这第一剑,便已夺走了宿贤卿的所有胜算,叫他没有了再战的可能。

但所有人在这一刻,依旧在等待,在等待青一子这第一剑,也是最终的一剑,究竟是会凛然落下,夺去宿贤卿的性命,还是会就此而终!

低头望着胸襟上沾染的斑驳血痕,宿贤卿突然诡异的笑了!但那笑容,落寞而又萧索,更是充满了无尽的自嘲和感慨,更准确的说,就像是个疯子的笑容。

他怎么想,都没有想到,自己精心安排布置的一切,最终竟会是一个这样的结果!他原以为,只要达成与天机世家的结盟,会让万初洞天站立在仙界的最顶端,成为万中无一的皇,却是没想到,这所有的一切,因为这一剑,竟是都要变作泡影。

而更让他所无法理解的是,这所有的变故,其实归咎于一点,不在于他少算计了什么,也不在于他技不如青一子,而在于林白这个变数上面。

因为一个人,居然毁了两宗的结盟,破灭了他的野心,这个原因实在是有些荒谬,但就这样真实无比的发生在了他眼前,叫他不得不去相信。

宿贤卿要死了!而就在所有人等待的这一刻,林白却是微微低头,轻轻叹息出声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,青一子所用的虽然是剑,但这剑从发出的那一刻,已是变成了他的心意。当人决定要去完成一件事情的之后,又有谁是能够拦阻的?!

更不用说,而今这一剑,还是长剑被折弯,如傲骨被人压弯之后,所尽力发泄出的怨气。这样的一剑,已是必杀的一剑,除非将对方的性命收割,否则绝不会停下。即便是青一子自己,都已经无法控制这一剑,无法让其停下。

所以,宿贤卿的夙命,从青一子这一剑击出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要已陨落而告终!

到了此时此刻,即便是林白自己,都不得不去承认,而今这一幕,从一开始到眼下,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闹剧。而现在,便是到了这场闹剧收场的时刻。

铮!而就在林白眼睑微微阖上,不想再去看宿贤卿被万剑穿心而过一幕的时候,那宛若凝滞了一般,盘亘在宿贤卿周遭的千百柄光剑,倏然开始剧烈颤栗起来!

每一次的颤栗,都有无尽的杀机迸发,就像是一头蛰伏的巨龙,从沉睡中被人惊醒后,想要张牙舞爪,将心中所有的怒气,尽数发泄出来一样。

存世千百载,但终究还是难逃一死,不过不管怎么想,都没有想到,居然会是因此而死!感触着那蚀骨的森冷剑意,宿贤卿笑的越来越癫狂,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,开始等待那万千凛冽的剑光,倾巢而降,穿透自己身体之时,带来的冷意。

铮!就在宿贤卿闭眼的瞬间,那千百道宛若是愤怒虬龙般的光剑,陡然动了,一道道就像是高速运行的雷霆,向着宿贤卿的身躯便冲了过去,如死神镰刀,要收割他的性命。

但就在此刻,让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是,却有一道白光倏然而现,向着宿贤卿身前冲去,那白色的身影决绝无比,就像明知前方乃是万丈深渊,却还要义无返顾的纵身一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