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35章 惊艳一剑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23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如隐世的剑阁一般,仙界的剑阁,也是以山为宗门所在地,而且跟万初洞天不同的是,剑阁就是在一座光秃秃的山上,周遭根本没有神城那样的外围建筑。

而且剑阁所在的这座山,也不如万初洞天的那座山一样,雄伟高峻,耸立在天地间,被云层雾气遮掩了大半,而是平静无比的袒露在阳光的直射下。每一块岩石,每一道岩峰,山峦山长着的每一棵青松,都能清清楚楚的收入人的眼中。

不仅是山上的山石植被,即便是这座山的整体形状,也是简单到了极致。三面皆是悬崖,光滑如镜,甚至隐隐都能反射阳光,唯有一面山体稍缓。三面光滑,正中微微凸起,然后一起往峰顶相聚,这样的山势,与其说是一座山,倒不如说是一柄剑。

而这座简简单单,不染尘埃的山,便是叫仙界无数人闻之色变,跻身在仙界五巨头之一的剑阁!被称为仙界剑道修为第一人的青一子,便是居住在此山之中。

但让林白感到诡异的是,这座如剑般的山峦,今日却是寂静的有些吓人。偌大一座山峰,居然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,这寂静的模样,就像是一柄藏锋与鞘的长剑。

剑阁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?望着寂静的山峰,林白眉头微皱,心中不禁开始好奇起来,沉吟许久后,他终于缓缓迈步,踏出了走上剑阁山峦的第一步。

铮!但就在林白的脚,乍一碰触到剑阁第一级石阶的时候,登时有一道剑芒刺破了这恍若亘古般的宁静,剑威滔天,恍若是要衍化天地开辟的奥义,那种摧枯拉朽般的狂暴剑威,就像是有一个剑魔在不断复苏,要从混沌中醒来,灭尽剑前的一切!

好惊艳的一剑!剑气凌霄而出,还未近前,林白眼眸却已是亮了!这是他所见过的,除却青一子施展的剑意之外,最为完美的一剑。尤其是对于在前来剑阁的路上,一路不断斩杀强敌,明悟剑意的他而言,更是如遇到了收藏家,遇到了一剑完美的艺术品。

这一剑是在挑衅,是在宣泄出剑之人心中的不满!而与此同时,林白更是准确无比的把握到了这道剑意之中所蕴含的情绪。但他却是有些不明白,自己此番乃是第一遭前来剑阁,而且还是应青一子的邀请,为何剑阁竟是有人对自己心存不满,发起挑衅。

不过剑威之下,林白也已是来不及考虑那么多,而且他也不想考虑那么多,因为这堪称完美的一剑在前,如果不能将其击溃,岂不是暴殄天物。

没有任何迟疑,林白手指微动,长剑铮然出鞘,命纹直接灌注剑中,脊背也是骤然挺直,将自己胸中的浩然之意,尽善尽美的融汇到了这一剑中!

剑光呼啸,融汇所有,带着洒脱不羁之意,向着那惊艳的一剑,便迎了过去。

剑势迅猛,只是倏然间,两道无匹的剑意,已是剧烈的冲撞在了一起!而这种较量,已经不仅仅是剑气,抑或是剑意的较量,而是剑之大道的较量!

两者相触,登时有绚烂的神芒,不断的向着四下剧烈冲刷开来,犹如是在天地间衍化出了一道道耀眼的剑之花朵。而那细碎的光点,更是大道碎裂的瘢痕,是虚空被击碎之后,凋零开来的碎片。这样惊艳的两剑,天地几乎都无法承担。

铿!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顺着僵持的两剑之间,陡然有宛若水晶碎裂般的铿然之音出现,而后天地间那宛若烈日般耀眼的光芒,已是尽数消散不见。

剑威乍散,林白虽然还依旧站立在原位,但身上却已是血迹斑斑。不过虽然这一剑之威,却已是几乎叫他身受重创,但他的双眸,却是耀眼得犹如繁星。

因为这是他从修习剑道之后,所遇到的第一个势均力敌之人。而且这不仅仅是一种见猎心喜的姿态,他更是笃定,剑阁中那向自己出剑之人,而今定然也并不好过。

咚!强撑着溢血的伤体,林白陡然迈步,重又踩踏着石阶,朝前迈出一步。

一步迈出,虽然再无惊艳的剑意释放,但却有一个清冷而又空灵的声音,骤然在林白的耳畔炸响,淡淡问出三字:“何为剑?”

