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公众号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637章 天理老人

  • 书名:美女的贴身相师
  • 作者:潜龙勿用
  • 本章字数:336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23 20:28:50

狂喜、愤怒、失落、心碎,就在林白的脚步踏进剑阁山巅那座黑砖白瓦的大殿,看到眼前的一切后,他心中的情绪,已复杂到极点,整个人都近乎呆滞。

“是……大哥哥吗……是囡囡在做梦吗……”不仅仅是他,大厅内原本在拌嘴的两个小丫头,脸上的神情也是完全大变,尤其是李青囡,无法置信的张大了嘴,手里拿着的玩具砰然落地,紧紧盯着林白,委屈低语不止,眼眶中聚满泪水,如断线的珠子,洒落地面。

“又开始骗我们了……”但和李青囡不同的是,一边的索菲娅撇着嘴朝林白扫视了几眼后,冷笑道;“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冒牌货出来,你以为本公主是这么好骗的吗?我告诉你们,等到我那忠诚的仆人来到这里,有你们这些人好看的!”

林白闻言,心都几乎快要碎了,喉头酸涩无比,望着面前的两个小丫头,缓缓张开胳膊,低声道:“是大哥哥不好,隔了这么多年,才算是找到你们。这不是在做梦,我也不是什么冒牌货,相信我,囡囡和索菲娅不会再受任何委屈了。”

索菲娅闻言身子顿时一颤,但面上狐疑之色依旧,猛地冲到林白跟前,伸手向着林白面皮扯了几下后,再扑进林白怀里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后,这才又抬起手,去摸林白的面颊,面上再没了此前的坚强,怯怯道:“真的……真的是你吗?”

不仅是她,李青囡也是扑进了他的怀中,将头低埋在他肩膀上,紧紧的抱着他,只是一会儿的功夫,眼泪就打湿了林白的肩膀,但即便是这样,却是连擦拭眼泪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,似乎生怕一旦松开手,眼前这一切,就会变成一个泡影破碎。

“大哥哥,囡囡终于又见到你了……”李青囡紧紧的贴着林白的肩膀,泪水不断在眼眶打转,哽咽道:“囡囡和姐姐吃了丹药,忘记了很多事情,后来才算是又想了起来,在这里我们没有朋友,找不到大哥哥,我们想大哥哥,可是你也不来找我们……”

“你忘了我吗?你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相较于李青囡的低语,索菲娅的表现更为简单粗暴,直接向着林白的肩膀,猛地咬了一口,然后这才止不住放声大哭。

肩膀上传来的疼痛,对林白而言,已微弱到了无法察觉的地步。比肩上被索菲娅咬到的疼痛而言,他的心更痛,就像是有一根根针,正在不断的扎着他的心脏一样。

听着两小的低语,他心痛又自责,时隔两年后,他才算又见到这两个,早已把他当做了生命中最重要之人的小丫头。两年时间,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吃了多少苦。

但让林白稍稍有些安心的是,虽然两小如今神情悲伤到了极点,但她们身上穿着的衣服,都华贵异常,布料细腻柔软,尤其是李青囡抱在怀里,还比以往重了许多,显然在仙界的这段时间,她们两个最起码的伙食待遇,还算不错。

“我来了,我发誓,我再也不会让你们受苦了,也再不会让你们离开我身边!”紧紧抱着两个小丫头,缓缓起身,林白面上带着慈爱神情,向着两小发下誓言。

不过林白所没有注意到的是,就在他信誓旦旦向着两小立下誓言的时候,跟在他身后的素还真,面上却是有异色出现,仿若是有什么事情,触动到了她芳心的最深处。

久别重逢,林白和两小心中都很激动,但让林白所没有想到的是,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两小居然就这样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。虽然眼睫毛上还带着泪珠,但嘴角却是微微翘起,显然是人虽睡去,但梦中依旧还是在与林白相聚。

而这也正是林白的迷惑之处,李青囡天性安静,平常就有些喜爱睡觉,但索菲娅却是活泼好动,他不明白,为何久别重逢后,她们居然这么快就沉沉睡去。

“她们两个服食的丹药极不寻常,药力冲击到了神魂,虽然老夫竭力化解了部分药力,让她们恢复了原先的记忆,但这种嗜睡的情况,却是没有任何改善,她们这一睡,也许下一刻就会醒,也许要数日之后才会醒来。不过道友你也无需担心,这种沉睡的妙处,可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,一番沉睡,便胜过无数人的数年苦修之功!”

