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27章 悲剧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5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万初圣女殁了,仙界群芳谱的榜眼,就在她本该绽放出生命最美艳的时刻,如昙花一现般黯然凋零,从今以后,恐怕世间再难有这样惊艳的女子出现了……”

“求无欲疯了,火婆婆癫了,这两个无相境的强者,恐怕自此就会彻底消沉下去,而有关他们的故事,也将消散在历史长河中,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人还记得他们……”

“野心滔天,一心想要缔造仙界新秩序,走上皇者宝座的宿贤卿为了谋求让洛曦复活的可能,消耗了大半的生命精气,恐怕他所剩下的生命也不多了。原本属于万初洞天的一段恢弘历史,就要自此而画上句点,真的是叫人不敢相信……”

天风席卷整个会场,而风声中,更是有阵阵议论声传出。万初圣女为了平息争端,甘愿以身赴死,那血雨凌空,鲜花凋零的一幕,深深的震撼了每一个人。

而所有人更明白,因为这个变故的出现,接下来将会是一个时代的终结。宿贤卿遭受这样的重创,以后一定会一蹶不振,一位曾经睥睨仙界的王者人物,恐怕会自此而黯然失色,而一旦等到他倒下的时候,就是万初洞天被仙界其他巨头蚕食的时刻。

但相较于眼下正在发生的这些,更为叫场内所有人恻目的,乃是林白!

因为这所有的变数,都是因为林白的出现而导致的。一击败退万初洞天数名乾元境弟子,与天机少主争夺洛曦,不管是哪一件事情,都已注定,这个年轻人必将名动仙界。

更重要的是,从此以后,他还多了一个叫所有人更加只能仰望的身份,而这个身份,便是剑阁未来的主人!青一子虽然弟子无数,但这么多年来,首席大弟子的位置,却一直虚席以待,世人皆以为是青一子眼光太高,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。

但谁都没有想到,这个位置,竟是青一子特意为这个年轻人所留下的。

这是一件叫人无法置信的事情,但就这样真实的发生在了每个人的面前。而正是因为不可思议,所以场内所有人的目光,都在注视着林白,想要看看,眼下的他是怎样的神态。

但可惜的是,林白的神色却是一如往常,平静无波,但在他的眼眸深处,却是带着一抹淡淡的悲悯和同情之色。对于他这种眼神,场内之人并不觉得意外,因为而今所有人都已觉得,求无欲所说的娃娃亲,应该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真正存在的。

洛曦身死,自然就宣告了这段娃娃亲的结束,不管是换做何人,应该都会黯然神伤。

但这些人却是根本不知道,林白的这种悲悯和同情神色,并不是在悲悯洛曦的死,并不是在同情宿贤卿和求无欲的遭遇,而是在悲悯和同情仙界的这一切。

他很清楚,洛曦的死,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任何人所导致的,这是一场属于仙界的悲剧。正是因为仙界的这种弱肉强食,所以才会让宿贤卿有这样的野心,才会让他被野望蒙蔽了双眼,将那一丝亲情抛之脑后,导致了洛曦以身赴死的惨剧。

但你说宿贤卿这么做错了吗?其实他也并没有错,他这么做,也是为了他所守护的万初洞天,能够更加强大,可以不用如往日那般,承受太多的威胁。他的用意没有错,但他做事的方式却是错了,而这种错,也是因为这种弱肉强食的本质,所导致的。

所以,错的不是宿贤卿,也不是求无欲,而是仙界这种弱肉强食的秩序!

而林白所在悲悯和同情的,便是身处与这种秩序下的仙界每一个人。因为只要这个秩序还继续存在一天,这种惨剧就还会继续发生,洛曦不会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想改变洛曦的命运,除非打破这种规则,只有如此,才能让这种惨剧不再发生。

甚至在这一刻,林白都开始思忖,自己所做的这一切,是不是都在为了打破这样的规则,是不是都在为了能让所有的一切变得尽可能没这么残忍,即便是光明之下,仍然会有黑影存在,但至少能让光明占据绝大多数。

洛曦的死,对林白的触动很大,也让他觉得把握到了一些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。但他更清楚的是,自己眼下还不能过多的拘泥在这些事上面,摆在自己面前最要紧的事情,从自己进入仙界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,那便是两小的下落。

