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34章 自作孽,不可活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4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“该死,你怎么会……”

看着林白那似笑非笑的模样,宇桓风肺几乎都快要气炸了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借助水云元珠,明明已将修为提升到无相初境,但还是无法伤了林白。但还未等他这话说完,却是陡然觉得,顺着右手手腕处,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,骤然向着心脏袭来。

那刺痛的感觉,乍一袭来,登时便叫宇桓风觉得,自己就像是被人掏心窝子打了一拳一样,心脏都猛然缩成了一团,那蚀骨的疼痛,端的是叫人欲仙欲死。

而就在他低头向着疼痛处望去的时候,原本就因为疼痛,而冷汗淋漓的额头,更是如被浇了一头倾盆大雨一样,甚至连瞳孔,此刻都是有些涣散!

断了!自己的右手,竟然断了!此时此刻,他才终于反应过来,原来刚才林白的那锋锐一剑,在触碰到自己身躯的时候,竟已将自己的右手直接斩断。只是那剑实在是太过迅疾,甚至都超过了疼痛袭入神经的感觉,所以才让自己未在第一时间感觉到。

而在发现右手连腕而断,鲜血淋漓之际,他在刺痛之下,更是不禁抬头,惊慌失措的向着林白望去,而看向林白的眼神中,更是写满了惶恐,犹如是在望着一个恶魔。

他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借助水云元珠,明明已是到了无相境的修为,可是竟连林白的一剑都接不下来,甚至还被林白造成了这样的重创。

“你是不是想问我,为什么你明明已是无相境,却还是奈何不了我?”林白如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般,似笑非笑的望着宇桓风,淡淡道:“不得不说,宇少你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,如果换做此前,你借助水云元珠,将修为提升至无相境,会让我有些畏惧。但可惜的是,现在我心中谜题已解,念头通达,无相境,对我而言,不足为惧!”

什么?从盛会结束到现在,不过是只有短短片刻的时间,这小子的修为居然就又提升了,甚至还敢说出无相境不足畏惧这的狂妄话语……

如果是在交战之前,林白说出这样的话,宇桓风还会觉得林白是在故意危言耸听,恐吓自己的话,那经历过此番交手,对林白而今的话,他已是笃信无比。

但他想不通,为什么林白明明只不过是个五杂灵根的废柴,可是他的修为进境怎么会如此之快。能够成就乾元境,就已经堪称奇迹,可是现在倒好,即便是寻常的无相境,到了他跟前,居然都根本不是对手?这哪里是废柴,分明是连天才都要畏惧的怪胎。

逃,赶快逃,绝对不能再跟他交手了!虽然无法弄清楚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,但此刻在宇桓风的心中,就只剩下逃跑这一个念头。因为在他眼中,现在的林白,就跟魔鬼一样可怕,而自己一旦落到林白手里,绝对死无葬身之地。

不仅如此,在这一刻,他更是懊悔无比,后悔在归氏商行的门口,自己为什么不当时就把林白跟天机少主竞拍赤红铁片的事情,揭穿出来。如果那样的话,天机少主盛怒之下,怕是早已对林白动手,又怎么会让他眼下有这样嚣张的机会。

没有任何迟疑,宇桓风抬手止住手腕的伤势,然后催动法器,扭身便要奔逃。

“想走,是不是有些晚了?”林白心思何等细腻,宇桓风心中刚一萌生退意,便被他把握到了,而今看到这模样,轻笑道:“我接了你一巴掌,你也接我一剑吧!”

话音落下,林白手上印诀微微掐动,登时有一缕璀璨的剑气,向着宇桓风就冲击而去!那剑气炽盛到了极致,即便是天穹上的骄阳,都无法掩去它的神辉。

不仅如此,相较于林白此前施展出的剑气,而今的这种剑气,更是多了一种汪洋肆恣的自由之态,变得灵动了许多!这便是林白念头通达后,给术法手段带来的蜕变。心中明悟自己所要追求的目标是什么,心笃定,剑自安宁,心自由,而剑自然也就自由!

剑光如虹,速度快到了极致,只是倏然间,便如一道闪电从天地间划过!