什么,施展出这一剑的人,居然是一个女人?!此音一出,林白登时忍不住一愣,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如此霸气的一剑,居然会是一个女人施展出来的。

“千锤百炼为剑,一往无前为剑!”虽然心中惊愕,但林白还是淡淡开腔,而且在说话的同时,脚下的步伐也是没有分毫放缓,而是朝前又迈出一级石阶。

话语落下,那发出问话的女声稍稍沉默了片刻,等待林白站上第三级石阶后,重又缓缓出言,道:“何为道?”

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自然为道!”林白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便将道德经中,老子对道的阐述,给搬了过来。

不出林白所料,此言发出后,那声音又是沉默,而他便又朝前迈出一步。但就在他站定第四级石阶的时候,那空灵的声音却是又响起,淡淡道:“何为道?”

怎么会问同样的一个问题?林白听到此语,眉头不禁微微皱起,但仍旧是忍住心中的迷惘,缓缓道:“阴阳和合,谓之曰道。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地母者,混成一气者,即为道!”

“何为道?”但出乎林白的意料,就在他在回答完这一切,脚步触碰到第五级石阶的时候,那空灵的声音竟是又问出了和此前两次如出一辙的问题。

这是要做什么?难道前面的两个回答,都不能让她满意吗?还是说,她想要知道的,乃是自己的道,略一思忖,林白剑眉微挑,一步朝前,淡淡道:“百折不移,迎难而往,迎风展翅,翱翔九天,自在无拘,此方为道!”

这是林白在御剑飞天之时,心中生出的感悟。从那一刻开始,他便明白,自己所在追寻着的,不是他物,正是自由,而自由,便也是他的道!

一语发出,剑阁重又恢复了此前的寂静,静默无声,只有林白不断踩踏石阶的声音响起。甚至在此刻,林白都怀疑,那问话之人,是不是已问完了问题离去。

“何为剑道?”而就在林白踏上第九级石阶的时候,那空灵的声音又缓缓响起,不过和此前相比,此次声音的语调,已是变得缓和了许多,不过却是略带迷惘,似乎关于什么才是剑道的这个问题,也是缠绕在她心中良久,未曾找到答案。

一语发出,林白也沉默了,更是缓缓停下了脚步,微眯着双眼,在心中不断的思忖。如问出何为剑道的女子一般,这个问题在他的心中也困惑了许久。

时间在这一刻,就像是再次凝滞了,天地之间,寂寥一片,连呼吸的声音都无法可闻。

“千锤百炼,凡铁方能为剑;剑至极境,方能为道!手握生死剑,斩尽不平事,心之所向,剑之所往,这便是我的剑道!”许久之后,林白陡然睁眼,眸中宛若有电芒在闪烁,一字一顿缓缓出声,声裂金石,充满了自由洒脱感。

轰!而就在林白这一语发出之际,顺着剑阁的巅峰之上,登时有一个爽朗的大笑声骤然发出,声传四方,充满了潇洒无羁之感。而随着他这笑声的发出,原本静默如藏锋与鞘的剑阁,竟是陡然变得喧嚣起来,人声鸟鸣虫啼,瞬时响起。

极致的宁静之后,突如其来的喧嚣,几乎叫林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甚至都觉得这所有的声音,而今听来虽然熟悉,却又如此的陌生。

不过越是如此,他心中的惊惧感便越是剧烈。因为他明白,自己从进入剑阁开始,之所以会觉得寂静无声,并不是剑阁真的就没有分毫声音,而是冥冥中属于这个笑声之人的力量,已是将自己与所有的声音隔绝,让自己陷入了极致的宁静之中。

这样强横的手段,而且在施展之时,竟是还能叫自己全然无所察觉,林白已是无法想象,这笑声的主人,修为到底是到了一种怎样恐怖的地步。

而且他更是百分之百的笃定,这笑声的主人,不会是旁人,绝对是青一子!

“真儿,四问已是都已问完,现在你心中可还疑惑师尊我为何会挑选此人吗?”而就在此时,林白身前空气微微震荡,骤然有两个人影出现,其中那峨冠博带,发丝雪白,面容清隽,嘴角带着一抹既自信又洒脱笑容的老者,含笑扫了林白一眼后,对身边的女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