不过相较于刚开始时候的迷惘,林白现在已经变得镇定了许多。因为在青一子的那柄长剑消失的时候,他已经传音给了自己,要自己前往剑阁一遭,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。

而就林白想来,那所谓的惊喜,恐怕很有可能就是两小的下落。而且他相信,如果能有青一子帮助的话,自己完成此番前来仙界的目的,胜算会多出很多。

“宿宗主,事出突然,还请您节哀顺变,至于你我两宗结盟之事,我看暂时还是先暂停一段时间好了,我会向我父亲禀告此间发生的一切,让他再重新作出决断。”

而就在此时,从闹剧开始到现在,一直沉默无语的天机少主,走到哀痛欲绝,恍若泥雕木塑的宿贤卿身边,朝他拱了拱手后,淡淡说了一句。话说完后,他也不管宿贤卿是有何种反应,便径直转身,向着林白走了过来。

“木少主,实在是没有想到,竟是我卓某人眼拙,错把真龙看成了泥鳅。不过木少主你隐藏的也真是够深的,枉我自恃慧眼如炬,居然也被你骗了过去。山水有相逢,我相信,你我兄弟二人,以后定然还有再相聚的时候,等到那时,我们再畅叙前缘!”

天机少主脸上仍旧满是和煦笑容,似乎洛曦的死,对于他来说,根本无足轻重,甚至言语间的那种热络,也是一如既往。而在话说完之后,他手向着虚空中微微一招,顿时便有一道璀璨的光华生出,将他笼罩,而后冲天而起,消失在青天之上。

此番算是彻底跟这笑面虎结下梁子了,以后若真是相见,也绝对不会善了。望着天机少主消失在天穹上的身影,林白嘴角不禁浮现了一丝苦笑。

认真说的话,这一场闹剧,收获最大的人是他,因为他通过青一子和宿贤卿的抗争,体悟到了青一子的剑意,这种机会,百年都难遇一次;但惹下麻烦最多的人,也是他,因为从被求无欲推出来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跟天机世家彻底站立在了对立面。

站在了仙界一个庞然大物的对立面,对于他来说,绝对是祸非福。但庆幸的是,如今的自己,已不是如此前那般形单影只,在自己的身后,也有了一个庞然大物存在。

只是林白如今却是不明白,剑阁这个庞然大物,还有惊采绝艳的青一子,为何会如此看重自己,会帮扶自己体悟剑意,并将自己定为剑阁未来的主人。

一个素昧平生的人,却有这样的善意,这不能不让林白好奇他的真正动机。

但沉思中的林白,所没有发现的是,就在他仰头迷惘的望着天穹,思忖这些事情的时候,有一个怨毒的目光,正在死死的盯着他,那眼神中写满了恨意。

而这怨毒目光的主人,赫然便是宇桓风,只见而今他的双眼,就像是毒蛇一样,甚至眼眸都变成了要吃人般的赤红色,似乎恨不能将林白剥皮抽骨。

洛曦身死的那一刻,宇桓风已经到了几近于疯癫的地步。洛曦的存在,对他而言,是不折不扣的女神,而洛曦的死,则是被他认为是林白一手导致的。在他看来,如果不是林白冒出那劳什子娃娃亲,就算自己得不到洛曦,但她又怎么可能会死去。

所有的一切,所有的症结,都是出在林白身上,所以他想杀了林白!沉默许久后,宇桓风缓缓转头,再没有向林白多看一眼,而是静默的朝着万初洞天山门外走去。

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?!望着仓皇一片的场内,林白突然有一种莫名的不知所措之感,他不知道,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,是应青一子的邀请,赶赴剑阁,还是其他?

先去归氏商行,看看商行里的那些将自己视作五杂灵根,并且生出了无尽好奇的人,究竟是想要做什么,又是否能对自己的计划,起到一些助力。

“闹剧终了,走吧……”沉默许久后,林白意兴阑珊的向着一旁也错愕无比的尚卓才和金宝洪招了招手,然后缓声道:“我们去归氏商行一趟。”

“小子,回去告诉青一子,洛曦今日之死,虽非是他之故,但终究是因他而起,假以时日,我必将去向他讨一个说法!”而就在此时,从洛曦身陨后,就宛若陷入了魔障的宿贤卿,却是缓缓转过头来,紧紧盯着林白,一字一顿出声。

不看到本质,冤冤相报何时能了?林白闻言苦涩一笑,朝宿贤卿微微拱手,大步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