宇桓风的逃窜根本没有任何作用,剑光呼啸一闪,便将他拦下,长剑横扫,更是把他的一条左臂,直接斩断,鲜血洒落虚空,如下了一场血雨。

“饶了我,你应该知道,我是宇家少主,你若杀我,对你也有百般不利……”一剑得手,宇桓风身形登时委顿,面上满是惊慌之色,对着林白哀声祈求连连,“我发誓,有关你跟天机少主竞拍的事情,我也会替你保守秘密,绝不向外透露半个字。”

“你觉得自己可以一巴掌拍死我的时候,怎么不这样?”林白嘴角满是淡漠笑意,缓缓靠近宇桓风,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望着他,淡淡道:“你在万字楼,自以为身份尊崇,对我百般挑拨的时候,怎么不这样?”

“你若杀我,宇家必会对你发起追杀,到时候你也不会好过!”眼见得示弱哀求无用,宇桓风重又举起了宇家这杆虎皮大旗,试图以此来威吓林白。

“宇家?宇家算个什么东西?”林白淡淡一笑,望着宇桓风,一字一顿道:“宇家的人,若是不来追杀我便罢,若来杀我,来一个我杀一个,来两个,我杀一双!”

这倒不是林白轻视宇家,而是从归于龙那里得悉了一切的前因后果后,他已是明白,自己最大敌人,乃是仙界真正的巨头人物。和这样的巨头相比起来,就算宇家再强大,又算得了什么,不过是小小的草芥而已。

“我杀不了你,这世间自然有人能杀的了你,我会在幽冥之下,等着看你被人诛杀的那一幕出现!”宇桓风凄厉一笑,而后陡然鼓足最后的法力,猛然大喝道:“与天机少主夺宝者,木易!”

“死到临头,还在聒噪!”林白闻言,眉头骤然一凛,他着实没想到,这宇桓风心思居然如此歹毒,临到要死了,居然还不老实,竟是趁着最后一口气,将自己与天机少主在拍卖会上竞逐宝物的事情,给揭了出来,而今他声震四野,怕已是有不少人听到。

不过早在盛会结束的时候,林白就已看出,天机少主心中对自己已是动了杀心,所以宇桓风这大声疾呼,有与没有,其实并无区别。

“送你一程,从云端下去吧,好好想想,什么是自作孽,不可活!”漠然一笑后,林白手上印诀微微掐动,剑气呼啸而降,直接便将宇桓风的身躯,自高空击落地下。

连一声惨呼都没有,宇桓风的躯体,已是与坚硬的地面碰撞到了一起,化作一滩血泥。

杀人者人恒杀之,这是自古以来颠扑不破的至理,若不是宇桓风自取其辱,自恃高人一等,便在那百般欺凌他人,而今又如何会有这样的死劫?!

对于宇桓风的死,林白自然是不会有半点儿歉疚,气息遍布四下,彻底确定这小王八羔子,已是形神俱灭后,这才重又向着剑阁的方向,疾驰而去。

不过此刻的林白,还是显然低估了人心的贪婪欲望,和复仇的渴望!他这一路上,竟是又有许多人前来拦阻,其中既有乾元境之人,甚至还不乏真正的无相境强者。

尤其是宇家的人,更是如跗骨之蛆般,死死的咬着林白不放,各种手段尽出,甚至连最后,连他们的家主都出现了。那是一名无相中境的强者,林白拼尽全力,最后才算是险险取胜,不过也是几乎丢掉了半条命。

一路奔波,林白已是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鏖战,鲜血甚至将身上的衣衫,都沾染上了许多血痕。不过这些锤炼,却是叫林白的意志更为坚定,也叫他的信心更加充足,尤其是这些人的出现,更是如磨刀石般,不断的激发着他感悟青一子盛会时表露出的剑意。

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,林白几乎都有些怀疑,这些人之所以会对自己进行半道截杀,是不是青一子有意放纵,就是想让这些人给自己当磨刀石。如若不然的话,只要他青一子一句话,又哪有什么人,胆敢在半道拦阻他。

在这样的厮杀下,林白在仙界的声名,也是越来越恐怖,最后更是到了几乎如日中天的地步,所有人都将其视作杀神转世,甚至有人认为,他已是仙界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!

而就在仙界众说纷纭,认为林白来历成谜之际,林白也是终于赶到了剑阁的山门之前!

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剑阁巍然挺立在山水之畔,整个宗门,就像是一柄冲天而起的长剑,耸入云霄,剑意喷薄,似要与天一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