而就在林白诧异之际,耳畔却是有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,也直到此时,林白才算是发现,在这殿堂内,除却两小之外,更是有一个身着灰白色长衫的老人,老人须发皆张,一头白发如鸟窝般,乱糟糟的顶在脑袋上,眼眸转动间,更是带着一抹癫色。

“却是忘了自我介绍,老夫天理!”看到林白的迷惘神情,老人微微一笑,缓声道。而就在他笑的时候,他眼眸中的癫色,竟是变得愈发深重,叫人咋舌。

天理老人?!林白闻言神情登时一愣,而后瞬息间眼神中骤然爆发出杀机。按照金宝洪所说,两小正是被这天理老人所掳走,甚至被他称为人药。他实在是不明白,为何此人居然会出现在剑阁中,不仅如此,看此人面相,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善类。

“小子,好大的火气,怨不得这俩小丫头时常对老夫呼来喝去,原来是上行下效。”看到林白这模样,天理老人又是淡淡一笑,不过面上的癫色却是陡然加重了许多,甚至言语间更是有不善之意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与林白爆发一场鏖战。

不仅如此,虽然天理老人并未表露出任何攻势,可是林白却是分明从他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种极致的威压感,甚至这种威压,都叫他觉得几乎不在青莲之下。

难道金宝洪说错了,天理老人的修为,已不是无相境,而是跨出了那久违的一步?!

“林小子,天理老弟,稍安勿躁!”而就在场内的气氛,已是到了剑拔弩张之际,青一子却是淡淡摆手,而后向着林白望了眼,轻笑道:“林小子,天理老弟可不是你的仇人,而且仔细算起来,你更应该感谢他,如果不是他,也许你现在就见不到这俩小丫头了。”

明明是天理老人把两小掳走的,怎么着青一子现在又说,如果不是天理老人的话,自己现在都可能见不到两小了?难道这癫老头不是仇敌,还是恩人不成?

而在听完青一子一番讲述后,林白这才意识到,还真如自己刚才想的一样,天理老人非但不是自己的仇人,而且更是自己需要报答的恩人。

当日两小自五色祭坛进入仙界,被药力冲昏头脑,对吴良和尚卓才大打出手,两人被打的全无招架之力。恰逢天理老人感触到这气机,前往那处探查,这才拦下了两小,并且他更是发现了两小服食丹药的异常,以法力疏导,这才没有让两小因药力撑爆身躯而亡。

而在探查了两小的神识,发现她们乃是来自于俗世后,天理老人更是没有任何迟疑,就将她们带往了剑阁,交由青一子看管,并且对外放风,言称两小乃是无上人药,并且自己是去了不可测之地,以此来混淆视听,让仙界之人降低对两小的关注。

“你的那两个徒弟,实在是太不争气,两个大男人,居然被两个小姑娘打得无处可逃,若不是老夫刚好赶去,说不好还要殒命,实在是有失男人尊严,所以老夫也就懒得理会他们,让他们在仙界多多磨练一番,看能不能从一块废铁,磨成精钢。”

而就在此时,天理老人淡淡出声,言语中充满鄙夷,显然是颇看不上吴良和尚卓才。

虽然天理老人这话,叫林白愈发觉得苦笑不得,而且更是加重了心中的猜想,这天理老人的确是有些癫了,但这些还是无法掩去他心中对天理老人的感激,没有任何迟疑,他直接向着天理老人一揖及地,沉声道:“前辈大恩大德,晚辈林白铭记在心,今生今世,只要前辈有需要晚辈的地方,我一定勉力去做,报答前辈您的恩德!”

“不用谢我。”天理老人闻言淡淡摆手,然后眼眸中有恍若电芒般的精光射出,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了一番后,缓缓道:“老夫需要你帮助的地方还有很多,而且你能帮老夫的,也要比老夫现在替你所做的艰难千百万倍,所以你不需谢我,是我要谢你。”

林白闻言,不禁哑然失笑。这天理老人还真是癫的可以,不过越是这样的人,相交起来才越是舒服,嬉笑怒骂,皆流于形色,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,不像天机少主那样的人,贼心眼藏了一堆一堆,不管做什么,都得多个心眼提防。

只是林白却是不明白,自己究竟是有什么地方,是可以帮到天理老人的,当即便拱手道:“前辈高义,晚辈心领了,只是不知晚辈有什么能帮前辈您的?”

“你居然还不知道?”天理老人闻言眉头一皱,扭脸向着青一子扫去,神情登时有些不善,沉声道:“青一子,这小子这么一问三不知,真是我们要找的人吗?”